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五章 老娘又不是恶魔!

    “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总有一种要完的感觉,时间没多久了。”陈曦默默地将爪子收回来,叹了口气说道,“虽说时常还去甄家那边,但是距离解决问题还差相当远,我这边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好好努力吧,总不能让我帮你写一篇诗文吧。”蔡琰神色轻俏之中带着淡淡的调笑之意,相比于曾经那种清冷的神色,现在的蔡琰性格更温和一些,当然身材也丰腴了一些。

    以前蔡琰身上总有一种没有张开的单薄,但是最近微微发育了一些,至少不会再出现去年蔡琰抱着羊祜的时候,羊祜在蔡琰怀里哇啦哇啦了好久没有找到下口吃饭的地方。

    “要是真那么做的话,我怕被打死,嗯,双向的。”陈曦苦笑着说道,自己的锅自己还是要背的,蔡琰最近心情好,又有爱情滋润,写某些文章有很大的加持,写出传世级别的文章也不是问题。

    陈曦从来不怀疑蔡琰的才华,但是这种东西要是由蔡琰思考,写给甄宓的话,到时候万一要是被甄宓知道了,恐怕陈曦真就完了,而且别看蔡琰笑盈盈,性情极其温和,毕竟也还是个女人,不是圣人啊!

    自然这种话听听就行了,谁信谁智障啊,陈曦又不傻,能当着蔡琰的面提甄宓,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蔡琰认为上一次的事情有自己的原因,加之一直以来的辈分,愿意体量甄宓。

    否则的话,陈曦一般都不应该在蔡琰这里提甄宓,更何况这种真让蔡琰给写文赋,然后自己拿去讨好甄宓这种事情,会被柴刀的,真的,这绝对不是说笑的。

    “我没有说笑哦。”蔡琰那葱白修长的食指微微后弯,放在自己的下巴处,带着某种促狭的笑容说道。

    陈曦面色不变,你说吧,你随便说,反正我肯定不会交给你,就算是我陈某人乃是作死小能手,也不至于作到这种程度。

    “不是完全开玩笑的,毕竟有一部分我的责任,而且陈家内院生了阴私手段的话,我也不好脱身而出,更何况到了那种程度,你也就不好像现在这样了。”蔡琰自然的表现出来了正妻的余裕。

    “你还是保持你不偏不倚的蔡大家的身份,这种事情是我的事情。”陈曦伸手拍了一下蔡琰的腰部,蔡琰身子自然的一紧。

    “那你就自己想办法吧,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看你能不能才思泉涌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就来找我吧。”蔡琰最后还是不忍甄宓带着一根刺进陈家门,当然主要是不想看到陈曦这种明明胸怀宇内的男子,最后陷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之中,再难脱出。

    “哈,这个你大可放心,我自己能解决的。”陈曦笑着岔开话题,就算是真解决不了,还可以选择抄袭啊,抄完改一改就是了,只是怎么才能应景,应情,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毕竟上次抄了一个洛神赋,折腾出来的波澜到现在陈曦还心有余悸,准确的说,到现在为止,陈曦也只是在收拾,自己一时爽,留下来的祸患,不过看着被拽到怀里的蔡琰……

    不亏不亏,这已经不是一时心里爽的问题了。

    说起来陈曦到现在也已经有了几分准备,毕竟明显是写不出来了,抄一篇基本已经实锤了,现在要想的就是抄什么文章的问题了。

    原本陈曦是打算抄闲情赋,毕竟这个距离当前汉末非常近,文赋基本不怎么用修改,只要略微修一下韵律就可以了,而且这篇赋毫无疑问也是写美人的,只是这篇赋有两大问题。

    一方面是太过直白,真写这么直白给甄宓的话,恐怕自己后面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第二点则在于,这篇赋陈曦只有支离破碎的一大部分的印象,不同于洛神赋好歹翻过很多次,更不同于阿房宫赋直接要求全文背诵,闲情赋陈曦只能记起大半。

    虽说靠着这大半,自己一边调整韵律,一边修改的话,实际上也能写出来,只是这个东西真的不适合给甄宓。

    说起来这实际上是一个性格的问题,如果说给蔡琰这种性格清冷的女生,用来调戏还行,但给甄宓这种对于陈曦本身就抱有极大幻想的小女孩的话,怕是真会出事。

    陈曦最后还是还是没有想到办法,而蔡琰心情虽好,但因为有一些其他的考虑,最后并没有留陈曦在蔡家住宿。

    自然到最后陈曦只能驾车回自己家,期间脑子各种运转,然而就是没有想到任何合适的内容,无比的纠结。

    “怕是没救了,这波只能想办法了,应情应景的诗篇文赋啊,这个时候到底该用什么?”陈曦已经不想再想了,脑子开始运转对比自己记忆过的诗篇,并且开始以此为核心架构合适现在情况的文章。

