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一章 未央宫的脏东西

    “这么说的话,确实有点惨。”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对于叶调有些怜悯,“话说那个国家有百万人口吗”

    “说笑呢,三十多万的小国。”贾诩略有不屑地说道。

    “那也不错啊,内迁到中原各地,补充一下人口也好。”陈曦甚是满意的说道,“我对于叶调很有好感了。”

    “在贵霜的千帆海军眼皮子底下,你怎么迁移人口。”贾诩叹了口气说道,“没那么容易的。”

    “迟早都需要动手的,无所谓的事情,我们还怕这个啊。”陈曦淡然的说道,对于他来说,对上贵霜什么的,根本就是时间问题。

    “话虽如此啊,但是收了叶调那就是自家的地方,在自家地皮上动手,打碎了坛坛罐罐都是自己的,心疼啊。”贾诩一脸抑郁的说道,为什么喜欢在别人家的地盘上干架,因为招数再恶心,破坏的再多自己都不心疼,而换成自家地皮,那明显就有些束手束脚了。

    “好有道理,叶调还是再等几年,到时候干翻了那里的贵霜再说吧,唔,回迁一下,然后再迁人,刚好分封。”陈曦笑着说道。

    “那种地方,也就是个大岛,没什么意思的。”贾诩看了一眼陈曦说道,华夏对于土地的定义很多时候指的是大陆,对于岛屿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叶调要不是举国内附,汉室根本懒得搭理。

    不过怎么说呢,有些事情从利益上讲的话,确实是不值一提,但是从政治上讲的话确实是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举国内附这种大事,可是很大程度能证明这个时代汉室在其他国家之中的地位的。

    因而叶调那边虽说只是一个小国,但是在确定对方如此坚持之后,汉室一众朝官心中还是非常之愉悦的,自然动力也远比其他时候更为充足一些,毕竟是证明汉室强盛的盛事,不能胡搞。

    再加上对手又是汉室这边已经上了黑名单寻思着找个时间点直接砍死的大月氏,自然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虽说汉朝现在寻思着海军确实是打不过贵霜,不过这并不影响,汉室的决心。

    “看来贵霜这边确实是和我们八字不合啊。”贾诩传音给陈曦,话音里面充满了嘲弄的语气。

    “是啊,八字不合,还好当年没弄个宫女去糊弄一下,现在还是稳稳地往死了搞就是了,就是不知道奉孝那群人情况如何。”陈曦略有些由担心的说道,虽说对于郭嘉的能力很放心,但帝国这个级别真心不好啃,崩牙了什么的,陈曦完全不意外。

    就在陈曦思考着郭嘉那边情况的时候,未央宫后殿保管玉玺的地方突然光芒大作,而后一个虚幻的人影唰的一下消失掉了。

    “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跑了。”陈曦在韩信被召唤走了之后,因为直接和国运挂钩,莫名的有些察觉,不由得传音给贾诩询问道,用陈曦的话来说就是,感觉有点怪啊,好像什么东西跑了。

    “你这么一说的话,刚刚我也有一点点奇怪的感觉。”贾诩略有犹豫的回答道,随后快速传音给几个熟络的朝官,从荀彧到鲁肃,一个不差,皆是回答,在之前一瞬间有点怪异的感觉。

    “看来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跑掉了,而且和我们休戚相关,回头找仙人帮忙查一下。”贾诩面做肃然状传音给陈曦说道。

    然而现在长安地宫之中的仙人已经忙成狗了,韩信跑掉的动静对于他们来说还是非常之大的,现在这群人都忙着镇压国运。

    “嗯,这件事回头查一下吧,不过这种凭感觉的事情,八成又是和仙人有关,话说贾文和,该不会是紫虚要回来了吧。”陈曦带着些许的思虑神色开口说道。

    “不,不应该,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其他人肯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贾诩摇了摇头说道,“交给我吧,回头我来查一下。”

    张任与班纳杰的战争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并且某神级人物亲自下台修改了游戏规则并参与了战争,班纳杰自杀祛除了神级人物。

    因而等到贾诩开完朝会,准备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时候,韩信已经回来了,那种隐约的感觉让那些和国运牵扯比较深的,而且感觉灵敏的家伙都明白,之前跑掉的那个玩意儿又回来了。

