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八章 八成没救了

    对于陈曦这种明显有些自吹自擂的说法,周瑜并没有反驳,其实他也清楚,按照他现在看到的那些帝国所展现出来的凶狠一面来说,如果真发生了中原大战,没陈曦扼制的话,跌出帝国序列不是说笑的。

    “只是感觉到不满而已,我堂堂汉室怎么能屈居第二位。”周瑜不满的说道,“不过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看你的意思也知道,已经很努力的补了,但是补不上来是吧。”

    “倒也不是……”陈曦略有些尴尬,并非是补不上来,真要说的话,汉室如果和罗马贴边的话,罗马必败,甚至国破家亡都不是问题,然而罗马距离汉室太远,加之这个时代对方的军事实力又特别强……

    以至于在汉室看来,罗马简直强的不可思议,然而怎么说呢,罗马的底子其实是有些虚的,军费开支的问题,国家财政的问题,当然罗马也是有优势的,比方说欧洲最好的铁矿,煤矿什么都在罗马手上。

    称之为世界上最好的也没有什么错,这两样如果罗马能把握住的话,以汉室和罗马的距离,双方都拿对方没有什么好办法。

    毕竟握住煤铁之后,罗马当前财政支出最大的一部分也就是军费部分基本就解决大半了,毕竟罗马的士卒有些接近于义务兵,靠着超高的公民待遇,罗马士卒自带武器装备,甚至自带战马作战。

    如果能握住煤铁,罗马最大的军费问题基本就不是问题,然而罗马至死都是坐在宝山之上犹不自知,最后死于没钱,好吧,死于没钱还要买丝绸,总之,罗马人也是个坑。

    唔,按照这个看法,帝国这种诡异的存在,不是在作死,就是走在作死的路上,基本属于没救那种类型。

    “算了,这些我也就不问了,让伯符给我请个假,最近我就不去未央宫早朝了,那个神人有点凶,我估计至少需要十几次才能彻底赢过对方。”周瑜也没有深究的意思,他现在就是想怼神人。

    陈曦闻言也没说什么,他的神人入梦其实是个坑,只是说说而已,基本没有什么多余的意思,因而神人到底是什么个鬼样,陈曦其实也不知道,因而对于周瑜的神人入梦,陈曦是很有兴趣的。

    “话说,神人入梦到底是什么情况?”陈曦试探性的询问道。

    “你不也有神人梦授大百科吗?”周瑜随口询问道。

    “我就是读书啊,你是什么情况?”陈曦想了想自己曾经读书的场景,哪怕是隔世再想,陈曦也有些头大,当年是真不容易啊。

    “读书啊,治政系是真好,我这边对方直接陪我进行军事推演,算了,等我挑翻他,再说吧。”周瑜也没有怀疑,只是将之当作系别不同导致的教授方式不同。

    更何况周瑜也觉得,如果自己军事对战也是用书来应付的话,那真没什么意义,作战这种事情,当然要交手啊,只有交手才能展现出自身的水平,读书,这种东西,对于战场来说是死的。

    “那你继续努力,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我来问你战果。”陈曦眼见周瑜双眼之中燃烧的火焰,就知道周瑜已经进入了兴奋期。

    “好!”周瑜振奋不已的说道,之后陈曦便没有再打扰周瑜,毕竟该说的也都说了,该传递的也都传递了,周瑜心里有数就行了。

    次日,陈曦再一次提前下班,理由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就是去看周瑜,其他人也就是冷笑两下,陈子川你跑就跑吧,你看我们就没有拦过你,何必找这种借口。

    你看看人家孙伯符都没有你这么频繁的去看周公瑾,跑这么早你还不如说你去看甄宓,看完甄宓看蔡大家,所谓的去周瑜那边探病,不如说是完成任务,证明自己的确实有这么一个理由。

    在所有人鄙视的眼神之下陈曦跑掉了,然后出门遇到了刘备,刘备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叮嘱陈曦别闹得太过了,去华佗那边看看身体,检查检查什么的,陈曦表示这都是耳边风。

    之后再次遇到了曹操,不过这次没看到曹操脑袋上膨胀的血管,陈曦觉得曹司空大概是习惯了吧,不过对方的面色不太好,应该是吃错了东西,大概是和他无关吧,嗯,一定是无关的。

    途经甄家别院,再一次成功进去,甄家很是欢迎,然而甄宓还是没见到,陈曦也没有什么沮丧的,反正还有三个月。

    继续跑,路过蔡家,看看门口的马车,得,今天没办法了,二小姐和唐妃都在,不过还是去看了一下,至于昨天灵感爆发写出来的文赋,也拿出来交给了蔡琰。

    自然唐妃和二小姐就像是看人渣一样看着陈曦,而陈曦目光无有丝毫的飘忽,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状态。

