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五章 紧密结合一下

    “要不要我给你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凭直觉的猜测,在这种场合没有任何的意义,要么你拿出真正能说服我的证据,要么就听我说,辩论这种事情,在辩论的时候根本说服不了任何人!”李优冷厉的眼光划过虞翻,“放在以前,我根本不会解释这么多!”

    “你敢说你在这一方面没有一点私心!”虞翻被李优看智障的眼神气的够呛,直接起身质问道。

    “仲翔,冷静一下。”张纮突然开口说道,有些话不能说的。

    “至少我的私心比你的私心轻的太多。”李优冷冷的说道,眼中已经不再隐藏那种刺骨的杀意,李优这波真生气了。

    “虞从事,坐下!”陈曦敲了敲桌面,看了一眼虞翻,虞翻冷哼一声直接坐下,而后陈曦扭头对李优劝解道,“文儒,有事说事,南方步兵的问题可以先搁置,你这么提议必然有你的理由,说来听听。”

    陈曦在这件事的立场上,算是力挺李优的,因为他知道的更多,南方开发这件事没什么说的,但是解除南方的武装这一项就有些过了,陈曦估摸着李优应该也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毕竟直接在政院和别人死磕这种根本不像是李优的处事风格,这货下手一般都是一下将对方打死,扯皮这种事情,非常少见。

    “先说凉州那个地方,种个田需要两百天,产出还特别低,还不如当兵营用算了,现在的情况真要说也没啥差距,小孩子生活在那种环境,长起来都以当兵为本职,比招募靠谱多了。”李优的神色再一次恢复了正常,就像是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嗯,这一点没什么问题。”陈曦点了点头,凉州那个地方实际上就不适合种田,到现在基本上还是靠汉室每年从其他地方调拨粮食,这也是为什么从凉州征兵一直很容易的原因。

    “荆扬开发之后,按照报告内容的话,应该是一年两熟。”李优带着些许沉默说道,以前他是真以为汉室没有两熟不带轮休这种地方,结果这次确定是有,只是因为开垦难度,被他们荒废了。

    这一点诸葛瑾等人倒没什么动容的,豫章等地本身就是一年两熟,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倒是北方的文臣皆是面带惊容,这个时代南北方地缘导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很多南方人习以为常的东西,北方人根本没有多少印象。

    甚至李优到了南方之后,才发现还真有没有见过北方高头大马的富户,这种在北方根本没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南方堂而皇之的发生。

    “所以我寻思着,要不这样算了,我看南方人很多其实并不喜欢当兵,掏钱给征服免除兵役算了,我觉得现在这个兵役不怎么适合社会大环境,不想当兵的缴一笔款子给国家,国家拿钱去招募适合的青壮当兵也行啊。”李优这一波直接不掩饰自己的恶意了。

    和北方不同,这个时代因为军功爵制度的原因,北方人其实是相当喜欢当兵的,虽说当兵的危险性不低,但这个时代当兵混口饭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哪怕是当年灵帝的时候,当兵都是可以吃饱的。

    虽说打完就解散了,但是在当兵的时候,还是可以吃饱的。

    尤其是西秦之地,几百年下来,老百姓对于当兵其实是没有一点抵触的,甚至很多人是比较乐意当兵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这地方的粮食其实是不够的。

    当兵既能解决自家的问题,又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运气好还能升官发财,所以这一片区的百姓其实都是比较喜欢当兵的,毕竟窝在家里没饭吃,虽说有点无奈的意思,但几百年下来也都习惯了。

    加之这片地方出去的士卒在冷兵器时代一直都非常能打,也没什么吃亏的,所以当兵对于这片地方的人来说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越往南当兵的意愿就越低,原因是什么,其实不太能说清,而且随着往南的推进,平均战斗力也有所下滑,虽说不可否认确实有一些违背这种整体趋势的情况,但大体基本是这个态势。

    而李优现在的意思很明确,既然南方不大喜欢当兵,那就给南方人一个机会,多缴纳钱粮,可以免除他们的兵役,然后国家拿着钱粮到北方去招募适合的青壮。

    这个主意怎么说呢,基本属于釜底抽薪,有些政策看着是通行全地图的,其实由于地区性的因素影响,对于各地影响是完全不同的,以至于会出现说是公平,其实是非常不公平的情况。

