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七十章 打搅了~

    在李优和贾诩为了大汉朝的未来奋斗的时候,陈曦则是寻思着怎么能将甄宓安抚好,以及怎么着才能一亲芳泽,双方的境界可谓是高下立分——当然是陈曦的境界远高于李优和贾诩了。

    就像是韩信之前想对周瑜说的那句话,努力有用,还要天赋干什么,同样对于陈曦来说的话,天赋要是有用,还要开挂干什么!这就是境界上的实质性差距了。

    从政院离开之后,陈曦去了一趟甄家,得到了甄家的热烈欢迎,然后不用说,还是没有见到甄宓,随后丢了马车,悄悄的往蔡琰那里跑,记住这个点天已经黑了。

    然而陈曦表示自己也是倒霉了,好不容易解决了晚上的宵禁,自己又有时间摸过来了,蔡琰心情不差,又乐意给陈曦开门的情况下,居然只是请他吃了点点心就把他要打发走。

    陈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向在一旁添茶的蔡琰真的很想问一句,大小姐啊,您是真不知道我大晚上跑过来是干什么的吗?

    看着对方那笑盈盈,但是又绝对不允许陈曦有多余举动的神色,陈曦表示自己肝都痛了,居然不让动手动脚啊,我大晚上来目标就是动手动脚好吧,好歹给点便宜行不行,不给便宜,还不如不放我进来。

    陈曦这些年也确实是出现了一些放纵自我的情况,早些年的时候,儿女私情和远大理想相比,一直都是远大理想压住儿女私情,

    当然也有可能是早些年的时候还是之前那远大于外表的心理年龄在主导,而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貌似陈曦真正恢复了青春,又变成了青少年那种欲求不满的状态。

    “不行~”蔡琰将茶盘平压在怀中,带着浅浅的笑容,拉着长音对着陈曦说道,看起来心情并不坏。

    “这就过分了啊!”陈曦抬手,甚是无奈,蔡琰则是浅笑连连。

    “好了,好了,吃点东西就赶紧回去吧,本来都不打算让你进来的,看你可怜兮兮,又没有乘车的样子才让你进来休息一下。”蔡琰就像是安抚小孩子一样,用一种很甜很甜的口吻惬意自得道。

    陈曦扶额,抓起一块糕点狠狠地咬了一口,余光则是观察着蔡琰,虽说对方的口吻之中不乏惬意自得的语气,但是陈曦却莫名的感觉到对方其实是有些紧张。

    “怎能不让我进来,昭姬没这么坏吧。”陈曦可怜兮兮地说道。

    “喏,现在人也见了,点心也吃了,留宿是不允许的……”蔡琰单手将茶盘压在胸口,另一只手摸着有点殷红之色的脸颊说道。

    陈曦表示自己已经开始寻思到底是留宿,还是回家了,蔡琰明显有些紧张,但是抗拒心理其实不重,准确的说,有紧张的心理,就意味着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有心理准备,还不下手,那是有毒啊,然而想到下手,陈曦不由自主的左右看了看,他可以保证某个老家伙肯定在自己身后。

    “昭姬~”陈曦很是温和的抬手对蔡琰说道,可惜这次蔡琰穿的不是鲛绡,晚上灯光就算是好,陈曦也没有那么好的眼神,更何况蔡琰还将茶盘压在胸前。

    蔡琰就像是瞬间懂了陈曦的意思,摇了摇头,伸手将茶盘放到几案上,然而在蔡琰倾身放下茶盘的时候,耳间的发丝自然的滑下,而蔡琰也随即抬起右手在倾身的时候将发丝撩到而后。

    陈曦则是趁着蔡琰重心偏向的时候,顺手一拉,茶盘尚未放稳的蔡琰直接被陈曦拉到了怀里,当场半倒在陈曦的怀里。

    “果然放你这个时候进来就不是什么好事。”蔡琰带着些许的羞怯,但是却明显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

    “放进来,那可就不由你了。”陈曦一副得意的神情,蔡琰的抗拒,在没人的时候一贯都很低。

    “你这……”蔡琰说了半句话,陈曦就附身堵住了蔡琰下半句的话,十指相扣,原本还有些想要挣扎的蔡琰,也像是鹌鹑一样直接闭上了眼睛,只是时不时随着情欲而偷偷睁开,任陈曦施为。

    “去我绣房。”蔡琰合着双眼,身体的重心都压在陈曦身上,面色殷红之间,气吐如兰,轻声在陈曦的耳边开口说道,而闻言陈曦伸手顺着蔡琰的腰间下滑,将蔡琰直接横抱了起来。

    另一旁韩琼有些头疼的看着陈曦和蔡琰,作为守护者,这时候最应该的做法就是当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做不到啊,有人来了。

    陈曦轻车熟路的横抱着蔡琰穿堂过户,前往蔡琰的绣房,然后就就在快要到绣房的时候,两人听到了其他的声音……

    “昭姬,我在你这里借宿一宿~”唐妃清亮的声音将两人直接打醒,陈曦的脸色瞬间变黑,而蔡琰先是一慌,随后吃吃的笑看陈曦。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曦黑着脸说道,这是第二次了!

