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六章 为人父母

    “我给你说啊,子川你这人就不适合儿女情长,乖乖的搞国家大事,做好自己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喜欢你,再不行我们还可以给你安排啊,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每种都给你找一些毫无问题的,世家的贵女对于现在你的来说又能算得了什么”刘备乘胜追击,毒鸡汤可劲的给陈曦灌,就差要将陈曦灌到在地了。

    “可是……”陈曦艰难的开口辩驳。

    然而还没有说完,就被刘备打断了,“可是什么啊,可是,有什么好可是的,我给你说,喜欢就赶紧出手,你看看甄宓已经多少岁了,十七了吧,再看看蔡氏,蔡氏已经二十多岁了,要不是顾忌着你,真以为没人会上门催婚”

    好吧,其实也不是顾忌着陈曦,而是顾忌着一大群人,实际上盯着蔡昭姬的人太多太多,而所有人又都处于投鼠忌器的状态,以至于都没有下手,只能默默地等待时机。

    这和陈曦因为感情的原因完全不同,其他人全都是因为价值啊,小金人算什么,不算女性精神天赋拥有者的自带效果,光算蔡昭姬自己,就足够很多人口水流一地了好吧。

    哪怕是没有后面大图书馆和陈曦开科考的满分试卷,蔡昭姬自带的东观三十万卷藏书就足够让很多家族动心了。

    当年卫家死了家主,内部处于半内乱状态,来不及管蔡琰,然后蔡家归家,卫家也没有迎接,导致后面知道了事实的卫家都快要泪流满面了,东观三十万卷藏书啊!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可是相当于汉室所有的储备资料,全部在蔡琰的脑子里面,甚至正史过了几十年之后蔡琰依旧能默写下来相当一部分,放在这个时期,蔡琰还有大量时间翻阅典籍的时候,给时间复原一份完整的都不说说笑的。

    这么说吧,如果按照后世文明重建理论,蔡琰附带的传承就相当于文明重建的核心,因为囊括了当前所有的资料,哪怕是缺少各家各派先祖亲自注解的全文,但不啻于此的恐怕也有不少。

    复写一遍留存下来,虽说花费颇大,但对于现在这些耕读传家的家族来说,近乎相当于通往豪门的道路,甚至对于豪门而言都是大有裨益,增厚底蕴的好事,因而盯得人非常多。

    “这……”陈曦默然不语,这种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蔡琰其实是由李优庇护的,但到后面其实是已经无所谓庇护不庇护了。

    在社会制度混乱的情况下,强权是一切的根本,力量便是正义,而当社会制度规范化之后,社会制度本身就会维护人类社会应有的尊严和利益,而非以存在的兽性通行于世。

    蔡琰的情况也是如此,当时长安的社会制度混乱,蔡琰自身依托于社会制度的一切都被摧毁,甚至寸步难行,还是靠着李优才得以离开长安,然而等离开长安之后,社会制度恢复,蔡琰其实靠自己就能活下去了。

    这就是社会制度的存在价值,大多数时候社会制度混乱的情况下,人类依靠道德建立起来的一切都失去了约束之后,纯粹兽性的框架下,弱肉强食便是最为赤裸的本质。

    毕竟,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然而人类和动物最大的不同之处便在于道德的约束,虽说不是无上限的拔高道德,进而形成道德陷阱,但是普世道德的存在,让人类本身像是违背自然规律一样,尽可能的规范化,社会道德的约束,让人更像是人。

    这也是规则程序的存在意义,社会规范化到当前的程度,其实蔡琰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她自己就能保护自己,甚至都说不上困难。

    “我建立起来的规则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儿女私情对于这样的你来说能算得了什么”刘备轻声的反问道,陈曦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我想你也能想通,以你这样的才智,只要不钻牛角尖,不会有任何的事情能难住你的,往前看吧,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未来的诸夏才是你的着眼点啊,不要被现在这些东西束缚住。”刘备平静的述说道,他清楚,陈曦已经听进去了。

