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四章 婚嫁

    之后一段时间,中原的各项工作开始稳稳妥妥的推进,幺蛾子什么的也确实还有,但大致上局势确实稳中有进。

    期间糜贞嫁给了陆逊,陈曦跑去给送了一个地球仪,当然作为老师,当然要送一些别的东西,比方说自己亲手抄的一些典籍送给了陆逊,其中陈曦花了大力气往里面添加了大量的注解什么的,不过有很多注解都是陈曦从蔡琰那里抄来的。

    同时那一次也是陈曦终于得见甄宓的时候,很明显相比于之前活跃的甄宓,那次见到的时候眉眼之间明显有些哀怨之色,陈曦问询了几句,但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些疏离了,毕竟那件事确实是一根刺。

    回头陈曦就回去努力的写了几篇文赋短诗什么的,结果九十五分挡死的水平果然是没办法了,莫名的陈曦有些恨自己不是李白了。

    自己要是李白的话,早就搞定这种诗词歌赋了,随便灌几瓶酒下去,然后就可以将甄宓骗回来了,至于说所谓的千古名作,传世之作什么的,以李白的水平,咣咣咣一坛酒下去,现场即兴创作给你写出千古名篇都不是问题。

    准确的说,诗歌这种,李白在一个层次,其他的大佬在另一个层次,因为李白就不改文章,一直都是即兴作,爽了就自娱自乐,自娱自乐两下出来就是千古名篇,根本不给其他人任何的活路。

    要有这个水平的文采,陈曦觉得拿来骗那些世家的小女生,一骗一个准,毕竟这个时代的世家小女生,基本都有些文青的倾向,风花雪月什么的本身就是她们的最爱,如果真遇到了李白,大概只要有点意思,几下就能诓的自荐枕席。

    然而陈曦不是李白,到现在还没有解决诗作、文赋的问题。

    等陆逊婚后一段时间,贾诩便去找韩信下台,狠狠地蹂躏了一遍陆逊,让娇娘入怀的陆逊,骤然冷静了下来,十六七的小破孩,沉迷于什么床笫之欢,起来,大佬给你上课了。

    之后半个月,陆逊就开始在痛苦和快乐之间相互摇摆,糜贞嫁人之后性格软了很多,加之这些年将陆逊看护的也还算好,年纪又略大陆逊一些,身为姐姐的某人在婚后还是将陆逊照顾的很好的。

    后面便是王异结婚,法正虽说看姜冏很不爽,但还是在王异接任的那一天,给送了从大到小十二只金螭吻,以作平步青云之礼。

    陈曦等人其实很清楚法正本人非常欣赏王异,如果王异点头的话,这个远方表妹十有八九也会是法正的侧室,可惜王异有卿相之心,法正也愿意助她一臂之力,只能选择将之嫁于适合之人。

    相比于法正这种人物,挡不住王异光辉,或者也愿意将光辉给于王异的姜冏更适合王异一下,对此法正只能咣咣咣的喝完一坛酒,祝贺表妹新婚了,其他的实在是没什么好说了。

    陈曦也跟着去了,还有一些王异自己的朋友也跟去了,倒是颂词的人让陈曦吃了一惊,八十出头,连自家重孙都不待见,成天在修改自己以前编撰的水经的桑钦亲自过来给王异颂词。

    加之也还有不少家族并非看在姜家的面子上来的,而是看在女方的面子而来的,这让法正安心了很多,这几年,自己表妹也确实是攒下了相当多的人脉,现在看着还有些薄弱,但至少迈出了那一步,得到了这些人的认同。

    只是法正的老婆姜莹对此很是可惜,自家表妹啊,明明那么聪明,结果却选择了这么一条路。

    蔡琰同样也去了,对于王异,蔡琰其实非常欣赏,对方拥有比她更强的心气,至少当初想要当官的那些女子,现在也就剩下王异一个了,其他的,包括徐宁在内,都退出了这个圈子。

    对此,陈曦也没有做任何的评价,这个时代毕竟不是女子可以轻易纵横的时代,也许一开始有着这样那样的心思,但是到最后依旧坚持走在这条路上的少之又少。

    陈曦所能保证的大概也就只有王异不会被当前的官僚体系打压吧,不过想来也不会,法正的存在本身就足以庇护王异。

    哪怕法正说好不出手,只靠王异的能力去打拼,但是任谁如果当法正不存在,敢在规则外对王异下手打压,那么倒霉的肯定不是王异。

    “子川,我是不是傻啊!”法正在事后和陈曦喝酒的时候一脸凄苦的说道,“你说我为什么要同意她去打拼啊。”

