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两千八百三十五章 渣化

    “这怎么办?”刘桐表示自己这一刻真的有点慌啊,把大佬的未婚妻和新撩上的女朋友弄没了,大佬不会报复自己吧。

    “没办法了。”在场一群人尽皆摇头,这事只能算陈曦倒霉了,毕竟谁让他这么会玩,而且还要在这里玩,本来这种事情如果在蔡琰家里面玩,肯定没人发现。

    “他不会给我捣乱吧。”刘桐苦恼地说道,随后带着试探询问,“要不我去帮帮忙?”

    “还是别去了,子川自己能处理的,虽说这次被你折腾的够呛,但他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而且也不算亏吧,至少蔡大家这边没亏。”刘备闻言摆了摆手,示意刘桐别添乱了。

    “只是这样的话,我有些过意不去。”刘桐带着担心的神色说道,话说间眼珠子就开始了滴溜溜的转动。

    “没关系的,这种事情,子川自己能解决的。”刘备努力打消刘桐准备帮倒忙的想法,“唔,有时间的话,将阿房宫赋裱起来,放在未央宫,至于这篇,让人给蔡大家送回去就是了。”

    刘桐闻言点了点头,一副这种事情我肯定能做好的神情,刘备看了看也没说什么,他对于陈曦还是有点自信的。

    实际上在这群人确定这篇文赋是写给蔡琰的时候,离开了园子,来到自己休息地方的蔡琰也冷静了下来,然后冷静下来的蔡琰也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而且越是思考越觉得可能性大。

    也就是之前其他人估计的,这篇文赋本质上就不是给甄宓写的,而是陈曦逗蔡昭姬,让蔡昭姬自己给自己写情书的手段。

    蔡琰升起这个想法之后,就瞬间遏制不住这一个想法,因为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的话,那就完全合乎情理了,包括陈曦开口说是送给她收藏都有了非常正确的解释——这赋就是为了撩她自己!

    “陈子川……”蔡琰面色通红的伸手按在焦尾琴上,甚至一直以来的静心养性也不能扼制她内心的躁动,因为一旦想到这赋本质上是陈曦诳她写给她自己的情诗,蔡琰就有一种当场自爆的感觉。

    因为这种手段实在是超过了蔡琰心防的承受上限,就算是登徒子,也不能无赖到这种程度。

    再想想自己做了什么,蔡琰就是一阵心慌慌,陈曦给自己念情诗,然后自己还当着陈曦的面乖乖的写下,等到回头陈曦装死的时候,还当作陈曦不过脑子,于是自己去点拨陈曦到底写了什么。

    想到这一点之后,蔡琰直接不顾一直以来的仪容直接扑倒在自己的绣床之上,将头埋在被子之中,因为实在是太羞人了,哪有这样的?

    “呼,呼,呼~”蔡琰深深的吸了三口气,努力将自己的内心平复,然而平复着平复着,就突然面带浅笑,不过随后就又变成了一脸羞恼,在现在已经“看穿”一切的蔡琰看来,陈曦实在是太过分了!

    移情?什么移情,什么不知道,全部都是装的,就是为了让她自己写出来,自己说出来,这一切实在是太过分了。

    【陈子川,你个混蛋!】蔡琰心中轻叱,但是又不得不佩服陈曦技高一筹,若是她原本没有丝毫此心,恐怕也不会有丝毫的动容,然而,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毕竟是陈子川啊!

    “呼,呼,呼~”蔡琰再一次努力的开始调息,平复心态,但是已经弄明白了蔡琰不论如何平复心态,就遮掩不住那一脸的红晕,虽说时不时的会浮现一抹愠色,但也并没有动怒的意思。

    “洛神赋啊,没想到,就算是以我的才智也会被骗过,不过那家伙还是太得意了,唔,突然觉得有些丢人,毕竟是自己的学生。”蔡琰有些恍惚,不过努力的摇头将这些东西甩了出去。

    【必须要冷静啊,你可是蔡琰啊,必须要冷静,必须要冷静,快去修书,快去修书,今天默写一遍王制。】蔡琰努力的平复心态,然后下床坐到几案旁,将纸铺平之后,默默地开始默写王制。

    随着一个个娟秀的文字从蔡琰的笔下淌出,蔡琰的心情终于恢复了如水一般的平静,她本身就是一个性子清冷的女子,若非今天陈子川所使用的手法过于高妙,也不可能撕碎她的心防。

