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六章 我……头疼

    虽说李优的这次做事的方式非常的糟心,但是不得不说,这也算是通气的一种方式,相对来说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毕竟都不是蠢货,而且到现在能坐下谈,已经说明所有人的状态了。

    不过今天这件事难免给诸葛瑾等人一个感觉,并非是北方要对南方出手了,而是南方那边八成有什么隐患,因而下午处理完各自的事情之后,这群人就急急慌慌的去找周瑜去了。

    “看这情况,没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去周公瑾去了,话说,你跟周公瑾共事了一段时间,有什么感觉?”贾诩扭头对面无表情的李优询问道。

    “心胸广阔,实乃奇才。”李优平淡地说道,“各方面的能力也算均衡,政略,筹划其实都不差,只能说统兵作战,做出决策更为擅长,算是全能型的人物。”

    “哦,话说今天那家伙怎么没来上朝。”陈曦略有些好奇的说道。

    “你不也没来吗?”贾诩很自然地说道。

    自从刘桐带头逃班之后,汉室的朝堂风气就有些诡秘,等到陈曦也开始逃班之后,上朝这事居然可以请假了,曹操那边管的严一些也就罢了,刘备这边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孙策直接是不管。

    “可是我跑来干活了啊,周公瑾可没有来干活。”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按说不应该啊,公瑾这个人应该是挺负责的。”

    “是挺负责的,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李优随口回答道,对于周瑜,李优的感官还是很不错的,有能力,有责任心,长得帅,性情又宽厚,还不怎么作死。

    “我觉得也是,回头我去看看他。”陈曦随手将公文一撇,然后缩到圈椅之中瘫成一团。

    “去的时候,帮我也问候一句。”李优随口说道,毕竟共事了这么久,而且看对方也算顺眼,随口问一句还是挺不错的。

    “好,等到去的时候再说,子扬,你那边进度如何了?”陈曦随口对刘晔询问道。

    “厘定田亩,统一度量衡那个,基于程将军的管理,进度很快,但涉及的地区太多,还是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出结果。”刘琰虽说和程昱搞不到一起,但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看起来两人还是混的挺好的,虽说程昱有时候觉得刘晔这个人太滑头,不过也没深想。

    “哦,慢慢来,这个不用太急,只要别出错就可以了。”陈曦闻言深感点了点头,随后扫了一圈,轻咳两下,“咳咳,我有点事,先跑了,劳烦你们盯着点,今天哪几个值班?”

    因为现在中央参谋团的规模,甚至已经超越了陈曦当年构想的完美程度,所以已经可以奢侈到二十四小时这里都有人的地步了。

    “是伯达,伯宁,子瑜三人,不过现在三人都未在。”荀彧看了看空位,随口回答道,这政院保证,什么时候都有人在,而且也保证什么时候出大事了,都有人能做出决策。

    “哦,好的,我先……”说完陈曦就准备跑,然后被李优一手抓在肩膀上,将陈曦直接拽了回来。

    “文儒,什么事?”陈曦无奈的说道,“你看我都要跑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

    “听说,蔡昭姬那边你已经解决了?”李优算是大小姐的监护人,因而也不叫蔡大家,而是直接叫名字。

    “呃……”陈曦摸了摸脸颊,随后点了点头。

    “可惜当时我没在,洛神赋写得不错,当然阿房宫赋,我觉得写的更好一些,只是这笔法有些不太像是你的,字里行间某些声韵有些像是……”李优带着促狭的笑容看着陈曦说道。

    “咳咳咳,都说了是蔡昭姬帮忙调的音律,你还想说什么。”陈曦翻了翻白眼,也没有掩饰的意思,这东西没蔡昭姬,陈曦怕是得调上好久才能解决,毕竟声韵这一方面,陈曦真没有蔡琰敏感。

    “好好待她,交给你了,我也就少一件烦心事,原本我还以为需要等我死的时候,将之托付给你,现在还行。”李优拍了拍陈曦的肩膀,一副“当年的陈曦真是智障”的表情。

    “呃,我尽力……”陈曦有些唏嘘的说道,自己果然是比较渣啊。

    “什么叫你尽力。”李优扫了一眼陈曦,“不过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好叮嘱你的了,你自己解决就是了。”