    “大概是因为你表妹的信念到现在都没动摇吧。”陈曦平静地说道,其他人,包括蔡琰在内都只是展示一次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确实有这个实力,便退出了圈子,而只有王异是真的在往这条路上发展。

    “可惜这个时代真的是不适合她啊!”法正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说话的时候很明显有些感慨。

    “若使她是生作男子,现在就算是不如我,也应该位列卿相的替补之列了。”法正眼圈泛红的哀叹道,对于王异非常可惜。

    “但不管她生作什么,现在她也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在王异婚宴上法正到还没什么,但是出来之后,法正确实是有些难受了,对此陈曦也只能尽力安抚。

    “我恐怕也就剩下祝福她一条路了。”法正涩笑着说道,“算了,举杯吧,不应该为此沉醉。”

    陈曦紧跟着举杯,那一日喝的一塌糊涂,抬回去的法正,在第三天出现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法孝直也是心性坚毅之辈啊。

    一连串的婚事过去之后,秋天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而接下来便是陈曦自己拖了好久的婚事,已经接近深秋,即将进入冬天,当初说好了,等今年第一场雪的时候陈曦便迎娶甄宓。

    现在的话北疆已经开始了下雪,长安虽说逐渐降温,但蛐蛐蟋蟀还在嘶鸣,但时间真的不久了,除非陈曦想要用精神天赋维持着秋实,过一个没有雪的冬天。

    然而那种做法,近乎是和甄宓彻底闹翻。

    “还是不行啊。”陈曦按了按眉心,到现在他已经接近绞尽脑汁了,写了近百篇了,然而还是不行。

    “已经很不错了,甚至其中一部分,靠着你的名字已经足够传世了。”蔡琰轻笑着说道,陈曦的诗篇文赋还是很可以的,“只是这样的水平,要解决宓儿心头的刺,怕是不成,甚至还会适得其反。”

    陈曦闻言也是无奈,“我已经绞尽脑汁了,这真的不是想要写就能写出来的,要应景,要合适,要感情,还要韵味,我想打死当初在甘泉宫作死的我自己了。”

    蔡琰闻言心平气和的说道,“有得就有失,更何况没有那首文赋的话,你到现在也只能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陈曦偏头看着蔡琰,也亏蔡琰心态沉稳,还愿意帮他修改文赋,“说起来,昭姬,你不尴尬吗?”

    “帮你修改写给宓儿的文赋和情诗?”蔡琰少有的白了一眼陈曦,“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心态呢?”

    “说不上很好吧。”陈曦小心的说道。

    “其实心情很好的。”蔡琰甜笑着说道,“三个月了,某人还没有做出来一个当着我面的即兴作,其实我挺开心的。”

    “喂喂喂,你这属于欺负人了啊。”陈曦扯了扯嘴角说道,“你以前不是这么一个性格的吧,怎么突然有点腹黑了。”

    “某人还是芝麻馅的元宵啊。”蔡琰掩嘴轻笑道,“其实我看着你这么惆怅的写这个东西,心情确实是挺好的。”

    “但是这个刺必须要消除的。”陈曦默默地岔开话题,说起来,自从双方合卺之后,蔡琰性子也出现了少许的变化,至少相比于以前的清冷,变得俏皮了一些。

    不过和以前一样,除非是蔡琰自己被陈曦诓的晕晕乎乎,否则白天敢上下其手的话,蔡琰一会儿就变成了蔡老师了。

    好在蔡琰毕竟对于这种事情只有常识,没有经验,经常都是不知不觉被陈曦骗的晕晕乎乎的,然后大白天被抱回绣床了,至于说唐妃那个麻烦,最近已经不是麻烦了。

    当然这种事情,陈曦诓骗的次数多了的话,蔡琰自己也就会发觉,但是有些时候明知道再进一步就会被抱到床上去,然而蔡琰自己也还是迷迷糊糊的,回头等冷静下来,蔡琰就会双眸带水,面色殷红的看书,并且努力摒弃杂念。

    不过就算是如此,陈曦还是有一半的机会能将蔡琰抱走,以至于到现在蔡琰自己都有些自暴自弃了。

    “好好写诗篇和文赋吧,宓儿那边你不想办法解决的话,到时候你曾经见到的宓儿恐怕就见不到了。”蔡琰将陈曦乱伸的手打掉,拿出管教小孩子的威严看着陈曦说道。

    陈曦默默地将伸过去的爪子缩回来,蔡琰说得很有道路,必须要解决了,再不解决真就麻烦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