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七章 其他的可能

    “……”竺赫来明显出现了沉默,他很清楚现在最好不要打明旗号,经此一役,他很是怀疑,贵霜国内是否存在一两股以推翻韦苏提婆一世的统治为目标,而不是以获得利益为目标的敌对势力。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存在的那一支以推翻陛下统治的势力,其本身也应该有基础的串联南北的能力,也就意味着这股势力怕是已经潜藏在高层之中……】竺赫来默默地想到,毕竟昨天那件事虽说奇诡,但仔细想想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

    “不打明旗号,又如何收拢属于我的势力,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可是绝对无法获得胜利的,挑明了旗号,虽说危险,但朕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对朕下手!”韦苏提婆一世的身上萦纡着名为霸道的气息,明明经过了一场惨痛的失败,他却完全没有因此而颓废。

    “这样的话,也可以。”竺赫来默默地点头说道,“撤往南方,通知一下前往婆罗痆斯那边的那几位驻守在那里,莫要被汉室攻入境内,保持好边疆,等我们卷土重来。”

    “直接告诉伽却里事实,朕要从南伐北,让他守住边疆。”韦苏提婆一世突然开口说道。

    “这……”竺赫来皱了皱眉,实际上韦苏提婆一世要是倒台,王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很有可能就会落到伽却里的头上,而不是韦苏提婆一世的幼子头上,因而直接告诉己方的虚实,对方也下手的话,恐怕他们这边真的会翻船的。

    “伽却里只是看起来和朕关系不好,实际上他可以信任。”韦苏提婆一世带着自信说道,他这么多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伽却里是他韦苏提婆一世的人。

    竺赫来虽说也猜到了这一可能,但真的没想过这么渺小的可能会成真,而既然韦苏提婆一世敢说这话,那么毫无疑问,对方应该就是韦苏提婆一世的人,这么一来的话……

    “陛下何不引伽却里反攻白沙瓦,以最快的速度击杀掉反贼。”竺赫来直接给韦苏提婆一世建议道。

    “婆罗痆斯城绝对不能失去,驻扎在那里的那几个军团调动回来镇压住白沙瓦并没有问题,但打完给我们自身会造成极大的损失,而且那里的几个军团一动,汉室怕就要进来了。”韦苏提婆一世拒绝道,“国内这些蝼蚁,拉胡尔自然能扫平,但我们的对手是汉帝国!”

    韦苏提婆一世就像是再一次恢复到了数年前那种冷静自负的状态,不再是以眼前的一切看待这个国家,而是再一次以全局去思考这个国家所面对的局势,他是皇帝,贵霜帝国的皇帝。

    “汉帝国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力量,他们劳师远征,不具备兵力优势,虽说战损比我们高一些,但是他们现在应该也不具备正面作战的能力了,所以……”竺赫来不太愿意去赌,他现在需要韦苏提婆一世尽快坐回皇位上。

    “确实,对方可能也就是再打一些骚扰战,问题是靠着那种方式再一次回到白沙瓦,那朕手上还有几分力量?那到时候这个帝国在朕手上还有几分力量?”韦苏提婆一世反问道。

    竺赫来陷入了沉默,宣誓动摇了一部分的基础,白沙瓦动乱更是让皇帝外逃了,这已经动摇了贵霜帝国死守白沙瓦的祖训,再算上主力精锐的损失,韦苏提婆一世就算是靠着伽却里等人坐回来了王位,恐怕自己手上的权势也被削了大半,和傀儡无异了。

    “那样回去了也就是一个傀儡,而一个傀儡掌握的帝国,连十分之一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而面对汉帝国的兵锋,哪怕是在对方劳师远征的情况下,这个帝国拿不出来一半的力量,那都是必死无疑!”韦苏提婆一世的双眼已经像是看穿了未来一样。

    “所以陛下跳出牢笼之后已经有了选择?”竺赫来看着韦苏提婆一世,已经明白了一切,对方从出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决定,哪怕是没有拉胡尔这个后手,对方也会选择自己扫平这个国家。

    “是,之前失败是因为朕没有管好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还存在敢于质疑这个皇帝的声音,那么这一次,就杀他个天地一声——朕的声音,朕的意志!”韦苏提婆一世这一刻就像是剑一样挺直,“若是失败,那说明朕就只有这样的水平,若是成功,朕这次非要让汉室明白,贵霜不可轻辱!”

