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曹司空大战六子……

    “当年尚且还有,现在,蹉跎了超过十年了,回不去了啊,繁家果然是没有这个命的,出了一个我,结果却是如此。”繁钦轻笑着说道,看不出失落,也看不出难过。

    “果然应该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以后我可以当个反面教材,当年我可以和荀文若过过招的,虽说就像是你们老陈家的长文一样会被几下锤倒,但好歹也能过过招……”繁钦笑着说道,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群打断了。

    “呵,至少我没放弃,到现在不仅能过招了,还能有来有往。”陈群不爽的说道,当年确实是年少轻狂,现在成长了很多。

    “话说,我怎么感觉来了一批奇怪的人啊。”陈曦望着另一边扎堆的那群名士,其中还有不少擅长舞文弄墨的家伙,不由得带着好奇对着陈群询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陈群淡定地说道,“不过没什么关系,就算是要写文章我也不怕他们。”

    “哦,好厉害,好厉害。”陈曦拍着手,半是敷衍的称赞道。

    “你这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夸人,算了,也不追究这个了。”陈群先是不爽,随后大气的一摆手说道。

    “这些人是长公主邀请的,最近殿下不是带着贵妃一起在编撰东观藏书吗?毕竟是文华盛事,这些人也有参与,殿下于是也将他们一起带来散散心了。”钟繇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随口说道。

    “哦,这样啊。”陈曦摸了摸下巴,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样,一脸惶恐的说道,“这么说的话,到时候是不是还会有什么流觞曲水,如诗云‘羽觞随流波’这种事情。”

    “十有八九,这种事情难免的,不过到时候写不出来也不会有人难为你的,更何况你不会坐一个安全的地方吗?”陈群神色淡然的说道,作为琴棋书画什么都有学,而且各个档次都很高,虽说不算是出类拔萃,但也不怕这种事情的陈群来说,毛毛雨了。

    “我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决定回家躺着。”陈曦当场准备跑路,他的琴棋书画放在当年还行,现在的话,荒废了十年,怕是只能去丢人了,因而还是跑吧,这种游戏最好别参与了。

    “跑什么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曹操,直接抓住陈曦说道,“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怕的,对面看到没有,那群人,什么陈孔璋,什么王仲宣,什么徐伟长,什么阮元瑜,什么应德琏,就算是加上孔文举也不用担心。”

    陈曦嘴角抽搐,原本对面那群人他还能拉过来三个,现在曹操这话一出来,全完了,对面这群人到时候肯定会挤兑的。

    “曹司空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孔融打了一个头阵,看着曹操笑着说道,“治国平天下,我等对于司空佩服至极,但是这书画文章,我们可是不会认输的。”

    “哈哈哈,那到时候就放马过来,让我也好看看尔等即兴之作。”曹操猖狂的说道。

    对此陈曦也不能说什么,比文学的话,对面建安七子来了六个,他们这边就一个曹操外加繁钦,最多算个钟繇,其他人比兵法战略还行,比书画文章,洗洗睡吧,对面全是顶级人物。

    “曹公求放过。”陈曦小声的说道,“这种事情我完全不想参加,让我安稳的下台吧。”

    “怕什么,对面那几个我都见过,水平也就那么一回事。”曹操对于自己的诗词歌赋还是很有信心,而且也曾见过对面那几个家伙的水平,曹操表示自己根本不放在心上。

    “大佬醒醒,那个时候他们和你比的时候,肯定要给你面子,就跟下棋一样,我都知道我下棋水平一般,但是我居然能跟棋圣王九真战个不分胜负。”陈曦黑着脸说道,“你觉得呢?”

    “我也跟王九真不分胜负。”曹操愣了愣神说道。

    “好了,稳了,反正我围棋下不过你。”陈曦双手一摊,一副“等死吧,你”的表情,曹操也反应了过来了。

    “曹公,我们来赌点东西。”孔融笑着对着曹操招呼道。

    “赌什么?”曹操输人不输阵,更何况在文学上他真的很有自信,跟棋艺那种现在想想肯定是对方放水的情况不同,文学方面,曹操有着绝对的自信。

    “唔,我家有典籍一万七千卷,若我输了,这一万七千卷藏书,我亲手给新建的东观藏书阁抄一份。”孔融正在寻思着赌什么的时候,王粲小声的对孔融说道,孔融点头之后,王粲上前一步开口道。