    又不是给你们两个写的,你们两个这什么眼神,然而就算是灵感爆发写出来的文赋也只有九十多分,最多是更逼近了满分,以唐妃和二小姐的眼光来看,陈曦对说有点渣,但是文章的水平还是很高的。

    只可惜还是之前那句老话,珠玉在前啊。

    于是陈曦只能跑掉,表示自己之后还会继续努力的。

    “你还真帮陈子川修改给甄宓的文赋啊。”唐妃一脸狐疑的看着蔡琰说道,“你这还真是充满了正妻的气度。”

    “只是不想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蔡琰淡然的说道。

    “我觉得写的很好了啊。”二小姐不解的说道,以她的眼光来看,这篇文赋的水平之高已经超过了很多之前流传的名篇了,虽说是写给甄宓的,让自己姐姐审阅这点有点渣,但不说人的问题,只说文章的话,水准还是非常之高的。

    “嘿嘿嘿,你还不知道你姐姐和陈子川发生了什么是吧。”唐妃带着大叔一样猥琐的笑容说道。

    “姐姐和陈侯?”二小姐不解看着唐妃,最近都在照顾羊祜和羊徽瑜,蔡贞姬哪里有时间管这些事情。

    “是滴是滴,不信你可以问你姐姐。”唐妃笑嘻嘻的说道,“否则,你觉得蔡大小姐会这么淡定的帮他修改文赋吗?就算是心情好,也不至于次次帮忙修改,纯粹是这次有她的问题。”

    蔡贞姬一头雾水的看着蔡琰,唐妃则是一脸猥琐的笑容,蔡琰略有头疼,从几案上摸出来一卷装裱好的帛书,递给蔡贞姬。

    “贞姬,好好看看吧,这可是你姐夫的即兴作,而且是忽悠你姐姐自己写的,哎呦……”唐妃还没说完就被蔡琰抄起戒尺给了一下。

    “喂喂喂,我可一个字都没有乱说。”唐妃眼见拿起戒尺的蔡琰赶紧就跑,然而一边跑,一边叫,而蔡贞姬则是打开卷轴看了起来。

    隔了一会儿,蔡贞姬一脸感慨,佩服之色,而挨了好几下戒尺的唐妃依旧不知死活的问蔡贞姬,“陈子川会玩吧,你姐姐亲手写的,一开始开始肯定带着怨气,后面发现是给自己写的,大概都恍惚了。”

    蔡琰面色殷红,看着唐妃有些羞恼,但是却也没有否认,当时写的时候就有些恍惚。

    “怪不得,你说姐姐最近在帮陈子川修改情书。”蔡贞姬抓了抓自己的发髻,“不过,要是这样的话,之前那篇也是死。”

    “是啊,也是死。”蔡琰也是无奈至极的说道,陈曦的能耐已经很出乎预料了,问题在于一开始拉高的水平太高了,不管是洛神赋,还是阿房宫赋,都属于最高等的那个水平,说起来都不是说写就能写出来的,能连出两篇已经有一些天命的意思了。

    可现在的情况就属于,你必须要还要再写一篇。

    “你觉得能写出来吗?”蔡贞姬询问道。

    “八成是不行的,不过这不是你姐姐的事情,你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最近心情非常好,毕竟某个人折腾了这么久都没给甄宓写出一篇传世名篇,但是给某位可是即兴创作了一篇,而且还带捉弄的性质。”唐妃轻笑着说道,“地位不言而喻啊!”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蔡琰有些恼怒的说道。

    “可我为什么要不说话,蔡昭姬最近是真的很高兴好吧。”唐妃已经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但是紧握着戒尺的蔡琰最后还是没有出手,只是捏着戒尺叹息了一下。

    “你还在担心甄宓?”唐妃看着蔡琰询问道。

    “嗯,她也不容易,努力这么多年,最后却落到了我的身上,更何况还是我的学生,也算是我对不起她吧。”蔡琰有些纠结的说道,虽说心情很好,但是想到这些细节性的东西,她还是有些尴尬。

    “姐姐,这些不属于你的事情了,陈子川既然这么干了,那就肯定会负责的,更何况,你看他这不是还在努力吗?”蔡贞姬无所谓的说道,她看的很开,毕竟当年都能跟着私奔,有什么看不开的。

    “我就怕到时候子川还是没有解决啊。”蔡琰头疼不已地说道,“那样到时候,这件事对于甄宓来说就是一个刺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