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章 实锤的身份

    “这有点严重啊,伤害主要在脑子里面,要不开颅算了。”周瑜苏醒的时候,正好听到华佗在自己身边带着某种貌似有些揶揄的口气说道,而张仲景和某个大胡子则是可劲的附和。

    “不要!”原本因为苏醒过来还有些迷茫的周瑜,瞬间被吓醒了,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可以到达这般的清醒。

    “哦,醒了啊。”华佗斜视了一眼周瑜,“你再来两次,我们就可以给你开颅了,最近还想找个志愿者,我觉得你很合适。”

    华佗慈祥的笑容在这一刻的周瑜看来实在是有些黑。

    周瑜这波真的是被吓了一个半死,等缓过来之后华佗才开口说道,“说起来并不是很严重,只是有些像是用脑过度,外加精神量冲击导致的大脑阵痛,距离开颅还有相当的距离。”

    周瑜闻言安心了不少,然而随后大胡子的盖伦就将华佗掀开,“我给你说啊,你以后要多多进行这种危险的事情,医学的贡献有时候就需要像你这样的年轻人。”

    盖伦被张仲景拖走了,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好了,该听到的也听到了,虽说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病症,但是如果冲击再严重一些,我觉得还是开颅治疗比较好。”华佗目送盖伦离开之后,看向周瑜说道,周瑜感觉自己全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有兴趣的话,可以说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种伤势看起来有些诡异,说是急火攻心也不像。”华佗略有好奇的询问道。

    “神人入梦而已。”周瑜简短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好好保养你的身体,可别跟陈子川一样躺了三年最后折腾的气血失调,明明当年他也是跟你一样同修两道的。”华佗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想法这么给周瑜叮嘱了一句。

    陈曦是有内气的,而且水平还相当不错,当年最厉害的时候差不多能当个三四流的偏将,结果躺了三年起来内气废了一大部分,之后陈曦又没兴趣修持内气,转修了精神天赋,到现在彻底废了。

    “他当年是同修?”周瑜嘴角抽搐了两下,这怎么想都怎么不科学,陈曦现在都跟废人差不多了,毫无战斗力好吧。

    “嗯,至少我在十年前给他看病的时候,他的经脉还没有萎缩,有很明显修持内气的迹象,那还是躺了三年的结果,否则的话水准应该不差。”华佗笑着说道,“不过你看看他现在的情况,我想周都督应该是不想变成那样吧。”

    周瑜连连点头,华佗笑着说道,“那就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

    【神人入梦这种传承智慧的方式果然也是有着弊端的。】周瑜忙不迭是的回答,但是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想一些其他的东西。

    等到周瑜离开之后,张仲景和盖伦就又回来了。

    “何必这样吓他呢?”张仲景不解的询问道。

    “少年人不吓唬吓唬,他们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华佗摸着胡须有些嫌恶的说道,“明显是吐了一次血之后,还不知死活的又继续,之后更是用了外力,还吐了血,居然都不知道来看看,等到真扛不住的时候才来,我是医生,不是神仙。”

    “说的很有道理。”盖伦点了点头说道,“总有一些家伙再快死的时候才来找我,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

    “所以你就恐吓他一下?”张仲景愁闷的说道,“这不是事啊,年轻人都是这样不知死活。”

    “好歹有点效果,前有开颅,后有陈子川,周公瑾那家伙肯定会收敛一些,保养身体可要比得病治疗有效得多。”华佗摇了摇头说道。

    “话说回来,陈子川当年内气水平很高?”张仲景略有好奇的询问道,完全看不出来啊,虽说对方身体之中确实有修持内气的痕迹,但是却完全看不出水准。

    “当然是骗周公瑾的了,这种不过是心理疗法。”华佗一副惊异的神情,对于张仲景居然回信这种鬼话完全没当一回事。

    “……”张仲景表示自己真是信了华佗的邪,不过这个恐吓怕是对于周瑜非常有效了。

    “华医师,给老头我开个能苟命的药。”赵岐半死不活的声音传递了进来,他最近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太行,可又不怎么想死,于是打算需要苟一苟,至少要苟到贵霜完蛋的时候。

    “没有,少喝酒,少动怒,少食多餐,不要和人动手。”华佗看都没看直接回答道,九十多岁的人,也该到时间了,药石无用。

    “扯淡,这有什么什么用,以前给我出这个主意的医生,坟头草都比我的拐杖高了,这拐杖还是我前两年砍了他份坟头的逆枝弄出来的。”赵岐抬了抬自己的拐杖,表示这种方式完全没用。

    华佗和张仲景这一刻真心是没办法继续说了,他俩都知道谁给赵岐说过这话,太医丞程高,问题是在于就算是医生,寿命也是有上限的,赵岐苟了九十多年了,苟死了程高算什么问题?