    竺赫来拜服,韦苏提婆一世的想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能杀出来一条煌煌正道吗?拉胡尔虽说是贵霜第一名帅,但是竺赫来真的不敢保证,更何况还有一个韦苏提婆一世,要从南至北,征讨一切不服,然后带南方入白沙瓦,兼并南北,太难了。

    困难到贵霜有史以来根本没有任何皇帝完成过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太难了。”竺赫来苦笑着说道,“陛下虽说此心,但是贵霜南部到底是什么情况,陛下也明白,举国举旗,以婆罗门的情况,我等怕是众矢之的,到时候除了杀出一条血路再无他法。”

    “至少这是一条路,走了,南下,下一次朕会带着大军过来,失败不可怕,但如果没有卷土重来的勇气,那么就真的废了,这一次的事情让朕醒悟过来了,粉饰的太平,妥协的维稳根本没有意义,这个世界上能让人闭嘴的还有屠刀!”韦苏提婆一世眼中带着一抹狠辣!

    “陛下,您做好手上沾染多少血色的准备了吗?”竺赫来叹了口气说道,韦苏提婆一世和曾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位皇帝本身就有着相当的资质,第一次被逼急了时候展露了出来,坐稳了帝位,第二次被逼急了镇压了婆罗门,而这一次,这是要镇压这个国家了。

    “不是做好沾染多少血的准备,而是其他人有没有做好去死的准备!”韦苏提婆一世冷冷地说道。

    竺赫来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跟着韦苏提婆一世出谋划策就是,至于说这条路会有多困难,失败了自己会死这种事情,竺赫来已经不想去思考了,主上尚且有这样的意志,作为臣子岂能没有一战天下倾覆的决心。

    “走,南下去见见拉胡尔,让他感受一下当前贵霜的局势,我想他也有征讨整个国家的兴趣!”韦苏提婆一世休息完毕之后,面上再无丝毫的颓废,整个人都变得振奋了起来。

    纳尔默达河畔,拉胡尔看着北方和东方同时传来的消息,面色陡然凝重了很多,原本来到这边接收了军营,挑选好士卒之后准备开始练兵的兴奋心情也变得糟心了很多。

    “库斯罗伊,拿上我的剑,给我将名单上的那群人都杀掉。”拉胡尔看完两封信之后,冷冷的将自己的佩剑交给这个他前一段时间在路上捡的那个看起来头脑简单,但是极具天赋的蠢货。

    “是,将军!”库斯罗伊根本没有问原因,直接拿起拉胡尔的佩剑朝着军营走去,干掉了十一个千夫,三个统领,之后便提着人头回来复命了。

    “库斯罗伊带上阎立普和赫利拉赫,去邬阖衍那城,封锁城门,一旦婆罗门有动乱,直接诛杀!”拉胡尔冷冷的下令道,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拉胡尔根本没有兴趣去管,但是自己的理想绝对不能破灭,神也罢,佛也罢,与我何干?

    库斯罗伊这个人别的方面都一般,但是自身有一种魅力,一种带领着手下如他一般战斗的魅力,这也是为什么拉胡尔觉得这货资质相当不错的原因。

    邬阖衍那城的发生的事情和拉胡尔估计的完全没有区别,好几个跳出来的婆罗门贵族都被库斯罗伊砍死了,作为贱民,不可接触者,就跟所有底层被剥削者一样,对于其他阶层没有半点好感。

    反抗精神什么的,他本人就有,因而面对婆罗门贵族没有丝毫的敬畏,上去几下就将对方砍死了。

    至于说所谓的剥夺信仰神赐予的内气什么的,库斯罗伊并没有观想过信仰神,或者说,作为不可接触者,虽说婆罗门体系允许他们观想最低级的神明,但是他们大多数人根本接触不到这种东西。

    库斯罗伊也是这种情况,因而他所具有的力量是如中原人那样厮杀出来的,根本不会被任何外力剥削掉,可以失败,可以战死,但绝对不会被其他人一言废除掉。

    这是纯粹属于自己的力量,自然在面对婆罗门的时候,库斯罗伊当场将之手撕了,那一刻残忍血腥,但当鲜血溅到库斯罗伊身上的时候,他就像是终于明白了这个现实一样,气势陡然上升了一节。

    “干的不错。”拉胡尔收到消息之后,神色平淡地说道,他虽说是婆罗门门,但还真没有一点兔死狐悲的感觉,他的力量来自于自己身后的大军,而不是婆罗门体系这种阶级层次所赋予的,更何况他从库斯罗伊身上看到了其他的可能。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