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一章 不带投降的~

    “这没有认输这一说。”孔融哈哈大笑道,直接堵死了陈曦跑路的想法,“文章的事情,不写出来怎么能认输。”

    “好歹有点人性可以不,不认输我怎么活,要不我推荐别人来参加,顶我这个弱者。”陈曦当场认怂,这根本没办法打,对面六个完全体,曹操就算厉害也只能打两个,剩下四个钟繇能打一个,问题还有三个啊,建安七子的三个啊。

    陈曦要是李白,打对面三个那没什么说的,问题陈曦不是啊,李白与我联手对敌三人,李白一挑三,我负责在余波之中打滚……

    光想想这场面,陈曦就感受到发自内心的肝疼,还是认怂了事,输给这六个其实也不冤,毕竟自己很菜,直接认输多好的。

    然而孔融这货也是脑子有病,坚决不准投降,他今天看起来有点兴奋过头,打算表演手撕曹操加手撕陈曦。

    这种猖狂吓得陈曦赶紧低头开始深思,做好准备,丢人什么的绝对不能,不过急切之间,脑子大乱,什么都想不起来。

    “太尉到时候要不要一起参加。”孔融笑着对着刘备询问道,刘备果断拒绝,他非常有自知之明,要是说比认人的话,对面来五个孔融都不够他打的,但是比书画文章,一打自己都不是对面的对手。

    “玄德一起来参加吧,看我单挑对面。”曹操听闻此话,当场不知死活的邀请刘备,而刘备闻言翻了翻白眼,根本懒得说什么。

    “你是被群殴吧。”刘备嘴角抽搐了两下,毫不客气的否定了曹操的提议,这种上去送人头的举动,刘备一点也不愿意参加。

    “什么叫群殴,看到没,钟元常,我们也是有人的。”曹操伸手一指一直在舌战群儒的钟繇表示,自己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刘备感觉到自己的肝有点痛了,不想和曹操在继续扯这种玩意了,曹操简直就是一个坑。

    “来吧,一起,有你加入,就可以将子川这个未战先怯的家伙踢掉,到时候我们组个刘曹战队什么的。”曹操继续努力邀请刘备道。

    “玄德公上吧,我认为曹司空说的非常有道理。”陈曦这一刻直接站在了曹操的立场上努力的邀请刘备,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恕我拒绝,这种事情,有多远我还是离得多远比较好,子川代我参加吧,对面就六个,你再怎么说也是横压一世的人物,将对面六个打了吧,我给你呐喊助威。”刘备对于这种事情真的是敬谢不敏。

    “我也不想参加啊!”陈曦拉着长音崩溃的说道,自己完全不想上去送人头的,建安年间的这玩意儿很难玩的,各种引经据典,没有足够底蕴的人根本玩不起,好吧,引经据典陈曦还是能玩的,问题在于即兴,而且命题啊!

    “切,没想到你也是这样。”曹操不满的看了一眼刘备,然后将眼神落到一旁,看着自家身后大量的文武群臣,结果曹操的目光根本没有人敢于对视,这件事没人愿意上去送人头。

    直到曹操的目光和孙策的目光对到了一起,曹操面无表情的侧头,他又不是傻子,带着刘备和陈曦,这俩就算是怂也有点底子,至少是能写出来东西的,孙策,醒醒吧……

    “喂喂喂,曹孟德,你刚刚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孙策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曹操挑衅了一样,当即追问道。

    “不,没有别的意思,如果周公瑾还在的话,我倒是觉得可以带你来参加,现在就算了吧。”曹操叹了口气说道,“毕竟这不是战斗,实力强没什么用的,这个需要脑子……”

    曹操唏嘘的话语之中有最后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很不幸别的人有脑子,而你孙伯符没有脑子。

    曹操确实想要大战六子,但他又不是傻,对面那六个自己打两个还行,打六个那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节奏。

    要是带着孙策上,那就不是比诗词文章,而是搞笑的节奏。

    诚然曹操觉得将孙策带上的,他的搞笑能力,应该能让对面六人发挥失常,但是靠着这种近乎盘外招的方式获胜,曹操表示不爽啊。

    曹操想要的剧情是,自己带着数人力战对面六人,自己与对面有来有往,自家其他人被按着摩擦,这样不是很好的彰显出自己很拽吗?尤其是曹操自己也不是水货,建安七子之中大多数到现在也就是完全体,曹操毕竟经历了这么多,撕两个还是能做到的。

