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一章 巅峰之上

    韩信寻思了一下吃饭和屠幼哪个重要之后,决定还是先去屠了皇甫嵩,然后再行去吃饭。

    毕竟韩信现在也不算是人,饭吃不吃不重要,但是屠幼决定了韩信心情的好坏,于是韩信绝对自己还是去屠幼。

    “呃,怎么突然消失掉了回玉玺了吗不是刚刚还说是要吃饭吗”刘桐不解的询问道。

    “这倒不是,他只是和人约架去了,你要去看吗”丝娘可是比韩信更强的仙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到韩信是干什么去了,想想现在没什么事,于是扭头询问刘桐道。

    “呃,这样啊,那就去看看吧。”刘桐带着些许的犹豫开口说道。

    丝娘眼见刘桐答应,当即伸手一划,带着刘桐跟随着韩信留下来的痕迹,潜入了心象之中。

    刘桐和丝娘过来的时候,皇甫嵩和韩信已经照面了。

    “皇甫义真,今天怎么这么早”韩信随意的给皇甫嵩招呼道。

    “只是听说你输了,我来试试,毕竟以前对于神人是否还会失败保有怀疑,这一次没有了。”皇甫嵩身上隐隐传递出一丝战意,这一刻他的心智,意志,还有其他各方面已经调整到了巅峰,思维的活跃度也达到了理论上这个年纪不可能达到的水准。

    现在的皇甫嵩可以说是披着一层老年人的皮,但内里其实是和周瑜差不多思维活跃度的年轻人,更恐怖的是皇甫嵩现在具备着比周瑜更夸张的经验,可以说现在的皇甫嵩完全相当于重生到了三十年前。

    这就是之前李优给皇甫嵩的那一枚药片的效果,算是张仲景的杰作之一,不过副作用相当的大,而就一万,还是万一的问题,皇甫嵩也愿意吞了药和韩信作过一场,毕竟这不仅仅关乎自己一个人。

    “哦,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抓住破绽胜过我吧。”韩信皱了皱眉头,虽说他因为昨夜的事情有些糟心,但还真不是皇甫嵩能惹得起的,准确的说,只要没有陈曦那种开挂的后勤,韩信不怕任何对手。

    “不试试,怎么知道。”这一刻的皇甫嵩完全不像以前那样瞻前顾后,清晰通透的思维让他真的如同年轻人一样冲劲十足。

    “呵呵……”韩信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一眼皇甫嵩,决定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而皇甫嵩则是眼露精光,面色沉稳,这一刻的他绝对是最巅峰的状态,和韩信打一场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双方的战局缓缓展开,隐匿在心象天空的丝娘和刘桐很快就看到了些许的不同,韩信局势展开的速度在变慢。

    皇甫嵩那近乎活跃到沸腾的大脑,靠着无数的经验,以及衰老时绝对不可能使用的激进方案,先一步直插韩信阵中,直接打断了韩信的变化。

    和衰老状态下偏向于保守和沉稳的手段,看的更远,想的更通透之后,皇甫嵩并不缺乏破釜沉舟的气势。

    韩信微微皱眉,完全不同的节奏,皇甫嵩的战术一贯是趋于保守,算是稳中有进的模式,很少进行这种激进的试探,而这一次开场就是如此,甚至还卡在自己的阵型变得的节点之前。

    “意外还是真的预判了出来……”韩信半眯着眼睛,不再是以戏耍的态度面对皇甫嵩,局部兵力快速的进行整合,直接在正面对于皇甫嵩的军势进行压缩。

    “应该是想要压缩我的军势了,呵呵,这种程度,我也能做到,更切更好,不过……”皇甫嵩眼中划过一抹冷意,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军势开始挤压,韩信快速的推进,但是皇甫嵩的战线却没有如韩信预料的那般出现崩碎,压制了三分之一的纵深之后,韩信果断收手,他可以确定今天的皇甫嵩绝对不是以前那个家伙。

    也许在指挥调度上还和韩信存在着些许的差距,但是更为通途的战场思维,以及对于战局把握产生的战场直觉,直接弥补了这些缺憾。

    毕竟真要说的话,皇甫嵩所参与过的战争并不比韩信少,经验方面也不少,他所缺少的只是韩信那种将经验统合升华出来的天赋。

    就像皇甫嵩所说的,他们错过了时机,实际上军略上也同样如此,年轻时的皇甫嵩有足够的头脑,足够的气魄,不受制约的思维去熔炼这些东西,但是却没有那几十年沙场征战的经验。

