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二章 我也是很有价值的

    “可是好像真的有啊,这里就我们两个吧,但是我总觉得有一道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视线。”说着刘桐还非常敏感的左右看了看,像是在寻找什么的一样,不过完全找不到。

    “未央宫怎么可能有脏东西啊。”丝娘打着哈欠,坐起身来,勉强的伸着懒腰,宽松的睡衣,随着动作露出来一大片雪白的皮肤。

    慵懒的哈欠,伸直的腰身,敷衍的语气,然而说了半截就卡住了,因为丝娘居然也感觉到了一道视线从自己身上扫过,当即单手护胸,另一只手一拽丝被,将自己裹起来,和刘桐裹在一起瑟瑟发抖。

    “真真……真有脏东西!”丝娘一个激灵和刘桐挤在一起,一同瑟瑟发动,“刚刚我感觉到一道视线。”

    “喂喂喂,丝娘,你怎么也怕这种东西啊。”刘桐愣了愣伸手推了两下丝娘说道。

    “可是看不到啊,看不到,当然怕啊!”丝娘谨慎的左右窥视,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唔,你这么一说的话,真的很有道理,不过你能不能打过那个脏东西。”刘桐裹着丝被和丝娘抱着一起相互取暖,并小心的观察。

    韩信这个时候则是肆无忌惮的蹲在玉玺里面看着女皇和她的后妃,完全没觉得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或者更应该说,根本不在乎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这一事实,话说到现在韩信也不知道丝娘是仙人,他是真把丝娘当作后妃了。

    虽说韩信心下吐槽,两个女的在一起又生不了孩子,可怜老刘家这是要绝后的节奏,但作为爷们的本能,很是习惯的进行了偷窥。

    【原本还以为晚上会发生一些什么,结果什么都没发生。】韩信盯着抱着一起的丝娘和刘桐不由自主的想到。

    “我正在找!”丝娘左右探头探脑的寻找视线的来源,过了一会儿丝娘逐渐的将目光锁定到了玉玺上,然后给了刘桐一个眼神。

    “好像是的。”刘桐不太确定的说道,传国玉玺是脏东西什么的,刘桐实在不敢想,但是视线好像真的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我先把它逮住。”丝娘从被子里面探出手,然后像是织锦一样在双手之间生成了一篇罗网,然后在韩信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玉玺给彻底包住了。

    也亏丝娘现在的状态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仙人,否则这种直接在玉玺上搞事的手法,足够让正常仙人当场完蛋。

    “逮住了,没错,就是玉玺!”丝娘兴奋的一揭丝被,直接赤脚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手上生成一把匕首,朝着玉玺兴冲冲的冲了过去,来刘桐这边这么久了,第一次感觉自己还是很有价值的,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抱枕,宠妃什么的。

    刘桐见此,感觉了一下,确实没有了视线,同样兴奋的冲了过去,“丝娘干的漂亮!”

    “哼哼,那是当然,我可是你的守护仙人。”丝娘努力的一挺胸,略有得意地说道,她可不是宠物,她可是有正式职业的仙人。

    “不过这怎么办?”刘桐跑过来,看着丝娘拿着一柄匕首在来回比划很是头疼的说道。

    要是其他的东西,现在就动匕首了,可这是传国玉玺,就算是刘桐也不敢随便毁坏,至于丝娘匕首划了两下,都被玉玺自带的气运辉光给挡住了,以至于丝娘现在也挺尴尬的。

    “这怎么办?”丝娘接连划了好几下,都没有解决问题,作为仙人,这么国运承载体,根本不是他们能乱搞的,就算是左慈和南华这种大佬,被面对玉玺都不会比丝娘表现得更好。

    毕竟丝娘好歹也是后妃,这么的比划着,虽说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至少不会被反噬,换成正常的仙人现在大概都快要被反噬完蛋了。

    “唔,应该是里面有东西,我们要不和里面那个家伙谈一谈,你将法术解除。”刘桐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她倒是能下手,但是她也不敢对玉玺下刀子啊。

    “哦,也是。”丝娘想了想,将匕首解除,然后将缠绕在玉玺上丝网也解除,将刘桐护在身后,然后跟刘桐对视一眼,一起对着玉玺招呼道,“里面的东西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出来。”

    “……”韩信表示自己收到了侮辱,顺带韩信还不能不出来,因为刘桐发话了,这是元凤一朝,刘桐都发话了,国运已经起了反应,韩信就算是不想出来,也顶不住多久。

    “你才是东西!”韩信怒斥道,作为兵仙的尊严不能丢。

    “哦,里面不是东西的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出来。”刘桐和丝娘对视了一眼,顺着韩信的话说道。

    韩信表示自己这波已经不是受到了侮辱,而是受到了伤害,有你们这么说的话吗?

