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六章 我们觉得很不错啊!

    甚至这群当前已经被编入农垦军团的私兵其实都不适合留在军中,这些人既不适合作为候补兵员,也不适合种田。

    想想看后世,戚继光的时候,在南方征兵都不要用这些城市游滑之人,奸巧之人,讲究要用乡野老实之人,基于此,再想想看那些现在被李优编入垦荒军团的老油条,陈曦也有些头疼啊,这些人肯定不是好兵,甚至拿去做后备士卒可能都属于给敌方增加优势的渣滓。

    “现在我们的情况,就算是参与战争也不需要杂兵,至少要的也是具备一天赋的精锐,低于这个层次再之后只能添乱,我们的兵制不同于先秦,也不同于先汉,继续这样既不是征兵,也不是募兵的搞法,开销太大了。”李优收拾了一下心态之后,继续给陈曦传音道。

    陈曦闻言,陷入了思虑当中,如果在其他时候兵力规模扩大确实很有必要性,但是现在的情况和曾经完全不同,兵力扩大什么的,确实有着现实的意义,可对外作战的出动规模,注定了需要兵力的质量。

    大规模的杂兵,既提高了后勤的难度,又加大了抚恤的成本,哪怕是陈曦也知道,以后对外作战最适合的方式其实是本土精锐加本地仆从军模式,从本土派遣杂兵,不论如何都是得不偿失。

    毕竟只要是兵,派往了前线,那么战死了都需要抚恤,这一点不管是杂兵,还是精锐,都需要一视同仁。

    “因而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兵这个概念,而这样的做法会进一步引发我们以前制定的兵员福利……”李优带着些许的思虑传音道。

    “进而引发税制上的变化,而你的意思是导向性的税制,不说,但是倾向于兵,比方说兵员免税,加之南方的荒原的情况,唔,差不多知道你整体的想法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李优这个做法和陈曦的做法有些冲突了。

    陈曦的做法其实比较倾向于在当前人口密集区,保持原有的农耕方式,只是限制土地买卖,而在新开垦,并且适合的地方进行由国家控制的大规模国营农场。

    说实话,就封建社会这个情况,国家只要能保证手中有粮,那么就不怎么担心民间可能出现的大规模起义等事。

    虽说不存在机械化等大幅提高效率的玩意,但是相比于民间种植对于天灾的抗风险性,国家建设起来的大规模农场,对于天灾的对抗性远远高过民间个体对于天灾的抵抗能力。

    好吧,这方面很大程度都是陈曦自己对于自身能力的怀疑,长生久视什么的,陈曦其实存在相当的疑虑,所以迟早有一天陈曦自己会入土的,所以有些东西需要提前应对好。

    加之陈曦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天赋这么折腾下去,下一代官员到底还会不会应对灾害性天气,算是未雨绸缪一般的思虑吧,不管到时候现实情况如何,陈曦本着最坏的打算直接在现在做好。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陈曦本着我将树栽好,后人别的不做,去乘凉总是会的吧,都不求多余的事情了,按照自己的规划往下走总可以吧,这种简单的事情,相比于让后人干一些开拓性的事情而言,已经简单了无数倍了。

    南方现在是地广人稀,没有开发,未来又注定是整个汉室的产粮地,陈曦寻思着既然这般,还不如趁着现在那里没人,自己伸伸手将之编入国营农场之中。

    虽说国营的场子都存在某些不太积极的东西,但是某些国营存在的意义本身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

    当前陈曦要的就不是赚钱,而是维护社会稳定,相比于后世那种所谓的“苏杭熟,天下足”,或者是“湖广熟,天下足”其实都没啥意义,相比于苛捐杂税这种模式,陈曦觉得还是趁着现在的苏杭和湖广基本没人,直接画了片区收归国有。

    到时候这片区的别的不干,职业种田,保证其他地方就算是全部遇到了天灾,这地方只要有产出,就能维持天下稳定的程度。

    然而陈曦按照李优之前话中的意思,怕是将那片地方分了,然后以调整税制的方式供养士卒。

    这种方式在同时代毫无疑问是相当不错的提案,但是和陈曦的构想有着相当大的出入,别的都不说了,分给百姓之后,管理的难度就比之前那种国营的方式要困难的很多。

    “文儒,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对于那边的构想吧。”陈曦有些犹豫的说道,李优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但是知道自己的想法,还这么提议的话,恐怕里面应该有一些别的原因。

