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二章 这代沟,能不能好好交流

    这种看似非常简单的东西,怎么说,光第一条,也就是开专属军团这个,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更何况开了专属军团再抽回自己的意志搞新的军团天赋,正常将帅,真心没这能力!

    “停,我想一下。”贾诩虽说很想举报了韩信,但实在找不到该到什么地方去举报这家伙,而且负能量已经多的贾诩都无所谓了,于是他再一次开启了自己的精神天赋。

    “唔,唔,看来是这个原因了。”贾诩的精神天赋开启之后,至少细节方面不会有丝毫的疏忽,加之眼光的问题,很多东西也都能看的非常透彻,因而原本因为心态影响的部分,现在也能轻易看穿。

    “结合程度的问题是吗?”贾诩看向韩信随口询问道,而韩信也没有掩饰,虽说对于对方的眼神的穿透性有些不满,但并没有进行太多的掩饰,既然说了要告诉对方,那就告诉。

    “这种手法,只能对于普通精锐使用,双天赋的话,结合程度太高,就算是我也很难将自身的意志抽出来,当然如果是双天赋,抽出来之后,因为结合程度的问题,天赋也会稳固存在。”韩信点了点头说道,“这种能力现实点讲,是基于我自己的需求。”

    贾诩闻言点了点头,韩信对于兵种的质量要求比正常将帅要低一些,而且之前那种使用天赋的方式,带来的强效型和多样性,已经足够补正韩信麾下士卒的质量问题了。

    “我不倾向于你们在这一方面发展,除非你的指挥能力能达到这个水平,否则这种方式对于你们意义不大,而且还会造成一定的弊端。”韩信收敛了之前的嬉笑,郑重的说道。

    “你们这些人我也见了,战略,战术方面比之我那个时代可能还犹有过之,就算是萧何和张良依旧活着,对上你们那一群一群的顶级文臣,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说一句过分的话,陈子川的内政能力实在是处于违规这个层次的。”韩信叹了口气说道,算是以前辈的身份认同了这个时代这些文臣的能力。

    “他所展现给你的内政能力只是一部分,他的精神天赋镇国,具备梳理这个国家当前统治范围内天象的能力,基本可以保证每年风调雨顺。”贾诩摇了摇头,给韩信普及了一下陈曦的天赋。

    “……”韩信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面充满了负能量,没什么好说的,垃圾现实,有没有举报按钮,我要举报。

    “而且正常情况下,他也不怎么努力工作,一般能出五成力都算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了。”贾诩叹了口气说道,韩信更想举报陈曦了。

    “你们这个时代比我们那个时代要好,长公主的心态很好,内部也有一个真正能压住所有人,而且道德素质极高的文臣。”韩信想了想自己当年的形势,不由得心生无奈,看了当年的史书,以及后人对于那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的评价,彻底明白了自己当初的局势。

    贾诩点了点头,这一点没什么说的,形势大好。

    “但是,过好的内政,后勤,会让将帅对于自身能力的开发失去动力,能用武器铠甲搞定的事情,为什么要动脑子,实际上怎么说呢,很多时候,装备很重要,但人更重要,毕竟再好的装备都需要人使用。”韩信算是正儿八经的开始给贾诩传道。

    “这一点确实如此。”贾诩点了点头,很多东西他也能看出来,但很难像韩信这样说的如此清楚。

    “这么说吧,你们的武器铠甲,交给我的话,我有把握发挥出来超越你们一倍左右的大军团作战能力。”韩信郑重其事的说道,这话他没有开一点玩笑,是真的能做到这个程度。

    “这一点我并不怀疑。”贾诩点了点头,韩信的指挥水平,看完了黄河渡口之战,贾诩觉得给个李优一倍的评价真的是韩信给面子了,实际上估摸着看那表现,李优基本就是背景板用来突显韩信的。

    “你们并没有发挥出来那些装备应该有的战斗力,你们的做法简单点讲差不多就是,对方能打穿我们的铠甲,加厚加厚,对方能闪开我们的攻击,洗地洗地,对方有骑兵,我们来五倍,五倍不够,十倍来凑!”韩信说着说着面上就出现了扭曲。

    和李优那一战最后之所以憋屈的输了,就是因为到后面李优主要存在的意义已经不是什么战场指挥,而是判断韩信会从哪里出现。

    确定韩信位置之后,果断投入韩信短时间无法歼灭的精锐兵种,然后将自己的大军拉过来,逼着韩信硬碰硬,什么玄襄,什么指挥,什么阵法,统统是扯淡,标准步兵方阵万岁!

