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来看戏啊

    “夫君,这次去别留下遗憾啊~”陈兰拽着陈曦的手,温和无比的说道,相比于繁简,陈兰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对于陈兰来说,现在生活已经很好很好了,她能成为陈曦的夫人,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想象的极限了。

    “嗯,这一次会解决的,这个给你。”陈曦将分装好的盒子打开递给陈兰,夕阳之下灼灼的火光耀眼无比,赵云的切割技术,钻石自身的透光度,完美的达成了全反射,光辉如同从钻石之中闪耀出来。

    陈兰的眸子明显的动了动,没什么多余的话,这种耀眼璀璨对于她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更何况是陈曦亲手奉上的。

    “多谢夫君。”陈兰自然的伸手接过盒子,温软轻俏,一如当年陈家衰败时不离不弃的相互扶持时给与陈曦的温暖。

    “我走了,东西收好,先不要让简儿发现。”陈曦笑着说道,然后从一旁的抽屉里面拿出另一个盒子摆了摆手说道。

    “去甄家。”陈曦出门登车之后神色沉稳的说道,虽说之前惹得蔡琰可能有些不太开心,但是陈曦还是相信蔡琰的判断的。

    伴随着四匹骏马齐整的步伐,带着陈家古篆字的车架缓缓的动了起来,平稳的朝着甄家驶去。

    另一边曹操等人已经各自就位,甚至一众看热闹的文官也都用各种方式观察着甄家的门口,而甄家本身也像察觉到了某些东西,提前打开了正门等待着陈曦的上门。

    “看起来全都压在今天上了。”法正一只脚踩在窗子的框上,一只手拿着望远镜远远的看着甄家的家门,“这天就要黑了,万一一会儿看不了就有些亏啊!”

    “你要是想近距离看子川的乐子,我不拦你,那家伙的性格你也知道的。”刘晔同样举着望远镜,对于法正的话嗤之以鼻。

    “就你们两个家伙,哼哼哼!”贾诩带着鄙视看了一眼踩在窗框上的,一身锦衣风流倜傥,几乎和纨绔子弟完全没有什么区别刘晔和法正耻笑道,“你们两个做事是真的一点都不谨慎。”

    “文和难道有什么妙计?”刘晔一副兴趣大增的神色,他和贾诩,李优闹不到一起去主要是因为这俩太狠,但不涉及到大规模灭杀事件的时候,刘晔还是能和这俩坐在一起扯淡的,虽说现在没有李优。

    “南斗仙师何在?”贾诩敲了敲桌子,然后南斗一脸哭丧的出现了,没办法,贾诩实在是太坑了。

    “仙人笑一笑啊,这样哭丧着脸不符合现在的形式啊,毕竟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更何况我也没有胁迫仙人啊。”贾诩起身一副非常尊重南斗的神色,又是斟茶,又是倒酒,然而南斗只想哭。

    “我宁愿你胁迫我。”南斗嘴角抽搐了两下。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贾诩又不是恶魔,怎么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你看看中原各处,我贾诩一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贾诩完全没在乎南斗说的话,神态温和的说道,“来,我给仙人再添杯酒。”

    南斗已经像是死鱼一样做出在空气之中仰泳的神色,然而完全不是恶魔的贾诩,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幕,很是温和的劝说着南斗。

    南斗扶额,甚是无奈,自己好歹是个邪仙啊,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仙人都警告自己的后辈不要在人间厮混,实在是这人世红尘总会出现一两个恶魔,相比于仙人那纯洁的套路,人世这个套路实在是深。

    南斗一个铁打的不怕死仙人,现在就陷入到了仙人跳之中,然后被贾诩套住了,再加上自己说话说的有些大,贾诩不要脸直接装作自己没情商,顺着杆子就往上爬,结果现在真不敢收回去了。

    南斗感觉自己贼伤心,好想当嘤嘤怪,要不是画风不合……

    然后南斗突然一怔,仙人要什么画风?或者说仙人是什么画风?