    “喝酒。”刘备端起酒坛对着陈曦摇了摇,陈曦点了点头。

    伸手从一旁拿起酒坛和刘备碰了一下,咣咣咣的喝了几大口,然后狠狠地用袖口抹了嘴之后,神色虽说还有一些阴郁,但是和之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毕竟在这个时代,陈曦早已不是某个人的陈曦了啊,当年的誓愿现在才刚刚开始,哪里有时间沉迷在其中。

    另一边张氏进来的时候,甄宓就静静的坐在绣床的边缘,面做哀伤之色,双眼失去了焦距,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看着这一幕,哪怕是又生了一个女儿的张氏,看着甄宓那姣好的面容,依旧揪心无比。

    “宓儿!”张氏快步走了过来,但是到甄宓身边的时候,却骤然慢了下来,然后缓缓地坐到了甄宓的身边,甄宓动了动眼神,看了一眼张氏,微微的动了动嘴,“娘~”

    张氏一把将甄宓拉到怀里,拍着甄宓的后背,“哭吧,难受就哭出来,你这样,为娘更心疼。”

    可能是张氏那种慈爱让甄宓彻底放开了胸怀,当场甄宓就嚎啕大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而张氏轻拍着趴在自己怀里哭的甄宓,也是长叹了一口气,“唉,宓儿,想开一些。”

    甄宓就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在大声的哭泣,张氏的面上也浮现了一抹哀怨之色,当年在发觉陈曦看甄宓的眼神不太对的时候,她就不应该因为甄宓的心思去撺掇甄宓。

    “宓儿,你是在哭你自己,还是在哭陈子川。”张氏俯下身子,轻拍着甄宓,小声的询问道。

    甄宓没有回答,而张氏已经明白了,张氏长叹了一口气,“若真是如此那就搁置一二时日吧,现在的情况也没什么礼不礼的了,毕竟你可是为娘的女儿,总不能让你受委屈吧。”

    甄宓哭声小了一些,张氏轻拍着甄宓的后背,她能做的事情也就这么多了,刘备是非常倾向于陈曦迎娶甄宓的。

    至于张氏自己,随着刘备权势日中,张氏已经明白,甄宓嫁于陈曦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只是身为母亲,确实是见不得自己的女儿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对于她来说,哪怕是明白这件事是阴差阳错,也不该她女儿如此。

    因而就算是甄宓和陈曦的事情对于甄宓,还有她都是一件好事,到现在她也有些想要拖一拖,看的更清楚一些。

    “母亲……”甄宓抬头红着眼睛轻声道。

    “没什么的,拖一段时间吧,最近就在家中别去哪里了,事情交给别的人代为处理吧,放心,今天的事情传不开的。”张氏摸着甄宓的发丝说道,“至于其他的交给母亲就是了。”

    “嗯。”甄宓本身已经有些伤心过度,张氏开口安抚,让甄宓彻底放松之后,倦意马上就侵蚀了上来。

    “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多想。”张氏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的怜惜,“唉,可怜我家女儿,若非陈子川,又如何会陷入如此局面。”

    甄宓听闻陈子川三个字,眼圈再一次有些变红,张氏心下暗叹,赶紧安抚,而甄宓也听张氏的劝,卧床休息,原本早已哭累,心乏的甄宓,在张氏的安抚下很快就陷入了浅眠当中。

    “好好看好宓儿,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张氏看了一眼看护的侍女,平和之中不失威仪的说道。

    张氏从甄宓那边出来之后,问了一下随行的侍卫,便朝着陈曦和刘备那边走去,等到张氏过来的时候陈曦已经收敛了自己的神色,若非还有些许的阴郁之色,就算是张氏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

