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觉醒

    话说回来张飞最近怎么可能和夏侯家的关系不好,毕竟自己老婆可是夏侯家的孩子,而且还是很受宠的那种,张飞就算是傻也会和自己大舅哥家打好关系。

    虽说还是每日岳丈兄,岳丈兄的叫着,但大体来说关系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毕竟张飞好歹也是一个不错的夫婿,脾气急躁,但又不是没脑子,必要的时候拉下脸来讨好这种事情也是能做出来的。

    更何况当年也是三书六礼,迎娶过来的,虽说偶尔夏侯渊喝大了还是有些不忿,但整体情况还好,再加上张飞有装怂的心,自然时间久了夏侯家也认了张飞这门亲事。

    毕竟两家都是大户,真要说也算是古老贵族和新型家族的联合体,对于大家来说都很有好处,自然夏侯渊喷不喷是夏侯渊的事情,夏侯家的那些老太太还是挺满意张飞的。

    自然面对赵云这种情况,在陈曦看来,别的人说说也就罢了,你张飞是真的没资格说。

    “你这话说的,毕竟是妻族,好歹也需要体谅体谅,就算是不体谅夏侯妙才岳丈兄,好歹也要体谅一下我妻。”张飞斜视了一眼陈曦说道,对于夏侯涓,张飞现在依旧是捧在掌心,喜欢的不行。

    “很有道理的说法,这样的话,你不带你妻子去?”陈曦好奇的询问道,按说以张飞这个性格,应该会带自己老婆的。

    “她最近在夏侯家暂住,那些姑母啊,姨母啊,在照顾她。”张飞有些烦躁的说道,随后又努力平复心态,笑着说道,“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不想去,而且我也觉得不适合。”

    陈曦点了点头,也能理解张飞的心态,最近处于兴奋,焦躁,外加慌慌张张,但是又有些担心的状态,他也经历过。

    “你们有事就让管家来通知啊,陈伯,我出门了,这次不用你驾车送我了啊。”陈曦先是对自己的妻子,招呼了两句,之后便对自家的管家招呼道。

    实际上陈曦的管家这些年已经越发的苍老了,已经有些不太适合当管家了,而且老管家也给陈曦请辞了好几次了。

    不过陈曦还是拒绝了管家的提议,只是让他找个自家的小辈,来带着看管就是,反正陈家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看家护院也有其他人来处理,管家毕竟是跟了陈曦很多年了,而且在陈曦本身最惨的时候依旧不离不弃,所以老就老吧,陈曦就当给管家养老了。

    可能也是发觉了陈曦的心思,管家后来也不提请辞的话,只是带着自己的外孙帮陈曦做门房,其他方面则是抱了养老的想法。

    当然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管家该做还是会做的,比方说驾马啊,驾车啊,采购啊,其他的就没什么了,陈曦也不会让其做一些过于劳累的事情,毕竟当初他父亲给他留下的老人也就剩下两个了。

    “是家主。”陈管家欠身之后,对着张飞再次施礼,之后陈管家便又退了回去,而张飞带着陈曦离开。

    等到陈曦来到西市这边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来齐了,当然最重要的是鲁肃已经来了,陈曦得以享受了一番空调的凉意。

    “看起来,你好像还是倦倦的啊。”陈曦仔细观察着鲁肃,发现鲁肃还是有些疲倦的样子,“按说有荀文若给你补充了大量的精神量啊,为什么还会这么累啊。”

    “谁知道啊,休息一会儿就好了。”鲁肃打着哈欠说道,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姬湘从车厢里面跑了出来,对着几人欠身施礼。

    “鲁夫人,近来可好。”陈曦回了一礼,随口询问道,也亏是汉代,礼教基本等同于零,姬湘这种女子还能随意溜达。

    “不好,小孩子好可爱,但是小孩子好麻烦。”姬湘很明显的出现了烦躁的情绪,而且有点分裂的意思。

    “呃……”陈曦看着姬湘的神色,有点奇怪,传音给鲁肃说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姬家在前不久给我说了实话,我家夫人大概算是人性缺失吧,她的思维模式和我们有很大的区别。”鲁肃带着些许的阴郁开口说道,“而最近的情况就是她很喜欢鲁淑,但是又觉得鲁淑很麻烦。”

