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章 卿有何事

    赵安回到家里的时候,自家的祖父正端着小米粥在吃饭,看到了赵安回来,三两下将馒头和小菜吃完,之后快速喝完了小米粥。

    “我早上听家里人说是昨夜政院紧急集合,出什么大事了吗?”等到侍女将食案撤走之后,赵岐站起来对着自己孙子询问道。

    赵安不敢隐瞒,当即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全部复述了一边,赵岐听的双眼发亮,以至于拍手叫好。

    “好好好,郭奉孝和关云长干的好啊,这种不服王化的地方就应该这样对待,对了,迁人那个情况如何?”赵岐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兴奋不已,之前还寻思着自己还需要苟十年,看这架势搞不好过两年自己就能过去看看了。

    “荆扬的主事人已经答应了,今天应该是八百里夹击送往各地郡县。”赵安走过去扶住自家兴奋过度的祖父说道。

    “是吗,还算他们明事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挡。”赵岐虽说很少参政议政了,问题是在朝堂上混了超过六十年了,什么人事能不知道,因而听闻此话,对于周瑜等人满意了很多。

    “这次谁主事?袁公路那个家伙?”赵岐突然问道,随后便反应了过来,而后自问自答的嘀咕道,“这家伙倒是很合适手也够狠,做事方式激进是激进了点,不过这个时候就需要这种人。”

    “是的,是后将军。”赵安就像是没有听到赵岐的话一样,神态自然的附和道。

    “回头去找找袁公路,就算是有需要的话,我们也能帮帮忙。”赵岐那布满皱纹的老脸突然团成一团菊花。

    袁术早上在自家张罗南迁人手的时候,袁家三老远远的看着袁术,深以为袁术这货是天命在身,经常搞到一些非常大的,能增加名望的事情,像南迁这种大事,干一个,所有人都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然而袁术现在是干完了北迁,又开始干南迁了,要说能力的话,其实袁家三老都知道,袁术远不如袁绍,但是袁术这货貌似有气数!

    “好像是邠卿的孙子。”袁达指着朝着这边骑马过来的赵安说道。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来给个支持什么的。”袁随随口说道。

    “扯淡,赵家那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小门小户的,能给什么支持。”袁陶随口反驳了一句。

    “还不兴赵邠卿那家伙往地上一躺?”袁随翻了翻白眼说道,“我给你啊,这一招是真有用的,就邠卿那年纪,往哪里一躺,绝对靠谱,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都能解决。”

    “……”袁达斜视了一眼自己的老堂弟,这是不是在损自己啊,当初就是他和司马儁在朝堂装的死,才得以晃过去的,结果现在你提什么不好,非要提这个。

    “那家伙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吧。”袁陶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道。

    “倚老卖老这种事情,你们在那家伙身上见得少吗?虽说当初也是同朝为官,现在我们七八十,那家伙九十岁,结果人家就是敢对着我们倚老卖老,我们还没办法说什么。”袁达代替袁随回答道,以他对于赵岐的了解,躺地上碰瓷这种事情,对方还是能做到的。

    毕竟从周朝以来,华夏人民划分和年龄有关的礼仪都是按照十年来分档的,八十岁的老家伙,在礼记里面基本可以划归到为所欲为这个档次,而九十岁差不多就是胡作非为这个档次了。

    基本上除了少数几个条例,没有什么能管到九十岁老头身上,因而赵岐如果真要碰瓷的话,你还真拿对方没什么办法。

    “我觉得这招不错,算算时间,努力再活二十年就是了,我觉得研究一下怎么活的更长,以后一定要感受一下九十岁的生活。”袁陶想了想之后,将拐棍朝着远处的袁术扔去,然后快速的跑掉了。

    袁术差点被拐棍打到,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高台上的二老,默默地跑开,惹不起,惹不起,就算是滚刀肉,也有惹不起的大爷,您老您先上,惹不起,惹不起。

    早上回去各自补了一觉之后,下午再一次在政院集合,不过这次主要聚集的就是那些懂军略,战术以及兵法战争的文武群臣,简单来讲,主要就是刘曹孙三家的文武,老家伙基本没有几个过来。

