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五章 曹司空能开颅了!

    “哦,我看百姓没啥事,就让他们扒箭杆和刀柄去了,扒完一支能做训练箭的给两三文钱,然后他们扒了好多,邺城周围的森林都让他们扒没了一片。”陈曦想了想说道,“不过由于那些树的木质都不错,所以当时是五文钱收的,可以用以战场。”

    箭杆这东西如果用竹子的话,质量实在有些糟糕,《考工记》里面讲究干材以柘木为上,次有檍木、柞树等,竹为下,简单点讲就是木质越结实越好,材质越好,越不容易折断。

    邺城在北方,周围的天然森林很多,箭杆整直器这种东西,中国人在石器时代就研究出来了,虽说好几次将技术传丢了,不过官方有记录,给发个模版,让人用石头自己作就是了。

    农闲官方给活干,反正陈曦一贯的思考模式就是,没活干的百姓要比有活干的百姓更容易出刁民,给你们活干,给你们钱,都别给我闹事,蹲家里动动手就能赚钱,干不干,不干拉到,都别给我闹事。

    虽说刁民还是有的,但是没事干的时候,官方放榜无上限找人干活,还给钱,那当然干了,刁民也要吃饭啊!

    所以前两年的时候,邺城百姓成天和森林过不去,没事就去扒树,一棵上百年的古树,砍翻,弄回去,一个冬天没事就开始扒,扒完就用弓箭整直器开始搞,凑够两百根就去赶紧去找官方换物资。

    因为扒出来的箭杆需要过桐油,这种东西官方管制,而扒出来的平直箭杆要是丢的时间长了可能又要歪,所以这群人都是扒完赶紧扛到府库那边,后面的活就不用他们管了。

    至于说为什么是换物资,而不是拿钱,因为官方物资比市场上拿钱买的物资便宜啊,这一点没什么好说的,物资是自家生产出来,市场价和生产价完全是两码事,陈曦当然会标的比市场价便宜一些。

    至于说比市场价便宜,商会那边会不会认为官府是存在不正当竞争什么的,陈曦一贯都是很大气的表示,你们认为有问题来告我啊,我又不是没给你状告本官的权力。

    然而直到陈曦从邺城搬走,也没见到有一家商人跑过来说是要状告陈曦进行不正当竞争,这胆子,啧啧啧!

    不过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后来也不知道哪个贱人开出了新技能,陈曦当时就想将点出技能的家伙打死。

    “不过那是前两年的事情,这两年他们开始自己种白蜡树苗,不搞刀柄了,这玩意长得快,第二年扒了,削一削,打磨一下就是箭杆……”陈曦非常不爽的说道,民众的智慧总是不给该用的地方用。

    刀柄那个生意看起来貌似是没人做了,因为自从有人搞出大规模种植白蜡树,然后温养两下上缴换物资之后,刀柄的制作成本就完爆了种白蜡树了,陈曦对此非常不爽,于是箭杆价格下降到了三文钱。

    然而就算如此,这群人也依旧种白蜡树,第二年扒了搞箭杆,毕竟效率高,成本低,后面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陈曦大手一挥,箭矢用完一次就丢回回收库,你能产多少,我就能用多少。

    “哦,怪不得,我就说怎么多了那么多箭矢库存,你把箭杆全部制作成了箭矢储备起来了啊。”刘备摸了摸下巴,表示理解。

    “嗯,我寻思着明年就开始收缩这个规模,不能这么下去了,这群家伙不好好种田,开始种树了,我准备平衡一下,从明年开始缩小产业规模,产量压到十亿左右,不能让那群人乱搞了。”陈曦摆了摆手说道,任何东西一旦能赚钱,就会被人成规模涌入。

    “生产那么多用的完吗?”曹操忍不住问了一句。

    “可以的,看当前战场的情况,我们在弓箭军团上很吃亏,投入点箭矢,就当学费了。”陈曦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那回头种树那群人之中多余的怎么办?”刘备好奇的询问道。

