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二章 极限

    “输了……”皇甫嵩看着韩信喃喃自语。

    “如果这才是你的真实水平,那么毫无疑问,你只比我低一些,已经实质性的摸到了体系的上限。”韩信看着皇甫嵩说道。

    “这算是最巅峰的水平,不过还是不行。”皇甫嵩叹了口气,开始仔细分析自己战败的原因,按说一开始自己甚至还压住了对方,哪怕是对攻,也没有落入任何的下风,结果仅仅是一个失误,就败了。

    “不是一个失误,是到极限了。”韩信摇了摇头说道。

    “极限”皇甫嵩反问道。

    “你没到极限,你依旧能指挥士卒,依旧能指挥到位置,但士卒执行的命令是有极限的,这个极限还会随着战场的激烈程度而降低。”韩信看着皇甫嵩说道,“云气体系的本质是云气的加持,如果士卒跟不上你的指挥之后,云气会维持什么阵型的加持”

    皇甫嵩面色难看,他已经明白了,为什么韩信撕开自己的阵型之后,自己的全军都像是陡然失去了指挥调度,失去了战斗力一样,那一刻阵型虽说存在,但是加持和组织力都没了。

    “不对,那你怎么维持的加持你明明和我一样快。”皇甫嵩看着韩信皱眉询问道。

    “我的方式你做不到,这个体系是我基于我自己的能力做出来的,我先天性碾压所有人。”韩信看着皇甫嵩无比郑重地说道。

    皇甫嵩则是面色难看,对方已经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也即是说云气强化体系存在上限。

    “存在上限吗”皇甫嵩默默地说道。

    “你们存在,我不存在。”韩信摇了摇头说道,“可惜曾经你们都没有人摸到过这个上限,现在你摸到了。”

    “……”皇甫嵩头疼非常,一部分是吃药的原因,一部分是真头疼了,不过随后皇甫嵩就将之甩了出去。

    就算是存在上限对于正常人也没有人任何的影响,而能不依靠外力摸到上限的,怕是都有解决方案,可惜他不是。

    “之后一段时间我去终南山那边练兵了,短时间也不会回来了,淮阴侯可有比较靠谱的练兵之法”皇甫嵩直接不加掩饰的询问道。

    “我不练兵,随便率领士卒,开战就是了,打几场下来,就好了。”韩信随意的说道,他是真的不练兵,民夫都行,反正都是人,打几场大胜仗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他有这个本钱。

    对于皇甫嵩要离开韩信并没有什么要说的,毕竟皇甫嵩这次表现出来的实力足够让韩信为之惊叹,这是真正触摸到体系的上限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了,解决的方案我也有一些猜测了,淮阴侯,以后有幸再见吧。”皇甫嵩说完就从心象之中退去了。

    醒来的皇甫嵩面如金纸,但是他本人却强压着那种发自内心的恶心之感,拿着拐杖朝着外面走去,而李优依旧站在原地。

    “如何”李优眼见皇甫嵩出来,有些焦急的询问道。

    “输了,当前体系绝对不可能击败对方,或者换一句话,用这个体系绝对不可能击败淮阴侯那个层次的敌人。”皇甫嵩捂着嘴将淤积的心血硬生生吞了下去,面色执拗的说道。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级别的对手,我们只能堆后勤,靠着数倍的,乃至十倍的损失将对方击败”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李优的面色难看了数倍。

    “恐怕是的,如果淮阴侯那种级别真的是代表一种体系的话,那么拿着这种体系和创造者进行战斗最后只有失败,因为这种体系存在着上限。”皇甫嵩面带迷惘的说道,“哪怕是走到尽头了,也抵达不了创造者的位置。”

    “……”李优陷入了无言的沉默,而皇甫嵩也是一言不发。

    “我明白了。”李优隔了好长时间终于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然后对着皇甫嵩点了点头,“义真,去华医师那边治疗一下,然后找仙人将之前那一战的记忆转化成影像,我需要给干活的人提个醒。”

    “你怎么办”皇甫嵩看着准备离开的李优说道。

    “既然体系存在上限,那么先想办法让人抵达上限再说,至于未来的路,如果不能走到那个极限,那么一切都是无用功。”李优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神色郑重的说道。