    “你的那个想法,就我现在实地调研的结果看来是不现实的。”李优带着些许的叹息的说道,“想法是好的,就效果而言也不差,但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那就是你用谁去管理,种植。”

    “农垦军团啊。”陈曦平静的开口。

    “那么大一片,需要多少个农垦军团,从其他地方调动的话,又该如何调动,这些都是问题,毕竟农垦军团的人,也是从其他地方抽调过来的。”李优略有些无奈地说道。

    用农垦军团没错,但是怎么说呢,从其他地方调动农垦军团过来进行种田要说的话,其实没什么错,如果能轮换的话,其实并不存在任何的问题,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办**换。

    如果按照陈曦的苏杭,湖广的规划,那么砸五十个农垦军团,以及大量的耕牛就能将之搞起来,问题在于五十个农垦军团砸上去之后,轮换的人员呢?

    虽说可以用征兵那种方式,但是就现实而言,李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不训练而是为了农垦而进行的征兵模式,毕竟征兵制度本质存在的意义就是全民皆兵,不是为了召集民夫。

    用征兵制度维持农垦军团的话,对于李优来讲,那就是本末倒置,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李优宁可废除了农垦军团,如先汉那般四处征讨,征兵过来,不训练,而去种田,那是自废武功好吧!

    陈曦现在搞了一堆非主战的军团,但这里面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主战军团的地位并没有因此而出现动摇,可要是大规模的搞农垦,最后影响了主战军团,那就得不偿失了。

    李优现在就倾向于划分士卒,再之后对于农垦军团进行二次重编,保证军制的通知,更是保证主战军团的地位,以及军制本身的核心意义,种田什么的可以,但军人的核心不是为了这些,是为了战争。

    陈曦听闻李优此言,面做思虑状,而实际上现在诸葛瑾等人也已经讨论出来了一些东西,其实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李优不可能作死说是废除南方的军事力量,这本身就是扯淡。

    绕了一圈虽说没摸出来李优的脑回路今天是什么一个态势,但是至少知道李优八成有其他的想法,于是诸葛瑾一群人就开始绕着外围扯淡,反正不知道李优到底想干什么,但是我们可以干自己的事情啊!

    于是很糟心的一幕就出现,力挺凉州废除农耕,南方组织人力给凉州留下一片田亩,每年会将产出赠予凉州什么的,让我们永结同心,携手共创未来什么的,以至于李优的脸都有些挂不住。

    “啊,我觉得这个提议好啊,这样吧,我们在荆扬挑一块地方开发起来作为凉州的产粮地,然后凉州来个几万人作为驻扎如何。”庞统嘿嘿直笑,看着李优毫无畏惧。

    你之前那个提议不错啊,我给你更进一步算了,凉州肯定有不想当兵的,好吧,就算是想,我们也可以当做是不想啊,然后弄到南方来,到时候给你们粮食啊。

    反正物资什么的是死的人,人是活的,到现在这群人都知道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套路,但是我南方地广人稀,就你凉州那几百万人全过来我都能丢进去。

    因而摸不到套路也无所谓,我们力挺南北紧密结合,南方出粮,北方出人,更进一步的结合,北方人直接过来吧,想吃什么直接吃,我们不仅给粮,还送土地,全家过来都行。

    喜欢当兵也可以啊,诸夏一致,华夏一体本身就是政治正确,你怎么能说在北方当兵,不在南方当兵,这是思想教育问题,来来来,这是征兵令签了吧,来当兵,南北方什么的,不要太在意啊。

    陈曦扶额,南方那群人也是会玩,不过没啥,问题不大,李优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神色起伏,估摸着该试探的也都试探的差不多,下一次,或者下下次应该就会正式提出。

    应该是能通过,看现在这个情况的话,毕竟兵制和税收同时动一动,以南方现在的兵员素质,虽说主战军团没啥问题,但后备军团怕是要废除一大半了,不过今天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到时候南方恐怕也会反应过来,该怎么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