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二章 玩完了~

    “呃?”陈曦不解的看着蔡琰,蔡琰心情好不好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这是突然心情又不好了?

    “我给了她,我就家宅不宁了。”陈曦嘴角抽搐的说道。

    “问题是你给了我,怕就不光是家宅不宁了。”蔡琰扶额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陈曦,“你自己收着吧。”

    蔡琰终于确定,陈曦有时候真的是做事情的时候没有过脑子。

    “我收着,迟早会被我妻子发现,到时候她们问我这是写给谁的,我怎么办?”陈曦顿时感觉到头大了三圈。

    蔡琰这个时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陈子川能不能动动脑子想想自己之前写了什么。

    洛神赋是吧,让我蔡琰帮你写,我就不说了,就当你指使我蔡琰多年,习惯了,我也懒得说这些事情了,不就是帮你写情书吗?内容还是你的内容,我只是帮你书写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说不爽什么的,蔡琰承认自己再写第一小节的时候是有的,毕竟是当着全体所有人给甄宓写情书,结果写的人是自己,蔡琰觉得自己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不过毕竟之前答应了,写就写吧。

    然而从第二小节一开始蔡琰就发现不对,你陈子川有毒吧,这是对着我写的吧,看看你家甄宓穿的是什么衣服,再看看我穿的是什么衣服,别盯着我写,行不行?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蔡琰的服装,蔡琰穿的是曲裾深衣,甄宓穿的是宫装,流风回雪本身就是描写衣袖,宫装虽说也是广袖,但宫装重威仪,是玩不出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反倒是蔡琰的曲裾深衣在跳舞的时候能玩出来轻云蔽月和流风回雪,而宫装的甄宓不管怎么折腾都不可能这般。

    这也是蔡琰顺着洛神赋写第二小节时,面露嗔怒却不知该作什么神色的原因,毕竟在蔡琰看来这是陈曦的即兴之作,很自然的就会在里面找寻相对于的内容,结果对应到了自己身上。

    不过还好过,写写衣衫之后,就转走开始写容颜仪态,这一方面就不存在什么大问题了,毕竟是文字描述想着甄宓的话,这也就是甄宓了,更何况比容颜,蔡琰也觉得貌似和甄宓挺符合的。

    当然不爽还是有的,当着一个美女的面夸另一个美女,而且还是可劲的夸,这作死程度已经可谓是高到了无可超越的程度了。

    也就是蔡琰心态好,虽说对比着陈曦的内容,想着自己和甄宓,确实有些烦闷,但相比于之前因为陈曦对着自己写未婚妻而生出来嗔怒,现在的情况至少不那么尴尬了。

    这是后面蔡琰开始正式品评陈曦所书写的洛神赋的重要原因,而品评之后不得不感慨确实写的非常之好,怕是到后世,这一篇长赋会力压司马相如的凤求凰千古传唱。

    不得不说蔡琰的评价非常正确,如果洛神赋真的是写给甄宓的情诗,那恐怕真就属于爱情诗之中无可超越的巅峰了,吹到爆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真正可以达到秒天秒地秒空气那种无敌级别。

    然而事实上这并不是爱情诗,不过那是曾经,换成现在的话,毫无疑问,这就是爱情诗了,陈曦写给甄宓的爱情诗。

    可以说在第三小节之前,蔡琰一边书写,一边品评,虽说对于几句仪容的描写还是有点不满,但也不得不佩服陈曦的才华,这篇赋写的确实是非常之华美,讨甄宓欢心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基本上此篇一出,曹孟德那群人就算是一时超常发挥,也就最多是各有胜场。

    甚至后面的小节不掉水平,这一场曹操等人就别想翻盘了。

    可问题就出在后面的第三小节,如果说第二个小节,在蔡琰看来只是调戏了自己两句,拿自己写甄宓的话,那么第三小节,蔡琰确定这赋彻底彻底变味了。

    “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实际上在写这句话的时候蔡琰已经心乱如麻了,陈曦这个混账在当面调戏自己。