    “简儿,你怎么在这里?”陈曦回来之后就发现繁简没有在内院休息,而是在院子里面等自己。

    繁简收敛起来眼底的波澜,迈步走到陈曦旁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陈曦,展颜一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曦明显有些心虚。

    “夫君其实不必如此,若是在外面有什么侧室的话,以夫君的身份,大可直接带回家的。”繁简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曦之后,轻声的说道,她也是最近留心到陈曦的变化。

    每天去甄宓那边,繁简是知道的,这没什么好说的,毕竟甄宓迟早是陈曦的,又快要结婚了,陈曦天天去也没有什么逾礼的,只是其他方面让繁简感觉略有些不对。

    毕竟双方都已经生活了好几年了,对于对方也有了解,陈曦勉强算是一个好夫君,很少用礼仪什么的约束繁简,相比于其他家族的家主正妻有着各种各样的约束,陈曦的陈家基本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而繁简明明是主母,也远比其他人轻松很多。

    如果说以前还有些担心自己的位置,自从繁简产下陈裕之后,繁简最后的担心便已经消除了,以前护犊那种思想也少了很多,对于陈曦纳妾什么的也没有什么要求了。

    然而实际上陈曦根本没纳妾,家中的侍女,真正生冷不忌的也就那几个太熟而且没有可能离开的,其他大多数送来的陈曦都没碰,对于这一点繁简其实很得意,但又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太约束陈曦了。

    不过陈曦一直都是应付着,也没有纳妾的意思,可以说除了娶甄宓是一早确定的事情,其他时候陈曦基本没有在外面胡来的意思。

    而最近陈曦突然就出现了有时早出晚归的情况,一开始繁简也没多想,毕竟陈曦也不是真咸鱼啊,偶尔也会爆发性的努力干一段时间,毕竟现在刚统一,事情比较多也不是说不过去。

    只是某次陈曦身上突然多了一股其他女人的味道,对此繁简也没说什么,满香楼的场子,当初郭嘉在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带陈曦去,现在陈曦一个人去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问题在于,陈曦接连好几天,身上多的都是一个女人的味道,繁简就有些不解了,进而偷偷观察陈曦,最后确定,陈曦这是在外面有人了,而后繁简就呵呵了。

    老娘又不是恶魔,还能不允许你娶小妾了,你怕啥怕啊。

    繁简表示自己也气乐了,不过看陈曦小心谨慎的样子,繁简就好奇陈曦能装多久,什么时候将小妾引进门什么的。

    然而折腾了这都这么长时间,陈曦还是小心翼翼的,繁简表示我在你陈曦心中就这么没有容人之量?摊牌摊牌。

    于是繁简为了表示自己根本不在乎陈曦多个小妾什么的,特意在今天过来堵陈曦。

    陈曦闻言倒没有什么惊吓什么的,繁简能挺胸大气的说出让陈曦将那位请进门,那不用说了,繁简肯定不知道陈曦最近睡的是谁。

    这么大气,这么底气十足,只能说繁简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如果知道是谁的话,怕是要吓哭的节奏,哪能像现在这样。

    “去去去,给我倒杯茶,学什么不好,学这个,少胡思乱想。”陈曦一脸应付道,蔡琰进门,别看你繁简现在底气士卒,如果蔡琰真进门第一个哭的就是你了。

    繁简让人去煮了一壶茶之后,又开始就之前的事情进行商讨,她真的很好奇陈曦养的外室到底是什么样的。

    顺带一说,繁简完全没有往有名有姓的蔡琰身上想过,哪怕蔡琰和陈曦很有些问题,但这一方面繁简还真没想过。

    毕竟那可是诗书礼易乐春秋全部精通的蔡大家,怎么会做这么明显逾礼的事情,更何况蔡琰一贯清清冷冷的神色,繁简现在就算是抱着孩子遇到也有些畏惧。

    简单来讲,对于繁简来说,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象蔡琰这种女子没有经过三书六聘,直接被陈曦按在床上是什么样的画面。

    “夫君……”繁简咂吧着眼睛,说实话,她真的非常有兴趣,她家夫君就不是那种贪花好色之辈,而且自己又不是在说笑,对方居然还是一副敷衍的口气。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