    现在李优的主意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充满了恶意的提议,但如果公布的话,南方愿意给钱给粮免除兵役的绝对不在少数,至于说通行之后对于北方有什么影响,大局势基本没有。

    北方这边该当兵的还是去当兵,反正粮食不够,当兵管饭,倒是南方,怕是会有不少士卒寻思着解除兵役。

    “文儒给个准话,兵制改革不是几句话的意思,没必要恐吓自己人,”陈曦扶额,甚是无奈的说道,“你这完全是将征兵制,改成募兵制了,后者虽说有吴起珠玉在前,但不也有之前那杠子事情吗?”

    征兵制度算是秦汉通行的标准制度,没什么说的,简单粗暴,只要是成年男子,别说什么高低贵贱,全都需要进行为期两年的兵役。

    秦汉在这一方面的差别只有年龄和报备方式的区别,其他的差别不大,当然这里的汉指的是西汉。

    两者皆是一刀切的方式,到了年龄就给我去军营训练两年,两年时间足够将任何一个成年男子操练的学会所有该学会的东西,等到开战的时候,一声令下,便可以就地征兵直接出动。

    这也是古典****非常恐怖的一个地方——全民皆兵!

    同样这也是西汉能将匈奴按在土里面摩擦的重要原因。

    而后要说的就是募兵制,其实这玩意西汉就有,但是西汉是将之作为征兵的补充,主要是用来招募某些非常悍勇的精锐壮士。

    等到东汉,征兵制度需要的国家执行力,咳咳,洗洗睡吧,多了世家豪强这个阶层之后,就不要提中央政府对于地方的统治力了,全靠世家豪强稳固各地方。

    于是兵制就彻底变成了募兵制,拿钱招人,而且不再像西汉那样挑选,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军纪开始败坏,纵兵劫掠的事情开始时有发生,而且兵役开始混乱,很多招募的士卒都未经过军事训练。

    和先秦,先汉那种是个成年男子至少被操练了两年,上了战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也就导致东汉后期士卒的战斗力开始直线下滑,原因很简单,没钱了。

    募兵募兵,没钱自然招募不到好兵了,至于说为什么桓灵的时候汉室战斗力又上来了,其实这个时候兵制说是募兵,但又有些不同了,因为这个时候逐渐放开了私兵……

    各地方政府开始自己招募青壮,进行军事化训练,尤其是边郡,直接招人怼各种自己看着不爽的对手,一圈怼下来,比秦汉那种全国军训有效的多,毕竟这么搞是个人都见血了。

    等到黄巾之乱后,刘备入主泰山,陈曦实在受不了这种智障的方式了,直接改回征兵了,反正那时一穷二白,你不听我指挥,你就去吃土,所以还算顺利。

    之后地盘大了,陈曦将兵役修改为征兵募兵相互结合,先征兵,进行训练,军屯民屯训练营民兵什么的都算是征兵制度的体现。

    反正只要是个成年人,农闲的时候你要么编入建设军团搞基建,要么训练营,选一个,逃什么的,没可能的,都是半军事化管理。

    年年如此,等到要招募新兵的时候就从这些地方招募,招来的士卒也都基本能保证有一些军事化的基础。

    整体制度虽说有些混乱,但也算是兼顾了征兵制度的战斗力和募兵制灵活,当然陈曦承认自己能这么干主要是府库充盈,换成其他人这么搞的话,恐怕真的支撑不住。

    不过就算如此,陈曦也没有一点变更兵制的意思,至少这个制度是真正兼顾了两者的优势,汉帝国战斗力能飙的这么快,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个兵制的功劳。

    同样这个兵制也是汉帝国在必要的时候,将剩下一半的炼气成罡征召到行伍的必要保证,而李优现在貌似有些想要修改军制的意思。

    “军制这边我并没有改革的意思,只是一个趋向,用来补充调整南北方形势的提案而已,你们可以无视。”李优一副你们就当我说了一个笑话的表情,但是这种时候,谁信谁智障!

    “之前我的提议是废除凉州那些不适合的田亩,现在依旧是,南北方紧密结合一下如何,允许某些不想上战场的,供养上战场的士卒的家人。”李优换了一种说法看着众人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