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八章 正妻的余裕

    “要是先秦的话,我等不到这个时候。”蔡琰平静的说道,“远望曾经什么的,这不是你我应该干的事情,用你的话来说,应该是珍惜现在,把握未来。”

    “哈。”陈曦干笑连连,着实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蔡琰放开束缚之后,陈曦突然发现对方的思维也像是跨过了屏障一样。

    “回长安之后就赶紧去一趟甄宓那边,就算进不了门,也要去。”蔡琰收拾着东西平静的说道。

    “呃。”陈曦愣了愣神,他都不敢在蔡琰面前提甄宓,就怕惹出某些问题,然而蔡琰自己居然这么随性。

    “我都能放开到那种程度,还会和小女孩计较?”蔡琰虽说没有看陈曦的神情,但也从陈曦的语气之中猜到了一些内容,于是随口说道,充满了正妻的余裕。

    “我突然觉得你有点可怕。”陈曦装作瑟瑟发抖道。

    “子川,你果然是欠收拾了。”蔡琰放下手中的书,转身正色道。

    “不不不,我一点也不欠收拾,本来我就打算回长安之后就去一趟,不管见不见到都会去的,也不浪费什么时间,这种事情也就看有心没心。”陈曦连连摇头,蔡琰都无所谓了,他还装什么装。

    “我虽说不知道你跟她又发生了什么,但是之前的文赋闹不到这种程度的。”蔡琰看了看陈曦的神色,低头又开始收拾自己的书籍,一边调整书籍各自的位置,一边回复道。

    “呃……”陈曦叹了口气,然后还是没有说话。

    “不喜欢说就算了,你去几遍就是了,如果没有什么效果的话,就拖一拖,但是该去还是要去,见不到也继续路过,拖到到甄宓冷静下来之后,然后再写一篇文赋,让人送到甄宓手上就是了。”蔡琰语气坦然的给陈曦出谋划策,不知道为什么陈曦真有点压力了。

    “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和她一般见识,毕竟也算是我搅了她的事情,就当是补偿吧,更何况十年前的我,大概也是如此吧。”蔡琰轻声的诉说道,“有时间你就多准备一些。”

    “写不出来啊!”陈曦一脸崩溃的说道,“更何况这次写个这个都翻船了,实在是不敢写了。”

    陈曦现在是真不敢写了,毕竟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天知道一个洛神赋怎么会搅出来这么多事情,虽说从结果方面来讲是好的,但这真的有被柴刀的可能啊,陈曦根本不敢再去赌了。

    因而现在这种情况下,陈曦先天性的对于当文抄公有一种抵触的心理,而蔡琰现在的意思就是陈曦拿着不次于洛神赋的文赋去讨好甄宓,陈曦表示自己要是有这个能耐才见鬼了。

    这种规格的千古名篇怎么说呢,就算是陈曦也没有多少篇啊,而要应景的话,陈曦觉得自己没救了,还是等死算了。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反正只能帮你到这个程度了。”蔡琰斜视了一眼陈曦,“不过,你尽早化解,否则这件事会一直是一根刺的,当然有时间的话,提前多准备一些,更何况对于你来说也不难。”

    “不难?”陈曦眼角抽搐,“你哪个眼睛看到我不难了?”

    “我两只眼睛都有看到的,好了,多投入点感情,相信自己,你可是横压当世,孤月凌空的陈子川,不要有什么压力。”蔡琰笑了笑,以一种就像是安抚熊孩子一样的口吻对着陈曦说道。

    “……”陈曦一副自作孽不可活的可悲表情,他从哪里搞三篇水平和洛神赋一个级别的命题作文,他又不是李白。

    “方法我告诉你了,有时间就写一写,逼一逼自己也好,更何况你每天不工作的时间那么多,写写文章,陶冶一下情操对自己有好处,又不是让你即兴创作,写写改改,你应该是有经验的。”蔡琰扫了一眼陈曦,很是坦然的看向另一边。

    陈曦觉得自己迟早要完,或者更应该说,自己就不应该来参与这诗会,不过想到这个,陈曦看了看心情挺不错的蔡琰,默默的划掉了上述的心理想法,诗会不错啊,白捡个蔡琰有什么不满的!

