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长相思

    韩信在未央宫中靠自爆当场举报的做法,确实是非常有效,至少一群侍卫和宫女在发现刘桐和丝娘都是幻影之后,当时就乱了起来。

    一部分人直接在赵悦的率领下,换了便衣出宫去找寻长公主和贵妃,另一群人则是紧急前去寻找刘备和曹操进行通知,剩下一部分人则封锁未央宫,开始在宫内进行地毯式查找。

    刘桐和丝娘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了,她们两个现在还是很开心的蹲在一家酒楼的二路上,叫了三四个小菜和零食之后,丝娘开秘术显现甄家和陈曦的情况。

    说起来丝娘战斗力是差了点,但是丝娘的秘术确实很多,大多数时候,丝娘靠着秘术能解决很多的问题。

    当然秘术是没有办法解决战斗问题的,不过一般来说丝娘这种杂鱼也不需要解决什么战斗问题,对于汉帝国这种国家来说,等到需要长公主护卫保护长公主的时候,这个国家内部肯定是出问题了。

    “快快快,就靠你了。”刘桐兴奋不已地说道。

    “我正在调整啊,不要着急。”丝娘也带着兴奋的口吻。

    这俩这个时候跑出来,也是因为听说了陈曦已经胸有成竹,准备拿下甄宓,因而特意跑出来帮陈曦一把的。

    毕竟上一次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俩的锅,虽说陈曦表现得并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但是用丝娘和刘桐的话就是,人家陈曦不在意是因为心胸宽广,但别人心胸宽广可不是自己不用道歉的理由。

    因而在收到消息之后,这俩就跑出来,准备帮陈曦一把。

    抱着老娘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人,总比你陈子川对于女人了解的到位吧,到时候我们使点小手段,让你今天就达成目标,这样我们对你也就没有什么愧疚了,嚯嚯嚯。

    “来了,来了。”刘桐看着影像之中陈曦沉稳的神色,兴冲冲的说道,“丝娘做好准备啊,等一会儿就靠你了。”

    “放心啦,我们之前还特意拜访过甄家,已经留下了印记,到时候,哼哼哼~”丝娘得意非常的说道,“我们就按照最近看的宫闱小说来设计吗?”

    “嗯嗯,我觉得甄氏和陈侯这个本子剧情设计的很好啊,再说他们本身就有感情基础,我们来推一把。”刘桐兴奋地说道。

    “要是这么一个想法的话,我们之前为什么不先下药?”丝娘突然询问道,刘桐愣了愣神,隔了好一会儿僵硬的看着丝娘,“丝娘,你说什么?啊啊啊,你为什么不早说?”

    章台的另一边,刘备和曹操这种正经人当然不会像其他组合那么不要节操,他们已经各自包好了礼物,就等陈曦抱得美人归,然后就送上去,对于这俩家伙来说,陈曦早早将甄宓拿下也好。

    毕竟最近事情很多,很需要那么一个干活的,虽说陈曦心情不好的时候干活挺快的,但还是心情好点的时候整个政院的氛围更好一些,早点拿下甄宓,不要磨蹭对于在场所有人都好。

    “你们觉得子川今次能不能摆平这件事?”刘备有些心慌慌的询问道,“我怎么感觉这件事有点悬,不同于其他方面,子川在这件事上总是有些犯蠢,其他方面我从来不担心,这方面越看越蠢。”

    荀攸看了一眼刘备,没说话,当年也是一群人觉得自己蠢,最后发现最聪明的果然还是自己。

    “子川一般都是谋定而后动,主公无需如此。”简雍笑着说道,“待会儿我们看着就是,至今以来,我还没见过子川做好了准备之后,被人打翻在地的情况。”

    “说的也是,应该不会出现那种糟心的情况吧。”刘备听闻简雍的安抚,也安心了很多,至于曹操则完全是自家输给陈曦之后,心服口服,准备来看看陈曦还有什么大作准备拿出来展示。

    毕竟曹操除了霸主的身份,还有一个文人的身份,作为这个时代最拽的文人之一,曹操还是很厉害的,当然遇到陈曦那就没办法了。

    虽说陈曦之前一贯都是“大佬我不行,我一般,我是杂鱼,跟普通人的我根本没必要比”,然而上次诗会陈曦暴露了。

    “玄德,你家夫人没说什么吗?”曹操突然询问道,毕竟甄宓也是张氏的女儿,没见张氏出现确实有点怪。

    “之前一段时间被子川气的有些不太开心,后面见子川天天过去登门已经好了很多,两个月下来,日日如此,其实我家夫人已经很满意了,就看宓儿自己的想法了。”刘备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

