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二章 惨案

    “呃……”刘桐愣了,扭头看向丝娘,而韩信见此当即心中一喜,有戏,有戏,自己可是兵仙啊,很有价值的,除非是狡兔死,走狗烹的时候,否则的话,自己肯定不会死的。

    更何况大丈夫在世,能屈能伸,跪下叫认错什么的没有问题的,更何况我韩信现在不过是龙游浅滩,从心,从心,再说给女帝认错什么的,逻辑上完全没错了,认错,认错。

    “我也不知道啊,你这么看我,要不还是砍了吧。”丝娘感受到了刘桐的眼神,挥舞了两下大型匕首,对着比划韩信比划了比划,然后开口说道,“再说他本来就被砍了,现在再砍一遍也不亏。”

    “唔,很有道理,砍了吧。”刘桐深觉丝娘说的很有道理。

    这一刻韩信表示自己是崩溃的,大吼道,“我可是兵仙韩信啊,我的兵法比这个时代其他人厉害的太多,我们将他们吊起来打,我对这个国家很有意义的,杀了我这些都会没有了的。”

    “呃,他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之前我们在石渠阁那边还挖出来过他的兵法。”准备下手的丝娘闻言收刀,扭头看向刘桐,而韩信则是额头冷汗淋漓,再一次是认识到女人的逻辑到底是多么让人崩溃。

    “问题是我们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货,还是假货啊。”刘桐皱了皱眉头,鼻梁出现了些许细小的纹路说道,真的很头疼。

    刘桐和丝娘的性情都不怎么暴戾,说要杀韩信也是恐吓一下,毕竟任谁寝宫混进来一个汉子,心情也会挺糟糕的,结果貌似这是个大人物,韩信啊,就算是刘桐不怎么关心政治,也知道这货是一个非常有能力,但是很能作大死的家伙。

    “真的,真的,我是真的,你随便找一个大将军过来,我将他吊起来打一顿,你就明白了。”韩信发现自己貌似除了兵法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以外,其他的貌似全都是空口无凭。

    加之韩信的一身智力全点的是军略兵法,对于政治和人情世故简直是一团糟,因而面对刘桐和丝娘明显的神色,也没有看出来什么。

    “哦,说不定是真的啊,桐桐,如果是真的,他应该比淮阴兵书值钱多了。”丝娘带着犹疑商量的口气对着刘桐说道,刘桐面做犹豫之色,“要不找个人来事实。”

    “找谁啊。”刘桐翻了翻白眼,身子侧躺,用手撑住自己的小脑袋,倾斜着躺在卧榻上,随性的开口说道。

    “找谁!”丝娘果断当传话筒给韩信说道,她对于朝中官员也是一抹黑,谁是最优秀的将校什么,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怎么知道。

    “咳咳咳,朝中统帅一方的将校,随便来一个,我跟他们来一场,绝对下场能让他们叫爸爸。”韩信赶紧解释道,对于兵法,他是很自信的,尤其是之前才见识了张任那票子人,发现还是那些玩意儿,基本都是自己开出来的东西,版本什么的都不太需要更新。

    韩信说完之后,眼见刘桐和丝娘那狐疑的神色,赶紧再次努力解释,自己是真正的韩信,吧啦吧啦一通之后,完全没有办法证明。

    “我记得赵括纸上谈兵连自己爸爸都能说的无话可说,但是出去之后,完全不及自己爸爸啊。”刘桐摸着自己的脸颊说道。

    这玩意儿是不是韩信可是很重要的,纸上谈兵这种手段,说明不了问题啊,要是一个活生生的韩信,能拿住把柄的话,刘桐觉得还是很有价值的,可要不是韩信,是个赵括,那等到某天真要用的时候,怕是得将刘桐气死了。

    “……”韩信一口老血梗在胸口,这话意思是我不但证明不了我是爸爸,而且很有可能别是是我爸爸?

    “丝娘,你怎么不说话了啊。”刘桐扭头对丝娘招呼道,她发现丝娘好像陷入了沉默之中。

    “呃,我在找法术啊,我记得我会一个入梦的法术,可以将对方对于某样东西的了解还原成心象,对于凡人没办法用,因为很容易爆掉,但他不是凡人啊,不会爆掉的。”丝娘摸了摸脸颊,带着蠢蠢的笑容说道,她是真的在找某个法术。

    “找到啦!”丝娘开心的说道,然后表示只要这一指头下去,对面这货对于兵法,对于战争的所有的认知都会以对方的认知显现出来,只要真的是韩信,那水平会和真的没有任何的区别,要是假的话,哼哼哼……

