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章 集大成而归一统

    “帮我把这个送给孔文举。”陈曦从家里出发之前,在书房写完诗篇整理物件的时候,翻到了之前完成的真心学典籍,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欠孔融这么一个东西,于是打开看了看,决定就这么送给孔融。

    毕竟当初诗会的时候都说好了,不管输赢都送孔融这么一个东西,而现在不管当时的诗会对于陈曦来说是否过于糟心,孔融都在愿赌服输之后,将子思子的原典送到了藏书阁进行珍藏。

    那么按理来说陈曦也确实应该在诗会后不久,将这个典籍送给孔融作为回礼。

    可惜诗会对于陈曦造成了极大的精神打击,虽说后来有蔡琰在侧精神方面调养好了很多,可惜陈曦和蔡琰都没有开防沉迷这种措施,以至于后面陈曦养好了精神就有些沉迷了。

    加之又有一堆事情,陈曦虽说将之今天加点,明天加点,补全了核心思想,送给蔡琰润色完成拿回来了,但还真就是丢过墙了,可以说要不是这次翻出来,陈曦要自己记起这件事真就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当然这事按照陈曦的思维,怕是还有孔融自己的锅。

    毕竟孔融那边的表现,明摆着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这也没错,在这个诸子百家尽皆未断传承的时代,力压百家登顶的儒家,可是完全没有断代这一说。

    甚至说个过分的,现在给孔家这群人拿一本儒家后世的典籍,他们家要是真不知道有这东西的话,第一个怀疑都不是自家保存的典籍有问题,而是好奇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这个时间点的孔家是真正有资格说是保存了儒家所有典籍的传承,因而孔融当时也就当陈曦是在说笑,之后陈曦又没有再提此事,孔融也就当做过去了,省的伤面子。

    陈家有多少底子,孔家好歹也知道一些,杂学融会贯通,搞出什么奇葩的学说什么的,孔家对此从来不会有丝毫的怀疑,但是要说陈家从自家的杂学之中搞出新类型的儒学,这就有些见鬼了。

    当然孔融寻思着以陈家的能力,以及陈家的奇葩程度,出个比较奇葩的分支,搞出儒家学说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回望历史就是知道这个家族和其他家族最大的不同就是画风,时常出现幺蛾子。

    老陈家出奇行种什么的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战国年间的陈良可是儒家大佬,要不是自家子侄陈相,陈良胡搞,跳反到农家行列,闹得太大,甚至因为这件事让孟子和许行对上,陈良在儒家之中的搞不好也能占个前五的座位。

    实际上战国年间学派的子弟从这个学派转到另一个学派什么的属于非常正常的情况,但是架不住跳反的人身份比较显贵,自然闹得有点大,甚至因为这杠子事,埋下了儒家和农家死磕的祸根。

    同样因为弟子跳反波及老师的还有荀子,不过荀子底子更硬,两个弟子也过于厉害,以至于儒家还真啃不动荀子,只能视之不见。

    顺带一提这也是孟儒,或者说是思孟学派和陈家关系一直不算太好,不过陈家也没太在乎,董仲舒“推明孔氏,抑黜百家”之后,陈家换了一张皮,也套了一个壳子。

    这个壳子叫做仲良氏之儒,儒家八派之一,也是最正统的儒家。

    这一派的开派宗师就是之前说的陈良,用陈家的说法就是,祖上马甲多,这个用不了,我大不了换一个,于是汉朝的时候陈家一直装作自己是儒家……

    呃,真要说的话,也不算装,毕竟也是儒家最大几个派别的嫡脉。

    老陈家不搞事,不造假,要玩就玩真的,看看头上顶的诸子圣位,没了这个,我还有别的。

    总之孔融挺烦陈家的,但还是那句话,当前这个时代恶心陈家的家族多了去了,将陈家写到小本本上留给后人的家族也不少,但是陈家毛事没有,依旧活的好好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因而孔融虽说怀疑陈家也就最多是搞了一个分支什么的,搞个学派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没敢直接将话说死,毕竟陈家是奇行种,这家族分支暴走的话,一般都没有什么逻辑。

