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九章 天地之高远

    周瑜最后是被韩信从心象之中丢出去的,也算是韩信短时间之内在周瑜这边所能进行的最后一次的愉悦了。

    “混账……”被从心象之中丢出来,甩回到自己身躯里面的周瑜痛苦的睁开双眼,被丢出去的感觉完全相当于和韩信恶战一场,这要不是韩信耍的手段才见鬼了。

    “可惜了,短时间应该是没人和我下棋了。”韩信靠着心象远远地望着周瑜的方向,叹了口气,带着些许的可惜说道。

    早上皇甫嵩才和韩信来了一场心潮澎湃的战斗,打完之后皇甫嵩就表示自己要离开了,韩信本着还有一个周瑜可以虐,就放开了皇甫嵩,毕竟皇甫嵩虽说摸到了上限,但毕竟老了。

    相比于潜力十足的周瑜,皇甫嵩对于韩信来说差不多就是一个添头,虽说能带来对战的乐趣,但是却没有了调教成长的愉悦,因而面对早已定型的皇甫嵩和朱儁的离开,韩信并没有什么可惜之色。

    然而早上收到皇甫嵩要离开,晚上周瑜就告诉韩信他也要离开,这么一来韩信最后可以教育的对象也没有了,这样以来韩信真就没有可以调教的对象了,至于周瑜推荐的那些人,终归还是幼嫩了一点。

    何况皇甫嵩和周瑜的离开,对于韩信也并非是没有一点影响。

    这种几千年下来才出了几十个的将帅,就算在能力方面确实是不及韩信,但也是足以让韩信感受到压力,进而获得成长的动力,而两者离开了,韩信一眼望去,除了惹不起的已经没有对手了。

    “算了,回去编撰兵法吧。”韩信一甩衣袖,从心象之中退去去,回归到玉玺之中,很快连光辉都彻底消散,对于现在的韩信来说,只有和人交手,和人辩驳才能感受到自己真正的活着。

    陈曦出政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也亏从昨夜起,长安已经解除了宵禁,否则的话,这个点就算是陈曦也只能先行回家了,也就没可能先去甄家那边,后去蔡琰那边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点能进门的陈曦也确实是相当不容易了。

    至于贾诩和李优貌似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陈曦也没兴趣沾手,倒不是不适合了解什么的,纯粹就是陈曦根本不想了解。

    李优和贾诩的某些消息,陈曦一贯都抱着能不知道最好就不要知道的想法,陈曦总觉得自己知道了就会是一个锅,搞不好还要加班干活,还是直接跑路,省的沾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较好。

    “子川这家伙……”贾诩目送陈曦离开之后,没好气的说道,“我还打算告诉他神人的身份,结果就这么跑了。”

    “那件事还是别告诉子川了,等他自己反应过来,反应不过来也没什么。”李优摆了摆手,“毕竟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子川本身也不太关心这种事情。”

    “只是有一种失落,我们这些人需要无比慎重对待的事情,对于子川来说也就那么一回事。”贾诩带着些许的感慨说道,“不知道该说他心大,还是该说他疏忽。”

    “不管是哪一个,对于这件事都没有影响,子川本身是具备解决这件事的能力的,虽说方法过于黑暗,但是那种情况下能解决问题就足够了。”李优眼睑下滑,带着某种看不透的冷漠说道。

    “也对,子川有心没心其实都不重要,单就结果而言已经可以算是满意了。”贾诩点了点头,清楚的理解了李优的意思。

    “未央宫我已经去了一趟,人没问题,但情况不太好。”随后贾诩岔开了话题,一边摇了摇头,一边开口说道,而李优眼见贾诩的动作,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果然是这么一个情况啊,那种能力其实是是自身的天赋吗?怪不得。”李优带着了然的神色说道,“其他的呢?”

