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九章 寻思着正本清源

    刘桐离开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恍惚的,甚至这种恍惚持续到了刘桐从甘泉宫离开为止。

    嗯,没什么好说的,被蔡琰震得恍惚,两个特殊类型的天赋,刘桐终于有些理解蔡琰到底是有多么恐怖了,如果是男子,恐怕各司主职的实权尚书之中蔡琰怕是也能占一位了。

    “好可怕。”丝娘坐在车架之中,终于回神了过来。

    “最后没有送出去啊。”刘桐纠结不已的说道,原本的一切构想全完蛋了,什么让陈曦不再盯着自己,什么让蔡琰没时间管自己,现在完全没可能了。

    “没办法了,蔡大家说的非常有道理,她那种情况,入了陈家家门未必是好事,而且蔡大家也说了,她需要保住陈留蔡氏的门楣。”丝娘挠了挠自己的头带着叹息说道。

    另一边蔡琰则是在自己的车架之中叹息,她自己把自己的路砍完了,说来也只有如此,才能让自己别生出其他的想法。

    “这样也好啊,子川,你可千万不要学司马相如,我一生的良人啊。”蔡琰轻声的祈祷道,虽说做出了选择,而且斩断了自己的后路,但这并非说是蔡琰丝毫也不迷惘。

    与此同时,陈曦这边就心情就轻快了很多,虽说还有一个文赋的问题在头顶上,不过陈曦坚信自己肯定是能解决的。

    甘泉宫这边距离长安并不远,一路又是直道,所有人都配有马匹车架,因而午后出发,到傍晚的时候就赶了回来。

    次日一大早就又开始了紧张的例行朝会,不过刘桐习以为常的翘了,曹操额头的血管因为这个又壮大了一圈,不过没有什么,该干的活,依旧在干,然后便是罗马使节和叶调使节的到来。

    罗马这么没什么好说的,这个时代最顶级的大国之一,跑过来就是看看汉室情况如何,能不能购入丝绸什么的。

    使节团的团长希罗狄安什么的,陈曦还是听说过的,一个有能力懂经济的元老院元老,不过又是一个五贤帝时代的残留物,没多少年好活得了,话说回来塞维鲁时代手下那批人,真正能干活的,能打的,基本上都是马可奥勒留时代的残留物。

    这边是正规的使节团,因而接洽的人员也是大鸿胪这边正规的官员,双方都是大国,因而有的是谈,至于说盖伦,已经和张仲景,还有华佗汇合了,然后很是佩服了一把对方的医学水平。

    反正用贾诩这边情报人员的话来说就是,盖伦现在处于拉都拉不走的状态,当然华佗和张仲景也完全不想让这货走,三人从接触到现在连睡觉都停止了,打着点滴,磕着药,一直在进行交流。

    据说是华佗和张仲景手下几个拿得出手的弟子对于对面那个大胡子简直是惊若天人,尤其是对方的外科水平,简直让这群人大开眼见,当然盖文表示早知道这边有俩大牛,他就应该将徒弟也带来。

    之后盖伦就跟华佗和张仲景窝在一起开始研究,阿瑞斯已经被遗弃掉了,至于希罗狄安则和大鸿胪的官员一直在谈各种通商的章程,反正听刘虞的意思,罗马简直是狗大户,结算复杂,罗马货币担心不能通行,行行行,咱直接黄金,玉石,宝石结算。

    这么豪爽的结算方式让刘虞简直心脏抽搐,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狗大户特有的魅力。

    当然希罗狄安这边也觉得汉室不愧是黄金丝绸之国,有钱,巨有钱,而且吃的好,喝的好,看起来也比安息那群智障顺眼。

    因而双方谈起来其实非常顺利,毕竟罗马也是一个大国,比奢侈品的话,罗马的黄金,宝石是一点都不少,至于玉石这个东西则是希罗狄安在见到汉室之后添加上去的。

    罗马是不用玉石的,整个玉文化差不多就是泛华夏文明的标志,罗马不用玉石,但是汉室这边表示收玉石,罗马不介意开源一下,反正这东西也就是派人挖一挖的事情,只要能找到矿,那就是丝绸啊!

    反正希罗狄安寻思着,能不花钱最好还是不要花钱的话,以前这种叫玉石的石头不值钱,现在和丝绸挂钩了这就有价值了。

    想想看,罗马每年花费在购入丝绸上款项,差不多相当于罗马财政总收入的二十分之一,现在拿石头挡了,希罗狄安表示这不相当于开拓了财路吗?

