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章 这个怎么用

    刘桐很清楚身处于这个位置,遮遮掩掩什么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要,作为君主更多的是需要的是那种堂堂正正煌煌姿态。

    毕竟相比于遮遮掩掩这种小家子气,堂堂正正的王者之姿,不管怎么说都是加分项,虽说作为公主,这一方面并不需要过于在乎,不过刘桐一般在气度上,对于自己还是按照王者的姿态进行要求的。

    至于说为什么要在气度上对于自身进行一些要求,主要是因为刘桐寻思自己现在方方面面,除了气度上,其他方面要么做不到,要么不想做,只能选择一个比较便于操作,而且适合的项进行调整。

    于是就选择气度了,反正自己又不需要干活,气度什么的,大汉朝又不是自己的东西,随意了,反正这么大一个国家,由她一个公主来背负,那肯定要做好公主任性的心理准备啊。

    只是刘桐确实有些好奇贾诩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更好奇贾诩到底能分析到什么程度。

    “传国玉玺。”贾诩一口道出,刘桐面带吃惊之色,随后甚是无奈的的点了点头,她发现自己的智力和对方的智力根本不在一个层面,甚至用结果倒推过程这种事情,面对贾诩的结果她都推不出来。

    “虽说不知道尚书是如何得出的结论,但是毫无疑问,尚书是正确的。”刘桐感慨万千的说道。

    “还请殿下允许我和淮阴侯见一面,我们有一些关于军事方面的问题需要请教一下。”贾诩再次施礼,毕竟是在传国玉玺里面,不经过刘桐的话,就算是贾诩也不可能面见。

    终归是今时不同往日,刘桐的位置也没有人想过动摇,因而就算是有其他方式能拿到传国玉玺,如果可以的话,贾诩等人都倾向于选择最为正统,而且最为靠谱的方法。

    “请吧……”刘桐起身对着贾诩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自己迈步朝着侧殿走去,贾诩也紧跟着走在刘桐身后。

    “唔,虽说有些不合适,但还是说一下比较好,长嫂那边还请善待一些。”刘桐突然开口说道,贾诩期期艾艾,硬是没有说话。

    “没人会追究,只要你自己掩饰好就是了,别说你做不到。”刘桐也没管贾诩的神色,像是随意询问一般。

    对于贾诩的能力刘桐还是知道的,到底有多强,她没有一个准确的判断,但是在刘桐印象中,但凡贾诩许诺的事情基本都达成了。

    现在这个时代,知道唐妃是太皇太后的人不多,而认识唐妃,并且能将之联系到一起的,那就是少之又少了。

    贾诩如果愿意,基本上是能粉饰到天衣无缝的,只是需要小心一些,而很明显刘桐也不太想追究,当年那些破事,都当没发生算了。

    至于说唐妃是少帝姬妾的问题,这在汉朝压根就不是问题,当年汉文帝的时候就在死前下过诏——“后宫中的妃嫔,从夫人以下到少使,皆送归母家”。

    这话简单讲就是,朕死了之后,后宫之中的妃嫔,不用管高低贵贱,都送回娘家,愿意改嫁就改嫁,当然这里面说的是没皇子的姬妾,有皇子的姬妾当然不用如此,皇子就藩之后,自己奉养母亲就是。

    这点算是非常靠谱的做法,毕竟相比于殉葬什么的,明显放回老家,让她们改嫁更为合适一些。

    刘桐的话,对于这一点看的就更开了,何必难为那些人,反正刘辩也没有了,愿意改嫁的就改嫁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于是刘桐上位之后,只留下了少量维持未央宫运转的宫女和女官,至于刘协,刘辩,刘宏时代的妃子啊什么的,刘桐已经全部遣散了,也不多一个太皇太后。

    毕竟刘桐又不是不知道世事如何,如果刘民真是少帝的儿子,刘桐还会寻思寻思,实际上,呵呵了。

    刘辩死于公元190年的3月初,刘民出生的准确时间没有记载,但是却有一个特殊记载是梅花开放之时,这个时间是什么时候呢?

