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章 交流交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最重要的在于,后者难度低啊,到现在陈曦已经写了十篇文赋了,其中有三篇靠着修改,还有后世的经验,调整声律之后,基本能有个九十五分,问题在于如何在百分制的情况下,考出破百成绩。

    不过陈曦估摸着是没有希望了,难度实在是高的有些爆炸,现在的水平已经可以说是陈曦最高的水准了,再挣扎下去,也许有可能出现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现象,问题是那个需要脸啊。

    倒不是说陈曦脸黑,只是靠脸的东西不怎么靠谱,靠技术能堆出来的东西陈曦觉得还是更靠谱一些,感谢上天,女性天生喜欢亮晶晶的东西,而陈曦现在有把握搞出来大量亮晶晶的东西。

    之后罗马也没出现什么幺蛾子,联姻什么的罗马也没太大的兴趣,和贵霜不太一样,这个国家没太大的联姻需求,自身掌握的资源并不怎么需要和汉室联姻进行维持。

    实际上相比于和汉室联姻,对于希罗狄安来说,能将丝绸的价格砍到现在这个程度,对他来讲更有现实价值。

    毕竟罗马现在的情况,联姻一个汉帝国,也解决不了国内贵族疯狂的购入丝绸的问题,倒是将丝绸价格砍到现在这个程度,真的有利于罗马这个国家进入经济的常态平稳发展。

    自然两个狗大户敲定了一系列的通商贸易之后,罗马和汉室看对方都更为顺眼了,虽说有些可惜战场的事情,但是有可以坐下来谈的利益,罗马人估摸着汉室迟早得跟自己上一条贼船。

    毕竟亲自来一趟之后,希罗狄安现在和塞拉利,也就是加纳西斯的儿子一个想法,开战,别做梦了,少年,汉室和罗马的距离撑死就是摩擦摩擦,根本不可能开战,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太远了。

    有了这个一个基调之后,希罗狄安就寻思着是不是回到罗马之后,往汉室这边派遣一些固定性,常驻的使节,了解汉室的文化,政局什么的,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这个消息罗马这边已经放出来了一些,汉室这边也乐见其成,甚至还暗示,你们真要这么干,我给你们罗马也派点人,然后咱们在再签个条约什么的,在长安和罗马一人批一块地,作为双方的驻点。

    最近双方貌似已经有点像谈这件事的想法了,说实话,这俩交流之后真心觉得对方大气,没什么斤斤计较的地方。

    汉室这边想想罗马提议的二分安息,自己打赢了,米迪亚以东全部送给汉室,深切的觉得罗马真心是个狗大户,不过狗大户不狗大户不重要,重要的大气啊,给人的感觉都不同那些番邦小国。

    至于罗马这边想想汉室因为一个承诺给安息的支持,觉得这国家还是重信誉,重承诺的,虽说脑子有点不太对,但是和人交朋友,当然最喜欢这种死脑筋的家伙了,汉室不愧是汉室。

    自然双方看对方现在是越来越顺眼,尤其是双方都是个黑发黑眸,最多是罗马人有些贴近于羌胡那种面容,实际上化妆两下,基本也就看不出来了,因而混着混着,双方都觉得很有点味道。

    当然罗马那边倒是没有思考什么正本清源这种事情,因为罗马这边对于这一方面的历史兴趣不太大,倒是汉室这边除了刘虞有这个想法,和罗马人混了一段时间的礼官,来打酱油,外加陪同的教化派人员,现在都默默的生出了同样的想法。

    罗马那旮旯的人居然和我们长得这么像啊,虽说有些胡化的意思,但是真的很像啊,而且做事还真有点他们汉室堂堂正正的风范,气度上的也很像汉室这边的特有的大气磅礴,该不会真是自己人跑过去的吧,不止一个人这么想……

    私下里已经有人偷偷扯过这一方面的事情,因为汉室这边也有相对完整的历史记载,加之现在真正出于文明没断代的时候,自然发觉对面和自己很像,行事风范很有点诸夏风范之后,这群人就偷偷开始调查了。