    生出这种想法之后,南斗决定回头自己就刷一身玄衣宫装,找个美女,刷个女性模版,找时间给贾诩来个仙人跳,节操什么的,仙人需要吗?不需要的,人生在世,过去的黑历史不就是用来怀念的。

    再说女装什么的,仙人是男的吗?不是嘀……

    贾诩莫名的从逐渐恢复正常状态的南斗那里感受到了一丝恶意,不过出于顶级智者的智慧,贾诩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仙人反坑。

    仙人都是智障,智商交换了寿命,统统都是蠢货,没有脑子,脑子里面是一团气,而且自己的坑都在可接受范围,没有过线,所以贾诩完全不担心南斗能反坑他。

    “说好了,我帮你解决了那件事,你在能力范围之内帮我的。”贾诩双手交叉,一副幕后大佬的阴沉神色,气势之足,甚至让已经反应过来的刘晔和法正都有些说不出话。

    南斗已经决定女装仙人跳贾诩,那么也就无所谓其他的事情了,自然对于贾诩的要求没有什么对抗的意义,反而带着些许的振奋之色,贾诩见此眼底默默地划过一抹光泽。

    “先给我锁定甄家的情况,还有子川的情况。”贾诩一敲桌面,大气的下令道,然后放开自我的南斗相当狗腿的搞出了好几个大屏幕,一副讨好的神色。

    南斗心下兴冲冲的想到,然而完全没看到贾诩眼底那丝观察分析的眸光。

    “这个好,这个好,没想到还可以这样,多角度,全方位观察,厉害,厉害,文和确实是厉害。”刘晔佩服不已地说道,至于说威胁仙人导致贾诩翻船什么的,关刘晔什么事,再说仙人皆是智障什么的刘晔也是这么觉得。

    贾诩斜视了一眼刘晔,然后打了一个响指,“接下来重要的就是搞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顺带做一些话本里面某些男主角经常遇到的事情,我要看乐子,磨磨蹭蹭像什么回事,子川要是能进门,南斗,就给甄氏制造平地摔,如果在闺房,就制造好让甄氏一把扒掉子川衣服的平地摔,这个没问题吧。”

    “没问题,绝对完成任务!”南斗这个时候已经无所谓底线不底线了,他只觉得这个主意好,等一会儿夜市的时候,他也来个平地摔,扒掉贾诩的衣服。

    另一边偷偷从未央宫跑出来的丝娘和刘桐也在用秘法偷偷观察甄家的宅院,本来还打算带上韩信,结果韩信出不了未央宫,然后丝娘和刘桐果断将韩信放弃了。

    哪怕韩信很努力的表示,丝娘你这么闲,刘桐你也这么闲,我韩信同样这么闲,我们三个组一个未央三仙就在这里看算了,然而丝娘和刘桐还是毫不犹豫的将韩信放弃了。

    那一刻韩信的感觉就俩字扎心。

    说好我帮你解决战略战术,你带我吃喝玩乐,我们一起潇潇洒洒,结果今天就这么点事情,你们就说放弃我就放弃我,你们是人?

    韩信看着那宛若天堑一样的宫墙,看着那刘桐和丝娘手拉手一起走的背影,心中充满了骂人的话。

    “不,你们不能这样!”韩信惨烈的伸手朝着刘桐和丝娘叫道,“我也想要欣赏传世名篇!”

    “呃,你听到什么没有?”刘桐有些于心不忍的询问道。

    “桐桐,你饿了吗?”丝娘半个爪子不见了,然后再出现手上就多了一大块用木碗盛着的奶糕,相比于在宫内吃这种东西总会有人盯着,在外面就没人管了。

    “丝娘,你真好~”刘桐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口,哪怕是已经过了重阳,温度下降了很多,刘桐还是很喜欢这种这两年长安经济发达之后才多出来的纯奶奶糕,又甜又好吃。

    至于说韩信,刘桐觉得还是忘了吧,最多回头让人给他加餐就是了,话说仙人为什么需要吃饭呢,明明餐风饮露就能活下去,为什么要吃饭?意义何在。

    “气死我了,老刘家就没有好东西,还有我以后再也不信女人的承诺了!”韩信气的都快当场自爆了,尤其是看着刘桐吃着雪糕,他也想吃啊,他一个仙人吃这种东西才不会肚子疼的!

    目送刘桐和丝娘离开的韩信,气的都快自爆,在丝娘和刘桐小时之后,韩信当场决定他要去祸害刘桐和丝娘的夜宵,顺带着连早饭也要祸害掉,出不了未央宫还能不让我吃饭了?

    随后端着一大盘各种各样吃食气呼呼的回侧殿的韩信,在经过后殿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可以去举报刘桐和丝娘偷跑啊,不带我出去,我就举报你们,我不能玩,你们也不能玩!

    然后韩信果断举报了刘桐和丝娘,虽说战斗力很糟糕,但是举报这种事情完全不需要战斗力,哦嚯嚯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