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五章 烦躁

    陈曦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了,李优这波目标不是军制改革,而涉及士卒的税改啊,什么南北方紧密结合一下,允许某些不想上战场的家伙,供养上战场的士卒的家人,这都是在说笑。

    国家出面的话,不可能这么明晃晃的将某些会造成社会矛盾的东西直接放在律法层面,这不符合和谐社会的本质,这一点李优不可能不懂,虽说李优有时候干活却是糙的不行,而且其本身还是一个变态,但这货的能力还是刚刚的。

    加之陈曦也是和这家伙共事了好几年,也没见过这货疯到这种有点像是磕错了药的程度,脑子这东西,李优就算不是这群人之中最好的,但也绝对属于佼佼者,至于其自带的变态属性,陈曦不觉得对方会将之用在这个地方。

    脑子这种珍贵的东西李优当然有,而且他的战友也都有,这件明显有坑的事情,怎么看都不是李优该有的画风。

    因而以此逆推的话,李优肯定是基于别人对自己的不熟悉设套,而且目的肯定不是之前提的那个主意,毕竟那个玩意儿怎么看都有点给后人设套的意思。

    毕竟南方就算是弱,南方的军团也必须是要有的,军政分离可以有,但是直接将某一区域隔离出军或者政的范畴的话,那就不是过界了,而是给后人挖坑了。

    这么一想的话,之前那个话用另一种方式去理解的话,倒是有点通行的意思,而且李优现在将南方那群人折腾到不得不盯着自己,避免他对南方军制下手的程度,那么在另一方面必然会出现疏忽。

    至于说陈曦为什么能看穿这一点,因为熟啊,他和李优实在是太熟了,而且李优今天的做法有点像是吃错药了,问题在于李优这种人会吃错药吗?不会……

    这么糙的手法,完全不像是那个面善心黑的李文儒啊。

    想到这一点,陈曦不由自主的扭头看向贾诩,果然贾诩已经神游物外了,很明显对方已经知道李优要玩的是什么东西了。

    “这种做法不合适。”神色木讷,没什么存在感的荀攸看了一眼李优说道,“太过于直接,而且这种事情不和符合人欲,就算一时因为感激可以帮上战场的士卒种种田,之后呢?而且南北皆为华夏,何故分你我,华夏唯一,诸夏一致,这样不合适。”

    荀攸估摸着也是摸到了李优的套路,毕竟早在十年前双方就是熟人,该研究的也都研究过了,顺手打个助攻,外带政治正确一下什么的,荀攸还是很乐意做的。

    毕竟这群人现在的情况,某几位是不能发言的,而荀攸刚好合适。

    有了没有什么存在感,并且不属于南方体系的荀攸发言,南方那群之前被李优用话术打的头昏脑胀的家伙也都反应了过来,直接进行辩驳,不管南方士卒对劲不对劲,废除了反正是肯定不行。

    不过一群人这个时候不能直接说这个话,而且李优那个紧密结合一看就是扯淡的提议,直接附和也不行,反驳的话,又滚回原本的专业人士干专业的事情这一话题,那不更糟糕。

    诸葛瑾,张昭,张纮等人又不是真蠢,自然明白李优上面那些话都是在哔哔,根本没有执行的可能,虞翻刚烈的上去怼,也是想看看李优的反应,问题是摸不到李优的脉,他们也不好接话,只能迂回尝试,只是看现在的情况,他们还是有点迷糊。

    “看到了没有,哪怕是你努力统一了中原,所有人也都能坐下来谈,中原的才智也都能集聚一堂,开动自己的指挥,但人心其实也并非是被拧成了一条绳。”李优冷漠的传音给陈曦说道。

    “好了,好了。不要给我说教了,没什么意思,人心本身就不可能完全拧成一条绳,能大方向一致我都很满意了,而且你都将话说道了那个程度,他们现在还能坐在位置上和你辩驳,已经说明我所维护的统一是很有意义的了。”陈曦没好气地传音给李优。

    李优这货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典型,自己是黑的,看其他人都是黑的,更过分的是李优从来不否认自己是黑的,甚至到后面美其名曰自己是人性最后的保障,陈曦表示黑就黑吧,还说的这么有道理。