    另一边陈曦这个时候抱着痛哭流涕的甄宓,不管对方如何挣扎都将之死死的拥在怀中,虽说他的身体素质差的可以,但是抱住一个弱女子陈曦还是能做到的。

    而甄宓也从一开始的挣扎,到现在彻底放弃挣扎,只是在陈曦的怀里抱头恸哭,而陈曦则是面色哀伤的低头,不断的安抚着甄宓。

    【我现在该怎么办?】陈曦凄苦的神色掩盖不了那已经转速超过极限的大脑,可以说,这是陈曦有史以来最为巅峰的时刻,他大脑的转速之高,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发热。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濡湿了陈曦衣衫之后,缓缓抬头,眼眸带着丝丝猩红的甄宓盯着陈曦,啜泣之声中充满了哀怨之意,轻声的质问充满了酸楚。

    陈曦无法回答,他能说不是自己写的吗?

    会信吗?不会,他是陈子川,横压一世,孤月凌空的陈子川,那种回答只能让现在濒临心碎的甄宓,瞬间崩溃,连些许的责任都不敢承担,恐怕甄宓以前构造的一切完美都会倒塌,进而甄宓也会倒塌。

    “蔡大家……昭姬比我更漂亮?”甄宓轻声诉说道。

    “不是。”陈曦低沉干涩的声音。

    “那为什么……”甄宓双眼无神的询问着,像是在问陈曦,又像是在自问。

    “那是写给她的,不是写给你的。”陈曦果断地说道,仿佛已经提前知道了甄宓的问题,直接抢答道。

    这一刻陈曦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要实锤这篇赋是写给甄宓的,结果写成了蔡琰了,那对于甄宓的打击会比陈曦直说这是写给蔡琰的还要大,毕竟前者对于甄宓来说属于自身全面败于蔡琰,而后者只能说明陈曦是一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渣。

    “放开我!”甄宓闻言先是一怔,随后猛力的挣扎了起来,带着愤怒斥责道,然而陈曦闭目死死的抱住甄宓。

    “放开我。”甄宓的挣扎逐渐的变小,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起来,甄宓已经明白了陈曦的意思,进而低声的啜泣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在蔡昭姬身上花费那么多的心思,为什么不是我?”甄宓带着哭腔啜泣道。

    陈曦没有回答,只是抱着甄宓安抚,他很清楚,甄宓要得不是答案,要的是发泄,而且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是错的,只能让双方越来越远,毕竟甄宓已经不是他记忆之中那个如同自己女儿一般的稚子,而是真正长开,有着自己思考的少女了。

    “放我走吧,让我冷静冷静。”甄宓没有等到陈曦的回答,缓缓地阖眼,带着凄凉轻声说道,“子川,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吗?”

    “是的!”陈曦斩钉截铁一般的说道。

    “可我为什么觉得还是如同数年前一般。”甄宓带着悲凉的声音倾诉道,“我没有等到你的诗篇,没有等到你的爱恋,我在你的心中依旧是那个在渤海奉茶的小女孩吧。”

    “不……”陈曦开口解释,准备给于甄宓正确答案,然而却被甄宓打断,带着那种倾诉般的语气轻声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切的一切只是我的幻想。”

    “当初陈侯少年英姿力压甄家,让宓为之动容,进而记忆犹新,之后的一切,现在想来不过是追逐着那一刻的印象,陈侯也从未给于过正式的答复。”甄宓悲凉的语气逐渐的趋于平和,语气的亲疏也逐渐的出现,双方明明近在咫尺,但是陈曦却明显感觉到了疏离。

    “母亲当年说的也许是正确的,陈侯眼中的宓,并非是妻子,而是女儿,真的是可悲。”甄宓的泪水逐渐的褪去,双眼趋于平静,话语之中的啜泣声也随之逐渐消失。

    “放开我吧,陈侯,中山无极的甄氏,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甄宓半阖着双眼,带着完全不同寻常的语气说道。

    “那是曾经,而不是现在。”陈曦摇了摇头说道,他能感觉到接下来如果再回答错一句,恐怕怀中之人就彻底和他分别了。

    “可是没有过去,又如何会有现在?”甄宓平静而无起伏的声音,无神的双眸看着陈曦,泪水依旧在留下,但是却写满了坚决。

    陈曦看着甄宓的面颊心知解释已经无用,低头直接吻了下去,在被吻上的第一时间甄宓身体一僵,原本无神的双眸也是慌乱了起来,不过随后甄宓就大力的推开了陈曦。

    “你你……你……”甄宓将陈曦推开之后,指着陈曦慌乱不已。

    “你觉得你是女儿,还是未婚妻?”陈曦抓住甄宓的一只手询问道,“不乖乖听话,今天,不,现在我就将你未婚妻前面两个字去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