    皇甫嵩本来说好,今天去终南山那边练兵的,不过李优需要有人解释,于是让人将皇甫嵩抬过来了,皇甫嵩虽说恼怒的异常,但看在汉帝国未来将校的面子上,没和李优扯皮。

    “都来齐了啊。”李优左右看了看,刘备,曹操,孙策都来了,麾下的文武也都来的差不多,陈曦居然也奇迹般地在场,哦,贾诩没在,不过不重要,那家伙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

    “差了几个人,不过不大影响。”曹操看了看空缺的几个座位,袁术什么的已经南下去搞迁徙去了,自己麾下基本都来全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隆重?”孙策不解的询问道。

    “让你们来看一些影像而已,看完之后再说。”李优摆了摆手说道,“内容有些多,估计需要看两三天,不过我倾向你们都看看。”

    说完李优一招手,南斗就出现了,毕竟相较于自家的守护仙人,南斗在影像上确实是相当的厉害。

    “两三天啊!”孙策头疼不已地说道,“我们最近不是应该前往东莱,然后乘船去神乡,之后南下吗?”

    “孙伯符你是不是暴露来什么?”陈曦先是愣了愣,随后陡然想起来孙策话中的意思是什么。

    “什么,什么?我又说什么?”孙策左顾右盼,一副蠢萌蠢萌的神色,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喂喂喂,我不觉得你这样就能掩饰过去。”陈曦黑着脸说道,“正版的七代舰,现在进度连一半都不到,你该不会真的想要南下去和贵霜的千帆海军开战吧。”

    “什么,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懂。”孙策继续无节操的装作自己完全听不懂陈曦的话。

    “周公瑾,你好歹管一下你家孙伯符,他又要作死了!”陈曦没好气的对着周瑜说道,而周瑜左手扶额的同时,捂住自己的眼睛,脑袋微微上扬,而右手则是随意的摆了摆,“我管不了。”

    “你都管不了,谁能管啊,他又要去打贵霜了,我们现在七代舰才制作了十二艘,真正的七代舰才建设了一半。”陈曦头疼不已地说道,孙策作死带上周瑜什么的,肝痛好吧。

    “这是我的主意。”周瑜想了想,还是给孙策背个锅算了,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自己早上被孙策烦得不行,最后答应了这个提议,毕竟海战什么的,只有打了才能知道自己进步了多少。

    “你就带着孙伯符作吧!”陈曦崩溃不已地说道,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扭头看向装死的甘宁,“兴霸,是不是你撺掇的孙伯符。”

    “什么,什么?”甘宁一副自己之前在神游物外,现在被陈曦叫回来的慌乱神色,陈曦当场扶额,好了,没问题了,就是甘宁了。

    “回头再跟你们说这个。”陈曦眼见刘备和李优都给自己示意,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郁闷压下去。

    “好了,先看影像吧,神乡那个回头再说。”李优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了过来,然后由南斗重新播放自己关于和韩信对战的记忆,而随着影像的展开,这些精通军事作战的将帅,注意力开始了不断的集中,而且神色也越发的凝重。

    未央宫内,睡完回笼觉,吃完饭的刘桐听侍者来报,说是贾文和有事入宫,刘桐基本没有多想就允许了对方进来。

    “贾尚书。”刘桐在贾诩施礼之后,随意的回了一礼,然后指了指座位让贾诩坐下,“说起来,贾尚书一直在长安,却很少来未央宫啊,每次前来基本都是有公事,这次又有何事?”

    “今时不同往日,殿下已经摄政,为臣也不能常至。”贾诩平淡的回答道,对于刘桐抱怨的语气并没有放在心上。

    “说说笑而已,这次可是有什么要事?”刘桐眼见贾诩郑重,于是很自然的岔开话题,贾诩为人太过谨慎了。

    “嗯,有事。”贾诩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开口说道,“殿下,可否让我见一见淮阴侯。”

    刘桐的面色不由得一滞,随后不解的看着贾诩问道,“尚书又是如何察觉对方是淮阴侯的。”

    “直觉和分析。”贾诩在刘桐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就已经确定刘桐是知道淮阴侯存在的,毫无疑问,那么其他的猜测也都有谱了。

    “那尚书觉得淮阴侯在哪里?”刘桐饶有兴趣的询问道。

    虽说刘桐对于淮阴侯这张底牌很看重,但既然贾诩看穿了,她也不会特意掩饰,毕竟现在朝堂上的聪明人太多了,贾诩能看穿,那么也就意味着很多人都能看穿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的亮出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