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一章 昭昭天命

    这对手可是帝国啊,真要出了这种人物的话,那战争难度和推演的情况可就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原本李优是真没往这一方面想过,人类的想象终归也是受限于人类极限的认知的,东汉两百年就没出那种横推时代的统帅,虽说也有很多名将,但是和韩信那种确实存在着相当的距离。

    以至于几百年下来,哪怕是汉室对于名将的认知也有些下降,邓禹比张良啊,吴汉比韩信啊,徐晃比周亚夫啊,嗯,就是这个套路,然后这波李优见到了正版的韩信,然后他终于发觉,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好不好,到底是怎么吹的!

    然后再一想,重新代入韩信的战斗力去评判先汉,先秦的古人,李优瞬间感觉头皮发麻,孙武,吴起,白起,李优觉得这是真要完蛋的节奏,如果真按照韩信的水平代入,李优觉得他们这个时代统兵将帅的水平怕是掉了两个档次。

    再想想先汉先秦出了好几个韩信级别的大佬,李优觉得按照这个比率,其他帝国出一个韩信真心不是什么意外。

    因而原本已经做好了的应对计划赶紧进行了调整,并且在下午李优就准备召开紧急会议,当然在此之前李优先询问周瑜和皇甫嵩情况,要求不高,三七开就行。

    然而水平最高的皇甫嵩表示两成胜率,李优觉得大汉帝国这是要完的节奏,帝国之战统帅存在比对方低两个层次的可能,这是要死的节奏好不好。

    皇甫嵩听完李优的话,虽说有点耻辱的感觉,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李优的顾虑是很有道理的,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想想战场如果真遇到韩信这种对手,皇甫嵩觉得就算是自己也怂啊。

    “你担心出现这种情况……”皇甫嵩也猛然赶到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真遇到那种情况,恐怕自己也需要到一线去了。

    “非常担心,这种事情不出现也就罢了,一旦真出现了,那就不是我们轻易能解决的了。”李优神色郑重的说道。

    “这边我短时间是没有可能了,如果是三十年前就遇到这杠子事情,靠着年轻的冲劲,我有可能攀升到和对方五五开的程度,但是现在话的,年老体衰,精力不济,就算是再继续下去,最后现实交手胜率也至多达到三成。”皇甫嵩犹豫了一下说道。

    “这个给你。”李优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给了皇甫嵩一颗药,皇甫嵩愣了愣,最后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有必要吗?”

    “至少赌一把,而其他人尚且未达到顶峰,你的话,应该也就像你说的,最多三成。”李优看着皇甫嵩郑重无比的说道。

    “我的命,我的未来就这么不值钱?”皇甫嵩黑着脸说道。

    “非常值钱,可以说你是我们汉帝国当前最重要的力量,但是现在的局势,你也知道,我们必须要知道能不能挡住那样一个层次的名将。”李优带着也许的果决说道。

    “……”皇甫嵩看着手心的那枚药片,眼中再无迷惘,“晚上我和他试试,明天你来找我要结果。”

    “交给你了。”李优点了点头,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接下来就看皇甫嵩的结果了。

    “今晚结束,我就离开长安去终南山那边进行练兵。”皇甫嵩在李优开口之后,想了想说道。

    “你不打算继续了吗?”李优平静的看着皇甫嵩。

    “给周公瑾那群人吧,我们这些老家伙真倒霉,所有的苦都吃了,然后陈子川出世了,好不容易有神人入梦了,结果我们老了。”皇甫嵩有点无奈,他毕竟是过了那个时代了。

    “至少你现在还有点用,还能看到这个国家走向昌盛,很多人已经在黎明降临之前衰亡了。”李优默然,但是还给了一个解释。

    “愿我有生之年,能再见华夏如日中天,真正君临天下!”说着皇甫嵩直接将药丢到自己的嘴里,然后扭头大跨步的走回了自己的内宅,而李优则是默默地站在皇甫家宅的院中。

    【虽说你这家伙有很多的毛病,但是在大事上却永远是如此果断。】李优看着皇甫嵩的背影,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结果的诞生,他知道皇甫嵩绝对会在战局结束之后,给李优一个回复。

    从昨夜韩信一路赢到彻底战败,最后还挨了陈曦一下暴击,回来之后韩信就没蹲在玉玺之中,而是坐在玉玺外怀疑人生,屠幼是一种非常欢乐的事情,但是被屠,那就不怎么欢快了。

    “喂喂喂,你怎么出来了,赶紧回你玉玺里面,别被人发现了。”早上上完早课的丝娘在偏殿发现韩信之后,赶紧指挥韩信回玉玺。

    “不回去,我要思考人生。”韩信带着沉默说道。

    “这家伙怎么了,怎么看起来这么颓废的,之前不是意气风发的吗?这是发生了什么?丝娘,你该不会又欺负他了吧。”刘桐缓缓地迈步过来,略有不解的询问道。

    “我怎么可能欺负他!”丝娘跳起来,不满的说道。

    “你除了能欺负他以外,还能欺负谁?”刘桐无语的说道,“淮阴侯,你这是怎么了?”

