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九章 输给谁都不能输给贱民

    【果然如竺赫来所说,这个国家存在几股以推翻这个陛下为核心的叛逆势力,哼,居然敢在我眼皮底下玩这些事情。】伽却里双眼闪过一抹寒光,不过,很不幸,完全猜错了,不是被人撺掇,而是主力。

    同样荀祈这边在开口之后也明白,自己起来的太快的,触手并没有来得及渗透到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进而导致有些事情他们并不清楚,就像现在伽却里透露出来的东西,荀祈根本不知道。

    【国家大了就这一点很不好,很多事情,很多隐秘,没人说的话,根本查不到,这次的事情对方怕是会有一些怀疑吧,不,不可能怀疑到我的身上,唔,我想想让谁去死呢?】荀祈眼中浮现了一抹恶意。

    准确的说现在荀祈的身份就算是被怀疑存在和汉室勾连的可能,贵霜王族也最多是认为荀祈有异心,而不是怀疑荀祈是内奸。

    【哼,看来二王共治这条是没希望了。】荀祈默默地掐灭扶伽却里上位的想法,原本这是一步好棋,只要上位了,拿到后面真就是身不由己了,然而从一开始伽却里就没有这个想法。

    这么一来,如果继续纠缠,反倒会引火烧身,进而可能导致对方将怀疑转移到自己身上,因而荀祈在确定了伽却里的心思之后,果断抽身而退,显示出自己只是一个说客的本质。

    【既然这一步不能走,那就走其他的路。】荀祈眼底划过了一抹光彩,陈荀司马这三家在贵霜可不是白过的,他们可是来回串联了很多,虽说引而不发,但靠着这次的手法,已经纳入了相当一部分实力。

    自然作为拥有数百年政斗经验的三家人,早已准备好了一大堆包藏祸心的战术,因而就算是二王共治不成,他们还有其他的方式。

    “通知沙门,他们的机会来了。”荀祈回到曲女城那边的休息处之后,翻了翻那些暗码构建的图形,从其中抽取了一张出来,对着自家绝对可以信任的护卫说道。

    当前整个贵霜消息最灵通的就是荀祈,因为贵霜的情报体系落到了荀祈手上,准确的说,并非是落到荀祈的手上,仅仅只是在韦苏提婆一世南撤之后,贵霜王族以雷霆之势将情报体系掌握住了。

    作为其中做出这个决断的王室新晋宗主之一,荀祈自然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利益,对此其他王室成员也没有任何好说的。

    毕竟荀祈一直以来的表现就是,我想要什么我就会以此为目标去获取,并且对于这个目标不加掩饰,同样对于自己做错的事情,也不会加以掩饰,反而会实诚的说出来。

    正因为荀祈这种不加掩饰的直爽,以及其在大乱之下所具备的果决,让很多原本就很看好荀祈的贵霜王族更是满意荀祈。

    虽说他们都觉得荀祈过于直接,而且在必要的时候独断专行的厉害,但这种爽利的作风,让贵霜王族之中哪怕看荀祈不爽的人,都觉得荀祈确实是一个有作为的王族成员。

    更何况相比于其他王族成员那种见利忘义,都想多拿多占,荀祈基本上属于我干活之前就挑明我要什么,哪怕之后因为局势顺利保留下来的东西更多,荀祈也只拿走自己之前说好的那一部分。

    因而一众贵霜王族成员,哪怕是有不喜欢荀祈这种冒头的家伙,也愿意和荀祈配合,这也是荀祈虽说不怎么讨喜,但是却能在贵霜混的开的原因。

    你们可以不喜欢荀祈这个人,但是没有一个真正干活的人会不喜欢自家队友直爽的性格。

    这也是荀祈身边能有一大批拥簇的重要原因,虽说现在这些拥簇只要荀祈暴露了真实身份,瞬间就会跳反,但是荀祈自负最多再有一年半载,他就能让这群人下不了自己的战车。

    【司马家,这边就靠你们了,我们无所谓这个国家哪个势力是我们的队友,贱民也好,婆罗门也好,北贵也好,宗教势力也好,都可以作为我们的队友,我们要的是破坏,而不是建设。】荀祈默默地想到,他的头脑清晰明了,这个国家现在还是贵霜,而非本土。

    司马家这边很快就拿到了属于贵霜自有情报体系之中的密报——拉胡尔翻天了,他在组建由贱民组成的军团,而韦苏提婆一世默许此事,已经生出掀翻婆罗门宗教体系的想法,并且速成了贱民军团。

