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六章 求个专业人士

    “嗯,未雨绸缪吧,以后地盘会非常大,而且说实话,管理不过来的,而且自我之后,有一部分的政策不说是二世而终,后面也会逐渐进行收缩的,解决了通讯管理问题的话,也能节省很多事情。”陈曦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这一现实。

    其实陈曦虽说不怎么干活,但是大致上确实是看的很长远,很多政策,以及很多未来对于陈曦而言都是洞若烛火,只是陈曦不想在上面继续纠结而已,毕竟这些事情确实不好说。

    【我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未来注定也罢,未注定也罢,人心总是相似的,而社会学也可谓是永远的伪科学。】陈曦已经逐渐的理解了这个社会,理解了这个时代,也理解了人心。

    不过相比于贾诩,李优,陈群这些从最黑暗,最恶质的角度来揣摩人心的方式,陈曦永远是正向的,哪怕陈曦也和陈群一样学过道德和制度的辩论,但这么多年下来,陈曦对于人心依旧保持着应有的善。

    这可以说是陈曦和这些人最大的不同,也大概是最后用以区分这些路线的方式了,很明显陈曦以尽可能高妙的手段,维持了善。

    “远距离传音的话,现在军阵多次交流也就十里左右,基本没有可能再扩大了,而且以你的需求,不可能用那种,而只有两个字节区分的话,也就是阴爻阳爻那种暗码模式啊,这样的话用倒是能用,但就算是十里对于这个国家也没有什么意义。”贾诩摇了摇头说道。

    “可如果发展到几十里的话,其实已经有意义了。”陈曦摇了摇头说道,真的能传递几十里的话,那么陈曦就可以在集村并寨后的村寨里面布置专业的接收和传递人员,将消息一次一次的转发过来。

    “几十里,对于这样一个巨大的国家来说,意义也不大啊。”贾诩叹了口气说道,汉室的面积太大了。

    北至北冰洋,虽说哪里是一片冰雪,但是依旧有人在北疆之战干翻了胡人之后,跑过去给雪原搞了一个界碑。

    往南的话,中南半岛,这片地方看起来汉室又建起来了,不打算扔了,最近都将日南郡那些猴子折腾的服服帖帖的,当然,主要是汉室现在除了武力足够,还有收服的本钱,因而一边剿,一边抚,终于将日南郡那些人成功收服了。

    毕竟本质上,那地方也算是汉朝统治了四百年的国土,虽说天高皇帝远,时常有造反,但是招安,造反,轮着来了四百年,杀官造反和吊民伐罪,地方和中央来来回回折腾了十几遍,说实话,那地方已经打上了非常重的汉室印记。

    用的字是汉字,说的话是汉话,虽说口音有点问题,但这是十里一乡音的汉朝啊,话音有问题什么的根本不严重。

    以前的手段确实是趋于暴虐,镇压的太过,一看就是没将对方当自己人,陈曦寻思着已经折腾了四百年了,你说他们不是自己人,恐怕都没人信,虽说四百年有一大半时间在造反,可这不是承认对方不是自己的人的关键啊。

    于是周瑜迁人过去之后,陈曦就给周瑜教授了撒币政策,成功扼制了那群人继续造反,虽说一开始对于周瑜这群外迁过来的家伙还会有敌视,现在的话,能好好过日子,除了已经打疯了的战争犯,有几个喜欢干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

    更何况周瑜带来了良种,带来了新的耕种方式,于是南边那群常年造反的人,最近也不造反了,安稳的当汉民。

    至于说被周瑜夹在中间,外带被周瑜占领了日南郡那些地方的士燮,完全就当没有这回事。

    反正对于士燮来说,当年这片地方也是反复无常,自己一直以来也站不住脚,现在被周瑜顺手拿走当前沿基地,士燮直接表示我心大,肉烂锅里就是,反正现在只有一个汉室,你不打我就行。

    至于说东边,听说最近虚空津姬命,五百城入姬这些都在努力的撺掇着仲哀天皇加入汉室,然而汉室根本不想要。

    主要是那个神乡太邪门了,虽说已经被陈曦强行破解了,但是这种东西要是留在中原,陈曦觉得以中原家族的节操,过些年吃饱喝足,对外无力扩张之后,发现有这么一个玩意儿就有可能生出兴趣。