    因为相比于第二小节那种还能勉强代入甄宓的情况,第三小节反倒是蔡琰自己代入神女完全契合,这么一来倒推回去,蔡琰已经有些头晕目眩了,第二节仪容反过来放在自己身上也非常合适……

    感情我现在写的情书是给我自己准备的,蔡琰的思维已经有些混乱了,然而陈曦这个时候根本没明白自己搞了什么事情,继续开始第四小节,蔡琰整个人已经进入了恍惚。

    之后第四小节写反应,第五小节写寄托,第六小节写思念。

    可以说一个小节比一个小节写的好,以至于到第六小节写完的时候,蔡琰已经确定这篇写情的赋,怕是千古难有人超越了。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赋明着写的是甄宓,而暗着写自己,蔡琰对于陈曦也是佩服的不能再佩服了,这种作死的方式,真当人眼瞎吗?

    这也是写完之后,陈曦猖狂的表示要打死那群智障的时候,蔡琰带着恍惚看着陈曦,这篇赋不能视于人啊,如果今天这篇赋不是她蔡昭姬在场,不是她蔡昭姬所写,那么陈曦还能说是给甄宓写的情诗。

    可现在蔡琰在场,在场这些人又不瞎,文豪级别的有好几个,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首赋是写给谁的!

    真以为以洛水宓妃开头就是写给甄宓的,其实是写给蔡琰的!

    因而蔡琰听陈曦说是要拿这个参赛,不管陈曦心有多大,蔡琰自己的脸皮先有些挂不住,直接一击刺中陈曦要害。

    然而脑回路还没有清楚的陈曦根本没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不能发,直接表示这篇赋送给蔡琰作为收藏了,蔡琰只感觉心中一闷,我信了你陈子川的邪。

    这东西落在蔡琰和甄宓手上都会有麻烦,尤其是落在蔡琰手上,若是某一天甄宓知道了,八成甄宓得气哭,好啊,给我写情诗,让蔡昭姬代写也就算了,写着写着开始撩蔡昭姬,我在你心中就这地位?

    反倒是换个时间给甄宓的话,就算是不改,一般也没有人能看出来,毕竟其他时候不像现在这么明显,就算有人有所联想,也不会认为陈曦胆大到给自己未婚妻的赋,其实是写的别的女子。

    哪怕是从第三小节开始有点走偏,但也可以用陈曦寄情于甄宓来解释,只要蔡昭姬没在场,这篇赋说是写甄宓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唯有蔡琰真在场的时候,且这篇赋没有敲定寄托的女子是谁的时候,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写的是谁。

    因而这篇赋蔡琰基本确定是明写甄宓,实写自己,自然是有些心慌意乱,不敢视之于人。

    “陈子川,你的脑子呢?”蔡琰被陈曦的脑回路终于给气到了,一直以来清冷平淡的神态也终于难以保持。

    “哈,我脑子很好啊。”陈曦不解的看着蔡琰说道。

    “是啊,是啊,脑子很好。”蔡琰勉力收起自己的嗔怒之色,尽可能的平复心态,看着陈曦一字一顿的说道。

    “喂喂喂,这么大气,我今天没惹你吧。”陈曦赶紧装死,希望蔡琰饶过自己,虽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蔡琰的神色和正常有很大的不同,承认错误什么的绝对是最正确的方式。

    “你,再写一篇赋,不管好坏,再写一篇。”蔡琰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烦躁,恍惚,以及嗔怒全部收敛起来,再一次变成了正常的平淡清冷之色,然后指着陈曦说道,“之前那篇赋的问题,回头我在你跟你好好谈谈!”

