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三章 翻船了

    刘备听闻此言笑而不语,只要不是孙伯符写的就行,你曹孟德就算是连写十个千古名篇,那三大诸侯里面也就一个文豪,最多是这个文豪的层次高低而已。

    可要是孙策也能写出千古名篇的话,那刘备的压力真就非常大了,不过还好,孙伯符还是那个智障,智障好啊,智障好啊!

    而其他人这个时候也安静了下来,相比于孙策写出来一个千古名篇,还是曹操写出这样一个足以千古传唱的颂比较符合现实,因而在场不少人开始恭喜曹操。

    虽说被孙策拿去出了一个风头,曹操气的够呛,但是现在一群人围着曹操恭维,曹操也懒得搭理孙策那个智障了。

    话说随后不久孙策就被刘桐指挥赵悦给叉走了,毕竟这个怎么说也是欺君之罪,虽说是诗会,但是孙策搞的乐子太大,刘桐就算是觉得孙策长得很帅,还是让赵悦将这家伙丢到甘泉宫某个角落去了。

    当然孙策这波也没反抗,毕竟是自己的锅,而且也没必要搞的大家都下不了台,更何况孙策虽说没有脑子,但是他有直觉啊,靠着直觉他在被叉着拖走的时候依旧保持着嬉皮笑脸的神色。

    至于说荆楚那帮子人,面对被叉走的老大,要么是面无表情,要么就是一手扶额,反正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拦的,就连孙权在看到赵悦之后也是一副赶紧将我哥带走的崩溃神情。

    赵悦将孙策叉走丢到甘泉宫偏殿,而这个时候郭汜也在这里,这家伙虽说因为得罪了刘桐,没办法上朝,但是这家伙也是个人物,就算是不能上朝,你也不能阻止我旁听啊,我也是列侯啊。

    反正这家伙死乞白赖的,刘桐跑哪去开会,其他人在正殿,他就蹲在侧殿,反正赐宴的话,也不管你在那里,其他列侯吃啥,郭汜也吃啥,因而郭汜最近也是溜得飞起。

    “呦,吴侯你也被叉出来了啊。”郭汜一脸兴奋的说道,终于有一个倒霉孩子和他一样了,以后有能扯淡的了。

    “呦,美阳侯你怎么在这里?”孙策对着郭汜招呼道,赵悦看了一眼两个智障,只要这俩不去园子那边捣乱,赵悦绝对不会管这俩。

    “这不是被叉出来吗?之后就不敢进去,怕被发现。”郭汜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这次有你了,你们在园子搞什么?”

    “诗词歌赋,听的我烦躁。”孙策一脸抑郁的说道。

    “还好我没去,要喝酒不。”郭汜一脸庆幸的说道。

    “你有酒?”孙策好奇的询问道。

    “厨娘,上酒上肉啊!”郭汜对着偏殿外面吼道,然后很快就有人给这俩上了一桌子菜,开了一坛美酒。

    大家都不傻好吧,郭汜好歹也是个列侯,虽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能上朝,但也没见有人针对,靠着美阳侯的爵位混吃混喝而已。

    宫中管膳房的女官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对方要吃要喝给就是了,回头报到大司农那里,扣除对方的俸禄就是了,反正是有秩的高爵,不要得罪就是了,至于说多做几份饭的问题,这完全不是问题,宫中膳房全天候不歇。

    “诶呀,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啊。”孙策抓了一根肘子,当场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说,“早知道被叉出来这么好,我就不应该在里面磨蹭,你不知道啊,那些诗词真的让人头大。”

    赵悦听闻此言翻了翻白眼,这俩浑人,不过不捣乱最好。

    孙策被叉出去之后,诗会继续推行,曹操扮猪吃虎的想法虽说是完蛋了,但毕竟写出来一篇千古名作,尽管玩不了攥着杀手锏玩翻盘这种事情,可当大魔王等其他人挑战还是很可以的。

    自然现在曹操就是大魔王版本,一副我今天要通杀了对面六个家伙,然而还没浪起来,对面王粲就起身让人念了自己的从军诗,“凉风厉秋节,司典告详刑……”

    一时间曹操都能从中感受到出征将士离家远征时的悲壮心态,然而起承转合之间硬生生完成了以悲壮叙述汉家士卒竭尽忠贞一往直前的慷慨决心,以至于陈曦都不得不感慨王粲不愧是王粲。

    “如何?”曹操听完之后也是感慨万千,然后平视王粲询问道。

    “我输了。”王粲平静的说道,并没有什么气馁,实际上写完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输了。

