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章 怕是要完的节奏

    “你很好奇我怎么赢的?”李优看着皇甫嵩的神情说道。

    皇甫嵩翻了翻白眼,当然好奇了,别看自己现在一副快要死了的神色,但是要说的话,其实还是很有争强好胜的想法的,然而对面实在是强的不可理喻,就算是皇甫嵩也着实是难以获得胜利。

    “看来是没有问题了,你也是神人入梦的选项之一,唔,这样的话朱公伟应该也是了,你们两个猜出对方的身份了没有?”李优直接没回答皇甫嵩的问题,转而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

    “淮阴侯韩信。”皇甫嵩直接开口,虽说被李优突然转移话题的方式恶心的够呛,但是皇甫嵩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回复,他就不信李优今天来找自己不是有要帮忙的事情。

    神人是韩信这个,皇甫嵩也是估计出来的,和对方交手了那么多次,不管是皇甫嵩,还是朱儁,都不是真傻,从对方的路数之中隐约也能摸出来一些东西,到现在皇甫嵩已经有九成把握了。

    “能赢不,我是说未来能赢不?”李优点了点头,没有说多余的话,直接询问最为关键的部分。

    皇甫嵩能猜到对方是韩信,那么也就意味着皇甫嵩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了,毕竟以正常的推演,绝对不会是之前李优和陈曦搞韩信的那一战,而是常规的战术比拼,战场模拟。

    这种常规战术的比拼,识别对手的套路,风格,进而进行破解也是很重要的组成,因而皇甫嵩猜到对手是谁,也就意味着皇甫嵩已经开始想办法去针对对方了,看起来比周瑜靠谱一些。

    “如果是在现实交手的话,两成左右的希望能赢,当然这是我的感觉,实际上真打起来,可能不等我打出胜利的可能,我就已经被打死了。”皇甫嵩甚是无奈的说道,“这两成跟没用没什么区别。”

    “还不错,你比周公瑾还靠谱一些。”李优点了点头说道,“两成的胜率这就能打了,昨晚我靠子川赢得,拿十三州做盘,一路连输,将对方怼死了,换你的话,应该更快一些。”

    “我……”皇甫嵩没话说了,他就说自己都赢不了,李优怎么赢的,感情是作弊作出来的,“有个后勤给你撑着,怪不得你能赢,不过单场的话没用,对于陈子川而言,盘子越大,他的能力越强。”

    说着说着皇甫嵩就有些酸溜溜的,他是真打不过韩信,不过有陈曦做后勤,放开了打的话,皇甫嵩表示自己还是愿意和韩信交手的。

    “确实,子川的能力在单个战场的时候不具备决定性意义,甚至不如我们自身拥有的指挥和统帅能力。”李优点了点头,没有否认这个事实,陈曦自身能力的也存在着相当的制约性。

    “但是等上升到战役规模的,决定局部战争走向的时候,子川的后勤保障,就会很大程度的影响整个战局的走向,而上升到全面战争规模的时候,子川的价值超过我们所有人,名帅也是要吃后勤的啊。”皇甫嵩叹了口气说道。

    李优点了点头,表示这点没错,陈曦点的那一堆能力根本就不是用来进行战斗的,放在单人战场上,陈曦的能力根本没用,只有规模上升到影响国家地区的时候陈曦的能力才真正开始发挥自身的价值。

    等上升到帝国和帝国这个层面……

    皇甫嵩和李优对视一眼,两人从某种程度上都见证过帝国的崩塌,因而两人都知道,大规模战争的时候,短期的胜利,一时的胜利远远没有最后的胜利重要,而陈曦明摆着是通往最后的胜利。

    “如果我有子川在后面支撑,现实作战的话,估摸着第四次或者第五次,对方就因为现实兵力和后勤问题,被我击败了。”皇甫嵩叹了口气说道,他对于自己的能力,和对方的能力把握的很到位。

    “是啊,昨天晚上真的是军事指挥的巅峰对抗了后勤保障的巅峰,最后前者输了。”李优面带唏嘘的说道,对于李优来说,这一战也是大开眼界,陈曦无脑堆后勤,韩信疯狂输出战斗力……

    “可惜,要是能子川带着淮阴侯的话,恐怕更可怕。”皇甫嵩想起了一种可能,略有些叹息的说道,而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脊梁骨发寒,抬头看向李优,面色有些难看。

