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八章 局势不妙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基层炮灰,拉胡尔对于达利特的定位在一开始就不是什么主力,他只是需要一批速成的炮灰。

    因为身处黑暗而被他赋予希望的贱民,靠着那种对于希望的追求,比其他人更疯狂的磨练自己,甚至在训练之中倒下,这种为之疯狂的信念,让这群人能在相当短时间内成为具备一个天赋的士卒。

    对,相比于正常士卒需要一年左右的强化,才能达成一天赋的门槛,达利特那种被赋予信念之后的疯狂,可以让他们在差不多正常时间一半的水平下成为一天赋。

    这种效率,被拉胡尔看在眼中,观察过那种高强度训练的拉胡尔非常清楚,别说是本身身体就有亏损的达利特,就算是正常的士卒,这么训练都会折损寿命。

    准确的说,正常的士卒如果接受这种堪称受虐一般的训练,没多久就会崩溃变成逃兵跑路,那些达利特能撑下来,更多是因为那一抹刺破黑暗的希望之光。

    想想看,正常人尚且要用寿命损耗才能熬过去的训练,达利特本身就有亏损的情况下,在训练中暴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库斯罗伊手下的士卒死亡率那么高的原因。

    同样这也是拉胡尔在观察之后将库斯罗伊训练的士卒定位为最适合的炮灰,因为速成,因为战斗力有保障,至于说未来,拉胡尔已经对于这些炮灰不抱任何的希望了,这种训练模式下,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活不了太久的。

    对于达特利这种毫无希望的阶层,赋予他们的希望,如果是用命来交换的话,说不准,只是挂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

    只是拉胡尔并没有想到,这样的三千人到底有着如何的力量,而当那一场大战真正开始之后,拉胡尔终于明白了。

    沉沦黑暗之中,那一缕代表着希望的光辉对于这些人到底有多重要,恐怕也只有真正经历过那些惨淡的人才能明白,拉胡尔所谓的了解,所谓的认知,不过是浅显的看到了问题。

    库斯罗伊是真正将希望传播了出去,让那些黑暗之中,沉沦于绝望的贱民感受到能靠双手抓捕到的希望,这种生的喜悦,这种身为人的希望,让这群人足够拼命燃尽自身可以燃尽的一切。

    次年一月,贵霜南部大乱,韦苏提婆一世被定义为拉胡尔所立的伪王,连带着征召大量达利特入伍等原因,南部婆罗门联手开始围剿拉胡尔,整个南方召集了差不多五十万大军,准备一口气干掉拉胡尔。

    与此同时绕路走安息境内的华雄,高顺等人,得以进入了喀布尔河谷,驻扎婆罗痆斯城的北方大军再次和关羽率领的汉军发生碰撞,并且成功将汉室逼退,但受限于局势并没有进行追击。

    整个贵霜北部贵族陷入了对外战争状态,而南方的婆罗门则加紧开始剿灭韦苏提婆一世。

    对此北方贵族则像是陷入了视之不见的状态,但同时北方并没有再立新皇的提议,只是默默地封锁婆罗痆斯和喀布尔河谷,封堵汉室可能进入贵霜精华区的通道。

    “祈,你怎么来了。”伽却里看着不应该出现在婆罗痆斯城的荀祈皱了皱眉头,“你现在应该坐镇在白沙瓦!”

    “我再不来你们就死了!”荀祈怒斥着伽却里。

    这一段时间靠着高超的手段,以及王族小宗宗主的身份,荀祈已经稳住了白沙瓦,贵霜王室大多数人都认同了荀祈管理白沙瓦的手段,虽说有些强硬,但是到现在白沙瓦整体被打造的铁桶一般,婆罗门很难再有任何手段介入北方诸事。

    “死?”伽却里一愣,随后面色一沉,“难道又出了什么麻烦的事情了?是谁动了我们的粮道?”

    “废话,我们怀疑婆罗门有人倒向了汉室!”荀祈黑着脸说道,顺带这个消息是真的,荀祈现在就打算拿这个消息干掉一些真正认同贵霜的骨干力量,到时候肯定会有怀疑,但是荀祈之前干活的方式就是现在情况来不及了,快刀斩乱麻!

    正因为这种手法,实际上之前在白沙瓦的时候荀祈就干掉了好几个能称之为贵霜主力的将帅,虽说当时也有人求情,说是不可能,但是荀祈直接杀了,不过作为交换,他确实将白沙瓦打造的很不错。

    当然这是指对抗婆罗门的时候很不错,其他方面那就呵呵了。

    至于说杀错的那几位将帅,回头有了明确的证据,荀祈也承认了,这么一来其他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已经死了,而且荀祈说的也很对,我当时确实只是怀疑,但是不那么下手,现在能解决问题?

