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四章 陈子川,我恨你!

    此言一出,蔡琰习惯的侧头看向陈曦,而陈曦也心有灵犀的看向蔡琰,两人现在都有些头大,陈曦完全是因为家里有繁简和陈兰,没能力再写两篇完全一个水准的长赋。

    至于蔡琰则是头疼于其他人不是瞎子,因为洛神赋的第三小节在这个时代,所有的内容都和甄宓基本搭不上,而放在蔡琰身上全部符合,倒推回去,以至于第二小节的仪容全部都可以覆盖到蔡琰身上!

    毕竟第二小节所有的内容都是服饰仪容,文字描述的服饰还能非常明显的分辨出来,而且恰好还是蔡琰今天穿的曲裾深衣,而仪容的话其实就看代入,很明显从第三小节逆推回去的话,蔡昭姬代入其中,反倒是服饰仪容统统合适了。

    在场人都不傻啊,第一小节没什么,第二小节最多是服饰的问题,但说不定陈曦就喜欢曲裾深衣啊,甄宓又不是没穿过。

    最大的问题在于第三小节,至于四五六小节的反应,寄情,感怀思念都不是问题,甄宓和昭姬都可以代入,唯一一个能分辨出来到底写的是谁的其实就是第三小节。

    甚至第三小节前半段两人都可以代入,但后半段只有蔡琰一个人能代入,“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这三句话才是整篇文章代入当前情况下真正能分辨出来写给谁的,“我怀着眷眷之诚,但是又害怕这位神女的欺骗,因为郑交甫曾遇到过神女背弃,因而心生迟疑,进而收敛神色,自持礼仪。”

    这三条甄宓一条都不符合,反倒若是以现在的蔡琰代入神女,全部符合,准确的说当前会让人心生迟疑的美女只有蔡琰了。

    这些东西刘桐这种没经历过的家伙看不出来,但在场能看出来的人太多了,多到,至少有一大半的人都是能看出来的。

    因为有些东西不到一些年纪根本不会想到,而到了某个年纪经历了某些事之后,很自然的就会明白,而蔡琰是当前中原那些上榜的美女之中唯一一个会让人迟疑的。

    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以郑交甫暗指卫仲道,以人神之别写阴阳永隔反倒以当前的情况看来是最为合适的。

    这也是蔡琰写第三小节时心乱如麻的重要原因,这三句内容可以说是最大的破绽,是区分到底写甄宓,还是写蔡琰的关键,如果说之前的小节还能说是幻想,还能说是陈曦对于爱恋的服饰描述,那么第三小节的最后就是实锤了这篇赋是写面前之人。

    毕竟甄宓完全没有背弃的记录,当然如果是正史的黄初三年,甄宓就具有了上述的三条,而这个时期这三条和甄宓完全不搭边。

    曹植当年写这个到底是寄托君王,还是寄托甄宓其实很难说清,这赋最糟心的地方就在于,你代入甄宓其实是每一条都符合的,代入曹植自己其实每一条也能通过。

    当然陈曦是比较倾向于曹植是给甄宓写的,毕竟《洛神赋》原本的名字叫做《感甄赋》,说实在的,从《感甄赋》改成《洛神赋》,大家都不是瞎子好吧!

    虽说你曹植确实有能耐将文章写的你怎么代入都能解释,问题是你都有能耐写到这程度,你真要写你的冤屈,要写君臣大义,何必写成这个样子,没事找死吗?

