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六章 表情包

    毕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百姓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根基,而现在安息的百姓已经寻思着汉室貌似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支柱!那么安息这个国家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

    只是这种超越性的思维并不是阿尔达希尔这种将帅所能具有的,实际上这个世界能具备这种思维认知的人可能都不足一手之数。

    甚至设下这个窃国之局的黑袍巫师,也只是靠着自身跳出棋局去遍观大势得出的结论,真要说他懂不懂,或者他明不明白,其实他也属于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至少想要说明白是很困难的事情了。

    就跟没上过学的大匠能徒手完成一些精妙的制作一样,真要说其中的原理的话,大多数没上过学的大匠是很难能说清的,但是经验,感觉这些模糊不清的东西,却足够他们制作出一个又一个这种东西。

    那位也是如此,只是他站的更为高远一些,看的更为清楚一些,但真要说他彻底弄明白了,他也只能说自己懂了。

    这等玩弄人心的手段,这等窃国的手法,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是智慧最顶级的体现,因而哪怕是事实就在面前,能看穿者也是寥寥无几。

    安息千万的百姓该如何处置,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罗马不可能将之全数屠杀,也不可能将之彻底驱逐。

    罗马帝国一句,拿下安息帝国,卷走钱粮物资之后,米迪亚以东的千里之土赠送给汉室,这既是礼物,又是麻烦,毕竟上面多的是安息的百姓,这些人该如何处置,对于汉室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那位的手段则相当于在事情发生之前先行消弭可能发生的一切,尽可能的将安息帝国的一切,变成汉帝国的营养。

    这种近乎润物细无声的手段,一点点的侵蚀着这个国家的根基,只要跳不出这个认知,就算是阿尔达希尔这种绝代人物,也只会越陷越深,直到最后空有力量也再难爬出。

    而现在,虽说尚未达到那一步,但很明显,很多安息人的思维已经明显的倾向于汉室,而且自身尚且不觉得有任何的问题。

    等到时间再过一些,汉室在安息这边的地位就会变得更为稳固,进而在窃取这个国家一切的时候,也会变得更为容易,到时候民心所向,江山稳固,就算是阿尔达希尔有通天之能,也无法对抗安息民心。

    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而现在那位的手法妥妥就是我划船不靠桨,人生全靠浪的真实体现。

    虽说到现在那位还没有想到全民公投这种手段,但等到那一天,恐怕那位怕是会寻思着用脚投票,投出一个民主内附汉帝国的结果,估摸着也只有这种结果,才能让这家伙洗掉自身那斑斑劣迹。

    没办法,当年立起堤坝只是恐吓对面,自抬身价,结果对面脑子一抽不给面子,这位一怒之下,装作我为了主公拼命了的节奏,直接挖了江堤,淹了一大片,这种做法着实过分,以至于到现在只能披发抹面,改头换姓装作其他人先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不过就算是完成了如此大事,这位寻思着自己八成还是回不去中原的节奏,估计自家兄长都不敢接收他这么个兄弟,因为实在是太黑了,好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想通了。

    按照他现在在安息搞的事情,差不多能捞一笔胙土分茅的功绩,到时候直接以无姓之人接收功绩,找地方胙土命氏,不当蒯家的子孙,改当新氏族的祖宗!

    反正中原混不下去了,世界地图够大,随便扒拉一块地方,建国分封,以后就不用姓蒯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这位的积极性大增,毕竟当别家的孙子哪有当自家的祖宗愉悦,三牲六畜的祭祀香火,吃独食多好的!

    一个顶级谋臣的主观能动性被激发了出来,那战斗力可谓是嗖嗖嗖的往上飙,以至于现在安息的局势简直是迟早要完的节奏。

    当然就算是迟早要完的节奏,在这帝国暮色之中,也有那么一抹余晖,死死地支撑着,不让崩塌,嗯,第二次泰西封保卫战什么的,这位在现在已经开始绞尽脑汁想着帮安息挡住了。

    毕竟每多争取一秒钟,汉室到时候就能多少一分麻烦,投入和产出之间这么高的比率,这位如何能不拼命的去为安息谋算,这种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深深的感染了泰西封之中的安息人。

    想想看,人家一个外国人都这么拼命的想尽一切办法在帮助他们国家,他们要是偷懒,那还是人?

