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二章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

    贾诩可能也是看不惯韩信那种特有的真挚神色,于是笑了笑,开口道:“参谋团如果够大,我们这种人够多的话,其实是可以做到提前判断出对面可能进行的一切变化。”

    然后贾诩详尽的韩信讲解了当年北疆之战是如何收拾匈奴的,表示大局势上,乃至细节上都没有一丁点的误判。

    韩信闻言心头一梗,差点没当场复活,也亏现在拥有一颗可以随便作死而不会炸掉的心脏,否则的话,就贾诩这种完全不想让韩信吹牛,并且摆事实,将韩信的牛给做成牛肉干的做法,韩信八成得炸。

    面对卡壳的韩信,贾诩面无表情,他很清楚该怎么对付这种政治基本负数,脑子全点了战略,不懂人心的家伙,多打击几次就好了。

    就算是吕布那种超级皮的皮孩子,多打断几次,也会学会在说话之前左右看看是不是贾诩要出现。

    韩信卡壳了好久,最后默默点头,发现自己吹不动了,没办法贾诩举得例子太详实了,一看就是真货,以至于韩信发现自己只能当之前自己吹的牛不存在。

    不过兵仙毕竟是兵仙,就算是之前的牛吹不了了,也不会轻易认输,反手一刀捅到贾诩之前吹的牛上,将之捅爆,“这一般都是对手比较弱,换我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用兵形势了,嗯,那个叫班孟坚的家伙总结的非常不错,兵形势这个说法,我也是比较认同的。”

    贾诩面无表情,虽说很清楚对方这么回答更多是因为自己截断了对方套路,让对方淤积了一口恶气,不过对于这个回答贾诩是认同的。

    毕竟兵形势这种东西,越研究就越觉得不合理。

    这种兵家绝学与其说是靠战争之前的气势,布局什么的,还不如说是在战场上靠着审时度势,充分发挥己方优势,将对方直接锤死!

    总之要说哪一种方式最没有防备的意义,大概就是兵形势了,你算计的再好,该翻船还是翻船。

    彭城之战刘邦的准备可谓是没有丝毫的错误,从一开始的伐交,到后面的伐谋,再到最后的兵力布置,可以说项羽是全面落入下风。

    项羽当时面对的是后方沦陷,远离主战场,需要长途奔波,对方以逸待劳,兵力差距接近一比二十,盟友们还全部要背刺自己。

    讲道理的话,这种战争基本上属于完全不能赢的那种了,然而正史项羽只用了半天将刘邦打的全军崩溃,要不是运气好,刘邦跑路的时候,刚好刮风,飞沙走石,天色骤变,那次刘邦就人头落地了。

    这种打法,你觉得该找谁说理,很明显找谁都没用,兵形势的存在意义,某些时候就是为了打脸。

    所以韩信说起兵形势,贾诩还是认同的,毕竟韩信不仅仅是兵权谋的集大成者,其本身也是兵形势的大佬,能不能打出那种不可思议的战绩,怎么说呢?不打一场,真心不知道。

    “所以说战场指挥,还有对于形势判断什么的还是很必要的,能自己掌握最好还是自己掌握的好。”得以成功表现出前辈大佬意义的韩信,再一次流露出来了得意的神色。

    贾诩闻言给与了非常正向的评价,只是再正向的评价,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没什么好说的。

    “我比较倾向于使用兵权谋,但是上了战场之后,有机会还是把握时机,直接用兵形势的打发将对方送走比较好,战争能快点结束,就尽量快点结束,不要拖,任何战争在没有结束之前都会有危险。”韩信慎重的解释道,看起来确实是拿汉室还当自己人。

    “淮阴侯,多谢。”贾诩正式的给韩信施了一礼。

    “不必,虽说看不惯刘三,但这国家好歹还有我一份功劳,现在刘三都在坟上树都快成精了,我还活着,没什么不满意的了。”韩信摆了摆手,很是得意的说道。

    “哼哼哼,回头我还打算想办法去一次,坟头树成精什么想想还是很带感的。”韩信想到自己未来迟早能到刘三坟头蹦迪,原本正儿八经的神色陡然变得不那么正常了。

    贾诩没接话,他现在深刻的觉得,仙人这种气态,或者说是能量生物,时而正常,时而脑抽,现在韩信算是脑抽了吧。

    “淮阴侯有时间的话,还请整理一下,自身所学,也算是为后人留下一笔遗产。”贾诩面无表情的再次施礼道,“毕竟有很多,您认为理所应当的东西,其实对于我们挺重要的,而且某些您的推测也可以写出来,让我们集中人力研究一二。”

