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四章 我们自己算

    现在甘家和石家又一次陷入了曾经那种上古大佬测算出来地球是个球,但是完全没有办法解释地球是个球的情况下,人类该怎么在球面上生存,并且怎么保证球面不将他们跌落下去!

    毕竟这群人之中已经有在上一次的时候,跨过了赤道,去过了南半球,自然明白没有什么甩飞出去之说。

    因而现在的情况就是,这群人绞尽脑汁的思考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话说也多亏如此,否则甘家和石家蹲在一起肯定要爆发一些冲突什么的,只是现在这种完全没眉目的情况,将所有人聚集起来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最多能让甘家人安心一些——原来石家这群货色,也没有眉目,我们甘家需要大力往这一方面投资,这是我们超越石家,奠定天文历法第一家族的大好时机,甘家所有人都给我动脑子思考!

    当然石家在看到甘家人的情况之后也安心了一些——原来甘家这群货色也没有眉目,到了我们石家找方向大力烧资源的时候,这是上天给与我们石家超越甘家,奠定天文历法第一家族的大好时机,石家所有的老老少少都给我发动起来!

    在这种思维模式的促使下,斗了都快有一千年的两家人,好吧,一千年前这两家还是一家,反正从分家改姓之后就开始斗的两个家族,在看到对方的状态之后,全体都多了一个智力加强的buff。

    然而就算是加了这东西双方也是一头雾水,甚至还有些头大想要爆炸,最多是两家领头人心中虚的可以,但是面上却保持着我们X家迟早拿到桂冠,你们赶紧滚蛋的神色。

    不过毕竟斗了这么多年,谁不知道谁啊,憋了口气,没多久后两家的老爷子也无法在保持之前的气势了,因为真搞不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甘家老爷撸着自己的胡子,时不时就有几根被自己撸断了,但是自己却是一无所知。

    “我们为什么没掉呢?”石家老爷子现在也是一脸烦躁,按照这个球的造型,中原的地形早就应该从北至南的崩塌了。

    “是不是因为吸引啊!”某个小伙子小声的说道。

    “诶,这个有点道理。”石家和甘家都附和道,最怕完全没有答案,有个似是而非的方向也好研究,就怕没方向。

    “石涛,起来说话,说说你是怎么想的。”石家老爷子直接点名,而且瞬间气势就跟之前完全不同,大有我们石家先行一步的气度。

    “现在这个情况我们都算出来脚下这个玩意儿是个球,而且,我们测了好几次,实际上从秣陵到长安在球面上的变化,如果真的是一个往下的方向,那我们早就应该下去了。”石涛赶紧起身解释道。

    因为中原的范围很广,而且两家离得还很远,顺带是不管南北,还是东西都非常远的那种,作为一个纯粹的球的话,他们两家在球面上跑的距离已经足够出现很大程度的弧度变化了。

    因而从这一方面推断的话,他们没有掉下来的话其实肯定有外力的原因,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变成了外力怎么来的。

    “唔,有点道理。”石家老爷子摸了摸下巴,很是得意,然后给了自家大敌甘家老爷子一个眼神,这两家人不光自己斗,还喜欢拉着自己的后代斗,属于全方位的斗。

    甘家老爷子当时胸口一闷,扭头给自己的小辈一个眼神,当场有人就站了起来,这关乎他们秣陵甘家的颜面。

    岂有被石家挑衅了不打回去的道理,因而当场就有几个脑子有点不成熟想法的年轻人站出来,俺们甘家也不是吃素的!

    “球面变化的问题,其实只是一方面,实际上从灰尘,以及我们丢的各种东西可以看出,实际上这些东西受力的方向其实都是垂直于大地,而球面垂直于大地的交线……”甘家当场有一个数学家大佬就站出来了,搞天文的不懂数学,你以为说笑呢?

    “根据我们丢一些东西的轨迹可以看到,其受力方向是垂直朝下的,更何况我们家有人做了超过一万次的抛物弧线。”甘伏踢了一脚身边的堂弟,“他的抛物弧线计算出来了规律!”

