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章 畏威而不怀德

    西域三十六国是个坑,对于汉室一贯都是畏威而不怀德,西汉的时候,汉室强到可怕的时候,三十六国就跑过来各种进献,等西汉倒下了三十六国就当没有中原了。

    这也是为什么后面班超去西域一堆骚操作的原因,这家伙当时去的时候恐怕已经抱着要平了这群有反心的货色的想法了。

    再算算东汉开国的时候,三十六国发现汉室天高皇帝远,管不上他们,旁边又有一根叫做北匈奴的大腿,于是果断抱了北匈奴大腿。

    后面就没什么好说的,北匈奴被窦宪亲自带一帮兄弟过去砍了。

    没办法,就汉室和匈奴这个关系,实在没有什么好评价的——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反正只要被我发现了你们的踪迹,你就算是躲在穷乡僻壤,正常绝对不会正眼看的地方,我也会亲自过去将你砍死。

    窦宪虽说政治水平堪称一团乱麻,但是能力还是非常有保证的,于是在燕然山将北匈奴剁成了半身不遂,之后更是一路追砍,直接追到阿尔泰山终于将北匈奴贵族砍了一个半死。

    阿尔泰山差不多呈西北到东南的形态,放在现在的地图上,差不多属于横跨中国,蒙古,哈萨克,俄罗斯,放在那个时代集体属于西域,简单来说就是窦宪带着大军一路追砍,一边砍北匈奴,一边在西域三十六国进行武装游行。

    期间发生了什么,没人说,但要说没发生什么,恐怕也没人信。

    反正砍完北匈奴,窦宪就班师回朝,之后回去作了一把大死,于是死了,而西域三十六国就赶紧派人来叫爸爸了。

    可以说当时班超能在西域作威作福,连对方皇帝都敢当着对方大臣的面砍掉,说白了就是因为这群家伙都有锅,杀了在汉帝国的层面上来说不算错,更重要的是这地方刚被窦宪来了武装游行。

    外交什么的窦宪不懂,但是开战窦宪是很懂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西域在东汉时代最听话的时期了。

    然而怎么说呢,班超作威作福了一波将西域三十六国收拾的服服帖帖,等班超倒下还没几年就开始羌乱了,有了这么一个阻隔,三十六国又开始跳腾,一开始戊己校尉还能压住,后面就没什么好办法了。

    后面汉室倒了大霉,什么后宫干政啊,什么外戚擅权啊,什么宦官擅权啊,乱七八糟的,也没心力管理西域了,于是西域三十六国又放飞自我了,不将汉室当回事。

    直到前几年李傕等人被踢到西域去当戊己校尉。

    和之前那些勉强还算讲理的家伙不同,李傕是不讲理的,嗯,跟班超比的话,比班超还不讲理。

    你跟我讲仁义,我是你爸爸。

    你跟我讲礼仪,我是你爸爸。

    你跟我讲政策,我是你爸爸。

    靠着李傕的爸爸思维,李傕成功成为了西域三十六国的太上皇,这一点基本没有什么好说的,西凉铁骑太硬了,而且说灭国就灭国,根本不讲道理,爸爸看你不爽,打你是爱你!

    在这种实在没有办法反抗的政策下,三十六国反倒快速的适应了过来,没办法,畏威而不怀德就是这种情况,加之这几年汉室时不时就有大军从西域三十六国过去,规模和精锐程度都让三十六国明白,要灭你跟玩一样。

    等到葱岭基地建起来,三十六国基本都怂了,这波真心没人敢乱说话了,汉帝国的光辉再一次照耀在三十六国的身上。

    因而这次汉帝国通知说是要打人,让派遣大军跟着一起,三十六国没有一个敢反对的,赶紧给汉室将人数凑齐,甚至连以前习惯性的派遣将帅作为统帅这件事都不敢再提。

    这两年汉室这个架势着实是吓到这群小国了,相比于曾经的汉室,除了武帝年间将大草原杀得都成红色的时候,其他的时候,西域诸国真的没觉得汉室有多恐怖。

    可惜武帝已经过去了数百年,西域诸国早就忘了七七八八了,然而这几年他们再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汉为天下宗,操杀生之柄,以制海内之命,说削你就削你,就这么任性。