    自然在这种国际主义无私奉献的精神下,不少安息百姓都将汉室当作钢铁一般的支柱,安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当然奥姆扎达并非是如此,他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审配的线人,拿着安息人的钱,在给汉室办事,因而自然非常关注汉室的情况,这才有奥姆扎达在发觉形势不妙之后的追问。

    安息这边对于汉室,罗马,贵霜的猜测,以及安息整体的局势变化,并没有对于葱岭这边造成丝毫的影响,至于内部空虚什么的,其实完全是说笑的,两个军魂军团就蹲在那里,有什么空虚的。

    甚至诸葛亮巴不得贵霜作个死,过来打他们一下,可惜贵霜很谨慎的收缩回了沙漠戈壁,对此诸葛亮也没什么好办法。

    罗马战场这边,由于李傕等人的胡搞,汉室现在有些被动,虽说袁家那边依旧肆无忌惮的在动手,但是袁家直接将副旗换成了袁,表示是他们袁家在搞事。

    之后不用说曹操那边那几个家伙将副旗也换成了曹,结果现在就剩下诸葛亮这边被动了,毕竟军魂军团不同于其他军团,直接压上去基本能代表汉室的态度,而诸葛亮其实是倾向于白捡安息和罗马的便宜,当然诸葛亮也承认这么干会造成极大的隐患。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诸葛亮还是决定再拖延一段时间看看情况,掐准时间再下手,对于此,司马懿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让华雄派俩人将李傕带走,然后神西凉铁骑直接上去,表示李傕说的都是废话,我们要继续打,力挺安息!

    做出一副汉室内部政见也不统一的情况不就完事了,这种层次,主要看国家实力,汉室又不弱,更何况又不是汉室直接和罗马签的,就是李傕这么一个家伙搞起来的盟书,撕撕撕,怕什么。

    于是诸葛亮将司马懿撵走了,表示这种下三滥的手法你都说的出来,我觉得不错,送你一份伪造的政令文书和伪造的签了字的盟书,好了,你去搞吧。

    司马懿拿到东西的一刻就像将诸葛亮掐死,然后带着东西上路了,然后罗马蛮子成功将使臣搞死了,国书和政令文书也毁了,最近司马懿正在急急慌慌的调查此事,估摸着罗马那边这个时候应该也查到了一部分的信息什么的,总之现在的局势非常复杂。

    根本就不是安息人想的那么简单,罗马这边虽说也猜测到汉室内部肯定有其他的声音,而且统属之间可能也存在问题,但完全没有想到汉室内部根本就是一个天坑,而且还在逗他们玩。

    当然这些东西完全不影响现在吕布已经狂躁到即将自爆的心情,毕竟帽子什么的早已经消散成灰烬,对此吕布只能掩面而逃。

    胜利什么的,对于吕布来说完全没有颜值重要。

    毕竟实力什么的,完全不重要,吕布已经自证了自己的无敌,无所谓打赢不打赢,一场两场因为颜值问题,直接跑路的战斗,完全不会动摇吕布在武道上的地位。

    更何况,吕布的实力是实打实不掺水的恐怖水平,所以根本不会担心别人会动摇自己的武道位置,很多时候,心情不错的话,他还会指点一两下有潜力的年轻人。

    在这一方面吕布还是相当大气的,不过想想也对,强是版本的问题,帅是一辈子的事情,吕布已经强了不知道多少个版本了,岂能丢下代表正义的颜值。

    然而狂奔的吕布却被高顺给挡住了,毕竟之前吕布离得远,高顺来不及去见见吕布也就罢了,现在吕布从自己头上飞过,高顺当然要去见见吕布了。

    风驰电掣一般的吕布,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高顺陷入了进退两难的情况,不见的话,多年的情谊放在那里,实在是有些做不出来,更何况,对方已经飞了上来。

    见吧,自己现在一个地中海头型,连帽子都没有了,实在是在太过难堪。

    因而在远远地看到飞跃上天空在那里等待自己的高顺,吕布的心情显得无比的复杂,但是不管是多么的复杂,吕布还是进行了减速。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对方又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善意的前来迎接自己,自己途经此处,却不停留的话,怕是以后见到高顺都会心生愧疚。

    不过吕布虽说时常大脑不在线,但是这一刻却因为颜值而启用了多年未曾动用的大脑,并且成功想到了一个可以解决这件事的谋划。

    高顺沉默的看着自己面前那刺眼的光球,就算是以他内气离体的眼光依旧无法将之看穿,若非他能清楚的分辨出来对面是吕布,鬼知道这么一个大光球是什么玩意儿。

    高顺一贯坚毅的面庞见此也不由得抽搐了两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是隔了一会儿,还是以最正常,也是最诡异的方式进行了问好,“奉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吕布同样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尴尬的应付着。

    【看不穿,肯定看不穿,我释放的光辉就像是太阳一样,恭正就算是有进步也绝对看不穿。】吕布无比自信的想到,对于自身的实力他还是有点自信的。

    高顺这一刻盯着这么一个大光球版本的吕布,自觉全身上下都是满满的槽点,但是更糟心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只能尴尬的看着吕布。

