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九章 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也是,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谁能想到这货当年是四面间谍啊。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法正叹了口气说道。

    董昭的能力不用多少,配合上精神天赋算作是顶尖一线都没啥问题,但有着那样的能力不好好干,非要作死,在各方的刀尖之间相互舞蹈,结果现在成这鬼样,也没什么好说的,自作孽呗!

    “是啊,老袁家那边,审正南让人带话过来给董公仁,说了什么我是不知道了,不过我不觉得是什么好话。”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法正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袁家还是非常得人心的,毕竟这一世确实没展露出什么性格上的缺憾,因而时不时就有人在刘备这边干几年,心念旧主,于是就离开了。

    到现在正儿八经请辞,并且离开的最高级的应该就是辛毗了,毕竟这货和贾诩的仇比较大,而且这一世追随袁绍日久,加之袁绍死了,没什么可黑的地方了,辛毗不断的美化自己记忆之中的袁绍,久而久之,辛毗便心念旧主请辞前往了袁家地盘去了。

    刘备本身就很喜欢这种忠义之士,加之这一世刘备对于袁绍感官并不坏,于是在辛毗请辞的时候,便放辛毗离开了。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辛毗将自己女儿辛宪英留了下来,之后陈曦骤然感觉辛宪英的心理成熟了很多,好在有蔡琰照顾也没出现什么大乱子,顺带也比以前变得更为好学了一些。

    辛毗离开的时候,还来了一次长安,拜访了一次董昭,详细内容陈曦是不知道,但肯定是不欢而散了。

    至于说审正南的口信,则是之后的事情,不过光想想,法正就觉得非常带感,毕竟那可是审正南啊,当前最凶残的几个智者之一了,虽说真比能力很难说压过法正,但是那种决心和意志,法正只能认怂,那家伙属于真正惹不起的角色。

    想想这些之后,法正总觉得董昭是在测试自身能力的极限,将各家最狠的那群人全部得罪了。

    “真惨啊!”法正唏嘘不已地说道,“也真厉害啊!”

    “是啊,确实是厉害。”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毕竟想想董昭之前干的事情,陈曦真的是不得不服,穿越者大概都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

    当年给荀彧当间谍,程昱帮忙管理,结果给程昱送了一堆有的没的,不知道有用没用的情报糊弄着。

    当年给李优当间谍,更是差点将李优卖掉,贾诩去发展这货作为自己的下线,结果勾搭上之后就发现有毒,结下了梁子,更何况当年这货还是在袁绍手下办事……

    陈曦总觉得董昭能活到现在也亏对方的能力够强,否则就得罪的这群人,早就足够让董昭升天了。

    “这大概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这次之后,等文和和文儒等人腾出手来,肯定要收拾这货。”陈曦连连摇头,实际上陈曦知道的比其他人还多一些,他还知道董昭是司马家的间谍。

    说实话,陈曦就不理解了,这货的能力就算是在当前汉室这个集体之中都属于上上之选,如果不是当年搞事,怎么都不可能落到现在这个局面,哪怕是投袁绍,之后被俘虏了,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是啊,纯粹自作孽,没有一点其他人的原因。”法正连连摇头,“投谁都不至于这样,结果非要当多面间谍,而且当多面间谍居然还耍了一群人,现在被耍的那群人基本都是两千石的实权高官……”

    就在法正和陈曦聊起董昭的时候,窝在家里的董昭也靠着其他方式获得了汉室在贵霜的情报,原本已经装作日渐颓废了的董昭,眼中骤然闪过一抹精光,终于可以跳出这个天坑了。

    董昭现在就一个感觉,那就当年自己年轻不懂事,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蹲着卖情报,展现出来了刀尖上跳舞的优雅,更是将天下群雄玩弄于股掌之间,感受着那无上的愉悦之感。

    然而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当年的事情暴露出来之后,自己现在被一群人顶着,简直是芒刺在背。

    至于说悔改,不不不,我董昭做事死不悔改,嘴上说了改,行动也不会改,我只承认我当年做的不够谨慎,被人发现了,只要不被发现,那就不算犯罪!