    要说的话,甄宓嫁给陈曦,对于刘备和张氏来说都是好事,前者又能和陈曦多一层关系,后者的位置也能更稳一些,但是两人却都没有过分劝说甄宓,都是让陈曦自己解决。

    “哦,这样啊。”曹操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看着远处陈曦登门的情况,早已做好准备的甄家很自然的广开大门迎接陈曦进门。

    虽说甄氏现在在甄家的地位比较怪,但是陈曦登门拜访,甄家在礼数上绝对不会出错,哪怕是陈曦自身有那么点问题。

    “陈侯,请了。”甄俨亲自邀请陈曦进门,毕竟不同于之前日日登门的情况,这一次陈曦是拿着拜帖来的。

    “嗯,伯耀,还请同往。”陈曦笑着说道,至少面上没有露出来丝毫的忧色,甄宓的事情他已经有了把握了。

    甄俨笑着将陈曦迎入甄家,哪怕是双方都知道对方的意图是什么,但是在该有的礼节性的东西上都不能缺失。

    好在甄俨也没有在正厅多留陈曦,之后便放开陈曦随意走动,内院也放开了一处,任由陈曦过去解释。

    “好戏开场了。”在陈曦迈步走到甄宓独居的小院的时候,各方观察的人员都进入了状态,因为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见过陈侯。”可能也是知道陈曦来了,甄宓的贴身侍女亲自在院外迎接陈曦。

    “宓儿还是不愿意见我吗?”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小姐准备就寝了。”甄宓的侍女很无奈地说道,她倒是很满意陈曦,毕竟甄宓出门的时候,她也会作为陪嫁,只是甄宓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他就绝对不能反驳。

    “嗯,将这个交给宓儿吧,我想她看完就能明白。”陈曦叹了口气,将之前抄录好的长相思递给甄宓的侍女。

    “陈侯还请稍等。”甄宓的侍女毕竟也是经过甄宓交代的——如果有一天陈曦拿着文章来,就接下,然后让我给与回复。

    甄宓从自己侍女手上接过叠好的宣纸,莫名的想起上次诗会的事情,心中一痛,原本心性尚未稳定的她,在经此一事之后,猛然成长了起来,原本应该是青春靓丽的甄宓,眉眼之间也多了几丝如同当年蔡琰一般的暗淡哀意。

    最能让人成长的永远都是波折,无波无澜的爱情,甚至不知道回忆什么,但是波澜乍起的爱情,只能让痴男怨女泪眼婆娑。

    “来了啊。”甄宓轻声吐气,内心复杂的接过侍女呈递过来的宣纸,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拷问自己,还是在拷问陈曦,但是不管是她,还是陈曦都不好受,尤其是她自己。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甄宓轻声吐气,将之读了一遍,原本低迷的神色陡然好了很多。

    不得不说李白的诗作确实是全唐最大的奇迹,仅仅是聊聊几句话却将相思之苦刻画的让人心痛,既写了相思之人的处境,也写了被相思之人的状态,可以说除了对应的时候取消了政治隐喻,这首诗几乎是完全契合了两人现在的状态。

    “美人如花隔云端……”甄宓将宣纸按在胸口,不知道是心痛,还是心仪,“近在眼前,又在天边啊。”

    甄宓看完之后,神色虽说好了一节,但是双眼却是微红,陈曦是不是真的这么想她,她不知道,但是她确实很想很想陈曦。

    “让他进来吧。”甄宓努力的调整者自己的心态,尽可能的保持自己的神色,然而对镜观察了很久,最后自暴自弃的对着侍女下令道,甄宓虽说伤心了,但是她确实想着陈曦。

    而这一首诗的韵律,这一首诗紧合的现实状态,让甄宓内心大为触动,她在诗中就像是真正的看到了陈曦内心的心绪,也揣摩到了自己在陈曦心中的位置,长相思,摧心肝。

    侍女闻言心头暗喜,一方面是甄宓最近的心理状态,一方面也是得偿所愿,当即准备快步前去通知陈曦。

    “算了,还是我出去吧。”然而不等侍女退下,甄宓叹了口气起身说道,掩饰不掩饰已经不重要了,去见他吧,毕竟在伤了陈曦的同时,也伤到了自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