    “我尽力吧,那种文章……”陈曦头大不已,但也只能应下,他也知道这是讨好甄宓最有效的手法,而且也能消掉甄宓心中的那根刺,至于说难度,好吧,时间放宽,有足够的积累,靠着改啊改,陈曦相信自己还是能创作出来的。

    “即兴你都能写出来,慢慢写的话,改一改压力不大的。”蔡琰平淡地说道,也是知道陈曦有这个能力,蔡琰才给陈曦这么提议,她做事相对更周全一些,很少有疏露,不至于给陈曦真添麻烦。

    “普通级别的好对付,问题是之前那个级别的……”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勉强答应了下来。

    说实话,靠着后世的文章积累,先写出来,然后调声律的话,改着改着,陈曦确实是能写出这个时代顶级水平的文赋,但是要写到阿房宫赋,洛神赋那种层次,那真的不是说改就能改出来的。

    九十分以下的文章,靠努力,靠修改确实能达到,但是九十分以上的文章就要看天赋,机缘,心态等等了,当然某些人靠改也是能改出来的,比方说杜甫,问题杜甫那种修改貌似也属于天赋范畴了。

    而像是阿房宫赋,洛神赋那种满分一百,考出破百分的水平的,那真只能说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了,反正陈曦完全看不到自己写一篇修改到这个水平的可能了。

    【难道要抄一篇?】陈曦有些惶恐的想到,光是想想第一次当文抄公就差点鸡飞蛋打,彻底玩完,再继续抄什么的,陈曦有点压力过大,可要让陈曦写,算了,还是找点不危险,而且水平很高的文章改一改吧,至少安全一些。

    “怎么,看你皱眉的样子,很有难度吗?”蔡琰整理完了几案上的典籍,扭头看到陈曦皱眉的样子笑着询问道。

    “何止有难度……”陈曦无奈的说道,“早知道一开始就别将水平拉高到这种程度。”

    “阿房宫赋的原文,长公主准备挂在未央宫正殿,让所有的大臣,出入的人员都看一看,如果写的不够好的话,也没资格享受这个待遇的。”蔡琰淡笑着说道,“同样另一个如果略微直白一些,你现在也不能坐在这里喝茶了。”

    陈曦闻言讪讪一笑,端起桌面上的茶水,掩饰自己的尴尬,蔡琰见此也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所以好好收拾自己弄出来的烂摊子吧,也亏我很少计较这些,否则免不得还有麻烦。”蔡琰轻笑着说道,“好了,你现在心情也应该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也该回去收拾一二了。”

    “好。”陈曦点了点头,蔡琰完全收敛了自身的清冷之后,其实相处起来非常的温和,因而陈曦也愿意听着蔡琰的指挥。

    蔡琰将陈曦打发回去之后没多久,刘桐就带着丝娘鬼鬼祟祟的跑了过来,靠着丝娘降低两人存在感的法术,两人装作在内室休息,然后偷偷摸摸的跑了出来。

    “桐桐,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啊。”丝娘被刘桐拉着往蔡琰住的地方跑,说实话,她确实是觉得这么做不太好,之前不久刘桐还表示要遏制这种事情,怎么现在就有改变想法了。

    “毕竟这次是我的错啊,而且昭姬也不介意陈侯啊,给他们两个卖个好,你看到时候不管是昭姬,还是陈侯都会管的更松一些,你不喜欢出去玩吗?”刘桐躲在柱子后面避开旁边路过的侍从小声的说道,这种法术只能降低存在感,而且限制很大。

    准确的说本来这种很容易被气运一冲就解除的,但是最近丝娘发现自家很多法术挡一挡不太严重的气运冲击的话,貌似问题不大。

    因而最近丝娘变得非常有用了,至少在帮忙和刘桐一起跑路上水准大增,对此刘桐深感满意,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丝娘你终于有用啦!

    丝娘表示你这么说很扎心啊,虽说我谁也打不过,但我偶尔还是有点用处的,不过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这种紧张刺激的偷跑,丝娘表示还是很有意思的。

    不过话说回来,最近丝娘终于懂得维护刘桐的威严了,因而对于朝令夕改这种事情有点抵触,因而在刘桐打算去和蔡琰谈谈的时候,丝娘决定挺身而出,当一个贤妃。

    主要是前一段时间被曹操杀人的眼神盯得太多,最近看了一些藏书阁的藏书,又有蔡琰给教导一些内容,原本脑袋空空的丝娘,被灌输了一些正确的思想,因而终于认识到,自己之前的做法貌似和妲己褒姒这类祸国妖妃没什么区别,于是打算改变一下形象。

    贤良淑德什么的是没希望了,不过丝娘寻思着自己可以在刘桐做一些不太正确的事情的时候,进行一些劝谏,比如说现在桐桐啊,优秀的上位者是不能朝令夕改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