    年老的皇甫嵩终于积累够了足以支撑自己通往另一个层次的战场经验,但是精力的匮乏,思维的放缓,眼光的束缚,以及时代的约束,让皇甫嵩再无可能将这一切彻底吸纳,用于铸造自己的通往更高层次的踏板。

    服下那颗药片的皇甫嵩终于有幸将曾经失却的一切捡回来,经验他有,思维强度也靠着那一片药透支生命也得以拿了回来,眼光和时代的束缚则是依靠着数十次面对韩信得以最大的修正。

    至于最大的原因,也就是因为衰老,因为妻不贤子不孝,因为皇甫家族而必须收敛的雄心,在李优道出那一句黎明前所倒下的先辈,而皇甫嵩回答出那一句愿我华夏如日中天的时候,便已经回归。

    皇甫嵩在三十岁之后很少感性,该骑墙的时候就骑墙,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政治投机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早已不像一个将军,而像是一个政客,被黑暗腐蚀,借用黑暗,融入黑暗,那种背负这个国家的气魄早已消散。

    然而李优的话却砸在了他的心口,让皇甫嵩少有的放下了算计,人生在世有些事情不是能算计,不能妥协,而李优那一句话让皇甫嵩突然明白,确实,到了自己站出来的时候。

    诚然,皇甫嵩看好周公瑾,看好诸葛孔明,甚至觉得陆伯言都有超过自己的可能,但是他们太嫩了,如果战场上真出现了韩信那种级别的将帅,他们上去了,死了,只会让这个国家走的更艰难。

    皇甫嵩心下叹息,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到了我负国而行的时候了。

    “这一次绝对不能输!不管你是韩信,还是其他,这一次就算是不可战胜的对手,也绝对不能输!”皇甫嵩眼中燃烧着火焰。

    如果说以前皇甫嵩还能将之当作推演,当作棋局,那么这一次检验他的只有一条,那就是自己到底够不够资格在名将的压力下,去守护这个国家。

    “现在想跑!”皇甫嵩彻底进入了状态,一如当年在面对黄巾手上那个帝国意志雏形时一般,没有杂念,只有一条,击败你!

    在察觉到前方压力减轻的瞬间,皇甫嵩直接大军压上,狂猛的军势没有丝毫的留手,近乎猛虎出笼朝着韩信正面的大军轰杀了上去。

    哪怕是没有积蓄到足够的兵力和气势,但早做打算的皇甫嵩依旧具备了压过对面的战斗力。

    心气,意志这种近乎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战争之中是真正能影响一个人的上限,而现在,皇甫嵩已经做好了准备,抱着某种可以为之奋死的觉悟,皇甫嵩怼上了韩信。

    “是以前没尽力,还是……”韩信直接调空中军,几下调整,大军硬生生转换了阵型,而且进一步转化成了玄襄,这个时候已经不能有丝毫的留手了。

    “这种,我也能做到!”皇甫嵩看着韩信军阵的变化,云气的自然转动已经让皇甫嵩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但是面对这种足够让正常皇甫嵩惊惧的事情,现在皇甫嵩却未有丝毫的惶恐,甚至也像是模仿着韩信强行转动云气,调动士卒,相互牵引指挥。

    “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啊,虽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你确实达到了这个层级,只是这般你赢不了的。”韩信看着也完成了变化,虽说比自己慢了一些,但是靠着之前积累的优势,依旧成功压制住了自家的军势,自然的远望皇甫嵩的方向,面色感叹不已。

    “既然你已经进入了这个层次,那么也该让你明白最大的悲剧是什么了……”韩信看着皇甫嵩的方向,略有可惜的说道。

    皇甫嵩终归是老了,如果是周瑜,能打到这个程度,那么韩信留下的体系就距离真正更新换代不远了。

    韩信真正的认真了起来,不同于之前任何一次作战,这一次他是真正将皇甫嵩当作自己的对手。

    “这个体系终归是我建立起来的,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如何毁灭掉这个体系了。”韩信轻声的诉说道。

    不再有任何的保留,全力全开,不需要任何特殊的招数,直接拼基础,拼到皇甫嵩终于在某一刻跟不上韩信的指挥,然后韩信的士卒一转,插入了皇甫嵩的军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