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三章 截胡

    蔡琰虽说有些烦躁,但是能力是一点没有折扣,因而陈曦这边开口之后,蔡琰就快速的书写了起来,而且随着陈曦的叙述,不断的订正一些韵律的细节。

    实际上阿房宫赋陈曦念出来的时候,就自然的修正了一些比较简单的韵律问题,之后蔡琰在听的时候,虽说韵律上还有硬伤,但是靠着蔡琰的能力近乎瞬间就改好了。

    毕竟蔡琰也帮陈曦改了很多次的内容了,到现在早就改出来经验了,加之阿房宫赋本身就是千古名篇,不管是文章本身的词句,还是描述的手法都无愧于千古名篇的称号。

    比起洛神赋不管是立意,还是叙述手法更是高出了一筹,毕竟是经历了盛唐的繁华,诗词歌赋已经升华到了另一种境界,更何况这一篇赋本身在那个巅峰的年代都属于最顶级的名篇。

    甚至一直以来都作为教科书之中必须全文背诵的内容,如此可见这篇长赋到底有多经典。

    当然某开挂的李太白就算了,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你就算是升到了大学,学语文,诗词方面依旧还是有这家伙,从这个角度来讲,教科书简直就是李白的老家……

    不过这并不是说教科书水准差,只能说是某个人实在是过于开挂,一个人顶了盛唐诗坛一半的繁华,真心不是说笑的。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陈曦带着些许的感慨叙述完了全篇,不得不承认,阿房宫赋哪怕是现在的他读起都有一种感慨。

    文以载道之说对于大多数人都是说笑,但对于某些千古名篇来说,确实是做到了承载作者思想和感情的程度,哪怕是往事越千年,今日再看也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思想力量。

    “确实是千年以降最为震撼的长赋。”蔡琰带着丝丝感怀,敬服不已的看着陈曦,如果说洛神赋能震撼全场,那么一篇长赋一出,足以让千年间所有的文赋失去光彩。

    不管是写作手法,还是核心立意都远远的超过了这个时代的最高水平,其文字凝炼程度,也同样超乎了当前所有的作品,再配合上这一片长赋自带的气势,以及文章的最后的警钟,就算是蔡琰自己也挑出来丝毫的瑕疵,完美之作。

    “厉害吧。”陈曦笑嘻嘻的看着蔡琰说道。

    “……”原本带着感怀的蔡琰,瞬间面色一冷,陈曦当场干笑,好在隔了一会儿蔡琰叹了口气,可能也觉得不应该将之前的心态代入到这件事之中,于是默默地对着陈曦点头,“嗯,很厉害。”

    “这篇应该没问题了吧。”陈曦笑了笑说道。

    “何止没问题。”蔡琰轻笑着说道,这一片长赋足够让所有人无话可说,也足够让之前蔡琰三番两次的动笔停笔被其他人无视掉。

    毕竟这一篇赋实在是过于震撼了,放在唐朝那个被李白杜甫那群人轮番轰炸过的时代也就是绝顶水平,而放在汉朝这个时代,基本上就属于横压一世的水平了。

    就在陈曦和蔡琰交流的时候,孙策突然跳出来,表示自己已经搞定了,其他人闻言皆是一脸崩溃的看着孙策,包括孙策麾下准备着吃瓜的武将和正在扯淡的文臣。

    孙策的起立确实是震撼了全场,刘桐和丝娘也被这一幕镇住了,毕竟之前这俩靠着丝娘的法术在偷窥别人写文章,不过没偷窥几个,就被某个人给镇住了。

    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孙策就出场了,说实话刘桐现在挺恍惚的,一方面是被陈曦和蔡昭姬前后两篇,一篇比一篇炸天的赋给镇住了,另一方面则是被孙策给镇住了。

    毕竟孙伯符是什么情况,朝堂上所有人都知道,打架的话,可以找孙策,但是诗词歌赋这种事情还是扯淡吧。

    然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孙策第一个跳出来表示自己写完了,刘桐虽说已经有些恍惚了,但是好歹知道孙策是个什么情况,完全不希望宴会开始就先被孙策给砸了。

    只是孙策已经起立,刘桐实在是不好说什么,于是轻咳两声,“吴侯的佳作是奉上来到时候一并评比,还是当场念诵?”

