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四章 太会玩了~

    这一刻陈曦也是揪心到爆炸,不同于蔡琰欠身离开时,陈曦还能平心静气的端起酒樽,甄宓哭着离开的时候,陈曦真的感觉到了心痛。

    毕竟对于蔡琰,陈曦一直看的很宽,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几乎没有什么逾越的时候,因为很早的时候陈曦就知道受之不起。

    至于说甄宓,陈曦承认一开始确实是因为那一刻近乎于女儿的神色而心生动摇,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日久生情这种事情本身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更何况甄宓又不丑。

    到现在陈曦真的是拿甄宓当未婚妻在养,否则也不会在甄宓给自己作口型的时候心生写洛神赋讨好甄宓的想法。

    然而陈曦记得洛神赋是给谁写的,也记得内容,但是却疏忽了今时不同往日,洛神赋之中的甄宓和这个时间点的甄宓的差距太大了,大到宛如鸿沟一般。

    将杯中苦酒一口饮尽,然后一甩衣袖,看似无比洒脱,但是明白了自己到底干了什么的陈曦沉默着起身,对着其他人欠身施礼,然后大跨步的朝着甄宓泪奔的方向。

    “从今以后,若还有诗会,莫要请我!”陈曦带着苦闷的声音遥遥传来,诗以传情,文以载道,哈哈哈哈,不是自己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哪怕是通读通悟,哪怕是时间合适,哪怕是对象合适,些许的偏差也会让自己走向死亡。

    不过既然是自己闯出来的祸,一肩扛起的责任的勇气至少还是需要有的,而陈曦已经做好了准备。

    陈曦离开之后,刘桐和丝娘懵懵懂懂的看着对面,到现在她们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做错了事情。

    与此同时,一旁的刘备则是从自己的席位走到了陈曦的席位,捡起一旁已经被泪水滴湿,而显得有些凌乱的文赋。

    而其他人眼见刘备过去,也都起身前去观看,看完之后,懂的人皆是目瞪口呆,既是佩服陈曦的才思,又是佩服陈曦的胆量,单看最后蔡昭姬是从广袖之中将之取出交给甄宓的就知道,若非刘桐开口,今天陈曦恐怕真的将蔡琰拿下了。

    “陈子川的才华啊!”孔融看着洛神赋,毫无疑问,这一篇长赋同样也是平推所有人的文赋,哪怕是格局和气魄不显,但其辞藻,文华远远超过了在场所有人的水平,以至于孔融都不得不感叹。

    “确实是惊人的才华。”曹操隔了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

    就算是曹操也挑不出来刺,比起之前的阿房宫赋,这一篇看字迹也知道是蔡琰代写的,而且因为文赋开篇的原因,先入为主的都会认为是写给甄宓的,实际上看了第三小节,在场这些文豪都知道,这是写给蔡昭姬了。

    以至于一众文豪甚至不得不佩服陈曦实在是太会玩了,撩人撩到这个层次,也是没谁了。

    你以为我让你给我未婚妻代写情书?然后气你,嘿嘿嘿,其实我是让你帮忙替我给你自己写情书,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情书已经写了大半了,就问你服不服!

    因为思维模式的不同,曹操,刘备,孔融等人其实是下意识的以为这篇赋是陈曦写给蔡琰的,只是陈曦过于会玩,又知道蔡昭姬性格清冷,过于直接的话,反倒不美,而进行曲线救国。

    甚至以现在曹操等人的视角看的话,从最后的情况是蔡琰将文赋收起来,估摸着蔡琰其实已经允了,只是没有开口而已。

    可惜阴差阳错啊,刘桐偷窥看文赋,自身水准不够,看不透到底是写给谁的,以为真的是写给甄宓的,而甄宓先入为主,结果发现以自己名义的文赋其实是写给别的女子的,气哭了也是正常。

    “不管是才华,还是思维缜密程度都是超乎想象,本来只要秘不示人,蔡大家和陈侯就挑穿了,可惜……”王粲叹了口气说道,然后无奈的看了一眼刘桐,结果被刘桐坑死了。

    “子川太会玩了,这下鸡飞蛋打了。”刘晔哭笑不得的说道。

    蔡琰和陈曦两人,刘备麾下很多人是乐见其成的,只是两人的性子都有些过于淡然,一直拖到现在。

    看这次的架势,貌似这次诗会陈曦看起来好不容易转性了,用了手段将蔡琰诓骗到当面让蔡琰手写自己给对方准备的情诗的程度了。

    虽说结果是因为刘桐这个意外给搞砸了,但要说正常情况下的话,刘晔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经典的主意。