    “给他们一笔订金,表示那些树我们过两年收,让他们继续种,到时候让他们扒拉成白蜡杆回收一下,用来做枪杆算了。”陈曦早都想好该怎么对付这群人了,虽说是一群跟风的,但总不能真让那群人吃土吧,都是自己治下的百姓啊。

    “估计到时候大概会有个十几万根吧。”皇甫嵩略带好奇的询问道,他终于理解了陈曦对于箭矢损耗看的那么淡,这明摆着生产的超过了应有规模的数倍了。

    “十几万根?”陈曦翻了翻白眼,“到时候上不了一百万才见鬼了,只要种这东西还能拿到钱,这群人依旧会种的,而且你只要没限额,别人家种的也会算到自己家的,拿上一份中介钱。”

    皇甫嵩无语的看着陈曦,隔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你的管理方式太松了,对于这种刁民,逮住一个收拾一个,来个几次就好了。”

    “老爷子你看你的影像,练你的兵,参你的战就好了,这种事情你别管。”陈曦斜视了一眼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

    皇甫嵩胸口梗了两下,然后没再说话。

    “就这么惯着吧,政府说话算话,就算是吃亏,我们放的话,亏也得吃下去。”陈曦一副光伟大正全的口吻说道。

    一旁的荀彧都翻白眼了,你陈曦也有脸说吃亏?你出一个铜子了?到处都是净利润,吃亏,别人说我们还信,你说,闭嘴吧。

    “算了,算了,这种事情说着没什么意思,放影像,放影像,之前梦里都基本都靠睡觉混过去的,整体什么情况,我都没怎么看,这次刚好有时间看看也好。”陈曦半是敷衍的将之前的事情揭过。

    李优眼见陈曦如此,对着其他人看了看,眼见刘备等人点头,就找南斗继续播放影像。

    黄河渡口一过,韩信统合了李优麾下的几十万精锐溃军,干掉了其中的刺头,重新编队武装将之整编起来之后,军势达到了有史以来的巅峰,当然也亏韩信的指挥能力够强,能将这几十万大军如臂使指。

    一时间韩信过了黄河之后,那气势简直是直冲霄汉,而后根本不管其他各方面冲过来进行阻击的敌人,尽起大军直扑邺城而去。

    “这有五十万大军了吧。”曹操看着影像里面那名看不出身份的将帅喃喃自语道,说实话,这是曹操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将五十万大军指挥的跟几万人马一样,这根本不科学。

    “五十六万大军,各种兵种齐全,配置也极其合理,换装完成之后,匹配上对方的指挥能力,可以为是千古以来最强的军势了。”李优对着曹操点了点头之后,给与了非常准确的回答。

    “孙吴韩白怕也不过如此了。”曹操看着那指挥叹服不已的说道,“这一战,完全不可能赢了,就算是邺城之坚,也完全挡不住对方的兵戈之利,对方的指挥和我们完全是两个层次。”

    “理论上是不可能赢的,实际上也输了,但和曹司空估计的完全不同,往下看就知道了。”李优给与了曹操正向的回答之后,然后自然的岔开了话题,而曹操闻言也当即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影像上。

    说起来影像之中的邺城之战才是真正的转折点,如果不是李优早早的准备好了杀手锏,就像曹操所说的那样,这一战根本不可能赢的,因为双方差距太大了,这个时候的韩信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巅峰,而且确实具备以战养战的基础。

    然而怎么说呢,好吧,主要是还是韩信太强了。

    按说韩信当时身处在自家大军和之前的统合起来的俘虏混编的五十六万大军之中,而由于刘备的存在,这五十多万大军之中一万多中低层头头脑脑在遇到刘备之后,当场调头愿为王前驱。