    “是我疏忽了,唐妃有时候会在我这边借宿的。”蔡琰微微低头,有些失落,但又明显流露出了放心之色。

    “那家伙有毒啊!”陈曦黑着脸说道,随后微微屈身将蔡琰放下,之前唐妃没喊叫的时候,陈曦抱着蔡琰就没感觉到累,满脑子的欲望,根本感受不到蔡琰的体重,现在被吓醒,终于感觉到了。

    “好了,好了,你赶紧跑吧。”蔡琰被放下之后,居然没有一点被人发觉之后的羞涩,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不过陈曦还是靠着对于蔡琰的了解,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一点点的郁闷。

    眼见陈曦还没有反应,蔡琰伸手推了推陈曦,虽说一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要是被唐妃逮住了,蔡琰还是有些尴尬的。

    被蔡琰推了几下之后,陈曦才反应过来,事不可为,伸手将蔡琰拥到怀中,狠狠地抱了抱,就像是宣泄自己的怨念一样,之后在蔡琰笑盈盈的眼光之中,灰溜溜的跑掉了。

    “昭姬,晚上借宿一宿~”唐妃看起来心情不错,并非是像正常人前那样沉稳,而是明显有些活跃。

    “好的。”蔡琰不咸不淡的说道,“客房还是……”

    “当然是你那边啊,刚好有些话要给你说的!”唐妃带着某种大叔的呵呵笑容,伸手拍了拍蔡琰,一副过来人的神色,蔡琰不由得面露狐疑之色。

    “好了,别装了,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唐妃翻了翻白眼说道,“小女孩就别在成年人面前装模作样,尤其是某些事情自己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事情。”

    蔡琰面做羞恼之色,“你这家伙……”

    “看来我又搅了你的好事了。”唐妃不知道怀揣着什么样的想法说出了这样的话,蔡琰闻言也是面带无奈。

    “好了,有些东西看书有效的话,还要母亲干啥?”唐妃翻了翻白眼说道,“也不知道陈子川给你喂了什么药,好吧,对方不管是才能,还是其他其实都非比寻常,你放下心防也正常。”

    “唐妃……”蔡琰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很烦啊!”

    唐妃嘴角抽搐了两下,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蔡琰在人前直接说出这种不加掩饰的话。

    “我只是觉得你少惯着点陈子川,予取予求的话,很快就厌烦了。”唐妃一副过来人的神色告诫道。

    “你不是和贾文和现在也很好吗?”蔡琰不满的说道。

    “那是因为贾文和没有其他人了,而且心思在这一方面也很淡,加之当年我认识他的时候太早了。”唐妃很是认真的告诫道,“你既然选择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你比我更聪明,但是你这个选择为的是什么,你最好还是好好思考一下。”

    “……”蔡琰捋了捋自己的发丝,聪颖过人的她瞬间就明白了唐妃的意思,蔡琰很清楚唐妃是问她,到底是为了陈曦做出之前那个选择,还是为了蔡家做出那个选择。

    “看来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唐妃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没有办法劝你了,只能看你自己的意思了。”

    “如果本身无情,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的,两者皆有,但是子川是促使我做出这个选择的重要原因,蔡家很重要,但是蔡家将家业放在我的肩上,作为女子放弃也不是不可以。”蔡琰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觉得,你迟早会吃大亏的。”唐妃叹了口气说道。

    “只要子川心不改,不去陈家特意惹事,我的那些学生,就是心知肚明也不会特意来找我麻烦的。”蔡琰摇了摇头说道,“你所说的一切可能都寄托在子川身上,亏与不亏,只在乎他的选择。”

    “唉……”唐妃叹了口气,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算了,我在你这边借宿一宿,贾文和那家伙貌似又有事情,唔~”唐妃的眼角下拉,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口吻说道,“昭姬,我觉得你有时间还是多督促一下陈侯比较好。”

    蔡琰一头雾水的看着唐妃,对于唐妃的意思根本没有办法理解。

    “以后你就懂了。”唐妃看着一副半懂不懂的蔡琰轻笑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