    蔡琰的性格过于清冷,和人交流总有一种淡淡的疏远,而陈曦请求蔡琰代笔,在其他人看来倒也不算过,两人的关系虽说冷淡,但真要说的话,陈曦找蔡琰写点东西蔡琰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只要蔡琰答应了,那么接下来陈曦依计而行,装作自己作死,让蔡琰帮忙给甄宓写情书,哪怕蔡琰听完会心头有火,恐怕也不会收回自己之前所说,只会在之后找时间收拾陈曦。

    回头写的时候在里面极尽夸奖女子的容颜和服装,蔡琰估计会越写越窝火,进而会疏忽仪容服饰什么的和自己的相近性,加之先入为主的想法,就算是无意间注意到,也不会深想。

    接下来就是顺势发展,一路推进,推到文章进入中间的时候,陡然一个剧情反转,直接轰穿蔡琰的心防——你以为我陈曦是让你蔡琰给甄宓代写情诗?以诉我心中爱恋?呵,仔细想想,其实我陈曦今天是给你写情诗,还是让你自己写的!

    这一番神操作,就算是刘晔这种以不同角度去思考的家伙也是佩服不已,甚至为之感慨连连,毫无疑问,这篇赋写给这个时代的哪一个女子都能骗到手,更何况是陈曦这种精妙的手段。

    毫无疑问,在蔡琰将之收起来的时候,在在场所有人看来,其实就是允了,然而……

    “喂喂喂,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刘桐不满的一挺胸,表示你们看完文赋为什么都这么围观我。

    “殿下,你这次怕是把子川坑死了。”刘备苦笑着说道,在场其他人,包括曹操都默默地点头表示确实是如此。

    在场这群人谁没个妻妾啊,曹操还有十几个呢,陈曦凭本事撩的蔡昭姬在他们所有人看来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至于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对于这些人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单就说曹操有十几个妻妾,明知道没希望了,不也望着蔡琰吗,陈曦撩一撩什么的,在他们这群人看来根本不是问题。

    倒是张氏有些愤怨于陈曦的做法,但是被一群文豪解释了另一个推辞之后,张氏也懒得再说什么,只能表示陈曦真是心大,会玩。

    “哈?你们说这篇赋是写给昭姬的?”刘桐扯了扯嘴看着下面一群人惊讶的询问道。

    “是的。”刘备无奈的看着刘桐说道,“现在算是鸡飞蛋打了。”

    “可这不是洛神赋吗?”刘桐不解的看着所有人询问道。

    “洛神宓妃之说确实是没错,但这篇赋如果直说是写给蔡大家的,蔡大家会按照陈侯的意思去写吗?”刘晔作为皇室成员,觉得有必要给刘桐解释一下。

    刘桐想想蔡昭姬的性格,默默地点头,深觉所言有理,隔了一会儿一脸崩溃的看着其他人询问道,“可是全篇没有一个字能看出来是些昭姬啊,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孔大夫,殿下的文学以后还请您多担待一些了。”刘备无语的看了一眼刘桐,他都能看出来啊,刘桐居然看不出来。

    孔融摸着胡子笑了笑,表示以后肯定会在这一方面进行针对性的加强,然后一群人详细的给刘桐开始解释第三小节,然后领悟了第三小节,再看第二小节的服饰仪容,刘桐彻底愣住了。

    “还……还,还真是写……昭姬啊!”刘桐目瞪口呆,她原本以为这篇赋已经是千古名篇了,现在再在这群人的讲解下,对于陈曦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之后再想想的话,刘桐突然发现自己干了一件大蠢事,她真的以为这篇文赋是写给甄宓的。

    “是的,这篇文赋是写给昭姬的,不是写给宓儿的。”张氏也是头疼不已的说道,她现在甚至都没有办法追究陈曦的问题了,毕竟这个时代男子纳妾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

    更何况在其他人眼中陈曦是如此诚心诚意的给蔡琰写了一篇文赋,并且巧妙的将点题的内容隐藏在了中间,一波反转,成功打碎了蔡琰清冷的面具,基本保证抱得美人归了,结果……

    “也就是说,我……”刘桐和丝娘这个时候都有些衰败,感情在之前因为自己两人的举动拆了两桩婚啊!

    “是的,你把子川架火上了,子川现在已经没办法解释了。”刘备扶额一脸无奈地说道。

    同时在场众人也是无语的附和,毕竟今天这诗会简直精彩,先是孙策截胡曹操被叉出去,之后曹操一副志得意满,结果被阿房宫赋怼死,最后更是来了一个大反转。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