    总之就是迎头对飙箭雨,我军靠甲胄硬扛,然后保持方阵强行推过去,能推过去就是赢,推不过去就是死,简单粗暴到如果能加点战车就是春秋早期那种无脑刚刚刚了。

    然而这种战术反倒是对于韩信克制最大的战术,原因就不用说了,战术呆板总比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好。

    “要不是心象世界不能作假,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作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骑兵!”韩信想起自己一路赢到大结局,最后没人的场景就是一肚子怨气。

    “这个不是问题啊,北方善于骑马的百姓不少,给披上铠甲训练训练,然后让西凉铁骑带着冲就是,铁骑有骑兵强化效果,装备配备好,带起来战斗力很有保证的。”贾诩斜视了一眼韩信说道,别的东西他不知道,但是马政是贾诩自己搞的啊,他很清楚。

    说起来这也是骑兵比步兵优秀的一个地方,任何一个骑兵在战场的战斗力都是大于同级别的一个步兵的。

    “拿骑兵换步兵,你们的战马真多啊!”韩信已经恶鬼化了,怨气冲霄,然而贾诩并没有丝毫的畏惧。

    “虽说不算是非常多,但今年出六万战马还是没有任何影响的,再算上十一万驽马,不太需要冲刺速度的话,也可以带上的。”贾诩侧头想了想说道,因为和陈曦相处的久了,贾诩也感染了一些陈曦的大手笔,就像是零零后很难想象六零后什么生活一样。

    贾诩虽说能代入韩信的思维,但是自己搞出来的马政,贾诩最多觉得我还是干的不错,不至于生出,我搞了一个伟业的想法。

    因而贾诩确实不认为自己理所应当的口吻是在给韩信补刀。

    “……”韩信表示他没办法和这种货色交流了,汉初是什么状态,是“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的一个情况,你觉得那种情况能和贾诩现在这种状态交流吗。

    “我倒觉得很正常,对手是您的话,用骑兵换步兵,消耗您的有生力量,尽快结束战争是非常正确的一种选择,至于说战马,这不是问题,马政一直是我在负责,规章制度也是我在搞,以后会更多,因而这种事情从战略上讲是没错的。”贾诩深思熟虑之后给出了回答。

    没错,在贾诩这边看来,对手是韩信这种开挂的角色,那么骑兵换步兵,只要是成功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就是值得的,至于交换比,一个小孩子到成熟老兵需要二十年,一匹马才四五年就成年了,哪个成本大,在粮食没问题的情况下,还用想?

    人力资源大于其他资源,被陈曦各种折腾的元凤朝官早就有了这种思维,再说死马不需要抚恤,死人可是需要抚恤的,还是死马吧,十几万马换韩信十几万有生力量,他们这边最多心疼点钱,韩信怕是青壮得断层了。

    至于说韩信的想法,韩信现在就一个想法,我想打爆这群败家子的狗头,但是眼见贾诩理所当然的神色,还有和李优交手的情况看来,在这群人的认知中,战马可能还真没有人老兵值钱。

    【垃圾萧何,你看看人家,也是刚刚将汉室统一,几十万马匹说丢就丢,你就是个渣渣。】韩信心下怒骂了两句萧何,平复了一下心态,决定换个角度,这事看起来貌似真的是自己赶不上时代了。

    “咳咳,你们之中很多人的战略,战术,对于兵法的认识都不差于我,但是你们的水平基本没可能赢过我,就算我大意了,也很难在战场赢过我,你们的指挥水平太差了,完全发挥不出来大军应有的战斗力。”韩信果断的转化了角度,对现在汉室的大好局势感觉到可惜。

    “这一点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依托将校和谋臣的配合了。”贾诩承认,包括他和李优在内,都属于能统兵,能指挥,但是水平达不到韩信能看过眼的程度,话说你可是韩信啊,我们还对于你的政治不过眼呢,找谁说理去啊!

    “尽可能的将这种集中在一身,因为交流的原因,形势的原因,战场局势的变化,等等,谋臣的规划未必能赶上变化。”韩信带着前辈特有的诚挚一脸真诚的告诫道,贾诩表示我信了你的邪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