    “整体已经算是搭上线了,对方对于高祖依旧保有不满,提及的时候口吻有些怨愤,但言及过去的时候,语气上却又明显有些复杂,应该也是从史书上知道了大体的前因后果。”李优虽说没有说问题,但是贾诩依旧给出了李优想要知道的答案。

    “这样大致就可以了。”李优心下安稳了很多,在确定对方是韩信之后,李优就有心试探对方对于当前汉室的态度,并且准备基于对方的态度,给于对方最后的宣判。

    毕竟韩信这种家伙,不管是放在哪个时代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大汉十三州整体推演的结果给了李优绝对自信的同时,也让李优明白了站在最顶峰的那群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力量。

    对于见识了这等力量的李优来说,韩信这等人物,就算不能为汉帝国所用,也不能成为汉帝国的掣肘。

    寄情山水,大隐于朝,中隐于市,小隐于野这些都没问题,如果对方不愿意借力给汉室,那么可以让韩信选择其中任意一种,但如果对方有那么一点在汉帝国崛起时下手制裁的想法,那么就去死吧!

    诚然,如韩信这种强悍的名将,足够作为帝国的底蕴,但是如果对方如果对于汉帝国抱着敌视的态度,李优不介意让对方赶紧去死。

    别说现在拥有了陈曦的后勤支持,汉帝国本身就具备击败巅峰期韩信的能力,就算是没有陈曦这样的后勤支持,只要韩信有异心,本着摒除后患的想法,李优也绝对不会介意下死手的。

    不过还好,贾诩给了一个让李优满意的回复,至于说韩信有没有能在贾诩面前隐藏本心的能力,李优可以保证,绝对没有,韩信要是有这个能力,也不至于被坑死。

    有了这一点保证,李优也安心了很多,倒是所谓的云气军阵加固精锐士卒这个,没有得到李优想要的技巧,不过这种东西相比于心在汉室的韩信而言,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道。

    “还算好说话,而且看得出来也乐意帮汉室一把,虽说能感觉到是真心的,但要说确实有些出乎预料。”贾诩面带欣慰的说道。

    “情理之中的事情,换成我们大概也不想毁掉自己建立的伟业,尤其是那张从南至北,从东至西的地图,还挂在未央宫之中,淮阴侯对此也会有很深的感触。”李优反倒安稳了很多。

    实际上韩信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这几方面因素合在一起促成的结果,甚至可以说是缺一不可。

    一开始韩信刚苏醒的时候,还真有怒怼老刘家,掀翻汉室的想法,然而当时张任的劝解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韩信虽说政治极低,情商貌似也貌似不合格,但心气还是有的,完全不至于干出来欺负老刘家孤儿寡母这种事情。

    听说老刘家就剩大小猫两三只,确定自家还有后人,韩信也就没有什么让老刘家后人给刘邦被个锅的想法了。

    毕竟老刘家现在也就这情况,全然一副半死不活的状态,帝业还在,可嫡系没了大半,摄政的还是一个公主,韩信也懒得清算了。

    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抬头看看天,苍天饶过谁,你刘邦杀我韩信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一天你老刘家也就剩下几只大小猫了吗?嘿嘿嘿,心态放稳,不用报仇了。

    加之等回到未央宫,被丝娘逮住,差点上演手撕韩信。

    韩信感受了一下双方在单人绝对武力上的差距,考虑了一下自己还需要常驻未央宫,果断认怂,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打不过丝娘啊,更何况丝娘还是个女的……

    而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刘桐确定韩信的真实身份之后,除了不准对方进自己寝宫,其他地方就随韩信乱逛了,史册,典籍什么的也都得以翻看,而那张放在未央宫的世界地图,给于了韩信极大的震撼。

    如果说这个世界大多数人庸庸碌碌,别说是摸到时代的壁障,多数连自己的方向都找不到,那么韩信就属于其中极少的精粹,他是真正被上一个时代的极限封锁了的开拓者。

    可以说自天地精气回升之后,再无有一人达成韩信当初由无到有,并且走到时代极限的成就,那是真正的道途被开拓到了尽头,因为时代所限,明明看到了前方,却无法更进一步的绝顶存在。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其他的原因,韩信之后确实也有一些惊才绝艳之辈,但是由于双方所处的时代不同,做出的选择也不尽相同,有天赋能摸到那个时代极限的人物,却没去尝试触摸。

    等到现在这种天地精气急速攀升的时代,想要再摸到时代的极限,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就算是韩信这种天资绝顶之辈,也基本上没有了可能,因为不同于那个时代,天地精气是锁死的,这个时代天地自然的上限近乎和人一样是在不断的攀升之中。。

    可正因为这样的强大,所以在看到那张地图,才能感受到什么叫做天地之高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