    “哼,只是看不惯而已。”李优冷笑着传音给陈曦。

    “看不惯,你省省吧,这个世界你看不惯的太多了,还有,你这家伙有时候是带着有色眼镜在改造世界,很可怕了好不!”陈曦闻言眼神不由自主的斜视李优,随后略有不解的传音道,“又怎么了,感觉去了一趟南方,你回来之后心情不是很好。”

    “南北方的思维差距太大了,以我的观点看的话,他们太怂了,你说这么怂的人,面对我们如此,等到对外的时候,如果因为局部失误,导致他们被迫面对敌军,在明知不敌的时候,他们会如何表现。”李优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的反感。

    “他们不投降,会被你砍死啊,他们投降你又是这个态度,唉,文儒,你真难伺候。”陈曦一副心累的神情看了一眼李优,随后又犹豫了一下,“文儒,人心是不能试的,而且道德下限有多低,我们永远无法测度,同样人性的辉光有多高,我们也无法琢磨。”

    “只是一种很自然的思考,而且我没下手,足以说明我已经控制的很到位了。”李优沉默了片刻之后,传音给陈曦。

    “是啊,你已经很控制了。”陈曦点了点头,李优没搞清洗,一方面是给周瑜面子,一方面也是给自己面子。

    “你这边是准备动税制,修正军制了?”陈曦询问道。

    “嗯,一方面确实是我说的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这一点我不是在说笑,说起来,在场的聪明人太多了,假的东西不论如何都骗不了人的。”李优略有些唏嘘的说道,“另一方面也就是核心的税制。”

    “指向性,引导性的税制?”陈曦估摸着询问道,他基本已经知道了李优的想法。

    “加税,然后免掉士卒的税收,确实是导向性。”李优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想法,陈曦不由得叹了口气。

    “南方的形势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陈曦略有吃惊的看着李优询问道,“不应该啊,按说看孙伯符麾下的表现不至于如此啊。”

    “不,是我之前说的,长江以南的百姓不适合当兵,他们的弓箭虽说挺不错的,但他们的心性不适合作为士卒。”李优沉稳的回答道,“还有就是部曲问题,南方私兵的问题很严重。”

    “你去了一趟啊……”陈曦皱了皱眉头,他可不信南方那群已经躺地上露肚皮承认错误的世家,会在这一方面继续作死。

    “是的,我去了一趟,他们已经将私兵彻底解散了,但那些解散之后的私兵会抱团的,还记不记得我们当年和袁绍在冀州的那一战,最后最麻烦的对手是什么,”李优侧头看了一眼陈曦。

    袁刘之战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刘备这边确实赢得很顺利,但击溃袁军之后,溃散的乱兵对于冀州造成了相当的影响,也就是所谓的兵灾,收拾这个陈曦花费了将近一年。

    这还是因为袁绍的士卒多是本地人,冀州开发的相当到位,很难出现那种找个犄角旮旯一蹲找不到的那种情况,换成江南,这群被解散的私兵,要是变成了匪……

    解放战争结束,解放军大规模剿匪,也剿了四年才结束,想想看解放战争打了多久,尤其是江南那边,要真变成匪军,陈曦怕是肝痛。

    “放心,不会出现你想的那种情况,我完全不会留下这么大的隐患的,已经全部编入隶属于南方的农垦建设军团,就地进行垦荒和建设。”李优很是自然的传音道,陈曦闻言安心了很多,李优还是很靠谱的,虽说手段一般有些狠。

    “不过你也知道,南方的私兵除了真正的部曲是具备真正战斗力的,其他的外围更多是欺男霸女撑门面的货色,甚至都是一些地痞流氓,连良家子都算不上的货色,所以避免他们在我组建了农垦军团之后,受不了种田建设这种事情,我用了军事管制。”李优眼见陈曦安心,又给了陈曦一个大新闻。

    “……”陈曦无话可说,估摸着十有八九就是连坐那套,不过先这么管理着,别让那些家伙逃走当匪军就是了。

    “但这不能解决我说的那个问题,南方的士卒本质上是不适合当兵的,就算是编入了农垦军团,也没办法成为合适的兵种,南方相比于北方过于平静了,进而也就是说,这些人基本没办法成为合格的士卒。”李优略带烦躁的声音出现在了陈曦的脑海里。

    陈曦沉默,如果真按照李优要求的规格去考虑,毫无疑问,那群不事生产的南方私兵都需要解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