    有实力,有能力,有心气,曹操自觉自己能上天,结果现在没有一个配合自己,愿意被对面按着摩擦,彰显自己一人力战对面的队友,真要完全自己一个人上,曹操也顶不住了。

    毕竟对面那不是一个人啊,是一群人啊,而且还是一群大佬。

    最后曹操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战友,当然陈曦也没有逃脱参赛一事,只能一脸唏嘘的被曹操拖着去和对面放对。

    对此看着陈曦那张已经冷漠咸鱼化的神情就知道陈曦现在的心理状态,没办法怂啊。

    和对方战得有来有往的话,陈曦还是愿意参加的,对面略胜一筹的话陈曦也是可以接受的,问题是这次看对面那群人的状态,摆明了就是要全力全开,给这边一个狠的。

    曹操这货倒是能撑住,陈曦那就完全顶不住了,难道最后的剧情要变成双方大佬厮杀,各种文章你来我往,文气冲天,仅仅是余波都让普通人避退,最后陈曦在余波之中翻滚……

    这画风瞬间就崩了,更何况陈曦也是要脸的好吧,因而发现真的是彻底躲不了之后,陈曦一怒之下决定今天我就要手撕对面六个混蛋,外加自己的队友。

    好吧,以上这些事情也就是想想,将陈曦换成李白的话,这件事还是能做到的,但是陈曦不是李白,估摸着短时间想不出来什么办法的话,在余波之中翻滚已经会是接下来不可避免的剧情了。

    “我觉得我要完……”陈曦崩溃的看着甘泉宫的席宴,原本还以为能有个一段时间,结果去了之后就发现席宴已经备好了,刘桐压根就没有给一点缓冲的时间。

    之前就说过,陈曦并不是写不出来好文章,相反靠着后世的积累,陈曦要写的话,只要手顺,和曹操这群人拼个五五开还是没问题的,毕竟很多典故在未来都有经典的化用,陈曦只需要假借一下,手顺的话,还是能写出来的。

    问题在于这种方式明摆了不是即兴创作的方式,虽说不及曹雪芹那种删改十数遍那种程度,陈曦要写的非常好的话,也需要改很多次。

    这也就导致陈曦的文章其实少了一些灵性,毕竟每一次删改都需要修改掉一些东西,而文章这种东西一气呵成的话,里面是有一种气势存在的,而过度的删改,会因为心态的不同,导致文章衔接的些许差别,这也就是所谓的灵性由来。

    不过好文章一般都是改出来的,当然开挂的那个层次都是一气呵成,然后得以流传千古。

    后者那种需要极高的素养,和极高的天赋,外带情感和外物的激发,可以说缺一不可,当然李白那种就算了吧,天生开挂的人员,就算是正常人得了文豪金手指,对上也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家伙。

    出口成章,文不加点,说的就是这种怪物,根本不需要什么乱七八糟的准备,咣咣咣一坛酒下去,直接开写,更重要的是这种耍酒疯写出来的文章,其他有天赋的人努力一辈子也很难企及。

    陈曦是没有这个能力的,因而他现在很肝痛,完全不像参赛,但是席宴已经备好了,长公主已经来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看来只能作弊了,我先想好内容,然后让人开命题作文。】陈曦面色凝重的想到,不想输的太惨那么就只有这样一个选择了。

    当然就算是这么干,也不代表陈曦能安稳下台,说不定今个这群人感觉来了,就算是即兴之作,命题作文也能写的让你感慨万千。

    毕竟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出现过,即兴之作,命题作文的滕王阁序,小学生中学生哪个没背过其中的章节,遇上这种开挂的对手,你就算是有金手指,也是死!

    陈曦看着今天这个情况,就怕谁爆一下,然后将全场所有人按在土里面碾压,这种事情完全是有可能的。

    【冷静,冷静,想想看的话,如果是将全场人按在地上摩擦的话,我战败了也是利索当然啊。】陈曦突然反应了过来,自己一个人输的特别惨,和所有人都输的特别惨比起来,后者完全不起眼啊。

    甚至出现了后者这种情况,陈曦觉得到最后说不定全场还要恭喜一下作者,写出了千古难寻的好文章,千古之后,因为此诗篇的存在,他们能得以进入史册什么的,所以,诸位求爆发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