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好兴奋,好兴奋

    莫名的樊阿觉得曹司空想的有点多,不过对方想的多不多,对于樊阿来说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于是掏出针,蒸馏酒过火消毒之后,一针刺向曹操的胸椎部的鬲俞穴。

    片刻之后,曹操脑清目明,疼痛立止,登时左右回看,觉得好的真快,“樊医师这一手真厉害啊,我现在感觉我头脑清明,没有一点疼痛了,比起华医师的药帖更为有效。”

    “家师当时是求根治,我只是求速效,司空回去还是适当放松心情,不要给自己过多的压力,之后无需服药就能自然恢复。”樊阿将针收起来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最近几日也不要上朝了,到北方纵马放松一番,消除内心的郁结。”

    曹操压根没听樊阿后面的话,只觉得这一针真有效,以后头疼了过来扎针就是了,完全没将樊阿后面说的话当一回事,樊阿见此则是连连摇头,不听医生的话,他也没什么好办法了。

    “曹司空,您还是注意一些比较好。”樊阿虽说对于这种不听医生话的家伙,很是无奈,但是本着医者仁心的想法,还是叮嘱了两句。

    “哦,哦,好的。”曹操以一种敷衍的语气应付道,随后像是想起来对樊阿开口询问道,“这一针多钱。”

    以前华佗等人看病经常是不收钱的,给大佬看病,大佬也不看价格,治好了直接给一大笔赏赐,搞的药价,收费什么的全靠感觉,直到陈曦近些年将医生们都收编了之后,才算是搞出来了一个官方,而且还算合理的治疗价格。

    “一枚五铢钱。”樊阿看了看自己的针,实际上像这种一针搞定,连药都不给的治疗方式,放以前是不收钱的,不过现在,最低一文。

    曹操左右摸一摸,然后给了樊阿一文钱,骑马就跑了,樊阿看着跑路的曹操,总觉得曹操迟早还要来扎针。

    “师兄,刚刚那是曹司空是吗?”李当之看着樊阿询问道。

    “是的,我觉得他还得来。”樊阿无奈的说道。

    “怎么,师兄没有给他治愈吗?”李当之不解的询问道。

    “对于医生的话当耳边风,我也没办法了。”樊阿摇了摇头说道,“对了,那边你学到了多少。”

    “还差很多。”李当之一脸感慨地说道,“盖伦医师也是学究天人,而且因为体质的问题,师父和张医师已经有一些眉目了。”

    曹操完全不知道,在他看来已经解决的了头疼毛病,在樊阿等人看来,曹操完全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果然好了很多。”曹操一路飙马,甚至不由自主的回想刘桐和陈曦这种让他曾经一想就头疼的角色,然而并没有任何的头疼之感,不由得心中大喜,果然是特别有效。

    等到傍晚的时候,华佗询问樊阿今天有没有遇到什么比较麻烦的病症,樊阿表示基本没有,又随口提了一下曹操,华佗表示,让樊阿盯着点,别真出大事了。

    “师父,曹司空的病症很严重吗?”樊阿不解的询问道,他也给曹操诊断过了,感觉没有什么严重的啊。

    “现在不严重,但是曹司空处的的位置,导致那种病本身就会往严重的方向发展,加之曹司空自身的性格,有些事情其实不适合过于较真,而司空有些过于负责了。”华佗摇了摇头说道,“你盯着点,别真发展到不好对付的程度。”

    “是,师父。”樊阿点了点头说道,随后又有些好奇,“师父,大概什么程度算是不好对付?”

    “迟早吓唬一下曹司空,让他讳疾忌医,最麻烦的话,怕是得开颅。”华佗略有恶意的说道,樊阿不由得手抖了两下,也就是自己师父说这种话,樊阿觉得不是在杀人,而是在救人,换成其他人,樊阿觉得自己最好现在就去长安令那边报备。

    “这是不是有点不好啊,师父。”樊阿有些犹豫地说道。

    “有什么不好。”华佗摆了摆手说道,“你盯着点,别让那家伙的病真发展到这种程度就行了,按说运气不差的话,应该是不怎么可能发展到那种程度。”

    樊阿点了点头,虽说他很想学习自己师父之前说的那一手,不过想想对象是曹操,樊阿觉得还是算了,毕竟他在曹操治下生活了很久,对于曹操还是很有好感的。

    樊阿收拾收拾东西走人后,盖伦抄着手术刀出来了,张仲景则是拿着切割用的小锯,两人出来的时候都有些兴奋。

    “人呢,人呢,需要开颅的人呢?”盖伦兴奋非常的说道。

    “是啊,人呢,这么大的手术怎么能不带上我们?”张仲景同样兴奋的说道,开颅这种事情他也曾想过,甚至也曾设计过,但还真没有干过这种情,现在多了一个外科圣手,张仲景有点把握了。