    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台阶,孙策如果是装作自己写完了的话,那么现在就应该收手,可惜孙策现在已经进入了兴奋期,表示当然要当场念诵,刘桐扶额,同时场上大多数人扶额,面做崩溃。

    之后孙策将自己的大作交给专业唱名朗诵的人,然后一群文化人皆是一副等死的神色,因为所有人都估摸着孙策八成是砸场子了。

    然而世事的无情就在于,你所估计的玩意儿和现实的发展完全是两回事,更糟心的则在于,你以为是菜鸡的对手,貌似是在扮猪吃虎。

    专业朗诵的侍从接过孙策的诗篇,看了看,原本已经做好了等死的准备,结果接过之后默念两句大吃一惊,而且这心态,貌似非常符合现在孙策的状态,而且也很符合现在大一统的情况。

    以至于之前觉得自己这把要丢人的侍从看向孙策流露出了一抹敬服,感情吴侯一直都是装作自己不精通诗词歌赋,这篇即兴之作,水平之高,稳稳可以流传千古。

    坐在孙策旁边的曹操这个时候则是面带笑容的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面带得意,曹操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波发挥得这么好,今天看我屠对面六个家伙,顺带将队友也屠了。

    哪怕是蔡昭姬对于自己现在已经是相当疏离了,曹操依旧决定今天要让蔡昭姬看看自己雄豪的一面,什么是英雄,什么是霸主,什么是文豪,他曹操就是!

    就在曹操志得意满的时候,朗诵诗词的侍从上前开始以一种非常激情的态度开始念诵孙策的诗篇。

    曹操看着这一幕对着侍从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管孙策的诗篇写的如何,念诵诗篇的侍者的态度还是非常值得夸赞的。

    “对酒!”侍者低沉的声音念出了题目,然后带着饱满的感情开始了念诵,“对酒歌,太平时,吏不呼门。王者贤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咸礼让,民无所争讼……”

    全场寂静,唯有曹操一口酒喷了出去,陈曦眼角抽搐,其他人皆是一脸诡异的看着孙策,甚至随着诗篇的推进,包括孔融等人都浮现了敬服之色,所谓文以载道说的便是如此。

    虽说这诗篇的用语和句式有些过于自由,但是却实打实的描述出来了王者德泽万物,政通人和,天地交泰,四海承明的大一统理想状态,既符合了孙策当前的心态,又符合了对于当前汉室归于一统的寄思,更是展现了孙策对于治政的认识。

    说句话,没有孙策三大诸侯的地位,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心态和认知,以至于侍者在朗诵完之后,全场皆是敬服之色。

    就算是经历过洛神赋和阿房宫赋洗礼的刘桐,丝娘,蔡琰也是一脸敬佩的看着孙策,孙伯符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甚至丝娘的小手捂着嘴,双眼流露出明显的吃惊之色,这篇诗,不,应该说是这篇颂很明显也是传世级别,虽说不足以和之前刘桐所见的两篇相比,但也是顶尖之作,对此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看着孙策。

    “如何,如何?”孙策一副志得意满的神色,双手叉腰,一脸的狂傲,但是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觉得孙策是在搞怪,而是真的心生佩服,甚至连一直觉得自己老哥没脑子的孙权,现在远望孙策也是星星眼。

    说实话这个时候最震惊的其实是刘备,原本他以为三人组里面就曹操是个文豪,结果一眨眼就剩自己是个编草鞋的,其他两个都是文豪,这让人怎么活?

    然而就在刘桐准备开口评价的时候曹操直接跳了起来,“孙伯符!你个混蛋!”

    眼见曹操扑向自己,孙策直接爆退了几十步,然后远远的对着曹操做鬼脸,“哈哈哈,曹司空,我做的诗篇如何?”

    “滚蛋,你这家伙,我就说之前我在写的时候,你不断的探头过来干什么!”曹操黑着脸看着已经跑远的孙策怒斥道。

    “切,好了,刚刚哪一篇是曹司空的作品,不是我的,哈哈哈。”孙策笑着说道,“开个玩笑而已,谁让你之前不带我。”

    孙权闻言掩面作崩溃状,曹操则是气的够呛,他原本还准备在对面装完,认为大局已定的时候杀出来,结果被孙策丢去当开篇了,这下气势都不对了,他曹操最喜欢的是翻盘啊!

    “哦,原来是你写的,还好,还好。”刘备默默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之前那篇颂要是孙策写的话,刘备觉得自己八成需要净化一下集体,再要么想办法提高一下自己的文学素养了。

    “好什么,本来我还准备当杀手锏,现在被那死孩子给坑了,没有好戏看了。”曹操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