    “堂弟,到了你为我们甘家争光的时候了,将你做的一万次不同抛物的计算规律甩给石家那群混蛋!”一群甘家的人开始给甘伏旁边那个二十五六岁,酷爱丢石头,打水漂,为此每天都要丢石头,然后在十五岁的时候突然脑子一抽要研究石头丢出去为什么飞出来是这么一个轨迹,以及为什么小角度丢在水上会飞出去的甘真。

    说实话,这要是个一般人早就被现实击溃了,但由于出身在甘家,所以这家伙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并且为此学了一堆相关数学的知识,而甘家人对此也不置可否。

    毕竟历法天文和数学根本分不开,虽说甘真狂学数学的目的不良,但是只要学就是好的,总比十五岁脑子一抽开始沉迷女色好吧。

    数学这个学科好啊,注孤生的学科,甘家表示自己就需要这种努力学习,推进家学的家伙,用心不良什么的无所谓,只要确实是在研究就好,至于说注孤生什么的,说笑而已,甘真可是有靠谱儿女的。

    没办法,甘家再不行也好歹是一个源远流长的世家,能让自家真正干活的后辈没老婆?说笑呢?好好研究,只要你是大佬,你老婆肯定在你出生的时候给你准备好了,就等你去娶。

    “经过我丢了上万次小球,记录其落点和轨迹,最后根据一开始受力的程度和高度的不同最后总结出来,确实是存在一个向下的力,并且这个值对比重量之后应该是固定值,也就是说,我们在大地上一直受到一个垂直于我们站立的地方的力。”甘真表示我真没白丢那几万次石头,尤其是越到后面观察的越仔细。

    “球心!”瞬间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在场这群人就没有杂鱼,在说出垂直于站立位置的力之后,所有人都推出来一个结果。

    “我们需要一下详细的实验记录,而且你所谓的应该是固定值,还有你的受力程度到底是怎么做的?”石家当场有人站起来发问,他们貌似发现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了。

    “一开始我是随便丢的,后面我是用同样的力量丢的。”甘真无比郑重的解释道,这个时候其实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点,也就是这个力是指向球心,而如果是全方位,那么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是个球了。

    “同样的力量?”石家人皱了皱眉看着甘真。

    “是小球摆臂碰撞的轨迹记录实验。”石鲍在甘真回答之前已经代替甘真回答了,“同样重量的小球作为发力,从同样高度发力就是了,家里有这个实验的大量记录。”

    甘真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干的,搞了好多同样重量的铜球。

    “你们那边得出了什么结论?”甘真好奇的询问道。

    “同样长度的绳子,牵着小球进行的摆动,小球质量的变化基本没有影响,但是随着线的长度,导致周期在变长,线长和周期的平方成线性关系,我试着算了一下……”石鲍嘴角抽搐了两下,算不出来,哈哈哈,石鲍表示自己想要骂人。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都卡在向下的那个力量比率那里了,有没有办法将之先算出来,先不管为什么了,我们试着看看能不能将之算出来?”甘真面色郑重的说道。

    “很明显按照我的那堆轨迹来看,那个比值应该是一个固定的数,虽说我不知道这个数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我们可以靠其他方式逆推出来。”甘真开始偷偷的撺掇了起来,在这种家族,烧经费什么的简直是一种人之常情。

    不过话说到这一步,甘石两家已经不想和对方继续谈下去了,自己能做的事情何必找别人做,我们家的纸堆里面有着大量的研究数据,现在只需要再继续烧钱就是了。

    方向有了,烧钱什么的他们还是有把握的,虽说不知道这个比值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但是管他的,先算出来再说,数学这种东西,只要过程对着,最后出来的结果就算是违反常识,那绝对也是合乎逻辑的,因而到了这一步……

    我们甘家才不需要石家这种渣渣,走走走,我们回去研究小球抛物线,将里面规律总结出来,先算出来这个质量和大地附加的力量的比值,至于为什么会吸引,之后再谈。

    同样石家的思维也是,垃圾甘家赶紧滚蛋,我们石家准备研究小球摆动里面那个周期和线长的问题,到时候将里面的那个值反推出来,到时候吹死你们甘家。

    于是两家人,在各自长老的带领下,和对方动手干了一架之后,成功的不欢而散,然后赶回去就开始了烧钱进行实验,准备简单粗暴的靠大量数据逆推公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