    “……”一旁还在煎药的华佗弟子李当之,不由自主的搓了搓手,这一刻他真觉得曹操迟早要被开颅了。

    另一边早早跑路的陈曦例行前去甄家在长安的别院,和之前几次一样,甄家人是很给面子的,但是甄宓依旧处于抑郁状态,当然看甄家人的样子应该是劝过了,不过不好说什么。

    陈曦浪费了一段时间,展现了自己的诚意,表示自己有错之后就离开了,然而依旧是没见到甄宓,不过没啥,慢慢磨,反正这个位置,天天都能经过,也不浪费时间。

    跑完甄宓这边,路过蔡琰老家,敲门,被放进去。

    “坐吧。”蔡琰依旧是一袭白纱,放以前的话,除非是陈曦跑得太快,让蔡琰措不及手,否则的话,肯定会换一身衣服然后再去接陈曦,现在就算了,让侍女领过来就是了。

    陈曦很自然的开始用眼睛乱瞟,丝绸轻薄,尤其是白色的,质量够好穿七层都能看到里面,蔡琰现在穿的就是那种家居的白纱衣。

    眼见陈曦进来就左顾右盼,蔡琰对此也就是斜视了一下,该干啥,还是干啥,反正该说的也都说了,陈曦有心就有心吧,蔡琰也不拦。

    “好了,现在说吧。”蔡琰将一曲弹完之后看着陈曦说道,现在陈曦已经彻底平心静气了,同样眼中的欲念也已经消散完了。

    “咳咳咳,昭姬你能不能弹一些其他的啊。”陈曦挠了挠脸颊说道,蔡琰的琴技本身就很高,但是曲子大多都偏向于淡漠,以至于陈曦每次过来的时候,心中有些其他的想法,弹完就全没了。

    蔡琰斜视了一眼陈曦,“可以啊,但是弹其他的某个人大白天就有些不太好的想法了。”

    “咳咳咳,我还没有那么差吧。”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道。

    “不,我觉得只会比我估计的更差,毕竟我当初对某个人开口的时候,某人第一反应就是白天。”不知道为什么陈曦这次在蔡琰的双眸之中看到了鄙视的意思,不由得面色尴尬。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陈曦很是无力的辩解道。

    “可这不是先秦,更不是阳春三月啊。”蔡琰笑眯眯地说道,“你最近还是冷静一点吧,听说到现在为止,你还是没解决啊。”

    “你到底是怎么听说的。”陈曦头疼不已地说道。

    “要是解决的,你肯定不会天天去。”蔡琰轻笑着说道。

    “你这边我也是天天来啊。”陈曦扶额,遮挡住自己的尴尬。

    “文赋还没有写好吗?”蔡琰看着陈曦说道。

    “写了一堆。”陈曦崩溃的说道,然后直接掏出来一沓大概有八九篇的文赋递给蔡琰,这些全是准备写给甄宓的。

    然而没有一个是百分制的满分,不过已经全部在九十分朝上了,这是最近陈曦不断修改,不断专研的结果,只是达不到一百分那就意味着统统都是失败作品,甚至送过去都挽回不了,只能更麻烦。

    蔡琰一篇篇的看完之后,不由得对于陈曦的能耐有了直观的感觉,每一篇的水平都不差,放在之前诗会的时候每一篇都能拿得出手,足以和曹操等人比一比,然而要说稳压对方一头,没可能……

    “每一篇都是良作,放在其他时候,一点都不丢人。”蔡琰对着陈曦眨了眨双眼,一副无奈的神色,“可惜……”

    “统统不合格是吧。”陈曦偏头无奈的说道,他自己都知道这个事实,问题是写不出来啊,这还是陈曦开着后世文章的挂,不断修改才达到的水平,要不开挂的话,别说接近百分了,九十分都很难得了。

    “是的。”蔡琰轻笑着说道,她最近挺喜欢看陈曦为难的神色。

    “唉,这种事情我也没办法啊。”陈曦抓狂的说道。

    对此蔡琰不置可否,本身这种事情就不是那么容易的,陈曦在这么短时间内能弄出来这么多水平不低的文章已经很厉害了,只可惜,珠玉在前啊!

    “好好工作吧,文赋什么的可以拖一拖,反正你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说不定什么时候运气就来了。”蔡琰笑的很开心,她的心态非常稳,陈曦写的越糟心,她越开心。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