    “看来我是不用去找了。”贾诩如是说道,他对于仙人的兴趣不是很大,而且也不大喜欢插手仙人的事情,因而确定那个东西又回来了之后,贾诩也就没有再去调查。

    至于说死了几百年,又醒过来的韩信站在长安的城头上看着那繁荣的都城,不由得心生感慨,四百年的帝业,依旧如此繁华,果然汉道不衰,国祚依旧,想想自己曾经为之奋斗的基业延续了这么久,而且变得比曾经更为宏大,刚刚苏醒的韩信其实是挺有成就感的。

    只是这成就感刚生出来,韩信就不由自主的觉得肝痛,这里面有一部分是他的功劳啊,结果自己现在成了这么一个狗样,只能在未央宫这一片国运浓厚处厮混,垃圾张良和萧何,差点就将他坑死了。

    倒是仇恨什么的,韩信站在未央宫最高的地方,远望长陵,嘿嘿嘿,刘三你个渣渣,尸骨都寒了,看看长陵的状态,这是被盗墓了吧,傻了吧,我现在在你坟外面,你在里面,突然感觉好愉悦。

    说实在的,一开始张任给韩信说已经过来四百年的时候,韩信其实挺愤怒的,自己虽说作,但还真没对不起他刘三,蒯通让他造反,他都没干,结果回头被搞死了,一肚子火啊。

    然而等重新回到未央宫之后,韩信反倒冷静下来,尤其是能远望长陵的方向之后,韩信不仅不觉得愤怒,还觉得挺爽。

    韩信带着说不清是怨念,还是愤恨的想法,望了一眼长陵埋葬刘邦的方向收回了眼神。

    至于说刘桐,韩信已经见到了,一个小女孩,没什么好看的,韩信表示自己也懒得和这种小辈见识,加之仔细观察了一下,韩信确定刘桐明显比刘三那个渣渣干的好。

    韩信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准备滚回玉玺休息。

    说实在的韩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回来的时候还是白天,看了一会儿长陵之后,天就黑了,按说自己也不可能盯着刘三那渣渣的坟看了一个时辰吧。

    韩信如是想到,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从他回来,站在未央宫城墙,看长安只看了一刻钟,看长陵看了两个多时辰。

    不管怎么说,对于韩信而言,刘邦确实是他人生的转折点,自己的命运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刘邦而发生了改变,虽说最后的结局很不好,但没有刘邦的话,韩信深觉自己可能在人世白走一遭。

    因而韩信现在对于已经死掉的刘邦,心态其实非常复杂,如果刘邦还活着,韩信八成捅死对方的想法都有,而现实是韩信一闭眼,一睁眼,四百年过去了,别说刘邦了,刘邦孙子的孙子的孙子都死了。

    这下连个复仇对象都没有了,远望长陵,靠着某些仙人化带来的直觉,韩信很清楚,长陵上有不少的盗洞,对此韩信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总之韩信现在的心态非常复杂。

    复杂到自己明明盯了一个多时辰的长陵,甚至都没有明显的感觉,甚至还产生了自嘲的想法。

    “唉,这种感觉,真的是睡一觉醒来,仇人都死光了,报仇都没有个对象了。”韩信看着已经出现在天空的星辰叹了口气说道,果断滚回去未央宫后殿的玉玺里面去休息。

    次日一大早,原本应该在睡懒觉的刘桐,蹭了蹭丝娘之后,敏感的左右巡视了一下,她那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自己休息的未央宫好象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丝娘,醒醒,醒醒!”刘桐敏锐的直觉不断的扫视,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东西,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该不会是有什么脏东西吧,当即伸手推了推还在被子之中的休息的丝娘。

    “桐桐,诶,什么事~”丝娘半睁着双眼,睡眼惺忪的看着刘桐,从被子之中抽出来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一脸倦意的说道。

    侍女什么的晚上被她们两个赶出去了,不过起床洗漱的话,只需要招呼一声,在外面等候的侍女就会进来。

    “我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我。”刘桐裹起丝被瑟瑟发抖道,“未央宫之中该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吧。”

    “怎么会有脏东西啊,现在汉室国祚延绵,国运浩大,作为帝王居住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魑魅魍魉这种东西。”丝娘拍打着瑟瑟发抖的刘桐,一脸倦意的安抚道。

    天才本站地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