    然而恐怖的就在于这一点,韩信在面对刘备造成的混乱下,还能有力量维持战局,并且成功脱身,反手还能将四野劫杀的六万大军打崩溃,只能说“孙吴韩白,用兵之圣也”。

    曹操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备身穿金甲,身边陈到和许褚死死拱卫,身先士卒冲入敌阵,然后对面直接反了。

    “是玄德公!”这无声影像突然有声音了,貌似是因为南斗恰逢其会的给影像配上了声音播放功能。

    “剑刃岂能面对主公!”一声高吼,当场调头,而后直接指挥自己麾下的几十人调头,很快刘备出场的效果就出现了,当场韩信麾下的大军就叛变了大半,还有一部分韩信手下的士卒,被裹挟着也叛变了,没办法,混编就是这样……

    陈曦和刘备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尴尬的转头,这实在是太尬了。

    虽说他们两人都知道,这事如果真发生在战场上,没什么说的,这就是现实,谁都阻挡不了,刘备现在都能认识一万三四千的中低层的将校,简单来讲所有的伯长,队率刘备基本都能认识。

    甚至其中还有部分什长,在这种情况下,韩信混编军团那就是找死,毕竟古代重编军团,也撑死是将百夫全部换掉,实际上百夫都不可能全部换一遍,而刘备连队率都能认识,你怎么可能换完。

    因而邺城那一战,一开始简直就是一个玩笑,刘备冲上去了,然后敌对势力的好感度,当场从仇恨,被刷到友善,然后随着刘备的进逼,确定身份,快速的成为敬重,进而直接进入崇拜,

    然后就不用说了,韩信直接失去了对于这群人的控制能力,全军指挥系统就差没崩了,好在韩信能力够强,勉强将之兜住,发觉形势不妙,赶紧将自己的麾下正卒从各部之中抽取出来,集合到一起。

    说实话,这也就是韩信够拽,能从乱军之中将自己大部分麾下拖出来,要换成其他人,早被乱军裹挟,然后被砍死了,

    不过饶是如此,韩信将麾下勉强抽出来之后,也损失了不少的人马,之后韩信二话不说就准备认怂撤退。

    结果被李优准备的劫杀伏兵堵住了后路,眼见退无可退,韩信直接来了一个死中求活,当场奋死一波,凭战场感觉力战前后两支大军,将正面猪突的大军迅猛压制,反身就将身后伏兵全部干翻在地。

    顺带一说,这是李优和韩信,十三州推演战局以来,战损比最接近的一战,十四万比十一万,嗯,李优战损十四万,韩信战损十一万,所以后面一直是李优追着韩信在打。

    因为韩信邺城那一战遭遇伏击之后,虽说打的简直惊艳的让人赞叹,但是那重大的损失,让韩信短时间之内根本补不上足够的青壮,之后虽说每一次都是数倍于李优的损失,可结果早已注定。

    “这就是第二战,前半部分没有什么好说的,主要靠主公支持,后半部分,主要让你们看的也是后半部分。”李优轻咳了两下,将其他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之后开口说道。

    “对对对,看后半部分就行了。”刘备赶紧附和道,自己看自己的表现什么,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倒是对前半部分非常感兴趣。”曹操狐疑的看着刘备,“玄德,你到底能认识多少人?”

    “八千?一万?一万五……”刘备干笑着说道。

    “都是武官?”曹操黑着脸询问道,他发现了盲点,刘备貌似没有这么多中低层武将。

    “咳咳咳,我一般不管子川他们的,就是认点将校就行了。”刘备一副区区在下就这么点能力,还请不要多问。

    “你是不是在我麾下摸人了。”曹操黑着脸看着刘备说道。

    “没有,我只摸大汉朝的兵马。”刘备一脸肃然的说道。

    曹操听闻此言,血管暴凸,比之前任何一次都严重刘备情急之下赶紧招呼侍卫,“快传华医师,曹司空血管要爆了,达到华医师标准,能开颅了!”

    曹操闻之,双眼一片重影,心潮澎湃之下,直接晕了过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