    王粲的从军诗确实是流传的名篇,但是很不幸这诗的格局不如曹操,或者说是王粲自身的格局远不如曹操,反应在诗篇上,那就是气度差的太远,曹操的对酒虽说散乱,但却有一种心气,而王粲的从军诗则是靠着笔法撑起来了其中的气势。

    不过王粲又不是输不起,回头就去帮东观抄一年典籍,一边抄一边学习,也没什么亏不亏的。

    至于刘桐则是感慨连连,不管是曹操的对酒,还是王粲的从军其实都不错,但可惜的是有陈曦,蔡琰珠玉在前,不管是洛神赋,还是阿房宫赋都是千古名篇,尤其是后者就算是刘桐看完也是震撼不已。

    如果说洛神赋算是这个时代的巅峰,那么阿房宫赋那就属于真正超越了这个时代的绝世名篇,以至于刘桐现在看曹操和王粲的诗篇其实没有多少动容,因为就在刚刚她已经见证了历史。

    随着其他人一个个写完,一片片歌功颂德的文章乘了上来,说不上多好,但也不会太差,毕竟敢参加的都不会是杂鱼,如刘备这种水平不够的家伙,基本都在看戏吃瓜,不会上去自取其辱。

    自然几十篇下来之后,曹操环视四周,已经天下无敌,周围一圈能打的全部被自己干翻在地,因而曹操隐隐之间已经有了自傲之感。

    “如何?”曹操面带笑容看着孔融,孔融不由得苦笑,今天算自己倒霉,曹操这波绝对是超常发挥,虽说他们这边六个家伙都发挥得不错,但是遇到曹操今天来了一个大格局,大气魄,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能在气度上挑战曹操。

    当然这并不是说格局比对方小,气魄不足以和对方媲美就没办法和对方比拼,实际上洛神赋就属于那种格局不大,气魄也说不上雄浑的长赋,但要说吊打曹操的对酒绝对没有问题。

    只能说格局大,气魄大,胸怀大的文章,先天有一定的优势,在双方水平一样的情况下,这种文章更能让人动容,而孔融这群人的文学造诣也就和曹操是半斤八两,结果曹操一个大格局超常发挥,对面六人直接全灭了。

    “甘拜下风。”孔融哭笑不得的说道,这波真心没办法,认输,认输,回头他们一起去帮东观抄书。

    “哈哈哈。”曹操一脸反派的得意笑容,然后扭头看向陈曦,“子川,刚刚让你和我一道,你要随我,现在都能和我一起共享胜利了。”

    “呵~”陈曦翻了翻白眼,懒得理曹操,而曹操这个时候正在性头,其他人也都起身恭维曹操,毕竟六个大佬都翻船了,曹操现在大局已定,因而曹操带着兴奋哈哈大笑。

    “司空,还没评比完呢。”刘桐起身笑着说道,看着曹操贼欢乐的表情,刘桐突然觉得曹操好惨,这波越高兴,接下来越惨痛,后面有能将曹操的对酒秒成渣的长赋啊!

    “哈哈哈,还有谁,还有谁?”曹操这个时候已经兴奋的上脑了,当即兴奋的问询道。

    “蔡大家,该你了。”刘桐笑着看向蔡琰说道,洛神赋和阿房宫赋完全是两个极端,完全不会相互打压,所以无所谓谁先谁后,不过刘桐觉得还是蔡琰的阿房宫赋够震撼啊。

    刘桐和丝娘之前是偷窥,先看的是洛神赋,这俩倒是没想歪,就当是写给甄宓的,因而虽说是蔡琰在写,但也能猜到是陈曦在说。

    后面看完全篇之后两人震撼的可以,然后相互吐槽为什么没人给自己写一份,毕竟这个时代赋的地位在文学上非常高,一篇长门赋甚至能让皇帝心生反复之意,足可见赋在这个时代的地位。

    而洛神赋的层次比长门赋更高一筹,刘桐和丝娘看完之后皆是宠溺的看着甄宓,觉得甄宓实在是幸运,能让陈曦写下这千古名篇。

    之后等刘桐和丝娘安定,再来偷窥的时候蔡琰这边都快将阿房宫赋写完了,然后两人彻底被震撼了,只觉蔡昭姬不愧是惊世的才女,直觉这一次诗会就算是有陈曦,蔡琰也是技高一筹。

    因而在这个曹操开始猖狂的时候,刘桐当即举起蔡昭姬这杆大旗,我们女子有力量!

    “我没有写,只是陈侯口述,我为代笔而已。”蔡琰神色平和的说道,而刘桐听闻此言直感一阵肝痛,不过随后刘桐就反应了过来,“他不是写了一个洛神赋吗?”

    刘桐此话一出,陈曦和蔡琰皆是寒毛倒竖,而后陈曦更是感觉到了身后有一道炽热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后背,完了,全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