    自然这两年跳的欢的诸如康居,大宛,乌孙这些也不敢跳了。

    前些年的时候还会有一些不知道是真不长眼,还是假不长眼的盗匪路霸劫掠西行商人的钱财。

    可是自从李傕先灭了一个这么干的小国,之后当着大宛国王的面,将伪装成劫匪的大宛禁卫军全部当作劫匪砍死之后,整个西域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了。

    据说这两年西域治安非常不错,以前劫匪,盗匪,路霸到处都有,现在基本上都死了。

    新上任的戊己校尉是个小心眼,根本不管劫匪路霸的问题,只要是自己人出事,直接找这个国家的问题,给个解释,或者我拿你们国家所有上层的尸体当作解释,二选一。

    这还选个鬼啊,当然是干掉国内所有的劫匪,路霸,下面贱民的性命怎么能有他们这些高层值钱,谁敢打汉室商人的注意,就是难为我XX国所有的贵族,统统砍死。

    暴力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但是暴力可以解决任何创造问题的人员,李傕连诅咒都能暴力解除,西域这边还有什么不能暴力的。

    靠着这种丧心病狂的手段,西域三十六国这几年乖的都跟孙子一样,李傕对此表示满意,并且毫不客气的收下了三十六国送上的礼物。

    本大爷来这边是作威作福的,看不惯,你去中央告我啊,看看他们站你们西域三十六国,还是站我们西凉三人组。

    别看大爷是被撵出来的,但是大爷在这片地方就是太上皇,那个谁,你这个国家不错,我住两天!

    李傕的方式如果在中原,早就被人推翻了,可惜这是在三十六国,加之前些年没将汉室放在心里,这两年汉室弄过来一个大佬,还带着大军,干活的方式又是一副要将他们搓圆捏扁的气势,实在是不敢动。

    估摸着到现在,西域三十六国之中不少国家已经抱着等死的心态了,不过最近汉室还是没有收拾这群倒霉孩子的心思的。

    毕竟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陈曦还需要西域三十六国这群人帮忙修路,道路什么的还是很重要的,仅凭中原往西域修,修到现在,距离完工还有非常远的一节,更何况三十六国占得地方是真能住人的。

    到时候道路一通,那些地方就能当作本土管理,毕竟长安距离那边的距离在路不成问题的情况下,和青州的距离真差不了太多。

    因而扯了一圈下来,问题就变成了该如何修路。

    毕竟路基这玩意真心是问题,到现在汉室一直在努力的往西修路,想着一口气修到葱岭,然后再延伸一下,修到米迪亚什么的,然而,现在连西域都差了大半……

    “这样不靠谱吧,将水泥的配方交给商户,然后让商户在西域三十六国烧制,由他们雇佣三十六国的百姓修筑往来三十六国之间的道路实在是有些不靠谱。”张昭停下手中的笔看向陈曦说道。

    “不这么干,实在是修不动了,而且不这么提前将三十六国用道路联通起来,到时候拿下了三十六国,那些没在路上的地方我们也占不住。”陈曦无奈的说道。

    陈曦其实也知道这样做的话,迟早会被其他国家分析出来水泥的方子,但是不这么干,西域三十六国占了也只能荒废,要真正将那些国家变成郡县,至少主要的贯通道路是必须要有的。

    “话虽如此,水泥烧制的方子就这么流出去实在是太亏了。”张昭无奈的说道,“这个方子对于国家建设的意义太大了,传出去了我们就少了一张底牌。”

    古代的中国倒不是不注重科技的保密,相反某些真正能带来利益的东西,古代中国基本上会死死的收藏起来不让外传。

    比方说丝绸,比方说瓷器,两者欧洲都曾偷过技术,但从前到后花费了上千年才获得了相关的技术。

    而水泥这个,一开始还倒罢了,等到修通了中原各州郡的主干道之后,所有有远见的智者都倾向于封锁这个技术,因为这东西的价值已经随着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得以体现。

    这是一个真正能改变社会大局势,让国家各处连通起来,对于整个国家都有着重大意义的技术,然而现在陈曦要到西域去搞,这和公开技术有什么差别,在中原还能封锁的严严实实,西域那就未必了。

    “西域三十六国不值得这个价格。”张纮也紧跟着开口说道。

    “问题是走出去值这个价格啊,而不修通这条路,很难走出去的,西域那边的路线,我听说袁家也在努力修一条通往西域的路。”陈曦甚是无奈的说道,他也知道不应该外传,但是相比于建设一个超巨型的汉文化圈,水泥的方子,放弃了就放弃了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