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九章 威严

    “如果解决了,恐怕你的心情就更复杂了。”唐妃轻笑着说道,蔡琰当即抬手,戒尺就想朝着唐妃打去,而唐妃赶紧闪避,最后蔡琰却停手了,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我也是人啊。”

    陈曦跑到周瑜这边的时候,有点不太想进去,毕竟只是一个借口,不过本着明天不要被那群货色抓住,陈曦还是左顾右盼了一下,什么东西都不带,然后毫无顾忌的杀入了周家别院。

    陈曦进来的时候,周瑜已经双眼翻白,眼珠凸出,就像是正在进行仰泳的死鱼一样。

    “喂喂喂,怎么回事……”陈曦指着已经像是死鱼的周瑜对着周家的内侍询问道,“大汉帝国的海军总帅这就完蛋了”

    一阵抢救之后,周瑜终于恢复了过来,他其实只是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有点无法接受现实,翻了白眼,装死鱼而已,实际上并没有死。

    “啊,子川……”周瑜带着凄惨的笑容看着陈曦,“神人入梦真的是一个非常惨痛的学习方式,原来我距离强大还有那么遥远的距离,神人,不愧是神人……”

    “哈”陈曦一脸不解的看着周瑜,这都是什么情况,神人入梦什么的不是自己编出来糊弄别人的吗,周瑜这是真信了。

    “原本我以为自己在军略上可谓是天纵奇才,而今方才得知这一切不过是小道而已,神人之军略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指挥调动如同春风化雨,每每展开于最不可能之处,今日方知天下之大。”周瑜就像是快死的鱼一样,艰难的吐着泡泡。

    “呃,完全听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不过差不多也明白你遭遇了什么,这意思是说你倒霉了”

    周瑜心头一梗,“什么叫倒霉了,明明是上天要刺激我变得更强,闪开,我周瑜岂是一两次的打击就能击倒的啊!”

    “刚刚我看到某个人差点变成死鱼了。”陈曦无力吐槽道,周瑜好像又燃烧起来了一样。

    “算了,给你说说不清,周善,给我将沙盘拿过来。”周瑜对着门外吼道,然后很快一个壮士就给周瑜扛过来一个大型的沙盘。

    “你这是要进行兵棋推演,没兴趣,玩不起,告辞!”陈曦果断三连,这种东西他没有半点兴趣,不准备个十倍战斗力什么的,对不起陈曦的身份,因而见到这东西陈曦就抱拳准备跑路。

    “谁会和你玩这种东西。”周瑜没好气的说道。

    虽说早上醒来的时候差点气的吐血而亡,精神消耗特别大,但是躺了一天,当了这么长时间死鱼,周瑜表示自己已经恢复了一下,等一会跑荀彧那边去抱个大腿好了,借点精神量,晚上继续,江东周郎输得起,不就是吐口血,年轻,不怕!

    “那你那这个摆这里干什么自己和自己玩要不我给你找个大佬,最近皇甫老将军的腿被扎了,还没好,你可以跟他去试试手。”陈曦表示只要你不跟我玩这个,我们还是战友,顺带陈曦还给对方顺手介绍了一个交手的对象了。

    “算了,皇甫老将军也就那个水平了,和神人差得远,没什么好比较的。”周瑜满不在乎地说道,如果说以前他还有和皇甫嵩交交手的想法,但是自从被神人按在土里面摩擦了两遍之后,他已经对于皇甫嵩没什么兴趣了,要挑战就挑战最强的。

    “呃,这话说的,神人这么猛”陈曦愣了愣,随后不屑的撇了撇嘴,“要不我带皇甫老将军试试手,看看对方有多强。”

    “……”周瑜闻言愣了愣神之后,努力的将陈曦甩出脑海,神人对陈曦,周瑜莫名的觉得好带感的样子。

    “算了,我复盘一下,你看看就明白了。”周瑜估摸了一下神人的强度,又估摸了一下陈曦身后等同于金山银山的物资,觉得真打起来怕是两个外挂人士在互殴,至于说谁赢什么的,真心看不出来。

    “哦。”陈曦给回了一张冷漠脸,其实他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只不过周瑜这么热情的要给自己复盘,陈曦觉得还是看了看,然后复盘开始了,陈曦看着局势的变化,没什么感觉。

    厉害,很厉害,非常厉害,其实对于陈曦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就跟吕布打陈曦只需要动动手指,李条打陈曦也只需要动动手指,问题李条还能和吕布一个层次

