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七章 制度和宗教的结合

    汉帝国什么情况,只要不是傻子都是心里有数,真这么搞的话,估计还没开始,就被某些人提前下手直接弄死了。

    毕竟这种方式干掉的可不是现在,而是非常非常多人的未来,为此到时候狠一点,将想这么干的人提前弄死,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陈群既然是当着所有人面上说出来,那么也就堵死了国内使用的可能,这种危险的制度,陈群觉得自己说一次,这群人就能记个几代人,等到以后谁有这个想法,肯定会有人看出来。

    很多东西都属于,只有一家拥有的时候,那就是大杀器,就是杀手锏,但是大家都有的时候,那反倒会成为一种和平的制约。

    至于说,他陈群将话说完之后,这群人出了国门之后,还是这么干了,那就不是陈群的事情了。

    管好中原内部就行了,蛮夷戎狄什么的,那就看各家本事了,只要不是在中原内部搞这套,各家有道德洁癖的人也懒得追究。

    终归最一开始蛮夷戎狄这四个字是这么来的,南方蛮闽从虫,北方狄从犬,东方貉从豸,西方羌从羊,说白了一开始这群造字的古人就是将这群家伙没当人计算。

    到现在的话,这群由先秦贵族转过来的世家,要走分封路线,道一句遵循古礼,那没什么好说的了,都不算人。

    既然不算人,那怎么搞就是各家的事情了,反正中原的习性,不管儒学,法学盛行,黄老那种思想一直都没办法磨灭。

    简单来讲就是,中原这边总有一种,只要国家没有规定,那么你再怎么折腾都不算错的思维在里面,而且中原在管理这一方面一贯有一种思维就是,既往不咎,以前你怎么折腾是你自己的事情,反正我规定之后,你就给我按着规定干就是了。

    因而对于陈群来说,我将话说到这种程度了,你们还要搞事,那就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了,出事了也别找我,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该告诫的也都告诫了。

    哪怕是到时候你们这群家伙在国外作死这么干,将自己家族搞成智障,那也不是我陈群的锅,作死的世家从来不在少数,死上一两个作为反面教材,警醒世人什么的,陈群觉得还是能接受的。

    “反正我是挡不住你们,毕竟这个制度本质上就是一种以少数管理多数的方式,不出意外的话,贵霜南部应该也是被少数人入侵之后形成的产物。”陈群淡然的说道,这种事情拦不住的。

    依着中原世家历来的好奇本性,陈群估摸着到时候不来上几个家族试试水,看看到底是浪的飞起,还是翻了船,好让其他人开开眼,有个心理准备什么的,恐怕还真不行。

    “好了,我也给你们说清楚了,你们也应该懂了,从这个社会制度上进行破解什么的省省心吧,基本没什么可能,虽说我能找到几种,但短时间生效的,基本没有,这个制度太稳了。”陈群无可能奈何地说道,虽说这制度确实存在弊端,但在稳这一方面是首屈一指的。

    毕竟这种制度,对于上层来说,他们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只要坐山观虎斗,给下层弱势的输血就是,中下层倒是有想法,但自身问题无法解决,根本做不了多余的事情,至于底层,洗洗睡吧。

    “算了,我再多说一句,就算是出国了,征服了蛮夷也最好别用这套,虽说效果很好,将自家丢在最上面,下面拉点本地人,然后阶层随便编两下,基本上就能稳坐钓鱼台,但是这么干的话,你们就等着自家后辈被养成猪吧,言尽于此。”陈群吧啦吧啦将最后的弊端又警告了一番,不过听不进去,陈群也没办法了。

    说完之后陈群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他已经解释的够清楚了,贵霜南部着社会体系就是这么一回事,稳是够稳,但是这种体系注定了产出的猪比产出的人要多,养的时间长了,哪怕是上层有着足够的资源和底蕴,也养不出来想要的顶梁柱了。

    李优和贾诩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陈曦,陈曦默默点头,以他对于种姓制度的了解,陈群的讲解非常到位,这社会制度没什么好说的,拆什么的,基本上是不可能拆动了。

    “短期有效的措施没有的话,长期的有没有”李优看着陈群询问道,很明显陈群之前堪称完美的解答,让李优给于了极高的评价。

    “长期的话,倒是有一些,回头我们可以再谈,还是继续说事吧,后面那部分我看不太懂,造神这个……”陈群的眼光不由自主的瞟向鲁肃旁边那个脑袋一点一点的夫人姬湘,他又不是蠢,自然猜到后面那些自己看着有些晦涩不明的玩意儿,八成就是由这位来解答。