    结果不用多说,韩信确实是韩信,虽说是比较作,兵法战略方面还是很靠谱的,因而一指点下去,韩信真捏出来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战场,这下丝娘和刘桐基本上是心中有数了。

    “桐桐,这家伙好像是真的。”丝娘给了刘桐一个眼神说道。

    “没错,是真的。”刘桐也回了一个捡到宝的眼神,说起来,这几年运气确实是不错,经常性捡到一些奇怪的东西,而且非常有用。

    “哪还用不用让他和人切磋啊。”丝娘又回了一个眼神说道。

    “不用吧。”刘桐想了想,有点犹豫,最后眼神一拐,回了一个,“找个时间事实,看看淮阴侯到底有多厉害。”

    两人眼神交流完之后,韩信一脸等最终宣判的苦逼神色,隔了好一会儿刘桐开口说道,“虽说不知道真假,但是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判断,回头找时间,丝娘用入梦带你去和皇甫将军试试,确定你是不是有水分,唔,这次算是好运,不过你要还敢来我寝宫……”

    刘桐给丝娘了一个眼神,然后丝娘当场就化作恶鬼,手上的匕首化作杀猪刀,放在韩信的脖子旁边,“我就砍死你啊!”

    韩信惨厉的叫声,最后得以保证了自己的性命。

    “给玉玺上加点东西,然后送到偏殿去,对了,以后我一般不找你,你也别找我,但是我找你的时候,你不在……”刘桐哼哼的冷笑了两下,丝娘心有灵犀的展示了什么叫做生撕韩信。

    之后玉玺被送到了未央宫的侧殿,反正刘桐一般也不用玉玺,这东西对于她来说也就是一个象征。

    当晚丝娘和刘桐欢乐的去找韩信,表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法术,来来来,单挑皇甫嵩,到时候输了的话,你就等死吧。

    韩信表示自己比较怂,不过兵法单挑这种事情,韩信表示没有什么压力,就现在这个情况,项羽出来,我都能把项羽打的叫爸爸。

    总之韩信信心十足,然后丝娘施展法术,熟睡的皇甫嵩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你是何人!”皇甫嵩看着韩信冷漠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现在在梦中,寻思着怕是撞鬼了,不过撞鬼了就撞鬼了,作为兵家大佬,一身铁血杀伐之气,区区孤魂野鬼,宰了就是。

    韩信看着皇甫嵩,微微点头,表示还行,身上有明显的战场气息,不过毛毛雨了,皇甫嵩什么的完全无所谓了,自己身后还有两个老大在监视,今天我给你们表演手撕皇甫嵩。

    “闲来无聊,听说你兵法不错,让我看看这人间可还有敌手。”韩信一副你大爷我就这么傲慢,但是不服你来咬我啊。

    皇甫嵩表示现在的孤魂野鬼都这么高大上了啊,居然敢和我皇甫大爷比兵法,就算是陈子川也是靠着后勤才将我堆赢的,老子现在的兵法时代第一,你个孤魂野鬼这么猖狂,看我教你做人。

    因为是韩信的心象,哪怕是依靠丝娘的法力维持的,但至少在拟真度上对于皇甫嵩这种人来说完全分不清和现实的差距。

    皇甫嵩体验了两下之后,表示这个场子可以,比自己和陈曦的实战推演还靠谱,这波看我手撕对面。

    然后双方皆是十万大军的情况下,连半个月时间都没到,皇甫嵩就因为错估了韩信的反应,直接被对方给手撕了,而且韩信在手撕皇甫嵩的时候,还特意分出来了一半大军在围观吃瓜……

    “……”刘桐看着下方战场的惨案,一脸发木,讲道理皇甫嵩很厉害的,在刘桐心目之中一直都属于顶梁柱那个级别啊,结果现在皇甫嵩跪在战场中央,双眼无神。

    再看看韩信,一半的兵力还在围观吃瓜,这差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这也太能打了吧。

    “啧啧啧,还行,布置出错之后,发现形势不妙,直接带领中军强行摧锋拔寨,别的不说,勇气还是有的。”韩信将战场消除之后看着明显恍惚的皇甫嵩,带着些许的夸赞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攻打你的侧边的。”皇甫嵩强行压下内心的恍惚,因为过于真实的战况,让他清楚的知道对方有没有作弊,而正因为没有作弊,皇甫嵩更是难以理解,为什么自己在形势不妙的时候,断尾求生,调动最核心的中军进行突破,会被挡住。

    “为什么要知道你打侧边,完全不用啊,你打什么位置都一样。”韩信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干嘛要知道你打哪个位置,你大军打过来,最后拼的不就是指挥调动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