    这些家族不乏聪明人,也不乏那种聪明,而且心思阴暗的家伙,神乡虽说内里逻辑连陈曦看着都比较头大,但要说完全看不出眉目那不至于,因而这东西要是并入中原,陈曦总觉得这是一个祸根。

    一个聪明人破解不了,但是聪明人多了,呆住可劲研究的话,这玩意被破解那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陈曦可不想给后人挖一个坑,这东西说是砍掉一族的奋进,砍掉一族的潜力绝对不是问题。

    陈曦哪怕是一直以善的观念去看待其他人,在这种攸关民族兴衰的事情上胡搞,扶桑还是去当羁縻州,给汉室挖矿,种田,储备能量算了,其他的事情还是别干了。

    往西的话,山海经之中的大荒西经所记载的不周山又一次被汉室收入了国土,可以说从南至北,从东至西,汉室从版图上已经基本不逊色历史纵向的庞大帝国了。

    虽说北海以北陈曦也就是挂着羁縻州的样子混着,允许野人,土人生活,当然比后世羁縻州强的一点在于,只要汉室不爽,随时都能改土归流,真正意义上的宗主国。

    可就算这么多地方不纳入计算,汉室的版图依旧属于非常可怕的巨大,可也正因为这种可怕的巨大,某些地方别说驿站了,连道路都没有修过去,大概算是传檄而定的状态,这些都是陈曦以后不可避免的任务之一了。

    至于说青藏那些高原,陈曦也没办法,将西羌一部分能生活在高原的羌人给弄上去了,然后给他们个官位,让对方勉强占领那里作为羁縻州,好处的话,大概就是赋税减半,可以就地鱼肉土人什么的,基本上只要不作死称王,基本那地方就当半个羁縻州了。

    总之汉室现在的版图,主要的精华区因为有足够不错的道路,还能管理的不错,其他的地方只能让本地官员自己跑了。

    “通讯啊,看来确实是需要找人研究一下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版图大了确实挺爽的,什么物资都能找到,但是大到现在这种程度,消息传递起来实在是有些太慢了,尤其是那些边缘郡县。

    “墨家有一种东西叫做共鸣器。”李优突然开口说道。

    “共鸣器?”陈曦皱了皱眉头,而贾诩则是若有所思。

    “知道晨钟暮鼓吗?”贾诩突然开口说道。

    “这个当然知道啊,共鸣器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吗?”陈曦皱了皱眉头,对于这种跳跃性思维,根本没有把握到任何的东西。

    “两个制作的完全一样的钟,你敲这个,另一个在比较远,甚至我们听不到声音的地方,也会震动。”李优想了想开口解释道,陈曦闻言瞬间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你好像想到了什么?”贾诩看着陈曦若有所思的神色开口询问道,陈曦的样子很能说明问题。

    “嗯,确实想起来一些事情。”陈曦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的意思,共振什么的,陈曦还是懂的,而且历史上中国发现的很早。

    顺带一说,这东西,在开元年间,唐玄宗治下有人研究过,而且其目的也是用以传递消息,甚至还达到了一定水准,但最后因为传递方式过于模糊的原因被弃之不用。

    “这个倒也是一个研究的方向。”陈曦摸了摸下巴说道,毕竟看史册的记载这个确实是可行的,毕竟再往后一点,到宋朝沈括的时候,已经达到依靠共振制作出在琴弦跳舞的纸人。

    从这一方面上说的话,如果只是传递数字的话,共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么一来的话,应该也就是距离极限的研究了。

    “我回头拨一笔款子,让人研究几个方向,就是不知道这应该找谁研究。”陈曦略有头疼的说道,他不怕花钱,但是怕不知道该怎么花,尤其是在研究这种事情上。

    “这个找汉谋,他家有墨家的一些东西,然后你去翻翻你们家的故纸,说不定也能找到一些,至于说专业人士,说实话,这个真不知道,研究共鸣器的专业认识?”李优眉头抖动了两下,也有些头疼。

    其他比较奇怪的东西,总是能隐约想到有哪个世家曾经涉猎过,毕竟这些都是秦汉世家,还没让三国瘟疫搞翻船,都从先秦承袭了一部分祖上的精华作为家学,进而进行深入研究,推陈出新,不负祖先的传承,当然几百年下来,也难免有研究不下去的,但大致还都在。

    问题是,研究声学和共鸣器的家族,李优硬是没想到一个,大汉朝有这种见鬼的家族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