    不过好在这都过了几个月,陈曦也没拿出东西,孔融已经将心放回去了,老陈家也不是畜生啊,果然还是人嘛,好歹还是有点逻辑的。

    “家主,陈家送来一份典籍请您过目。”就在孔融准备带着自己的大喷子祢衡出去逛夜市的时候,陈曦的典籍转交过来了。

    “这陈家怎么这个时候给送典籍过来。”祢衡是个大喷子,口气明显有些不对味,这个点放在儒家就不应该送礼了。

    “很正常,陈家做事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人家用的是那一派的礼仪。”孔融笑了笑说道,陈家很少有逾礼这么一说,因为陈家有很多套的礼仪。

    顺带一说这些礼仪都可以算是正统,因为春秋战国诸子百家都有特殊的礼仪规范,当年孔子那句礼乐崩溃真的不是在说笑。

    “真是扫兴!”祢衡大喇喇的迈步出去,孔融也不以为忤,反倒目送祢衡离开之后,才打开陈家送过来的盒子。

    “心学?”孔融打开手中典籍微微皱眉,瞬间便想起来这是陈家送过来的那册所谓的儒家八派之外的第九学派的核心典籍。

    虽说略有些疑惑,但是孔融还是翻开了典籍,就站在自家的院中观看,一直看到月上中天,将手中的典籍看完的那一刻,孔融才感觉到自己双腿发麻,进而直接不顾风度的瘫坐下。

    “居然真的是第九学派!虽有思孟学派的痕迹,但更多是后来者的思想,只是这篇典籍总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孔融虽说在儒学上声名不如郑玄,卢植那群人,但其眼光却丝毫不差。

    “可惜,可惜,意犹未尽!”孔融再次回想典籍之中的内容,最后确定其中确实有尚且未能圆满的思想,明明在上篇之中已经有了兼容八派集大成而归一统的迹象,不想后面却未能圆满。

    “先贤未能尽功而倒在了道途上了吗?”孔融苦笑着说道,在孔融的思维之中,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而且符合逻辑的解释了。

    实际上孔融完全想多了,变成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说陈曦没拿到原典,只拿到了核心思想,并且以此为依托写出了部分篇章,进而由蔡琰润色之后补全了外围的内容。

    然而怎么说呢,核心思想没问题,但陈曦毕竟不是王阳明,传习录也只是大略了解,能把握其中的思想脉络也只是因为后世信息大爆炸时代能大略的接触到。

    在这种情况下,补全部分篇章之后,自然的就会出现些许的疏露,等传到蔡琰手上进行润色的时候,蔡琰肯定要补全典籍引源。

    这些东西对于蔡琰来说不难,难得是其中思想的完美驾驭,问题在于除非是王阳明穿梭过来,谁上都不可能完美驾驭。

    蔡琰能依靠原典的核心思想,补全典籍引源的时候,在上篇做到奠定儒家八派集大成而归一统的气魄,在下篇写出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的气度,这已经是尽力了。

    再往上一层,那真就只能让王阳明自己来了,陈曦也没办法了。

    不过这个档次的精神内核,配合上蔡琰撰写的文章,硬生生将这篇典籍拔升到了开宗立派的档次。

    再算算之前陈曦剁掉儒家根基,给汉末大儒我注六经的机会,配合上这一份立意高过当前时代的典籍,下一个世代的儒家,怕是真得从这个就差一步就能统一之前八个学派的心学之中诞生了。

    【陈家果然是个坑!】孔融坐在自家园子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心学的典籍,以他对于郑玄,王烈,管宁等人的了解,他们可能在文章思想的阐述上不输于这份典籍,但是在核心思想上对比这册典籍,必然会落入下风。

    而以经学致用,讲究的就是文以载道,文可以输,但道不可以输,可惜现在的情况,郑玄,赵岐,马日磾这些人,全加起来也不可能挡住这册典籍所承载的思想。

    “罢了,罢了,这都不关我的事情了,那些人输不输与我何干?”孔融抬头望着已经西斜的圆月连连摇头,然后突然想到自己错过了什么事情,猛地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忍着双腿的麻木,摇摇晃晃的朝着长安夜市冲去,他还想看陈曦会写什么样一片文赋。

    然而不等孔融冲到甄家,就已经看到陈曦拥着甄宓在赏月,而甄宓虽说一脸娇羞,但却也彻底没有了之前的哀怨,毫无疑问,陈曦已经解决了问题。

    “好戏没看到。”孔融长叹了一口气,美女什么的,不带家世和才华的加成,只看容颜什么的,孔融能找到一大堆,自然对于所谓的美人早已没有了兴趣,他是真正想要看看陈曦有什么佳作,结果之前却沉迷于经学的海洋,未能得偿一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