    “每天喝酒,找喜欢的吃,多和人动手。”盖伦果断无节操的帮华佗等人解围,在他看来对方都活了九十多了,药石无用,能不能苟就看心情了,还不如让他按照心情办事。

    “这位就是罗马的那个神医?有时间交流交流。”赵岐可能是得到了一个自己觉得满意的答案,非常高兴的对盖伦说道。

    华佗表示自己八成也要学心里医学了,赵岐这种老人真惹不起,回头华佗就想办法将赵岐忽悠走了,这种天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可能被收走的家伙,还是别呆在这种地方比较好……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周瑜也在怼韩信的路上越走越远,然而胜利什么的依旧是一个幻想,终于有一天韩信烦躁了,然后询问了新对手。

    “你说那个神人是韩信?”在陈曦怼翻了对方之后,李优亲自找了一趟周瑜,说出来自己的猜测。

    “是的,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淮阴侯了。”李优冷着脸说道,他又不是陈曦那种全程梦游,然后锤死对方的家伙,他好歹是真真正正的指挥了一遍,和对方交手过,什么级数他还是有点把握的。

    “虽说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你这么说的话,想想之前我遭遇的情况,说是淮阴侯的话,可能性很大,他的手法,还有能力各方面都能对得上。”周瑜想了想,豁然开朗,

    “不,不是可能性很大,而是对方绝对是淮阴侯。”李优毫无起伏的说道,然后看了看房间里面睡的如同死鱼一样的陈曦,“之前他我跟他一起怼了汉初那群人,不管是后勤,还是谋算都存在一定的偏差,惟有指挥能匹配的上我对于汉初三杰的认知。”

    说到这个,李优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能像陈曦那样打完对方,还能当着对方的面说出无限崇拜这种话,韩信大概都快气炸了吧,这就是你无限崇拜的结果,连和谁打的都不知道。

    “这样啊。”周瑜点了点头,也没有怀疑李优是在故意糊弄自己。

    “嗯,就当做不认识吧,他说自己是神人,我们就将他当作神人,别的就当不知道。”李优随意的敲定这件事的基调。

    “我也是这个想法,不怎么愿意深究这件事。”周瑜点了点头说道,是不是淮阴侯对于周瑜来说没什么影响,他要的是能力的提升。

    “你这边情况如何,和那家伙现在还差多少?”李优毫不客气的询问道,他也算是感受到了韩信的强度,估摸着周瑜大概在认真起来的韩信手下撑不了多久。

    “不行,基本上是完全赢不了,如果是现实战场,现在最多只有一成的胜率,心象模拟,始终还是有一些差别的,在那里我是不可能获得胜利了。”周瑜头疼不已的说道,“不过进步还是有的。”

    “这方面只能靠你了,军略上你是我们这群人之中最有天赋的,我基本没可能赢过那家伙了,昨夜的胜利,其实是也只能说是子川的胜利,希望你能超越那家伙。”李优干了一架之后,也知道差距有多大了,对于击败对方这个目标直接放弃了。

    “嗯,我尽力。”周瑜无奈,李优此话一出,他就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不过这种事情难免的,毕竟在这一条路上,自己走在最前方,哪怕前面还有一个皇甫嵩,周瑜也知道,很快,自己就会超越对方。

    将周瑜安抚好之后,李优回头便早退去踢皇甫嵩的大门。

    “啊,这不是李尚书吗?什么事。”皇甫嵩拄着拐杖有些衰颓的看着李优说道。

    “神人入梦开心不开心。”李优直奔主题,带着丝丝的冷意。

    皇甫嵩闻言面色一怔,“你也遇到了?”

    “一败一胜!”李优看着皇甫嵩回答道,皇甫嵩直接一愣,折腾了这么久,他一局都没赢过,最近都准备停一停,先完成陈曦交代的军团了,毕竟说好了的事情,总不能装死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