    “你还能提升不,或者说,你还能提升多少,朱公伟那边我就不问了,他不如你,虽说他在很多事情上很刚强,你的心性有些不太好,但天赋上你比他更强,如果你没希望,那么他就更没有希望,现在我们需要一个能挺住的统帅。”李优神色肃然的询问道。

    李优这一刻的神色真的是非常的严肃。

    昨夜那一战,陈曦是无脑堆后勤,根本不管战局,最后赢的感觉就是欢呼一下,根本没有任何的实质性感触,李优深刻怀疑陈曦是真将那上千万亡者当作数字了,这种可怕的心性,比他更恐怖。

    可陈曦可以不将之当作一回事,不代表李优也可以将之漠视为一场简单的大汉十三州推演,昨夜那一战,里面可是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值得李优去思考了,这也是为什么李优要和周瑜谈,和周瑜谈完,还要和皇甫嵩谈的重要原因。

    之前李优没想过战场指挥的问题,名将什么的对于李优来说,最直观,最明确的认知就是皇甫嵩这种,很强,非常强,但也就是这个程度,不至于让李优生出完全不可力敌之感,毕竟自己也勉强能挡住。

    然而昨天李优算是大开眼见了,韩信的表现简直是颠覆了李优一直以来对于帅的认知,让李优真正的认识到了巅峰到底是什么级别。

    在曾经李优是不承认巅峰这个概念的,不过后来出现了陈曦,李优算是默认了文官系里面貌似真的存在一个不可翻越的巅峰,但是在名将,名帅这个体系之中,李优从未想过会有这种存在。

    毕竟有句话叫做“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李优看书上的感觉,看历史的感觉,对于韩信的认知,和真正面对韩信所形成的认知,差不多就是云泥之别。

    史书上的寥寥几句记载,李优只能肤浅的认识到这是一个名将,淮阴兵书的发掘让李优对于韩信认知的更深,但认知的再多,李优也从来没想过人类真的可以强到这种程度。

    就像是当年陈曦给于李优的震撼一样——原来人类真的可以做到远望千年,一览无余的程度!

    而韩信也昨夜给于李优的则是,原来指挥调度真的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原来这条路根本没有极限,原来人类真的可以强到这种程度!

    震撼过后,李优生出的不是敬服,而是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

    毕竟,在曾经李优是以皇甫嵩这个级别的名将来制定汉帝国的假想敌的,结果昨夜落地了一个韩信,让李优真正认识到了什么才叫名将,也让李优真正的感受到了人类的巅峰。

    韩信输了吗?其实没有,虽说韩信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是李优很清楚,输的是张良和萧何,那两位的后勤干不过陈曦,导致了前方韩信的失败,兵法上,战术上,指挥上,韩信确实是完美的,至少李优没有看到一丁点胜利的希望。

    本以为自己的军略指挥,战术规划各方面已经相当厉害,足够和最顶级的那些大佬交手。

    然而现在李优突然发觉自己曾经自矜自傲的东西,在真正的大佬眼中根本上不了台面,弱势兵力正面逆杀对手,还不会出现损失过大,李优表示现实这垃圾游戏,合理度都不要了。

    回头更糟心的是,韩信本身就属于那种不要合理度的存在了,陈曦一路堆后勤,堆板甲,都不看战场,居然将韩信堆死了。

    果然昨夜根本就是两个现实的bug在交手,作为指挥的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添头,李优估计,如果没有他的话,陈曦苟啊苟啊,只要不昏头,韩信最后也免不了赢一辈子,然后输了大结局这种事情。

    果然现实这款游戏压根就不需要合理度,手写外挂,带金手指的什么的都没有半点影响,李优表示这游戏八成就是看谁的挂开的大,开的狠,不过这种事情先撇在一旁,反正陈曦的挂是公共挂,自己也可以用一用,就当没看到。

    现在需要解决的是战场指挥外挂,也就是韩信那个家伙……

    毕竟以前没有认知到这个程度,没往这边想过,现在真正遭遇到之后,李优不由自主的思考了一下,韩信这么猛,万一其他国家也出一个这种开挂的角色怎么办?

    想想看,对面要是有韩信这种神将,己方要真没有一个同级别的将之挡住,那么就算有陈曦在,能赢,自家的结果也讨不了好啊……

    因而李优现在就寻思着培养一个神将,别的不说,都不求胜利,能挡住韩信就行,总不能真输到结尾,将对手输死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