    一个完全超脱了当前军事统帅层次的怪物出现在了李优面前,对于做好了挑战各大帝国的李优来说简直是一个重大打击,这样一个无解到只能靠人数,靠资源堆死的对手,如果真开战,值得吗

    更何况皇甫嵩也说了,那个层次的统帅,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可能击败,也许阴谋诡计可以,但是战场绝对不可能,因为他们所用的体系的上限也才将将达到了韩信的档次,而这是他们这些人的极限,而不是韩信这个层次的极限。

    目送李优离开之后,皇甫嵩第一次感觉到了悲凉,不过随后又是面色一整,丢下拐杖乘车前往华佗那边。

    “路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皇甫嵩咬牙切齿的复述着易经原文,他摸到了上限,败在了脚下,如果想要继续背负这个帝国,那么就必须走出自己的道路。

    “与其失落,还不如想想其他的办法,那些人还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现在我必须撑住,不能倒下。”皇甫嵩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捡起自己的自信,推演输了,还不知道去思考,去找寻办法,那么等到战场真遇到了,谁来守护这个国家。

    “他们都死了,我还活着,所以轮到我了。”皇甫嵩从马车上跳下来,哪怕是颅脑欲裂,哪怕是内腑震荡,他依旧如同剑一般挺拔,好久了,没有这般,他可是荀爽口中的擎天白玉柱!

    另一边李优带着南斗前往了政院,对此南斗表示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去,自己就是一个化身啊,政院那种地方,气运如龙,万一磕磕碰碰两下,自己就碎了……

    然而李优根本不管这一条,南斗只能抱着化身完蛋的想法跟着一起去了,等李优抵达的时候,大多数的谋臣都在政院工作。

    “诸位,收拾收拾,手上的工作都停一下,来看看这个。”李优敲了敲桌面,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什么东西”贾诩扭头询问道。

    “看看之后再说吧,时间有点长。”李优少有的没搭理贾诩,然后对一旁的主簿招呼道,“让膳房准备晚饭。”

    “不是吧,这么久”法正声音陡然提高了一节,然而还不等他发出更多的感慨,李优冷厉的眼光滑过,法正的声音戛然而止。

    “靠你了。”李优扭头对南斗招呼道,南斗甚是无奈,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也是很有压力的,但是李优叫啊,惹不起,惹不起,大佬您说啥,我做啥就这样。

    李优说完之后,南斗就尽可能的将自己的精神和李优的精神同步,将李优释放的部分记忆以影像的方式转出来,实际上主要是找不到韩信,如果能找到的话,南斗从韩信那边转出心象记忆,远比从李优这边转出记忆简单的太多,太多。

    随着南斗的动作,一个光屏直接生成在了政院之中,一众文臣虽说不解,但也都看向南斗呈现出来的光屏之中。

    前半个时辰主要是各种压缩的情报和李优的各种布置,不少人看到李优直接投瘟疫伤寒病毒,搞的千里无鸡鸣,外加变天搞干旱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正常人心中发寒,看向李优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

    毕竟所有人都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是中原地区,可李优开场居然就敢丢这种东西,之后更是不顾及其他地区百姓的死活,大旱数月,说实话,荀彧等人看向李优眼中除了那一抹杀意,还有一丝惊惧。

    如果说曾经他们认为火烧洛阳就已经是人间惨剧了,那么现在他们看到的东西,足够让他们真正的认识到什么叫做地狱,而更恐怖的是这个低于正是他们身边的某个战友制造出来的。

    可以说在场在看到“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这种近乎地狱的惨剧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在场也是寥寥无几。

    “有什么要说的话,等看完再说。”李优冷冷的扫过所有看向自己的人,那平淡的眼光,却让所有人为之闪避。

    毕竟能搞出这种事情的人,怎么看都不是正常人,如果定义什么属于反人类,毫无疑问,李优已经构成了反人类。

    其他人有心要说,但是看向李优已经略有胆寒,哪怕是他们的智慧,面对这种真正敢这么干的家伙,也是心中发寒,人心的道德底线,并非是说突破就能突破的。

    一个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人,做出了反人类的事情,没人会惊惧,但是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依旧干了的,那绝对不是正常人,而现在一个披着人皮的非人真正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天才本站地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