    然而连着被刘桐点了两下,就算是韩信也算是汉帝国最早的缔造者之一,有资格享有国运,但是面对现在当前现实意义上的元凤朝天子,你韩信既然转修了仙人,就需要按照仙人的规则,于是韩信被玉玺里面的国运硬生生弹了出来。

    “出来了,原来不是东西!”丝娘看着从玉玺里面弹出来的光球理所当然的说道,然而等到光球落地变成韩信,丝娘和刘桐发现对方是男性当即就慌了,七手八脚的遮挡自己,而丝娘更是各种招数朝着韩信轰杀了过去,差点将韩信打死。

    吓得韩信赶紧又回到了玉玺,然后丝娘一边慌乱的遮挡刘桐的睡衣,一边七手八脚的给玉玺施加封印,让里面的人什么都看不到。

    “嫁不出去了……”将这些事情作完之后,丝娘就像是去了灵魂一样,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一脸沮丧的说道。

    “啊啊啊,我要杀了那个混账,居然有男性敢来我的寝宫,我要宰了他!”刘桐已经发飙了,直接抓着玉玺疯狂的摇着。

    与此同时,丝娘也才想到自己明明可以秒刷一套衣服,然而之前自己居然因为慌乱没有想到,对于自己的愚蠢,丝娘已经绝望了。

    刘桐寝宫外,侍女和禁卫皆是叹息,他们能听到寝宫的声音,但是这种每天早上例行打闹的声音,对于他们而言,早已习以为常。

    不管是刘桐,还是丝娘,每天早上都难免如此,因而这群人虽说听到了寝宫的声音,也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只等刘桐再过一段时间的召唤,在刘桐宣她们进去之前,就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不要摇,不要摇!”刘桐努力的摇摆玉玺,里面的韩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天翻地覆,面对这样的情况,韩信之中大声的制止刘桐,然而并没有什么意义,刘桐已经在气头上了。

    折腾了很久之后,刘桐终于冷静了下来,倒不是因为发泄完毕了,只是觉得这样拿里面那个男子没什么好办法,虽说对方已经发出了被杀猪时的惨叫,但这不够。

    刘桐默默地侧头给了丝娘一个眼神,丝娘心领神会,然后刘桐开口说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的谈一谈,你到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寝宫,还有你为何能进入玉玺。”

    丝娘默默地解开自己的封印,已经快被刘桐摇吐了的韩信直接四肢着地出现在了刘桐面前,这个时候刘桐和丝娘虽说因为死命折腾玉玺,有些衣衫不整,但该挡住的都挡住了,没什么暴露的。

    因而在韩信出来的第一时间,丝娘双手拉开产生的丝线,直接将韩信捆成了一个只露出脑袋的球。

    “说说吧,你是谁,如果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看到没有!”丝娘随手生成一把匕首,唰的一丟,韩信耳边的发丝就没了,那一瞬间韩信清楚的感受到了被吕雉统治时的恐怖。

    尤其是丝娘双手叉腰,上半身下压,就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他时的冷漠神情,让韩信头皮发麻。

    刘桐则是后退几步,直接坐在床边,看向韩信,双眼写满了冷漠,自己的寝宫可是从来没有男人的,偷偷摸进来的仙人,砍死吧!

    “我是韩信啊,淮阴侯韩信啊!”看着丝娘用匕首打磨指甲,刘桐高傲的抬头斜视自己,韩信的求生欲瞬间上升到了爆表的程度,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更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捆成球。

    “丝娘,你懂的。”刘桐听完,回了韩信一个冷漠脸,然后扭头对丝娘说道,丝娘点了点头,手上打磨指甲的匕首,瞬间变得有三尺长,抬手比划了两下,就准备瞄着韩信下手。

    “哈!”丝娘的匕首带着爆音朝着韩信砍去,那一刻韩信的求生欲骤然爆表,被捆成球的韩信,直接像是球一样滚了起来。

    “我真的是韩信啊,淮阴侯韩信,其他人不可能进入玉玺的,这是当年张良和萧何的安排。”韩信惨厉的解释道,风范已经彻底喂狗了,毕竟活着的时候他已经见到了女人的凶悍了,现在他完全不想再见识一次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