    至于说为什么不是徐宁,因为太跳了,跳的让陈群觉得对方的智慧不是那么高深,而像姬湘这种在集议的时候光明正大的打盹,陈群觉得这应该是有真本事的,普通人应该是不敢这么干的。

    没看陈曦划水的时候,好歹都做做样子,哪里像这位这样根本就当周围没人一样。

    实际上怎么说呢,其实也就是姬湘在人性上有所缺失,没有太大的感觉,犯困了就直接休息,而鲁肃也是知道自己妻子的问题,对此也不愿意多说什么,至于一旁的李优,啊,权当没看到。

    “这个我找了专业人士,制度那个回头我们再商议一二,后面的部分……”李优一边说一边接过陈群递过来的东西。

    话说间李优扭头看了看已经陷入沉睡的姬湘,至于当前坐在主位的刘桐则是一脸艳羡的看着姬湘,真好啊,她也犯困,于是刘桐伸手摸了摸丝娘的大腿,找了内侧一块肉,捏了一下,瞬间丝娘惊醒了过来,甚至差点叫出了声。

    “睡什么睡,我都没睡着,你居然偷偷睡着了。”刘桐不满的传音给丝娘,“你还是不是我的守护者啊。”

    “桐桐很痛好吧!”丝娘带着哭腔说道。

    “痛一痛就清醒了,带你来不是让你睡觉的。”刘桐没好气的传音道,“来看鲁夫人表演。”

    “鲁夫人,还请醒醒,帮忙解释一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情况。”李优将密信往过移了移,碰了碰姬湘之后,原本已经陷入睡眠之中的姬湘缓缓地苏醒了过来,身体也逐渐的坐直。

    至于一众看到这一幕的朝官,莫名的感觉到发寒,原本他们对于姬湘就不太了解,只是眼见李优如此慎重,他们也就没多说什么。

    然而这一刻包括曹操,荀在内的一众文武都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妙,姬湘醒过来时候的差别,就像是一只慵懒的晒着太阳的猫咪,陡然间变成了捕猎时的狮子,危险的气息开始自然的萦纡在姬湘周围。

    那种邪性的变化,让在场那些带着轻视神色的朝官都收敛了自己眼中的色彩,在汉室朝堂混了这么久了,什么样的角色惹不起,他们好歹还有点直觉,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危险啊!

    孙策则是看着自己的远房表妹露出不解的神色,以前好像没有这么邪性吧,这又是怎么了

    姬湘醒来之后,左右看了看,努力的将自己气息收敛起来,变得不那么危险,呆懵的看了看李优递给她的密信,之前一个字都没听,来就在休息,现在根本不知道李优要让她做什么。

    “鲁夫人,你看一下造神这一部分,然后给于一个比较规整的贵霜宗教体系的评价,以及比较靠谱的一些解决方案。”李优非常给面子的再次复述了一遍,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慈祥老爷爷一样。

    一群朝官,以及坐在最前方的刘桐都在心中骂李优变态,就算是将胡子刷白了,你也改变不了自己变态的本质好不好。

    “哦,好的。”姬湘点了点头,接过李优递过来的密信,可能是因为没睡饱,眼神再一次恢复成了非人前伪装时的空洞状态,焦距什么的明显有些奇怪,好在鲁肃点了点姬湘,反应过来的姬湘才再一次恢复到了正常人前的模式。

    那种变化,让不少没见过姬湘的朝官都有些不寒而栗,就算是刘桐都有些发冷,因为之前姬湘无意识的状态与其说是人,还不如说是一个近似于人外表的人偶,更可怕的是,被鲁肃点了点之后,这人偶居然真的变得跟人一模一样了。

    当然姬湘的专业能力不用多说,完全不次于陈群在社会制度上的研究,因而在看完密信之后,对于贵霜宗教体系就有了相当的认知。

    哪怕郭嘉拿到手的东西,因为自己的认知不到位,在描述的时候不那么准确,但就像是陈群听了一个开头,后面的直接自己补全一样,姬湘在看了一部分内容之后,也差不多明白了怎么回事。

    “婆罗门教啊,还行,宗教和社会制度的结合,原来如此。”姬湘将密信放下之后平淡地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