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三章 多谢陈侯不杀之恩

    在贾诩和韩信交流的时候,李优这一边再一次开始播放黄河渡口的战争,当然连带着之前自己那些非人的操作也都展示了一遍,没办法这次增加了很多新人,至于说看过的,再看一遍也没有什么。

    相比于昨天那群文臣从一开始就默不作声的表现,刘备和曹操在看到李优一开始的操作都明显皱了皱眉,但并没有打断播放。

    至于说下首的武将,以赵云为首的正派武将在看到李优那些操作之后,明显眼神不对,不过怎么说呢,正派武将数量太少,以赵云为代表的以一开头的个位数。

    没办法,正常的武将对于李优这种做法一般都不会有太深的感触,最后皱皱眉头,略有反感。

    毕竟相较于文臣的脑子,大多数武将很少会对于战争进行所谓的长远规划,以贯彻国家意志为核心的军事团伙,执行上峰命令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合理,而且最正确的情况。

    现实点的说法,战争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战争,至于所使用的手法,结束战争才是他们的任务,其他的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躺在一旁当尸体的皇甫嵩,对于李优的做法甚至予以赞赏,毕竟对手是韩信,消耗有生力量确实是极为正确的战略。

    至于说这种操作的恶毒性,皇甫嵩完全不觉得,死自己治下,给国家纳税的百姓好一些,还是死别人治下的百姓好,那还用说,当然是死对方比较好一些了?

    对于皇甫嵩这种早已经见多了近乎地狱一般惨剧的老将来说,能尽快结束战争,减少自身损失的方式,都是非常正确的作战方式,哪怕是为此自己会制造一片地狱也无所谓。

    如果地狱能终结地狱,那么皇甫嵩不介意最后一块用来终结地狱的地狱是由自己手上创造出来的,心理压力什么的,以前可能还有,现在早都没有了,慈不掌兵,真的不是说笑的。

    至于说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郭汜表示,哇,军师还是当年的军师,什么洗白,什么修身养性,全都是骗人的话,这才是我们最熟悉的军师啊,没错就是这个节奏,就是这个味道!

    然而这些布置只是一开始,等到接下来黄河渡口的战争,管他正派的武将,还是正常那些不怎么动脑子,起手就是浪的武将,亦或者又浪又正派的武将都没有任何用,看的简直是目瞪口呆。

    期间各种神一般的操作,各种完全出乎预料的调度手法,各种在他们看来可以称之为神来之笔的操作,充满了整个影像,不仅仅是对方的,还有一些属于以前很少在人前展现指挥能力的李优。

    因而看到后面李优残军撤退的时候,在场的将帅不是冷汗淋漓,就是双眼呆滞,再要么就是对于自身产生了怀疑。

    “就先看这一段吧,都说说感想,吃完饭,晚上再看第二段。”李优按了按太阳穴说道,这么传输对于他的压力也不小,不过一天两三次的话,问题还是不太大的,因而放完之后李优就坐下闭目养神了。

    “话说,这个是我们俩前天联手对付的那个家伙吗?”陈曦眼见李优坐下之后,对照着自身残余不多的印象询问道。

    “你难道没发现吗?”李优嘴角扯了扯询问道。

    “我看到一半才注意到,不过不太确定,毕竟那天我就没上场,全程都靠你,就最后的时候跟你过去看了看收尾,整体怎么回事根本不知道,能看到半道上发觉是我打的都不错了。”陈曦理直气壮的说道,李优闻言太阳穴的血管跳了跳。

    “我觉得对面那家伙要是听到这话,能气的当场去世。”李优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血压之后,带着恶意说道。

    “我没看这个难道还有错?”陈曦左右看了看不解的说道,“这不是妥妥的专业的事情专业的人来做,有什么问题吗?”

    “完全没有问题,你开心就好。”李优面无表情的说道。

    另一边荀彧则是捂着自己的额头,连自己上半张脸都捂住了,昨天看这部分内容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某些东西,但是第一次看的时候没敢往这一方面想,今天的话,已经知道了局势,不想是不可能的。

    【陈家盛产恶魔吗?】荀彧莫名的想到,然后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的女婿,“长文,你们陈家是不是有毒啊,怎么一个比一个狠!”

    “关你屁事?”陈群传音怒骂道,他又不是蠢货,昨天那次没往那边想,这次重播,岂能不留心,而有些事情一留心就糟,陈曦也是个白切黑,不过随后反应过来,陈群黑着脸再次传音道,“不,应该说关我屁事?那是陈子川,又不是我!”

    不过面对荀彧的反问,陈群第一反应不是反驳陈家有毒,而是直接回了一句关你屁事,因为陈家是不是有毒这点,陈群认为是有毒的,只不过我们老陈家有没有毒,跟你和荀家的崽子有什么关系,滚滚滚!

    好在随后陈群就反应过来,不能这么说,果断甩锅,陈家黑不黑和我黑不黑,还有陈曦黑不黑那完全是两码事,你不能因为陈曦黑,就认为我也黑,这关我屁事,别给我扣!