    然后怎么说呢,历史这东西不敢查,因为查了之后,你都不知道你会查出来什么玩意儿,毕竟历史不需要逻辑,只有需要……

    结果这群大佬去查历史去了,查各家的典籍,真的查出来一些东西,尤其是在前些年挖出来甲骨文,这群大佬努力了将之破解的。

    谢天谢地,华夏文明一脉相承,原始甲骨文什么的,这群人对照着金文,古篆等等连蒙带猜,硬生生全部破解了,毕竟这个时代还有一些能通读金文和古篆的大佬。

    自然回头破解了之后,这群人之中有一些比较厉害的已经开始对着甲骨文上的记载,整理编撰商朝的历史,其实华夏人很喜欢这么干的,修史对于这些人来说是非常神圣的一件事。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群人真找到了部分的记载,也就是大约在这个时代一千四百年前的时候,武丁的王后妇好,在差不多河西走廊,新疆等等地方和白狄干了好多架。

    将这群白狄硬生生赶了出去,之后更是派人前往了更西方去调查西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就没有了记载,因为甲骨是挖出来的,而且也确实是真货,翻译也没错,而出了罗马之后,这群人在看上面的记载就有些诡异了。

    该不会真是商人的后裔吧,虽说商朝是被周朝推翻了,而且诸夏这个概念也是周朝提出来的,但要说的话,后世这些王朝其实是承认三代时期的,承认他们是华夏之源。

    因而要说商算不算诸夏之内,确实不算,因为商那个时代没有这个概念,但要说商算不算中原正统,必须算,一脉相承,岂能不算。

    有这么一个思维,再看这段历史的话,汉室这边不少人就有那么点诡异了,毕竟双方的容颜虽说有区别,但是标准的黑发黑眸加皮肤还是完全一样的,容貌上的问题,只能说是胡化了一些。

    可行事的风格各方面,非常贴近,又有这么一些资料作为参考,汉室这边已经有人寻思着,这该不会真的是商人的一支吧。

    尤其是刘虞偷偷问希罗狄安罗马的发展,确定罗马人自己也记得自己是东迁的,刘虞就有些躁动了,直接问希罗狄安你们的史书呢,史书好歹也记点东西吧。

    希罗狄安表示确实是史书,因为总有一些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家伙偷偷写小本本,问题是早些年罗马不够强,王政之前的历史遗失了大半,就知道是从小亚细亚那边迁移过来的,至于那段历史,丢了。

    刘虞气的啊,直接问希罗狄安你们的史官呢,然后希罗狄安很无奈的表示,我都不知道我们的史官是谁,不过过些年他死了我就知道了,不过你看我的情况,说不定我会先死。

    刘虞深觉无言以对,他也不知道暗地了史官是谁,再想想记史这件事,实际上除了华夏,其他杂鱼基本都不搞,贵霜都是跟华夏学的,这一条基本可以说是华夏特有的,你罗马怎么也是这个模式。

    我怀疑你是不是我家上上上代的小号。

    当然刘虞这些话没说,只是加紧让人查阅典籍,他是真觉得罗马人很有可能是自家祖上跑出去的一支。

    实际上怎么说呢,陈曦对此睁只眼闭只眼,样貌方面就不说了,这个没什么办法,就是比其他人种像,气度,罗马也傲立人世几百年,将敌人能锤死的都锤死了,心气作风当然和汉室这种帝国非常相似。

    东迁什么的,罗马人确实是从小亚细亚东迁到罗马的,但要说是商人,怕是玄乎的很,时间是对不上,而且除非真从中间挖出来什么玉器,才有可能实锤,否则的话,只能是说笑。

    不过对于这种事情,陈曦还是比较乐见其成的,罗马太远搞不起,但是让罗马人变成自己人,让罗马文化为汉文化侵蚀什么的,这个还是可以的。

    不管是实锤,还是有点资料认证什么的,反正等汉室强大起来,罗马那边肯定也会有人相信的,这种事情难免如此。

    既然硬着征服没啥希望,可以用更先进的征服方式,比方说文化征服,汉文化还是很先进的,当然罗马文化也是很先进的,但是陈曦自负自己迟早将汉室这个场子搞的红红火火,然后压过罗马。

    就算是因为距离原因没有办法将之拿下,但是让对方真实的感受到双方的差距,陈曦相信自己还是能做到的,到了那个时候文化交流就成了非常有效的一种方式了。

    罗马这边自然不知道还有这种玩法的,虽说对于刘虞很好奇罗马早期历史的行为希罗狄安有点不解,但是汉室很明显是罗马的朋友,既然如此,朋友有需求,这种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然要帮帮忙了。

    陈曦估摸着希罗狄安如果有一天真的明白了自己做了什么,大概能从坟里面站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