    陈曦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跑掉了,然后李优有些唏嘘的摇了摇头,【蔡伯喈,我也算是能能对得起你了,不过你家女儿的性子怎么回事,那就不关我的事了,希望你的在天之灵自己保佑自己女儿吧。】

    陈曦跑路的速度很快,出去就撞到了曹操,曹操见此呵呵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就像刘备说的,你天天见某件事情,见多了,还能生气,我算你本事,最近曹操也算是习惯了这种情况,见到陈曦跑路的时候,至少额头的血管已经完全不跳了。

    “吖,曹司空,我有事去看看周公瑾,荀令君在里面。”说完陈曦就像是在网吧遇到了班主任的小学生一样,嗖的一声就跑掉了。

    “……”曹操看了一眼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陈曦冷笑了两下,也没说什么,然后大步朝着政院迈去,结果去了之后发现包括荀彧在内的所有人都有说有笑的,吃着点心聊着天,政院里面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笑声在曹操出现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倒不是说怕曹操什么的,因为曹操的到来对于这群人就像是咸水鱼里面混入了一条淡水鱼一样,热带花花鱼的画风和普通咸鱼完全就不是一个画风。

    “咳咳,司空,您有何事?”李优起身询问道,其实这话的主要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没事赶紧走啊,不要打扰我们吃糕点,喝茶,聊天打发时间。

    早都说了,现在汉朝中央的文官团能开三个自行运转,还不带出问题的班子,因而现在这个情况,工作量对于荀彧这些人来说其实都不算很高,每天轻轻松松就能干完自己的事情。

    不过荀彧,陈群这群人的节操比较高,既不像刘备那边已经彻底放养,又不像孙策那边从来没有管过,这群人就算是作完了工作,也会拿着自己或者别人批阅过的公文进行检查,消磨时间到下班。

    只是有句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天在一群逃班人员的包围下,就算是荀彧等人也不可能一直保持着之前那种状态,而这次就属于干完活之后,和对面那群人放松,放松。

    曹操扶额离开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尽快将国内的事情处理完,然后带着自己的文武群臣赶紧离开,否则自己手下这群聪明能干的良臣猛将迟早被刘备和孙策的麾下带坏。

    至于说曹操麾下的那群人将刘备和孙策麾下的文武带上正道什么的,那直接就是扯淡,所谓学好一辈子,学坏三天,相比于将刘孙麾下的文武掰直,很明显是曹操麾下被掰弯了好吧。

    曹操提前下班了,原因很简单,头晕……

    “华医师在吗?”曹操骑马来到长安这边华佗,张仲景进驻的医院,准备吃点药治疗一下,毕竟上一次华佗和张仲景开的药还是非常有效的,甚至在之前一年多都没有复发。

    最近主要是一系列让人头疼的事情,诸如陈曦啊,诸如刘桐啊,诸如孙策啊,啊,曹操停止了自己的想想,因为一旦想到了那些家伙的表现,曹操就又开始了头疼了。

    “曹司空。”正在晾晒药材的华佗徒弟樊阿走了出来对着曹操欠身施礼,“家师和仲景先生,盖伦医师正在院中讨论,您若是有什么病症,不太严重的话,可以由我代为给您治疗。”

    樊阿的医术水平其实也很高,一般的小病药到病除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曹操说明了自己的情况之后,樊阿眼角抽搐了两下,深切的生出了和曹操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在这样的管理下,大汉帝国不仅没有玩完,还蒸蒸日上,也是个奇迹。

    “头疼啊,唔……”樊阿给曹操诊脉之后,点了点头,实际上听完曹操的话,看了曹操的神色,樊阿已经是心中有数了,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用最靠谱的手段确认了一下。

    “心火太盛,您对于某些事情还是看开一些,现在已经有一些淤积了,不过不慎严重,不吃药的话,每天纵马放松,保持心情愉悦,自然也就会好的。”樊阿笑着说道。

    虽说樊阿听到大汉朝上层的逃班管理,也觉得挺糟心的,但是看看汉室现在的情况,樊阿觉得就算是上层混日子,可只要保持着太平盛世,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挺好的日子,继续延续下去,何必追究上面人是不是每天划水。

    老有所依,幼有所教,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很好了,能做到这些,谁管上面人是在划水,还是在干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