    “问题是你已经很有毒了,而且陈家以前就充满了毒素。”荀彧理所当然的传音给陈群说道,“而某个家伙对于社会制度的研究,里面充满了对于整个社会的怨念,甚至还保有着某种恶意。”

    “我那不过是对于人心进行的有限范围的测度而已,你不能用道德水准来约束制度,那不合理!”陈群怒斥道,他现在脑子也混沌着呢,谁能想到陈曦也是白切黑,而且黑起来居然根本没底线。

    “我现在觉得,我现在真的需要感谢表弟刀下留情了。”司马朗传音给诸葛瑾,“当年在这么危险的家伙眼皮底下晃荡,最后还能活到现在,我真的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不,我觉得大多数世家都要感谢你表弟刀下留情了。”诸葛瑾面皮抽搐的说道,“能活到现在,到底是多少坟头冒青烟的结果。”

    “我也觉的是。”司马朗心有戚戚然的想到,之前还觉得,黑不溜秋的老陈家出来一个白滚滚的团子,结果,这货也是个黑芝麻馅的。

    “我觉得我回头需要感谢一下陈子川不杀之恩了。”张昭艰难的合了合嘴,然后传音给自己的兄弟张纮。

    “我们能活到现在也真的是运气好了。”张纮喃喃自语。

    “还好当初站队站的好……”刘晔默默地擦了擦冷汗,果然老陈家就没有好东西,这破家族盛产各类有毒的货色。

    一众智者默默地抹了抹额头不存在的冷汗,心头都默默地感谢陈曦多年以来的不杀之恩。

    “都说说啊,看看能不能集合众人之智,将这家伙干掉。”陈曦可能也是看到了李优心情不好,于是站起来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一副温和的神色说道。

    “子川,这个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战争?”赵云当即开口说道,他已经注意到这是发生在中原的战争,但是他没有一点印象。

    “哦,这就是我那次神人入梦遇到的对手,有文儒帮忙,梦中战了一年多才将对方干掉了,虽说我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强,但文儒表示他快被打的怀疑人生了。”陈曦浑然不在意的大笑道。

    荀彧面无表情,对于陈曦的没心没肺程度已经不想评价了,而陈群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良心,果然陈家还是不怎么需要这种东西的,哈哈哈,不过没啥,陈曦不也白切黑,很符合陈家的套路的。

    “我不是快被打的怀疑人生了,我是本身就已经怀疑人生了。”在一旁闭目养神的李优对于陈曦的回答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给了更进一步的说明,“对方太强了,我赢不了,你们看看能赢不?”

    “神人吗?”赵云等人回想了一下黄河渡口那一战对方的表现和李优的表现,说实话,李优的表现已经不啻于正儿八经的大军团统帅,尤其是在决断时表现出来的素质,足够让曹操,周瑜这种人惊叹,然而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对方的表现无愧于神人的称呼。

    “神人入梦吗?”夏侯渊啧啧称奇,以前他们都以为陈曦当年所谓的神人梦授大百科是说笑的,今天这个,实锤了。

    “我这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我换到李尚书那个位置,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周瑜叹了口气说道,韩信的表现比以前和他交手的时候还要变态,果然对方以前根本没有尽力是吧。

    “没发现任何的破绽。”真正思虑的将校皆是陷入了凝重之中,这一战,就看对方之前的表现,他们上去指挥比李优更惨,说起来他们是真的第一次知道李优的大军团指挥这么猛。

    “一开始的时候前营直接兑子的话,会不会好一些?”曹操突然开口询问道,李优的指挥不算差,就算是以曹操的眼光来看,也当得起优秀,输只能说对方太变态。

    “完全没用,对方渡河是分批次组建的,一旦前营突出,从上游渡河的那群骑兵冲下来,就是一个麻烦,那是一个饵,但那一个饵料足够将我们一个军团重创。”周瑜用手遮住双眼,半躺在椅子之中,直接给与曹操解释。

    曹操回想了一下之前战局的布置,又想了想对方展现出来的指挥能力,不得不承认周瑜说的很有道理。

    “那么大军全体压上,毕竟我们最后的结果是大败而归,连主力都撤不下来,既然如此,不如赌一下可能性。”曹操再次发问道。

    “还是没用,你正面会让对方拆了,而且对方拆的速度,可以保证你后营压上来的时候,来不及撤下去,对方拆解成建制的军团比我们组建的更快。”周瑜依旧是半死不活的回答道。

    之后曹操回答了七八种方案,然而周瑜都给于了非常合理的解释,甚至连曹操自己代入都觉得对方不这么干才奇怪。

    “公瑾,还是你说吧,我没办法了。”曹操再一次想起来一个方案被周瑜三两下破解之后,曹操突然生出一种自己老了,以及自己的军略是不是真的上不了台面的想法。

    毕竟周瑜三两下就给与了回答,而且合理的居然连他自己都没办法反驳,这样曹操不由得有些对于自己产生了动摇。

    “我没办法,我上去最多能多撤一点人马。”周瑜连遮着自己双眼的手都没有移走,他说的是真的,打不过韩信,没办法。

    “好歹说说方案,让我们品评一下。”曹操不解的看着像是心情不大好的周瑜,带着一种撺掇的口气说道。

    “没用,我和这个神人开了一个多月的对战,一局没赢,所以你们不用问我方案,我能用过的都用过了,但是统统没用。”周瑜将遮在自己双眼的右手缓缓抬起,然后身形逐渐坐正,之后双手交叉撑住自己的脑袋,道出了让人悲愤的现实。

    “……”全场寂静,不知道这件事的人,面对这样一个大新闻已经没办法评价,而知道这件事的人,则是无力评价,正因为知道,所以才能理解周瑜的无奈。

    “公瑾你都赢不了?”孙策陡然起立,弹起来的时候,椅子被挤了出去,发出了巨大的摩擦声。

    “至少现在赢不了。”周瑜扶额说道,“皇甫将军,你呢?”

    “老夫也是一局没赢。”皇甫嵩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他已经有了一点办法这种事情,有些压力,还是需要传递过去的。

    “好了,所以还是继续看吧,反正陈子川将对方干翻了。”周瑜伸手指了指陈曦说道。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赢得,我全程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有干,就是在堆后勤,每天按时休息,然后某天文儒叫我去参与最后一战,然后我就跟去了,赢了。”陈曦挠了挠头,略有惋惜的说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