    刘备眼见张氏走了过来,远远的给了一个眼神,张氏默默地点头,表示自己那边已经勉强解决,而刘备对着张氏也是温和一笑,表示自己这边也差不多解决了。

    “陈侯,酒喝的可是差不多了。”张氏走了过来,面上看不出喜怒,就那么看着陈曦询问道,刘备略有些不解的看着张氏,在他看来张氏基本没有什么情绪化的时候,而这次很明显有些不对。

    “呃……”陈曦有些讪讪的放下酒坛,对于张氏他现在还是有些畏惧的,毕竟刚刚才伤了甄宓,现在遇到事主的母亲,当然怕啊。

    “去诗会那边,自己解决问题,我想你也不想自己的未婚妻背上什么不好的名声!而你自己也不想背上什么骂名吧。”张氏就像是看败类的眼神让陈曦不由自主的低头,而张氏的话,也让陈曦想起来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处理。

    当然陈曦估计着刘备已经帮忙处理的差不多了,但是这种事情至少他本身需要有那么一个态度。

    “你对蔡昭姬起心,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男欢女爱我阻止不了,但是宓儿是我的女儿,你如果做事不过脑子,那我这个当母亲的也不必过脑子了。”张氏非常严肃的说道,这一次她根本没有按照之前刘备想要让她说的话去告诫陈曦。

    诚然,刘备对于张氏的宠爱,对于张氏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可是对于张氏来说她和刘备本身就是因为政治原因结合的,虽说里面也有一些情爱,但毕竟是少数,哪怕是为刘备产下了嫡女刘瑶,现在刘瑶被赐公主出身,对于张氏来说甄宓也更为重要。

    因而哪怕是冒着得罪刘备的风险,张氏身为甄宓的母亲,某些该说的话,也必须要说,她女儿就算是被人看轻,也是她张氏手上的掌上明珠,正因此,这次张氏没带刘备,直接质问陈曦。

    陈曦闻言面色一沉,刘备的面色猛然不对,侧身看向张氏,刘备低声开口说道,“夫人,先回去休息吧,子川这边自有安排。”

    张氏闻言胸口一闷,随后再一次恢复了正色,欠身一礼,“既然夫君有言,那我也便言尽于此,还请陈侯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多做思虑,宓儿不可能经受住接二连三的打击。”

    说完之后张氏一甩袖,直接离开,刘备要找她麻烦,回头来找吧,我女儿都哭成那样了,还不兴我找陈曦的麻烦

    你家孩子是宝,我家孩子难道就是草了

    “子川,莫要将之放在心中。”刘备看着张氏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也知道今天张氏气的够呛,但是扭头还是劝说陈曦不要在意。

    “嗯,本身今天就是我自己的问题。”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等一会儿玄德公和我一起去扫除手尾吧,总不能真让甄宓难堪。”

    “好。”刘备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点头。

    虽说之前离开的时候已经有所叮嘱,但是跟着陈曦再去一趟没有什么,毕竟刘备也有用甄宓占陈曦便宜的想法,虽说之前陈曦伤神的时候,刘备各种渣化方案,但是陈曦对于甄宓用情越深,对于刘备来说其实越好。

    等到陈曦和刘备再次过来的时候,诗会依旧在进行,但是已经有些倾向于宴会了,不过陈曦和刘备回来,还是让人挺高兴的,毕竟陈曦成功干翻了所有的对手,成为诗会的主角,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吹捧,陈曦就已经跑路了。

    “子川,看来已经解决了啊。”曹操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想法问询道,也许是心中的师妹被陈曦带走了,让曹操有些不爽。

    刘备闻言斜视了一眼曹操,而后陈曦则像是看智障一样看了一眼曹操,“诸位,今日之事,还请不要外传,虽说是阴差阳错,但是对宓儿名声不好,我想你们也不想跟我对上吧,嗯,当然诸位要觉得能让我查不出来,还请随意,我现在心情真不好。”

    陈曦是笑着说出来这句话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喧闹的宴会就像是一股寒风吹过,全场陷入了无尽的寂静。

    天才本站地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