    梅花的花期稳定在二月到三月,除非是唐妃在同月生下刘民,其他的可能也就是摸摸头了,然而唐妃生下刘民的地点并非是长安,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

    当然是刘民和秦始皇一样啊,“至大期时生子政”,当然始皇的大期,指的是足月的意思,然而大期在古汉语之中还有一种意思是十二个月,说不定刘民就是天赋异禀,足足十二个月……

    因而刘民毫无疑问是刘辩的儿子,嘿嘿嘿,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唐姬的父亲,颍川唐家的家主唐瑁,那就更拽了,居然敢威胁有皇子的帝妃改嫁,简直溜得不行不行的。

    总之大致情况就是这样,该懂的人都都懂,刘桐是见证人,当然更懂,虽说当年刘桐并不懂,现在过了十年了,刘桐是真的明白了,只是真明白了的刘桐也懒得追究这些事情,算是给了贾诩一个通行证,剩下的就是贾诩的问题了。

    至于说唐姬父亲唐瑁的问题,说实话,看唐姬现在不怎么回唐家其实差不多就应该明白是什么道理了,更何况大汉朝现在没倒,当年刘桐和唐姬同是经历了洛阳长安之乱,有不少的话可以说。

    最多是现在的唐姬有些不太愿意见刘桐,不过现在刘桐都将该说的给贾诩说了,唐姬很快就该明白刘桐的意思了。

    刘桐带着贾诩来到未央宫侧殿,进来的时候,丝娘的手上正缠绕着各种各样的丝线,然后两只爪子高举,做出虎扑的神色,正在恐吓玉玺之中的韩信。

    “快点出来。”丝娘带着得意摇了摇手上的丝线。

    “打死我都不出去,谁出去谁是存蠢货。”韩信恼怒的声音从玉玺之中传递了出来。

    “你要是不出来,等我抓到你的时候,你就倒霉了。”丝娘娇笑连连的说道,“试试对你很有好处的。”

    “谁信谁是狗!”韩信怒骂道,“快看,你家长公主来了,还带了一个姘头,快看,快看,说不定人家已经不要你这个家伙了!”

    “嘿嘿嘿,你以为你这么骗我我就会信,快点给我出来。”丝娘头都不回的说道,仙人的感知力什么的,全都没开,注意力全在自己手指上缠绕的丝线上,“我可要下手了啊!”

    “你个疯女人啊,放过我吧,不要啊,你家长公主真的来了!”韩信惨厉的声音从玉玺之中传了出来,而丝娘凝聚的丝线居然真的捆住了玉玺,说实话,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桐桐才不会管我,更何况我这是加强你的战斗力啊!”丝娘兴奋的就像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双眼都闪着光,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比自己还弱的仙人,当然要努力加强对方的战斗力啊!

    “我完全不需要战斗力啊!”韩信抓狂的声音从玉玺之中传递了出来,“我可是统帅,我是用脑子吃饭的,放开手脚,带兵,我打你一百个都不是问题!”

    “然而你现在被我捆住了,好好提升战斗力吧!”丝娘哦呵呵呵的三段笑,完全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反派角色。

    “啪!”就在丝娘哦呵呵呵开心的时候,刘桐的手掌拍在了丝娘的肩膀上,而丝娘感受着手掌的大小,还有触感,脑袋僵硬的转头。

    “丝娘,你的警戒性真低啊,这样真能保护我?”刘桐头疼不已地说道,她发现丝娘真的越来越蠢了,而且犯傻的时候也越来越多了。

    丝娘唰的一声将玉玺放回原位摆好,装作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连连对着刘桐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乱来,刘桐见此也是无语,她又不是没看到,这样就想糊弄过去,想多了吧。

    “这里!”刘桐指了指一旁的席位,丝娘赶紧跑过去坐好,当就像是之前真的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好了,文和,那就是传国玉玺了,淮阴侯就在里面,刚刚你也看到了。”刘桐叹了口气,也没好意思在贾诩面前收拾丝娘。

    贾诩点了点头,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装的比丝娘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以至于丝娘在刘桐过来抓住脸蛋捏的时候,非常不开心的表示刘桐背着她找其他人了,气的刘桐狠狠地捏了两下。

    贾诩将传国玉玺拿起来,寻思着怎么和韩信沟通,虽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让贾诩对于韩信有了一个颠覆性的认知,但是看在对方那恐怖的能力上,贾诩觉得还是要给予对方尊荣。

    毕竟有求于人,不能像丝娘那样乱搞。

    然而贾诩将传国玉玺拿在手上,努力研究了一段时间,甚至用精神量试探了两下,硬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是之前丝娘和韩信的互动,根本就是贾诩的幻听一样。

    “这个怎么使用。”贾诩隔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是韩信不想搭理自己,于是贾诩毫无节操的扭头对刘桐询问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