    “多谢长公主关心。”韩信随意的拱了拱手,刘桐也没有追究的意思,毕竟对方已经不是人了,也没有必要遵循人的礼法,给个面子就行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刘桐将丝娘拉住,也没继续问,毕竟韩信的心情明显不怎么好。

    “唉,昨天我输了。”韩信叹了口气说道。

    “哈?”刘桐愣了愣神,“怎么可能?”

    刘桐的第一反应就是怀疑,毕竟她时不时还去看看韩信和别人的切磋,不管是皇甫嵩,还是朱儁,亦或者是周瑜,都没有用,都是被韩信按在土里面摩擦。

    虽说作为一个公主,刘桐不怎么明白军略,但是输赢还是能看出来的,尤其是韩信这种大胜,她还是能看懂的。

    屠皇甫嵩,屠周瑜,就跟玩一样,以至于后面刘桐都不怎么有兴趣去看了,完全就是在打儿子,又不怎么能看懂,也就没兴趣了。

    甚至前一段时间刘桐都想给皇甫嵩和周瑜介绍一下自家玉玺自带的神人了,然而被韩信拒绝了,结果这还没有几天,韩信表示自己战败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剧情?

    “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我也不可能一直获得胜利。”韩信叹了口气说道,“战场一局没输,最后没人了。”

    “这种说法,对手是陈子川?”刘桐想了想说道。

    韩信点了点头,“他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后勤保障和治政人员,比我当年的战友还厉害。”

    “这个我是信的。”刘桐点了点头,“不过他的性格比较懒散,比我还过分,但就算这样,他居然还盯着我上朝!”

    刘桐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怨念,而韩信则是笑了笑,汉庭现在的情况,比他们当年要好的太多了,不过想想刘三的嫡系就剩这大小猫五六只,回头再看看韦氏,韩信满意了。

    “没事去吃点东西吧,这样颓废着没什么意思,陈子川打不过,你可以打其他人,反正据说我和陈子川的军略是一个水平的,这话是贾文和告诉我的。”刘桐表示这么好用的军事教导老师,怎么能浪费,打点强心针,赶紧继续上,汉帝国的军事指挥的上限就靠你了!

    刘桐其实也是一个粉切黑,她现在真的是将韩信当作某军校校长来用,毕竟韩信屠幼是屠幼,但是确实有利于将帅的发展。

    刘桐寻思着这么一个家伙寿命长的可怕,一代代的让他屠幼下去,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啊。

    更何况绑定玉玺也就意味着这家伙不能乱跑,这样也好管束,到时候一些军事战略的时候让他帮忙参考参考,自己也就能随便说两句,好歹也要维护一下长公主的威严。

    元凤朝的天命,懂不懂,刘桐表示从自己接手大汉朝之后,一件大事连着一件大事,总觉得自己这个元凤朝是天命昭昭,没说的,要维护汉帝国公主的颜面。

    就算我是一条咸鱼,也是一条有修养的咸鱼。

    就算我确实在摸鱼,那也是在优雅的摸鱼。

    刘桐现在就抱着,虽说我一般不发表感言,但是我发表的感言肯定要镇住那些朝官,元凤朝昭昭天命,等着吧,看看你们哪天扯军略,我上去也跟着你们扯,我文有蔡昭姬,武有淮阴侯,来来来!

    韩信完全没有发觉刘桐的想法,毕竟韩信能对比的女性对象只有寥寥几人,而丝娘和刘桐再怎么说,在对待韩信方面比吕雉好的太多了,自然韩信半是妥协,半是认同。

    毕竟生前有个吕雉啊,现在好歹这俩女的是讲理的啊,虽说惹急了也不讲理,但是韩信可以不将两人惹急啊,所以现在韩信表示自己还是能和丝娘以及刘桐和平共处的。

    “也好。”韩信点了点头,起身准备找点吃的,然而起身的瞬间皇甫嵩入梦了,韩信生出了感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