    跟何况你一个赋,换名字就换名字吧,何必换的那么明显,大家都不是瞎子好吧,搞事搞到这个程度真以为其他人都看不出来。

    不过按照陈曦的想法,曹植当时八成是破罐子破摔了,毕竟那个时候曹丕已经坐稳了位置,自己再表现出政治上的脑子,恐怕真就得人头落地了,还不如我自黑一把,表示我疯了,反倒安全。

    而洛神赋要真的是曹植写给自己嫂子的,而且如此光明正大的发出来,曹植就算不说自己疯了,其他人恐怕也得认为这家伙疯了。

    曹植真疯或者假疯并不重要,重要的曹植的行为是真疯了,而这足够取信于曹丕,这不写完这篇赋之后,没过多久曹丕就将曹植迁为雍丘王,之后再次路过的时候还给曹植加了封地。

    因而从这一套反应看来,陈曦其实是倾向于曹植的洛神赋是实打实写给甄宓的,只是陈曦疏忽了一点,那个时代的甄宓经历了什么,而这个时代的甄宓什么都没有经历,更是疏忽了面前有一个人比他写的洛神赋的原型更贴近原型。

    “我怕是要完。”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传音给蔡琰说道。

    “……”蔡琰陷入了无尽的沉默,虽说陈曦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这篇赋在蔡琰看来过于羞耻,更何况蔡琰不觉得陈曦有着这样的定力,在蔡琰看来,陈曦虽说是移情了,但是恐怕陈曦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移情在谁的身上了。

    “陈侯,如果现在让你再写一篇,你能写出来吗?”蔡琰带着些许的沉默传音给陈曦说道。

    “不可能的。”陈曦苦笑着传音给蔡琰。

    蔡琰深吸一口气,传音给陈曦,“子川,有些时候,你真的需要过一过脑子了,仔细想想洛神赋里面写的是什么,然后再想办法解决吧,这已经不是家宅不宁的问题了,我让人念阿房宫赋了。”

    蔡琰说完之后,神色清冷的起身,完全不看出来丝毫的嗔怒之意,洛神赋虽好,还是交给陈曦私底下念给甄宓去听吧,毕竟是情赋,靠着阿房宫赋还是能压下去的。

    这个时候张氏已经将甄宓放了过来,毕竟当场写情诗这种事情,还是很震撼,也足以说明陈曦对于甄宓的重视,更何况张氏也想看看陈曦给甄宓写的赋到底有什么样的水平。

    蔡琰离开之后,陈曦则是低头默默地思考洛神赋的内容,第一节的偶遇没什么问题,第二节的服饰仪容陈曦思虑的时候,默默地看向蔡琰和甄宓,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

    等到第三小节的最后那几句,陈曦感受着甄宓落在自己身上那炽热的眼光,已经有些芒刺在背了,这一刻陈曦终于明白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因而在蔡琰走到众人中心的时候,陈曦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

    蔡琰那双清冷之中带着无限忧虑的眸子,在和陈曦的视线对上的时候,陈曦和蔡琰其实都已经明白对方什么都知道了,亦或者两人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只可惜,渐行渐远,而这一次原本没有可能再会的两人,奇迹般的遇上,确实在这种情况之下。

    “我……”陈曦张口几欲起身,但是蔡琰却缓缓地合眸,再睁开之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波澜。

    一篇赋写了两个人,明写甄姬,暗写昭姬,这一刻陈曦终于明白当文抄公到底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然而这个时候甄宓已经巧笑嫣然的站在了陈曦的身后,带着明媚的笑靥伸出小手,从陈曦的肩旁伸到了陈曦的面前,既然是写于我的情诗,当然要由我带走。

    陈曦看着甄宓的小手,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他很清楚,自己已经走在了一条通往鲜血终末的道路上。

    蔡琰清丽的声音带着和之前的侍者完全不同的感情诵读着已经背下的阿房宫赋,在甄宓对着陈曦伸手的那一刻,蔡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朗诵。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蔡琰的声音戛然而止,全场也陷入了寂静之中,哪怕是一脸羞涩的甄宓这个时候也陷入了沉默。

    不同于后世被信息大爆炸轰炸的网民,这个时代没有多余的娱乐,诗词歌赋可谓是最高等级的风雅,因为哪怕是从寒门,小地主阶层冲杀出来的武将也是懂诗词歌赋的。

    最多是精深与否的问题,但某些文章精妙到真正能传递作者思想的时候,那么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文学评论家都能从中感受到那种作者本身想要告知的一切。