    “有什么问题,我妻子当年养倩儿的时候也是觉得累,但又非常喜欢。”陈曦这次倒没有将问题严重化,只是随口说了一句。

    “都说了是人性缺失,她喜欢的时候会非常喜欢,觉得麻烦的时候就会将孩子放在一边,然后等回过头来喜欢的时候,就会对于自己之前的做法感觉到非常的害怕。”鲁肃无奈的说道。

    “你祖母没发觉什么吗?”陈曦赶紧询问道,鲁肃家里鲁肃的地位相当低,虽说是一家之主,在大事上具有绝对的决断权力,但是其他时候鲁肃全面迁就他家里的祖母,老婆,以至于地位垫底。

    “没有啊,祖母还是很喜欢湘儿的。”鲁肃很自然的说道。

    鲁肃家里是有奶妈的,鲁肃早就给奶妈说了,姬湘烦躁了之后,就将鲁淑抱走,反正姬湘虽说会烦躁,但也不会将自己的儿子乱丢,好歹不会像其他有兴趣的物品一样,没兴趣了就随便丢掉。

    因而在奶妈看来姬湘最多是产后抑郁而已,虽说现在没有这个词,但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产后心态不对这种事情,奶妈表示自己还是见过好几家的,像姬湘这种一点都不严重。

    实际上鲁肃在看到姬家给送来的东西之后,鲁肃就知道事情其实很大了,这次带姬湘出来,也是为了给姬湘散心。

    “哈,等等,我问个问题,你老婆有害怕这个情绪?”陈曦突然反应过来,一脸诡异的询问道,“讲道理,轩辕主祭根本没有害怕这些情绪吧,她的行为不会因为情绪有波动,而完全是因为自身吧。”

    “……”鲁肃被陈曦的问题问住了,隔了好一会儿,“她真的是在害怕,而且最近越来越明显了。”

    “……”陈曦也愣住了,这是因为生了孩子,母性激发了,拿母性直接补了人性是吧,虽说还是以前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但看起来和之前那种伪装的样子还是有点差距的,也就是说是最近处于三观再造阶段,就看儿子和之前接收的教育谁的比重更大一些了。

    “我迟早去一趟姬家,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我当年真以为她只是性格冷淡。”鲁肃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道。

    “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她缺了什么东西。”陈曦没好气地说道,“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被压抑的那些东西正在苏醒吧,姬家也是有能耐,居然真能压住,而且这还是中途放弃了。”

    “子敬,我想去找淑儿。”厌烦期的姬湘跑掉了,又进入了正常状态,从车架上下来,对着鲁肃招呼道,而且相比于之前,很明显更接近于正常人了,虽说话语言谈之间更为急切一些。

    “唔,去吧。”鲁肃点了点头,觉得既然不是心情的原因,而是儿子的原因,还是让姬湘回家看儿子比较好。

    “鲁夫人,回去多看一看你自己写的书,对照一下你自己,可能会有收获。”陈曦对着回到车架上的姬湘招呼道。

    姬湘闻言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若是放在以前,除非对这件事有兴趣,姬湘根本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你老婆走了。”陈曦对着鲁肃说道。

    “说不定过一会儿她还会来,毕竟晚上没有我的话,她极有可能睡不着。”鲁肃斜视了一眼陈曦,撇了撇嘴说道。

    “这话说的厉害啊。”陈曦带着一抹轻浮的笑容说道。

    “你少想歪了,我的意思是那家伙很怕热,没我降温根本休息不了。”鲁肃一把抓住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哦,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陈曦拉着长音,一副是你鲁肃自己想的太过肮脏的表情。

    “子川也体谅一下子敬吧,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哪种说法都没错,何必呢?”远方大舅哥出现帮鲁肃解围道,好吧,也不算是解围,只能说是随便一拳将两人都打翻在地。

    “哦,休伯,好久不见。”陈曦对着繁钦招呼道,“我之前还说你怎么不见了,这是回来了?”

    “之前被荀文若打发去处理一些事情,算我倒霉。”繁钦没好气地说道,“不过确实是手忙脚乱的,勉强处理掉了。”

    “有没有失落?”陈曦看着神色平和的繁钦说道,毕竟是自家亲族,说起来到现在陈曦已经在繁钦身上感受不到精神天赋了。

    “你说什么?”繁钦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至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既然已经舍弃,又有何可惜,以后也就寄情山水了。”

    “你真的对于走出国门,扩土开疆没有什么兴趣吗?”陈曦叹息道,当年他还能隐隐感觉到精神天赋成形时的压力,现在彻底隐没了,或者应该说是彻底熄灭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