    原本高顺上来打算招呼吕布吃个烤全羊什么的,结果看到这么大一个光球,高顺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毕竟现在的情况太过诡异了。

    吕布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两人见面应该会有无数可以闲扯的话,有很多交流的东西,一起喝酒,一起吃肉,结果现在高顺对着一个大光球,怎么看怎么诡异。

    好在没过多久,华雄便也赶了过来,毕竟吕布现在就是一个金灿灿的大光球,简直就像是行走人间的太阳,从扎格罗斯那边赶过来,天已经蒙蒙黑了,而吕布带来了全新的光明。

    “呃,温侯,你这是什么情况?”华雄飞上来,看着高顺面前那个一丈大,完全看不出内里的巨大金色光球无语的询问道,和曾经一样,华雄还是完全不会读气氛。

    若非能从气势上感知出来,这就是吕布,华雄恐怕会第一时间挺枪直刺——好你个妖孽,看枪,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套路吧。

    “最近修炼武道,出了点岔子,全靠发光解决自身问题。”吕布的脑子真正运转起来,其实还是挺靠谱的,至少在找理由上还是很不错的。

    “哦……”华雄一脸不解,他们的武道有什么需要修炼吗?一般不都是积累,积累,然后打人,打到自己突破为止,循环往复不就结束了吗?

    不过吕布既然说是修炼问题,华雄自觉可能是自己水平不够,没资格遇到这种情况,因而对此虽说有所不解,还是很正常的表示信以为真。

    “奉先,我们下去说吧,刚好我和子健在烤羊肉,你也吃点。”有了华雄这么一个缓冲之后,高顺终于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吕布寻思了两下,高顺和华雄也看不穿自己的光辉,好歹高顺的面子还是必须要给的,于是点了点头,示意高顺带路。

    然而,对面的高顺完全没有反应,三人陷入了无言的沉默之中。

    “咳咳,恭正带路。”吕布干笑了两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完全遮掩在光辉之中,高顺什么都看不到,因而只能尴尬的开口。

    “温侯,你真的完全不能收敛光辉吗?”华雄眼见高顺将吕布带走,略有好奇的询问道,“武道之上,能难住你的事情应该不多吧,这东西看起来也就是内气的光辉而已……”

    华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萦纡在自己的颈后,硬生生让他将后半段话的全部吞了回去,总觉得继续说下去,自己距离死亡的距离会接近不少。

    “咳咳咳,武道渺渺,至今尚且没有人走到尽头,又有谁能知道最后是什么样的风采。”华雄的求生欲成功来一个转折,躲过了一劫。

    吕布对此深表满意,于是伸手拍了拍华雄的肩膀,表示说的很有道理。

    高顺这个吕布伸出来的那只手,叹了口气,实在是懒得理吕布这个智障了,得了,伸出来的手没发光,自身却在发光,什么情况,还用解释,八成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高顺虽说耿直,但也不是不通人情之辈,吕布这么搞,肯定是有吕布的原因。

    至于是什么原因,高顺也懒得追问,反正吕布脑子不在线时的原因,最好不要了解,因为了解之后,对于自身的智商都是一个挑战。

    抱着这样的想法,高顺就当没看到吕布外面那层大光球,以极其正常的口吻和吕布交流,依着这样的心态,很快双方就吃着烤羊肉,喝着酒欢乐的交流了起来。

    “哦,你又去和苏利纳拉里交手啊。”高顺放下酒碗,神色凝重的说道。

    “嗯,那家伙进步了很多,甚至有些超过我的预料,算是我所见到的第二个触摸到心劫的顶级高手。”吕布少有的流露出来了凝重之色,不过可能也是觉得评价有些过高,当即话锋一转,带着骄狂说道,“虽说触摸到了心劫,但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哇哈哈哈!”

    此话一出,华雄当场一口酒水喷了出来,而一贯神色威严的高顺也是面皮抽搐,主要是吕布这波表现出来的面色实在是太过搞笑。

    想想看,现在的吕布是一个金辉大光球,所谓的面色变化,完全是靠着极高的内气操作能力硬生生在大光球上展现出来的手操表情。

    结果一个大光球强行表现出表情,在其他人看来简直就是一个滑稽球表情包。

    作为第一次见到这种表情包的华雄当场喷了,就算是高顺这种忍耐力超人的角色也明显无法按捺住这种让人笑道抽搐的表情。

    “哈哈哈,温侯,你之前的表情实在是太逗了!”华雄直接敲打着几案,狂笑着说道。

    吕布不明所以的看向华雄和高顺,眼见高顺也是忍俊不禁的神情,大光球表面浮现了一抹名为不解的滑稽表情,这波甚至连高顺都笑喷了。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