    对于陈曦来说周瑜复盘的结果只能让坐在一旁一边喝茶,一边吃的陈曦,在周瑜复完盘之后,举起两只手,装作好厉害,好厉害,我看懂了的样子,努力的鼓掌。

    反正已经被打出了潜力的周瑜,和韩信昨夜干的那一架,别说是在陈曦眼中,在大多数的将帅眼中都属于神仙局那个级别了,自然陈曦是完全看不懂,就看到最后周瑜全军覆没了。

    不过这有什么,陈曦表示自己和别人进行兵棋推演,每次都会输的一塌糊涂,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内里的细节,陈曦一个都看不懂。

    “这种手法,这种奇思妙想,真的有一种淮阴侯在世的感觉,神人的水平之高,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周瑜感慨万千地说道,之前还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结果复盘的时候周瑜突然发现,对方的很多战术简直就是自己所学的淮阴兵书的经典再现。

    实际上怎么说呢,周瑜昨天看了一天的淮阴兵书,晚上遇到了韩信本人;然后周瑜带着看完兵书产生的最新感悟,对上了韩信,韩信看着周瑜使用着自己写的套路,于是周瑜用什么自己用什么。

    结果不用多说了,周瑜昨天才看的兵书,基于此产生的感悟,怎么可能能干的过写这套路,外加精研此套路的本人。

    “完全看不懂。”陈曦干笑着说道,他完全不知道韩信是什么套路,虽说淮阴兵书他也看了,但是怎么说呢,就跟孙子兵法,道德经一样,上面的每个字都能看懂,连起来也能读通,意思也能看懂,但是这东西怎么才能领悟,并且变成自己的东西,我也不知道……

    周瑜将陈曦丢了出去,没什么说的,他发觉自己八成是没给自己解精神天赋,居然会给陈曦这种人进行兵棋推演的复盘,这八成是真智障了,想通这一点之后,周瑜亲手将陈曦丢了出去。

    “喂喂喂,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你也不至于这么做吧。”虽说是被丢出来,但也不是横着撇出去的,所以陈曦也就是一个趔趄,回头就对着周瑜不满的叫道。

    “我会给你讲解军事指挥,我也是智障了。”周瑜毫不客气的说道,然后就听到天空一阵暴鸣,随后一个不知道什么的玩意,砸在了周瑜家的内院,然而并没有陨石坑。

    “安全落地!”一身狼狈,衣服都被打爆了的孙策,傲然直立,抬手兴奋的说道。

    “伯符……”周瑜扭头看了一眼一身乞丐服的孙策,双眼里面写满了冷漠,伸手一指客房。“周善,带伯符去换衣服!”

    孙策浑然不在乎的扛着新式钢枪,完全不顾周瑜眼中的威严,依旧傻了吧唧的对周瑜抬手招呼道,“公瑾早啊,我猎了一只鹿,听说你吐血了,晚上给你进补。”

    话说间天空之中落下来一只鹿,孙策伸手将之接住,恐怖的惯性,瞬间让那支鹿变成了血鹿。

    周瑜按了按额头,完全不管孙策的插科打诨,以及这只不知道怎么丢过来的鹿,只是保持着冷漠,用关爱孙策的友善眼神看着单手提着鹿,叉着腰,傲然而立的孙策。

    全场无声,周瑜温和的看着对方,看到神经大条的孙策也感受到了周瑜威严,讪笑着被周善拉走去换衣服为止。

    “让你见笑了。”周瑜看着陈曦一脸温和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甚至还有心情和陈曦见礼。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陈曦连连摆手,他在周瑜的身上真的感受到了一种可怕的威严,尤其是之前那一幕,陈曦深刻的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挑衅周瑜的好。

    “家中还有一些事情,也就不久留陈侯了。”周瑜和善的看着陈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曦感觉周瑜距离黑化就剩一步之遥了。

    “咳咳咳,我家里也有事啊,我先走了。”陈曦拔腿就跑,非常后悔自己今天没乘马车,说起来陈曦上朝不乘马车,毕竟本身一天就不怎么运动,多走走还能减减肥,更何况也不远。

    陈曦拔腿就跑,但是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陈曦跑到很远之后,居然隐隐听到了孙策的惨叫。

    哈哈哈,这肯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孙伯符可是抵达过破界的顶级强者,怎么会发出这么凄厉的惨叫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隐隐约约的惨叫声之中,陈曦的双腿迈的更快的,一副尽快离开这里的仓惶神色,大概是被周瑜的威严惊到了,肯定不是怕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