    “喂喂喂,你家一万七千卷藏书,本身就有一万卷是东观的好吧,之前一直想要找你讨要,这都快十年了,赶紧还回来。”陈曦盯着王粲看了好久之后终于想起这家伙身上还有万卷书没有回收。

    “陈侯,我王家何来万卷东观藏书?”王粲不解的询问道。

    “蔡中郎当年可是送了你一万卷的藏书啊。”陈曦笑了笑说道,“此事可是一时美谈。”

    “确有此事。”王粲点了点头,这件事非常出名,毕竟是万卷书,在这个时代万卷书真的足够作为一个家族的典藏了,甚至大多数家族可能都拿不出来,当年蔡邕看好王粲,于是将万卷书作为礼物送给了王粲,陈曦当年在洛阳的时候就寻思着要将之收回。

    “那些都是东观的藏书。”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是我父抄录的东观藏书,陈侯可莫要少说那几个字。”蔡琰平和的声音传递了过来,毕竟事关自己父亲,蔡琰也不能当作没听到,说来,蔡琰现在变成了长公主的老师。

    说实在的,陈曦其实不怎么喜欢这个安排,因为总觉得不是蔡琰将刘桐教导好,而是刘桐会将蔡琰带歪,虽说陈曦很多时候都觉得蔡琰那种清冷知性的神色有些让人不好对付,但如果有人要将之带歪的话,陈曦还是觉得原版的蔡琰看的习惯。

    “好吧,那些都是蔡中郎抄录的东观藏书,这位都能按着顺序一字不落的默写下来,所以还是换成别的吧。”陈曦当着蔡琰的面也不好拿着人家爹的名字诈骗,只好换了一个说辞。

    “既然如此,这份赌注还是无效吧,蔡大家到底记下了多少典籍我等也都心中有数,怕是除了各家的核心典籍,其他典籍除非是有收藏价值的手书,或者是孤本,其他的恐怕对于都不足以作为赌注。”王粲看了一眼蔡琰,缓缓地移开视线,随后平静的说道。

    现在各大世家其实很怀疑蔡琰本身可能就是一个活着的图书馆,东观藏书有没有蔡琰自带的容量大都是个问题,因而觊觎蔡琰的世家其实并不少,只是不能下手啊。

    “唔,有昭姬在,多数典籍都不足以作为赌注,既然如此,我家中有思孟学派,孟子手刻的礼记。”孔融想了想说道,“我们赢了,曹司空请我们喝一个月的酒,我们输了,此物送于东观作为典藏。”

    “有没有子思子的手刻礼记。”陈曦饶有兴趣的询问道,孔融面皮抽搐了两下,好了,看起来是有的,老孔家果然有料啊。

    “赌了,赌了。”曹操可能也是看到了蔡琰,很是果断大气的说道,蔡琰见此疏远但是又不失礼仪的对着曹操欠身一礼,而曹操愣了愣,不由得摇了摇头,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也该掐灭此心了。

    “陈侯不赌吗?”孔融继续挤兑道,他们六个家伙加起来,收拾曹操毫无压力,文章这东西,至少曹操是玩不过他们的,因为他们这边毫无压力,反倒还想拉其他人参赌。

    “不赌,我的书画文章,起伏不定,还是算了吧。”陈曦略有些唏嘘的说道,“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赌的。”

    “跟他们赌,输了算我的。”曹操突然开口说道。

    可能是蔡琰之前出现的实际给了曹操些许的刺激,以至于曹操现在的情绪明显有些偏激了,陈曦看了看曹操,又看了看已经钻进车厢的蔡琰点了点头。

    “那感情好啊,反正又不需要我出赌资,赌了,堵了。”陈曦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输了,给什么?”

    “之前陈侯既然提了祖先手刻的礼记,那么想必也已经想了很久了,既然如此,省的陈侯惦记,不论输赢,此物可以借于东观保管,但是切莫损毁。”孔融大气磅礴的说道。

    “好,那我占个便宜,我要输了,我送你一份儒家隐世一派的典籍。”陈曦闻言笑了笑说道,总不能让姬湘将心学一路败坏,阳明怕是真要哭了,既然如此,不若送给孔融,看他怎么处置。

    毕竟儒家八派,已经闹得不行了,再插一手的话,说不定会乱的更开心,哪怕是没有领头人物,相比于这个时代的儒学,王阳明那个时候已经推陈出新,另辟蹊跷的心学,明显要更先进一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