    不同于后世某些写得不好怪读者不会品评,直言这一代读者太差,不懂欣赏,实际上真正的文学不是以复杂艰涩的文字去描述根本没人愿意了解的东西,而是用简单凝炼的文字去讲述作者的思维。

    简书,帛书,纸书,其本质只是载体,重要的只是其中承载的思维,承载的信念,承载的道理。

    而现在阿房宫赋跨越千年,如同惊雷一般落在了汉末,经过蔡琰之手的订正,完全符合了这个时代的音律之后,展现出来的气势,真正镇住了所有人。

    格局,气魄可谓是包举宇内,立于时代洪流之上,俯览千古之兴衰,相比于曹操等人的文章,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蔡大家此赋一出,可谓是千年以降最为出彩的作品。”孔融这一次完全是将蔡琰摆在了比自己还高的位置上,而非是如之前看后辈那般随意的招呼,毕竟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确实,我等的文章与此简直是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耳!”曹操面带苦涩的说道。

    之前还想着让蔡琰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大格局,什么叫做大气魄,什么叫霸主,结果蔡琰让曹操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大格局了,什么叫大气魄,这一刻曹操是失落的,他突然发现自己甚至在气魄和雄心上都不如自己的师妹了。

    王粲,徐干等人对于曹操的评价皆是一脸平静,因为曹操说的是他们想说的,甚至都不应该说是寒鸦配鸾凤了,而是直接被秒成渣了。

    “这篇赋并非是我所作,乃陈子川的作品。”蔡琰平静的说道,对于如此荣誉随意放弃。

    “如果没有你帮我,我也调不平其中的韵律。”陈曦摇了摇头说道,而其他人则是看着陈曦和蔡琰的推辞不知道该说什么。

    “子川,你不是说你不懂诗词歌赋,准备投了吗?”孔融突然开口询问道。

    “我还不懂兵法呢!”陈曦黑着脸说道,“哦,我还不懂军略呢?对了,我政略还不擅长做细节呢!”

    孔融等人听闻此言,当即以袖掩面,陈曦的不懂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一刻在场众人终于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感觉,不过这一刻他们宁可没有这个这个感觉……

    “唔,殿下,妾身有些身体不适,还请告退。”蔡琰看了一眼在陈曦身边蹦蹦跳跳的甄宓,轻叹了一口气,对着刘桐欠身施礼之后开口说道,而刘桐虽说靠着女性的直觉察觉到了蔡琰看向陈曦时的氛围不对,但还是同意了蔡琰的先行退去。

    因而蔡琰退回自己的几案,将焦尾琴抱走之后,便退出了诗会,只留下陈曦一人头大无比的看着蔡琰的背影。

    这一刻陈曦真的觉得自己要完了,至于洛神赋,则在蔡琰退回几案抱琴的时候,取出来递给了甄宓,毕竟一开始说好了是写给甄宓的赋,如果没有被人挑出来,蔡琰收着的话倒也无所谓,而现在被刘桐挑出来了,那么就算是偏题了也至少应该留给甄宓。

    至于蔡琰自己,她很清楚,自己无论如何,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也不能收下这份东西,而陈曦自己至少也需要肩负属于自己的责任。

    甄宓虽说不解于为什么洛神赋是蔡琰收着,但是蔡琰转交给自己的时候,甄宓还是满心的欢欣,尤其是打开纸张,上面华美的字体,匹配上那华丽的辞藻,甄宓可谓是砰然心动。

    默诵着第一小节,甄宓面带娇俏之色,第二小节的开篇服饰虽说有些不同,但是也没有影响甄宓的欢愉,等写到仪容的时候,甄宓更是面带娇羞之色,看向一旁面色发白的陈曦更是欢欣不已,然而随着长赋的推进,甄宓的面上的血色缓缓地褪去了……

    头晕目眩,手上的洛神赋直接从指尖滑下,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的看着陈曦,隔了良久之后,泪水直接滚落了下来,“陈子川,我恨你!”说完甄宓掩面朝着偏殿跑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