    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荀祈在给司马家密报之中说的很清楚,但是架不住司马家这边修改了一下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了。

    这个消息确实是镇住了整个南方的婆罗门,哪怕是他们再不爽拉胡尔,也只是在限制拉胡尔,并没有违背婆罗门体系的规则,而现在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以前实在是太过于善良了。

    如果说以前拉胡尔最多是一个人在乱搞,那么现在他就是带着一群人在乱搞,甚至还带有几分要实打实掀翻婆罗门体系的意思。

    这个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原本就准备收拾韦苏提婆一世的婆罗门陡然将目标转到了拉胡尔身上,输给了韦苏提婆一世,输给了汉室最多是换个老大我们继续过我们的日子。

    可要是输给了贱民,那么他们曾经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完蛋。

    一时间婆罗门可谓是群情激奋,若非班纳姆和竺赫来有私底下的约定,也就是以当前的乱局为棋盘,北方固守山河之险,保有国土,国内来一场一决胜负的战争,在这一过程之中清除掉所有不利因素和不同的声音,恐怕婆罗门第一时间就集中力量过来了。

    然而班纳姆和竺赫来算计的再好,也毕竟只是人,面对司马家在暗,他们在明的情况,就算是以班纳姆的智慧也无法阻止人心向背的问题,于是原本击败韦苏提婆一世的计划彻底告吹。

    为此原本打算全力配合竺赫来来一场帝国清洗,许诺韦苏提婆一世若是在这等情况下尚且能拿回自己的江山,他也愿意将婆罗门的力量交给韦苏提婆一世,使其成为第一个真正手握南北,能发挥出这个国家一半力量的伟大皇帝。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发生了如此的变化,贱民成军一事班纳姆不信竺赫来不知道,明明说好了相互配合,班纳姆借竺赫来之手清洗婆罗门内部的问题,竺赫来借班纳姆之手为韦苏提婆一世重塑贵霜。

    结果,这还没有开始,你就给我来了这一手盘外招。

    班纳姆看着前线送回来的情报,库斯罗伊八千破四万,好好好,干的真是漂亮,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班纳姆面上浮现了一抹狠辣,既然你都敢动我婆罗门的根基,那就别怪我送韦苏提婆一世去死!

    次年四月,摩腊婆一战,库斯罗伊八千人折损过半,正面击溃了四万婆罗门正卒,其中那些火种尚且还活着的不足一千,但纯粹由贱民组成的军团这一旗号在这一战真正打出了名气。

    此战过后大量的贵霜贱民云集而来,而后不等库斯罗伊将之整个整编武装起来,代表着婆罗门体系千余年的底蕴终于显现了出来,对于这个真正挑战了自身地位的家伙,发动了反击。

    婆罗门的高种姓自发的将自己的仆从聚集起来,低种姓自带干粮前往南方,不同于郭嘉的造神运动,那种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换个主子,该吃吃,该喝喝,只要将脸丢掉,没什么不过去的。

    现在库斯罗伊的做法是真正要这些人的命,贱民打败了刹帝利,甚至还想要推翻婆罗门,如果以前还可以将之当作笑话,那么摩腊婆一战已经说明了婆罗门的天命也是有着尽头的。

    所以贱民必须死,如果贱民不死,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老爷就该死了,相比于自己高贵的生命,当然是贱民去死!

    抱着这种信念,婆罗门体系甚至都不需要特意的征兵,体系内部成员自发的献出自己的力量,一如当年婆罗门建立这个体系时那般,毕竟这个社会,决定脑子的不仅仅有智慧,还有屁股。

    而婆罗门在库斯罗伊站出来捅到要害前的那一瞬间,这群人就开始了本能的反击。

    在库斯罗伊连前来抱团的贱民都没有收拢起来之前,婆罗门体系就已经重新聚集了六十五万的大军,分批次从贵霜南部各个城池朝着摩腊婆杀了过去,不同于以往,这一次婆罗门是真正认真了。

    毕竟输给谁都好,但绝对不能输给贱民,这是婆罗门整个体系的意志,统治了这片大陆千余年的婆罗门,具有干掉这片大陆上任何一个挑战者能力,区区贱民还想抬头?我等尚未死去啊!

    与此同时韦苏提婆一世,竺赫来,阎立普,赫利拉赫等人看着顶层婆罗门集体签字的誓约陷入了沉思,对方需要拉胡尔的尸体,以及将所有的贱民挫骨扬灰,作为交换,他们愿意在之后将所有的力量借给韦苏提婆一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