    鉴于事实确实是如此,其他人也就默认了荀祈做法。

    “我这边也有这个消息,婆罗门脑残到要掐我们这边的粮道?不怕被我砍死!”伽却里怒骂道,他这边同样收到了部分的消息,毕竟这种东西本身就不可能完全不知道,最多就看谁棋高一着。

    “在你砍死之前,只要汉军过来,你没粮能打过?”荀祈黑着脸说道,“最近汉军情况如何?还有我找你来继位大统!”

    “我迟早砍死那群扯我后腿的混账!”伽却里破口大骂道,随后才反应过来荀祈说了什么,“汉军什么情况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敌将关羽非常厉害,还有那个盾卫简直没有办法打,但现在已经习惯了那个强度,拖着对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我能稳住,至于后面……”

    “叫你来继承大统!”荀祈直接开口说道。

    “为什么是我?”伽却里收敛了面色看着荀祈询问道。

    “王族,战功,婆罗尼斯的重要性!”荀祈给了三个回复。

    “他们让你来说服我?难道他们不知道陛下还没倒下吗?”伽却里带着冷意看着荀祈询问道。

    “知道,但是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情况!”荀祈同样冰冷的说道,不同于一年前他还是一个需要伽却里提拔的小宗宗主,现在他的一言一行同样代表着王族一部分人的意志。

    “我们北方守住边疆,等陛下出结果,这就是我的回答,告诉那些人这天还没塌呢!”伽却里冷冷地说道,“还有祈,这件事你别插手,你起来的太快了,根本不知道整体的情况。”

    荀祈心下一沉,他原本还打算来个二王争锋,现在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搞不好婆罗门那些人都仅仅是某个智者的棋子。

    “婆罗门是陛下的磨刀石?”荀祈隔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说道,“谁这么大胆?”

    “这不是大胆的问题,而是因为走到了这一步,大家别无选择,然后有人以此作赌!”伽却里想起竺赫来和班基姆的信,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国家的局势现在就是这俩人的棋盘。

    “到现在还敢有人作赌,不怕汉室打进来吗?”荀祈心头一沉,陡然明白有些事情并不被他所掌握。

    “不怕,一方面汉室现在打不进来,不管是北方的喀布尔河谷,还是南方的婆罗痆斯,或者是海上,他们都打不进来,至少今年绝对没有希望,北方那条路,你坐镇白沙瓦,又有禁卫巩固,只有一条路,汉军进不了的。”伽却里摇了摇头说道。

    荀祈这下心头沉到底了,看来只能想办法损耗贵霜的元气了,问题是贵霜这么大一个国家,就算是损耗元气,知道最后统合起来的力量能整体运转,那么就算是汉室也很难将之拿下。

    “那你这边呢?”荀祈直接没问水路,水路汉军根本没希望。

    “关羽确实是非常厉害,但是我这边稳住问题不大,他们的兵力不多,更何况……”伽却里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关羽可是一员猛将!”荀祈皱了皱眉头询问道,婆罗痆斯这边集中了贵霜大量的精粹,只要军势不被夺,军心不溃,守住问题确实不大,毕竟这群北方人都清楚自己守的是是什么。

    “放心吧。”伽却里笑着说道,但是没有回答。

    【难道那位没在韦苏提婆一世身边,而是在伽却里的身边。】荀祈眼底划过一抹辉光,带着些许的思虑之色。

    【回头我就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关将军和婆罗门那些人,看看你们怎么反应。】荀祈带着些许的恶意想到。

    “好了,你赶紧回白沙瓦,反正守住喀布尔河谷就行了,那边除了那条路,其他地方基本相当于没有路。”伽却里不想说太多,只是让荀祈赶紧回去。

    “那好,我先回去了。”荀祈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甚至都没有停留,直接转身带自己的护卫离开。

    等荀祈离开之后,伽却里的面色骤然阴沉了很多,荀祈的表现让他有了很多不好的猜测,当然伽却里并没有因此而怀疑荀祈。

    “通知班基姆,将这边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并且让他暗地收集关于婆罗门叛变的内容,以及到底是谁在撺掇祈。”伽却里双眼冰冷的传音给自己的秘卫,形势不对了。

    。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