    这可是财政总收入了二十分之一了,当年老普林尼可是在他的笔记里面非常心痛的表示罗马财政被每年的丝绸吃掉了一亿以上,这可是一亿啊,然而罗马就算是皇帝下禁令,他们依旧乐此不疲。

    想想看,就算是塞维鲁脑子有坑,将罗马士卒的收入提升到了一千五百狄里纳的程度,一亿出头啊,都能养七万整编的精锐大军了。

    正史塞维鲁时期罗马军势达到了顶峰也才二十万大军啊,就这样都快将罗马拖死了,由此可见,罗马人买丝绸买的到底多疯狂。

    因而在发现某种以前没什么用的石头居然能还钱之后希罗狄安马上生出了在汉室这边搞一批专业人士,然后去罗马寻找这种符合汉室这边审美观念的石头。

    对于这位来说现在那些石头,已经不再是石头了,而是实打实的罗马银币了,既然石头能在汉室这边当钱用,希罗狄安决定还是拿石头挡一挡吧,钱什么的,铸币对于罗马也是很肝痛的。

    不过汉室这边对于打通丝绸之路还是很有兴趣的,而且罗马按照亿计算的交易额,也是让汉室很动心的,毕竟罗马那边标准的狄里纳如果按照粮食的购买力而言的话,差不多是汉室这边五铢钱的百倍。

    也就是说换成五铢钱的话,那就是百亿级别的交易额,汉室现在财政收入就算是有陈曦撑着也才几百亿,距离上千亿钱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而罗马送来这么大一个生意,大鸿胪刘虞和陪同的糜竺都深深的感受到了罗马的诚意。

    毕竟罗马的诚意实在是太足了,普通生丝的价格都是按照汉室常规数倍的高价来计算的,而且只需要送到三十六国,罗马商人自行运回去,就是国内五倍的价格。

    送到扎格罗斯山脉的山口,直接是国内十倍的价格,哪怕是生丝,这个时候都快要顶上成品的上好丝绢了,这简直是抢钱,甚至罗马开这么高的价格,这么采购,汉室觉得都可以在天山地区直接搞一个大规模的手工纺纱厂。

    这样在天山那地方搞起,连运输成本都没了,暴利,抢钱,连糜竺都感觉什么叫做和狗大户做生意了。

    然而这般的价格对于希罗狄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塞维鲁,蓬皮安努斯,帕比尼安等等,其实罗马所有的有识之士都知道丝绸是在抢罗马的钱,问题是你看看这群人谁不穿!

    地中海气候你穿什么有穿丝绸舒适?而比光鲜亮丽,在后面那些技术没有开发出来之前,丝绸除了贵,其他方面根本没有任何一种布料能媲美,因而对于罗马人来说,丝绸不可或缺!

    之前多年被安息剥削,罗马人对于丝绸的价格根本没有办法把控,丝绸直等于黄金价格,居然在罗马还算是比较便宜的时候,经常是比黄金还贵,因而别说是汉室本土生丝价格的五倍,罗马人是奔着将丝绸价格砍到同重黄金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来的。

    因而双方极大的回旋空间,让谈判变得非常和谐,以至于刘虞看罗马人越看越顺眼,黑发黑眸,虽说不完全像是华夏血统,刘虞这种常年教化外族的家伙,已经开始脑补罗马人是失去了华夏传承的前古族裔什么的。

    【回头让人研究一下,正本清源什么的还是要做的。】刘虞很是自然的想到,最快解决对手的方式,有一种叫做将对手变成自己人。

    罗马强的就连刘虞都有些头疼,更何况希罗狄安也算是彬彬有礼,刘虞也不想落了下风,丢了大国风范,因而下来之后,也觉得硬怼这样一个有钱,有人的罗马有些头大。

    本着大家长得这么像,正本清源一下,说不定是兄弟的想法,刘虞开始找人忽悠希罗狄安,教化派嘛,假话说一千遍就是真的了,反正只要你信了对于汉室有利就是好事。

    “按说你不应该将价格搞的更高一些吗,为什么没有继续提高价格?”贾诩将大鸿胪那边送来的汇报递给陈曦,顺口询问了一句。

    “原本是这样一个想法,后来想想现在的情况,汉室毕竟是男耕女织,农桑为本的时代,如果价格订的很高,能售出的丝绸也就是那些高端货色,最后钱会落到哪些人手上,我们也都差不多能猜到,既然如此还不如给了老百姓。”陈曦淡然的看了看汇报,然后将之交给一旁的袁胤,打发他去抄录一份作为备份,然后扭头看着贾诩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