    说起来董昭当年确实是属于逗你玩类型,因为对于自己的能力非常信任,精神天赋的暴走,又让他极其自负,自忖天下大事难逃他的掌心,然后怎么说呢……

    一般生出这种想法之后,短时间还没有人能治住的话,基本上都会长歪,董昭当年也是,发觉自己溜得飞起,能在几家的刀尖上跳舞,能将那群以为操纵着他的家伙玩弄于股掌之间。

    越玩越嗨之下,到处勾搭别人,想玩一套逆克制的手法,展现出自己的强悍,要说这种做法本身就是作死,但是架不住董昭也是曹魏后五谋级别的大佬,能力可以说是棒棒哒。

    而且李优,荀彧,审配,司马儁还真没想过有人敢和他们这么玩,虽说偶尔也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但是董昭的智谋不好好干活,专业掩饰的话,其他人最多是认为这货心思比较杂,还真不会生出这货是专业卖情报的。

    以至于这货水平最高的时候差不多都快要将李优给卖掉了,也亏李优谨慎,提前发现,否则也真心是个麻烦。

    后来李优和贾诩盯着董昭搞,董昭果断跳槽到曹操那边,这个时候李优和贾诩也就不太有办法了,当然主要是没想到董昭当年干了那么多大事,本着当初是为公事,不应该因私仇追及。

    因而也就不了了之了,当然实际上并没有结束,陈曦大致还是知道的,贾诩还表示有时间肯定要搞董昭,可惜北疆的时候,时间地点不合适,又有曹操一群人保董昭,贾诩只能当作没看到。

    然而,接下来的才是最重要的。

    估计董昭也没想到统一的脚步这么快,而且双方会这么快坐下来谈,之后就不用说了,多面间谍最怕什么,最怕自己几面的上司坐在一起谈自己的事情。

    这不谈不知道,一谈吓一跳,贾诩和李优的脸都黑了,好啊,原来是这么个操作,同样荀彧和程昱面上也挂不住,董昭你这家伙果然是混账啊,虽说当场都没这么说,但是回头一查,都有生撕董昭的想法了,感情你是这么干活的。

    查出这一点之后,再逆推一些细节,哪怕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李优和贾诩也搞出来一些别的东西,然后李优靠着不知名手段给审配送了一封信,审配直接怒了,我就说当年怎么输的那么奇怪的,董昭你等着,老子迟早搞死你!

    得了,董昭觉得自己只剩下避祸一条路可以走了,毕竟一天被这么多人盯着,就算是董昭有在三个鸡蛋上跳舞的能力,也顶不住这么一群人,于是怒冲了几波,被李优等人狠狠地收拾了几下。

    之后董昭就真的颓废至极的去避祸了,当然贾诩非常郑重的告知了陈曦一个现实,那就是,董昭那家伙根本没有悔改的意思,现在看着颓废也只是在避祸而已,真正要说服软,其实还没有。

    对此陈曦就不好说什么了,董昭也是个人物,说实话,被这种豪华阵营盯住,陈曦觉得就算是一个穿越者现在也该扒拉扒拉,给自己掘墓了,然而董昭不管如何居然还在苟。

    当然这也是极限了,得罪的人真的是太多了,李优和贾诩跟董昭的梁子虽说比较大,但双方还可以说是公事,董昭就算是不地道,但罪不至死,只能说是面子上伤的太严重。

    荀彧和程昱那个也同样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司马儁的话,则是用完就断了这条线,说不上谁对不住谁。

    唯一一个真正打算搞死董昭的,毫无疑问就是审配了,李优的信虽说有借刀杀人的意思,但是里面的内容没掺假,看完审配查了查以前的记录,好了,没问题,作刀就作刀,我要搞死董昭。

    然而董昭现在最怕的就是审配了,审配一方面是真敢下手,二个人家也是有理有据,而且相比于其他人可能还要点接错,董昭觉得审配腾出手来真要干自己,自己肯定挡不住。

    天知道审配会不会直接派人从正门直接杀进来,将自己砍死,精神量保命什么的,审配手上要是连几十死士都拿不出来,那才是见鬼了,而且以李优,贾诩那种货色,睁只眼闭只眼,披坚执锐的甲士从自家正门杀进来,董昭都不怎么怀疑。

    长安是个坑,还是赶紧跳出去的比较好,以前的话,是不敢跳,毕竟他头上的锅太多,出了长安,天知道会不会走半路上被劫杀,现在这个情况,贵霜,这个好,这个好。

    董昭决定了,自己这次就跟着大军过去,就算上面会顶一个李文儒,也比现在的局势好太多,李优咋了,一个李优他还是能顶住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