    陈曦闻言连连点头,如同小鸡啄米,反正先应付过去再说,至于说再写一篇什么的,头大啊,根本来不及好吧。

    “写不出来啊!”陈曦隔了一会儿苦笑着说道。

    “算了,我帮你写一篇应付一下……”蔡琰也算是被陈曦气死了,毕竟自己之前动笔了那么久,结果没拿出诗作的话,肯定会有人要怀疑的,自己在文坛的位置太高,看得人也多啊,不动笔也就罢了,动笔了自然就会有人好奇。

    哪怕是蔡琰承认自己只是帮陈曦代笔,但好歹也需要拿出来一个像样的东西。

    “嗯,靠你了。”陈曦非常诚恳的说道。

    “……”蔡琰不满的横了一眼陈曦,然后快速下笔,“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

    “叙事诗?”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急切之下只能写简单的,歌功颂德一下算了。”蔡琰以一种敷衍的语气说道,哪怕是按捺下了内心的烦躁,蔡琰其实还有些恍惚,因而要写难度非常高的诗词,现在的心态完全做不到,只能简单点了。

    “歌功颂德?”陈曦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还是算了吧,写点别的,居安思危之类的都比这个好吧。”

    “你说的倒是容易,其他的时候倒还罢了,现在我写不出来。”蔡琰横了一眼陈曦,面上再一次出现了没有压下去的愠怒之色。

    “呃,要不我来说,你来写。”陈曦说完之后,想起来一个应景的玩意,在场这群家伙十有八九都是歌功颂德,标新立异一下的话,说不定能出其不意啊。

    这么一想的话,陈曦已经满脑子的奇怪想法,毕竟真要说的话,确实没有什么好怕的了,自己改的话,可能要花费的时间比较多,但是有蔡琰的话,唔,我今天要逆天了!

    “之前你不说不能写了吗?”蔡琰停笔,写这种没啥意思的普通作品她本身也是不太愿意的,没有感情倾注,靠着她的笔力虽说也能写出来糊弄人的玩意儿,但是本质上也就那回事了。

    “唔,只是急切之间写不好,有你修改一下的话,应该问题不大。”陈曦摸了摸下巴说道,“韵律有些问题,你应该能改好吧。”

    “如果只是韵律的问题,我这边直接能改好。”蔡琰清冷的眸子瞟过陈曦,眼见陈曦点头,直接将写了一截的诗篇收了起来,准备回头带到惜字塔烧掉。

    不同于元朝之后,在元朝之前,纸,尤其是带字的纸在中原人的观念之中自带神圣和高贵,所以就算是写错了字的纸,无用的废纸,当然简书也是同样,只要是带字的玩意儿,要处理都必须要烧掉。

    为此还建立了一些专业烧这些东西的地方,比方说惜字塔,就是专业烧掉这些东西的建筑。

    自然蔡琰收起帛书也是准备将这份写了一半的东西烧掉,至于说袖子之中收起来的洛神赋,蔡琰在想起惜字塔的时候,也曾想过将之烧掉,但只是动心了一瞬间,便熄灭掉了,这种千古名篇,到时候就盖上陈曦的印绶带到自己的坟墓之中吧。

    至于千年之后其他人怎么看这一诗篇,蔡琰并不愿意去想,只是这般华丽之赋,若是不见他人之眼,不能留在史册之中,蔡琰也觉得实在是有些对不起陈曦的才华。

    等到蔡琰收了自己的诗篇,换了另一张纸铺平之后,陈曦已经将内容全部记了起来,沉吟了一下,“这里是甘泉宫啊,这么说的话,脚下也就是曾经的阿房宫了。”

    “是啊。”蔡琰带着些许的感怀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就叫阿房宫赋。”陈曦笑了笑说道,“相比于歌功颂德,我还是喜欢浇冷水,而且以我现在的情况,谁也不能说我吧。”

    蔡琰闻言只是横了一眼陈曦,“现在谁也不能说你,更何况文以载道,没人会因为你写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而收拾你,最多是因为你的文章而思考你的想法。”

    “靠你了啊,昭姬,我可不想家宅不宁。”陈曦一脸惆怅的说道,蔡琰当即皱了皱眉头,略有不满的准备开口,她现在也烦躁着呢,然而不等她开口,陈曦轻声叙述道,“六王毕,四海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