    “这点我有时间整理一下,反正你们不要让那个贵妃来经常骚扰我就行了。”韩信摆了摆手说道,“那家伙烦得不行,而且我怀疑她就不是仙人,仙人的法术,根本不能直接沾染气运,而她成天拿法术在怼玉玺,我觉得你最好调查一下。”

    贾诩表示呵呵,这件事他根本不想管,爱谁谁,反正他肯定是不管的,丝娘手撕韩信什么的,只要不出大乱子就行了。

    至于说仙人的法术不能直接沾染气运什么的,你韩信还蹲在玉玺里面呢,别说你是人了行不行,你肯定不是!

    “回头我整理一些和军团天赋相关的,我看长安这边不少将帅连军团天赋都没有,现在天地精气这么高了,居然还做不到,太废了。”韩信也没留心贾诩的神色,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

    “军团天赋和精神天赋能共存吗?”贾诩突然询问道。

    “应该可以吧……”韩信闻言愣了一瞬间,随后带着犹豫说道,“理论上讲是可以存在的,毕竟军团天赋不同于其他,本身是主帅意志结合军团意志而产生的,应该是没有冲突的。”

    “我懂统兵。”贾诩皱了皱眉说道。

    “你没可能,我觉得那天和我死磕的那个家伙的可能性比你高,他的意志很强,只不过确实没有契合军团天赋,这就很奇怪了。”韩信摸了摸自己下巴说道,“可能是精神量和精神天赋裹挟的问题。”

    “理论上可行啊。”贾诩点了点头,开着精神天赋的他,已经有了一些推测了,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将周瑜的亲卫军团一起送过去,至于说拿周瑜当试验品什么的,挑明了的话,周瑜也会去试试吧。

    “对了,你和那个温侯关系怎么样?”韩信突然询问道。

    “还行。”贾诩面无表情的说道,

    韩信搓了搓手,“你能不能将我介绍给他,我很需要这种非常能打的将帅,当年吃了项羽一个闷亏,老子迟早要教他做人。”

    “教他做人?”贾诩脑回路转了转,突然一惊,“该不会项王还活着吧。”不过随后就冷静下来了,就算是项羽活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单挑打不过项羽,大军还能打不死了?

    “嗯,说不准还活着啊,当年我们将那家伙撇到并州的某个火山里面了,然而处理不了。”韩信一摊手,表示就是这么回事。

    “那……”贾诩嘴角抽搐了两下,再次询问道。

    “那俩我就不知道了。”韩信摆了摆手说道。

    贾诩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行追问,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韩信所言不虚,既然如此,何必再问。

    “温侯那边,我以后有机会将他带过来,和您见见面。”贾诩点了点头,忽悠吕布过来和韩信见面什么的,贾诩还是很有自信的。

    “那就太好了,那家伙是我见过最强的武将,感觉比项羽那家伙还要危险。”韩信略有兴奋地说道,“当年要是有这样一个人帮忙,我早就将项羽砍死了,哪里有后面那些事情。”

    “项王啊。”贾诩想了想,也没打算去并州某个火山口找找,这件事记在心中就是,外传什么的,贾诩基本不会去做,这一点节操他还是有的,毕竟项王可能还活着什么的,想想确实有些麻烦。

    “多谢淮阴侯解惑,有时间您多调教一下那些将帅。”贾诩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汉帝国很需要一个向您这样的老师。”

    “呵呵……”韩信干笑,最后还是没有将实情说出来。

    真的不是韩信不想教,而是韩信惹不起,当前长安的那些将校,韩信没有一个能惹得起,跑到那些人的梦中,很有可能被对方手撕了。

    毕竟丝娘是曾经最弱的仙人,打不过长安任何一个主力将帅,而韩信被丝娘天天虐,这食物链总能看懂吧,所以韩信也就只能找点比较弱的,不大可能做到手撕心象的家伙来练练手了。

    至于说武将,惹不起,惹不起,能躲多远,还是赶紧躲多远,对于大家都有好处。

    贾诩看了一眼韩信,瞬间就明白了,但是贾诩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回去打算告诉一下那些武将,别晚上做个梦,遇到个神人,你们上去将神人手撕了什么的,好好的跟神人学习学习啊!

    “再次感谢淮阴侯。”贾诩很是郑重的再一次给与了韩信尊荣,之后才告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